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中部-第一案9

#猫鼠工作室#

第九章丹巴的尸体


可展昭还没有幸福几分钟。张龙就打了个电话给他。


“头儿,邵杰12.20号要离境去新马泰做一个学术考察。”


12.20号是10天之后。展昭皱了下眉头:“什么时候定的行程?”


“两周前。” 也就是在邵杰开始让邹燕不要接触展昭的时候。


有意思!


所有的事情都从折射【o(* ̄︶ ̄*)o】出一个结论:他的预感是对的!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赶在12.15之前将案子了结。考察这种事情可长可短。如果他们没有查出什么,那么邵杰回国自然是顺理成章。至于若是苗头不对,也还可以直接转为避难。


展昭在日本的学术交流会是周二和周三。这些年他都没怎么冒头,差不多已经到了必须出席一下,以维持学术圈关系的时间了。所以旅行的时间可以缩短些,但是人必须要去。本来是打算去五天,现在他决定把行程改到周一下午飞,周三晚上回。


心理界的学术交流会是需要小心应付的。那里虽然不会个个都是泰斗。但是这次会议展昭会选择出席,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泰斗不少。


泰斗的定义基本就是,你说三句话,他们可以听出十句话的意思。有半句破绽,他们明里不拆穿里,心里头就会给你记下。这种事情都是干【o(* ̄︶ ̄*)o】他们这行的本能。展昭是去保持关系的,可不是去给自己惹麻烦的。所以两天的会议,加上准备时间,基本使得他整整四天都没什么时间管案子这档子事。



周三回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周四凌晨了。白玉堂还是除了每天晚上打个电话关心他一下外,连个泡都不冒。如果不是白锦堂好心派了司机来接他,他就要悲惨的自己提着箱子打车回家了。其实打车回家不悲惨,但是这一年来,他已经被家里的耗子宠习惯了。


周四早上他直冲到市局,并把所有人都折腾过来跟他直接做汇报。


艾虎和马汉还悲催的在BJ市。其他人的报告大抵如下。


“小展同志,我对你的敬仰简直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这是吕明的开场白。展昭很耐心地等着他往下说。


吕明清了清嗓子。“邵杰的家里有两个姐姐。一个叫邵有娣,一个叫邵根娣。两个人都没有正式户籍地。邵根娣现在在她们家乡,成立了自己的家庭。艾队联系了她,根据她的说法,邵有娣在邵杰考入大学以后,跟着他一起到了G市。照顾邵杰的起居。


XXXX年5月(就是邵杰提出休学的那个月),邵杰和家里说,他要出国交换一年。并会为姐姐办好证件一起出国。


一年后,邵杰告诉家里,邵有娣在国外交了男友,可能暂居于外。迄今为止,家人都没有见过邵有娣本人。但一直保持email往来。


我们调取了出入境管理局的资料,证实邵杰从未出过国境。至少以他现在的身份,没有。


你让我们调查的资金状况,我们让银行拉了单据。走账的资金很少。我们问了他同学,据说邵杰每周六都会打工。好像是酒吧服务生一类的职业,收入还挺可以的。邵杰平时花钱也不怎么吝啬就是了。但是我们也没有发现他给家里寄钱或者往卡里存钱。宿舍和办公室也没有发现有存款。”


周超和赵虎的调查结果依旧没有突破。展昭昨天就让他们从成都回来了。


反而是丹巴那头。有个汉人女警坚持要联系展昭。


展昭打电话给对方,结果天知道时间太早,根本没人接电话。展昭留了言,让对方听到后联系自己。


张龙还插了一句:“头儿,你让我问的关于高俊诚的事情。我去过看守所了。高俊诚说他不记得有什么特别的。你要不要亲自问他?”


展昭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直接触怒包拯为好。反正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事情大抵已经有些眉目了。这大抵就真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个先放一下,不着急。”



跟踪邵杰的人没有特别的发现。


“周六他去什么地方打工了吗?”


“没有。这是他这几天的行踪记录。”


展昭大概翻了翻。“不是周六去酒吧打工吗?”


“呃……”吕明等人都是一耸肩。他们怎么知道。


展昭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接着是倪继祖和王朝。他们的突破也不明显。


“辛臣这两天提供了一个新线索。他说,刘浦江过去不太关心时事。但是他记得过去料到奸杀或者强【o(* ̄︶ ̄*)o】奸的时候,刘浦江一般都不说话。但是几个月前,那个袭警案不是挺大么,不是也有奸杀的吗?他说记得刘浦江倒是有发表看法,他认为警方对预防和控制这类案件的举措,明显不够到位。结果自己都被杀了。


我和王朝这几天真是嘴皮子也要磨破了,就问到了这些。


哦对了,辛臣和他的几个朋友还说呢,他近一年内的变化,好像要比三年半以前的那一次要大。”


“哦?怎么说?”


“嗯,都是很细节的一些地方。你要听?”


“嗯。说说。”展昭忽然认真起来。


倪继祖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本本子:“事情是从他大三开始的。大家都说他可能是失恋引起的。变化特别大。


比如,本来在宿舍,他从来不叠被子,但是大三开始,他叠被子了。本来他晚上睡得很晚,大三开始他早睡早起了。本来他不喜欢去食堂吃饭,大三开始他喜欢吃食堂的大排骨了。本来他不打篮球,大三开始,他突然加入了篮球社,而且球打得还不错。”倪继祖翻着本子,给展昭一条条读过来。读得展昭也是一头雾水一脸迷茫。不过他已经隐隐地感觉到了什么——这刘浦江不是“好像”换了个人,而是“像”“真的”换了个人!


刘浦江大三的时候,也就是邹燕大一。那么这些变化,也就是那次旅游之后发生的了?


失恋不失为一个理由。但是失恋不会让人突然开始叠被子吃大排骨。反过来倒还说得过去一些。更重要的是睡眠习惯。


展昭微微抽了一口冷气。


倪继祖读完,突然问:“我说,小展啊,你为什么不让我们直接接触刘浦江?”相比调查邵杰的人手,调查刘浦江的人实在少得有点可怜。


说到这个展昭就郁闷:“这人的爹可能招惹不起。”


倪继祖一挑眉。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把话吞了回去。不过他想说的,脸上早已经摆明了:“小展你也有惹不起的人啊?!”


展昭觉得好无奈。为什么日子越过越回去了呢?!!



不过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


展昭决定把线索先收集一下。答案,已然呼之欲出! 



他将G市的地图贴在墙上。将刘浦江的住址,也就是三年半以前奸杀案的发生地点用大头钉标记出来。“XXXX年的3月14日,这里发生了一起奸杀案。


刘浦江当时的女友反应,第二天,刘浦江对她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突然对她变得特别好。他的老师和同学也反应,他在那段时间以后,突然改变了学习态度,并且在成绩上有了明显的提高。


与此同时。”展昭将另一枚大头钉然后是V大。


“邵杰开始表现的极其反常。而他的姐姐邵有娣,从那个时候起,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家人的面前。


你们想到了什么?”


“刘浦江奸杀了邵有娣!”倪继祖高喊了一声,神情中是异样的难以置信。


展昭没有做出表示。只是看着其他人。“还有吗?”


“我比较想知道小展你是怎么发现这个案子的。”邹燕的事情是他们经手查的。高俊诚的案子也是他们经手查的,高处之的有些资料,还是他让柳明杰调来的。尼玛,谁能告诉他展昭为什么能把这么不靠谱的东西给联系起来?!



“我有些你们不知道的信息。不着急。等案子结束以后,能告诉你们,我自然会告诉你们的。”其实这个结果也并不在展昭的意料之中,但是现在没有必要解释这些。


说到这里的时候,桌上的电话铃响了。是丹巴那边打过来的。


“喂您好,G市警局刑侦处重案组。”


“四川甘孜丹巴分局。我要找你们的负责人。”


倪继祖将电话给了展昭。展昭接过来,“喂,您好,我是。”


“我们这里一年前发现了一具年轻汉人男性的尸体。经过法【o(* ̄︶ ̄*)o】医验证,死者年龄在18-22岁之间,面部容貌被毁。我们从他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张从西安开往成都的火车票。从车票上的身份证号,我们查明这张火车票是由一个来自贵市,叫刘浦江的学生于西安站的购票窗口购买。我们调阅了西安市的购票窗口录像,将人像同死者进行了颅骨比对,证实死者可能系数这名叫做刘浦江的学生。然后我三次向贵市TX分局申请协助调查此案,却都被置之不理,迟迟不予立案调查。现在贵市刑侦队要求我们协助调查一起一年前的一队旅客行踪,请问贵市是怎么评定案件的轻重缓急的?!”


展昭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通,恍然发现,嗯,他们又查到一块儿去了。


“林警员是吗?”


“嗯。”


“请稍安勿躁。”展昭在心里觉得,如果这姑娘调来G市刑侦队,应该会是一把好手。只是这似乎扯得太远了点,“其实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刘浦江同学一年多以前的夏季,和朋友出门旅游,我们调查到,在丹巴可能发生了一些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所以我才让我的两名警员去您那儿调查情况。现在具体的事情还不好说。您可以向我具体的描述一下那具尸体的情况吗?”


展昭打开了电话上免提的功能。



根据对面女警的描述。发现的男尸被部分肢解。面部遭到硫酸烫毁。但是由于作案人本身没有肢解人体的知识和技巧,所以被他们发现的尸体还比较完整。凶手将人杀害后,肢解未成,就直接抛入了大渡河的源头。约莫是想让尸体顺河而下,却正好被一块石头卡住。



“如果真的被冲到大渡河里,那多数就找不到尸体的了。


我们这里治安原本不好。多少旅客在这里失踪都找不到遗体。每天问候亲人的电话都是一个接一个不停。我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亲人不闻不问的情况!”女警员听起来对此事极为愤怒不解。


其实展昭这边的人也非常的迷惑不解!周超看看展昭,还是终于忍不住地告诉对面的女警:“可是您说的那个学生,我们昨天还有人见到他生龙活虎的。”


“我没说一定是他!我只是说有个人死了,但是居然没人报案!”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周超在心里翻了一记白眼。


展昭好不容易听完林警官的抱怨,将人安抚住,问清了死者大致的死亡时间,说服她配合过去的两名刑警调查一年前的六月下旬到七月上旬的某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才有空将话题扯回到之前的分析上。


“好,现在又多了一条!”


展昭说着,贴了一幅中国地图在墙上。


“一年前的的夏天,刘浦江和邹燕出门旅游。她们的行程第一站是西安,第二站成都,接着是川藏线,最后到拉萨。”他一边说,一边将几个点在地图上标记出来,“


刘浦江从西安到成都的火车票在某个死者身上被发现。


而我们又调查到,刘浦江从那次回来之后,习性上就发生了微小、但是本质的变化。


比如说作息习惯。


人的作息习惯很多是跟生理周期有关。有些人的生理周期比24小时长,这类人晚上的时候就会比较清醒。有些人的生理周期比24小时短,他们通常就会早上比较清醒。


虽然作息并不是绝对不可能改变的。但是像刘浦江那样改变得如此突然而彻底,却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了。


所以,这些信息,又说明了什么?”


众人沉默了一阵。


又沉默了一阵。


吕明突然很恐怖地抬起头:“小展,你是说。现在的这个刘浦江,不是原来的那个刘浦江?!”


推理小说看多了吧!以为都是神探狄仁杰里面闪灵吗?说易容就易容?!


“哦对了,头儿。你的说法还有一点说不通。”这次说话的赵虎。


“嗯?”


“如果是刘浦江杀了邵有娣,为什么邵杰不报案呢?这不合道理啊。”


展昭点头:“嗯。那高处之为什么会死?”


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展昭的潜台词是:邵杰很可能报案了,但是警方置之不理。


“不至于吧。”周超显得有些不可置信。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