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上邪之蒹葭-31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三十一先机

 

展昭听了秦国风的解释之后,先是欣喜,后又一阵难言的失落。如果真如秦国风所言,那陈林岂非无药可救了?但是又没有理由怀疑秦国风的判断。

 

秦国风知道展昭难过,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两人沉默了一阵,周助给马赵两人解了毒,回来时正看到这一幕。

“呵呵,看来你们两个果然相处不来呢……”

秦国风闻言站起来向周助走去:“刚同展大人提到了秦业一的事。据说他换入宫中之人,乃太监总管陈林。展大人怀疑那位公公仍在京城。所以想请国彦和国馨帮着提供线索。”

“噢?”周助闻言,看了展昭一眼,“那么白大人的下落呢?展大人看起来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展某只是相信他,无论遇上什么事情,总会有自己解决的能力的。——还是说,小助你知道他的下落?”

周助闻言,棕色的瞳仁不禁闪了闪,既而坚定的锋锐起来:“想不到,展大哥也有不会想要一意保护一个人的时候。”

“?!”

周助见展昭惊讶,竟然没有摆出一贯的笑容。

“没什么。既然这样,那么你们去办你们的事,我去找白大人好了。马汉和赵虎的毒这一次虽然是我解了。有没有下一次,我可不保证。”

“小助你……”

周助侧头:“怎么,我素来是这样的人。展大人不知道么。”

“马汉和赵虎兄弟他们是无心的。”

“关我什么事。”

“……”展昭皱了皱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反是秦国风帮了他:“阿助你别太为难展大人了。事情总要一件一件的算,我们也要先查三叔秦业一的事。”

周助咧咧嘴:“你有开封府的御猫帮你查案,岂非比我有用得多了。”说完,转身便往屋外走。

展昭本想追去,却被秦国风拦了下来。

“他做事有分寸。展大人还不如同秦某走一遭。”

 

展昭想了想,点了点头。忽又想起一事:“对了,令弟令妹可曾提到过一个来自五毒教的女子?”

秦国风皱了皱眉:“倒没有。但既然有鄢蛊,必有五毒教人。展大人何出此问?”

“噢,只是临时想到,觉得既然秦公子那处有了线索,或者也有此人的消息,如此一问罢了。”

“可以问问国彦和国馨。”

“是了。那展某先同大人和先生支会一声,然后就劳烦公子领走一遭。”

“客气。”

展昭正往外走,秦国风突然又叫住了他。

“对了展大人。”

“秦公子何事?”

“称呼。能不能改改。”

“诶?”

“见外。”

秦国风说完,抬起头。却见到展昭一脸的不知所措。其实秦国风的逻辑不过是,不能让展昭和周助称兄道弟的,却和自己依旧“礼尚往来”。至于具体为何如此,他自己其实也不太明白。

好在有些事情,不需要理由也可以做。展昭愣了片刻,然后一如往常的温雅一笑:“那么,改叫秦兄如何?”

“……叫国风吧。”完全为了平衡起见。

展昭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然后吸了口气:“那就,国风兄。——只是……”

“那我就不客气的叫大人一声展贤弟了。——不才虚长展大人三个月。”

不用想也知道,定是周助给自己说出去的。展昭念及此,不由扯起了嘴角:“既然如此,小弟恭敬不如从命。”

说完,展昭抬起头,正对上秦国风的一眼深邃。

 

*  *  *

 

却说周助出门。拿着手中仅剩一小片虫壳,他现在其实根本不担心白玉堂的下落,只是心中亦知道,这人,还是要请了才能回去的。

于是依着那人的性子,在京城各处好吃好喝的地方转悠。

 

可惜,这一次,他猜错了。

 

白玉堂现在的确没有危险。正如展昭所料想的那样,深更半夜,他的那个仇家是不会想到白玉堂会被展昭制住扔在城外的。而况,如果说仅仅是被点了穴的那么几个时辰里还能碰巧遇到仇家的话,那么白玉堂的运气就实在差得有点荒唐了。如此背的运气,是不能走江湖的。

白玉堂的运气非但不差,而且还非常的好。好到坐在树下打盹(作者按:想想还是觉得让他站在那儿吹三个小时太不厚道了,所以决定改了前文让大猫把他扶到树下去靠着树休息。)都能被一只沁全蝎子看上。于是当他猛然惊醒的同时,那可怜的蝎子就被他那么轻巧的一吞,给咽到了腹中。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焦急之下,便提了气猛冲自己的穴道。谁知竟然一下就冲开了,却不知,这原是蝎子本身所有的通络功用起了效果。

 

白玉堂很迅捷地跳起来,撑着树干猛咳了一阵,却是几乎什么都没咳出来。他又运气打探了一下,发现似乎没什么问题,于是回忆了一阵,便大概猜到了事情的原委,不由小小自得了起来——“白爷的运气果然不是盖的。”

这般想着,下一个念头立马便涌了上来——“臭猫,你给爷等着!”

 

偏偏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陌生的脚步声。

白玉堂凭他们的脚步声可以断定,那是一群女子,都习过一些功夫。他们走得很急,有车辙的声响,听来是在赶路。

他翻身上树,居高往下看。果然见不远处,黑压压来了少说近二十人。心中不由冷笑了一声:夜深人静,一大群人往京城赶的这是哪门子的路?

这种事,既然让五爷撞上了,定要看个究竟。至于猫大人那里……

白玉堂想到这儿,不免有些犹豫。周助的事情,难道就这么不管了?不过那只猫的意思也很明显,两个人这样斗下去,马汉和赵虎固然死定了,周助恐怕也还是会被拿回开封府。岂非得不偿失?何况秦国风那里必有动作,到时候只要那只猫不来横的,应该也没事。

于是就这般,白玉堂便一声不吭的,自己追着那群人下去了。却没料到,展昭正是因为不见了他,还真对秦周二人动了狠手。

 

他一路追着那一群人,不想,竟然到了那天被紫衣人带出的地道出口。

一瞬间,他便明白了对方的计策——莫非,竟是想用这一群人,充做醉和春剩下的女子,好将陈林混在其中带离京城?!

邀客居的血案势必令剩余的姑娘们着慌,那么这个借口可以说天衣无缝。再加上岳彩馨的案子,找两个替死的姑娘冲入大理寺同席云理论在旁人看来,也不过是场闹剧。毕竟,逛窑子这种事,在京官里也算不上什么隐秘,不过是不能放到台面上说罢了。皇上就算听说此事,看在近日经常薄大理寺的面子的份上,也会视而不见,最多罚其一年的俸禄了事。

官府定然不愿深涉这类事件,所以过个十天半月,说是将两个姑娘放了,实则带出了一个陈林,便可万事大吉。

 

——果然,都说的通。

只是他们究竟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换出一个太监总管?还是,有什么别的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