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五案10

第十章 谜底VS谜底 

 

 

过了约莫两三分钟的时间,展昭和欧阳春同时从红外图像上看到了来人。

大约有十几个。看起来的确是人。

展昭对着图像研究了一下。

“十二个,重甲,你和韩彰够搞掂么?”

“不够你有什么办法?”

“没有。不过打不过可以跑嘛”

“……”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不要逞英雄。”

“啥时候轮到你小子教育我了。让你看看老子的厉害!”

“……那交给你了!”

 

展昭还没关掉通讯,就听见公孙策笑了一声。

展昭看他一眼。

公孙策一笑:“你居然对比你资格老的一组组长欧阳春用激将法。”说着摇摇头,“真不愧是美国教育下产物。”

 

展昭耸耸肩膀。“这不一定要美国教育。挑战权威不代表不尊重权威呀。”

“是是。你别跟我说。等欧阳脑子热过了,他肯定会来收拾你的。”

“你以为都跟你似的睚眦必报呀。”

“哎哎,明明睚眦必报的是你吧。你说,你给马汉记了几笔帐了?”

“这是两回事。”展昭说完,就见欧阳春哪里打了起来。韩彰一点不给面子的扔了两颗炸弹。爆炸的瞬间,欧阳春他们所在的地面就震动起来。欧阳春和韩彰得了便宜又卖乖,一顿扫射过去,又放平了六七人。然后他们也不管,拔腿就跑。再次躲了起来。

 

“哎,欧阳组长,不要让他们都跑了。至少留一个活口吧。”

“干嘛?”

“带你们出去啊。”

“………………”

“你和韩彰跑那么快,你看,那些人的信号又没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司令同志?”

“早我没想到。”

“你小子他妈耍我呢吧。”

“没有没有没有。”

“哼,你给我等着吧。看我回头收拾你!”

——真的记仇啊……

 

展昭一边说。一边看白玉堂那儿。似乎是和马汉正在换战斗机。看来王凤还是有点本事的。但是也在这个时候,王凤通知了他一声,“半小时到了,小白那战斗机也肯定惊动他们了。我动手了!”

 

展昭答应了一声。然后对欧阳春道:“行了。回来让你收拾。这回可以了吧。”

欧阳春愣了一下。突然觉得展昭让他跟着对方出去,其实全是好意。只是这人似乎表达恶意比表达善意要拿手些。

“你这混帐小子。心理学都学到哪里去了。”

展昭也愣了一下。随后一笑:“我专攻的不是实用心理学。”

欧阳春好笑的抽了两下肌肉。“好了,几个小贼,交给我和韩彰,绝对没问题!”

“好。”

 

 

公孙策一边在那儿对照孩子们的信息,一边听展昭和欧阳春讲话。听完不由摇摇头。

“你又摇头……”

公孙策赶紧点头。“我是在感慨你的本事。你知道的,人感慨一般他摇头。”

“我可没什么本事。”

“啥时候学会的谦虚啊。”

“……”展昭吸了口气,“政委,人对完了么?”

“诶哟,还有几个,你等会儿。”猫咪生气了……

 

 

来攻击欧阳春的原本一共是十二个人,被炸死了三个。又被欧阳春和韩彰几梭子干掉七个。剩下的两人愣了一下,地面又开始震颤,转身就跑。

欧阳春和展昭说过两句,对韩彰打了个手势,就追踪上去。很快就追到了他们。

 

展昭让韩彰和扬舟带着剩下的几个孩子跟在欧阳春后面,又让欧阳春小心他们使诈。

然后问白玉堂怎么样了。

 

“正在往回飞。有什么情况?”

“没有什么情况。需要让蒋平给你把卫星数据传过去么。”

白玉堂看了一下仪表板。“别传到飞机上。还是给我传到通讯器上。”

“那是当然的。”

“现在什么情况了?听说孩子们都找到了。早知道我药一架运输机就好了。”

“得了吧。你先把张龙给救出来是真的。”

“晓得晓得。——不说了,这恐怖组织好像还真的有飞机。”

 

“好。”

 

白玉堂说着架机在空中打了个转。马汉觉得经此一役,生无再险啊!!白玉堂还真的是拿飞机当跳楼机在开啊。正转反转,横转竖转,难怪他一架机可以三维空间三百六十度全方开火。只要在火力范围里,他果然是都能干掉啊。

就是他这样久经训练的人,坐在这机器里也十分的不舒服。——难道是最近训练少了么?

 

他们进入山区之后,雪地里就有些奇怪的动静。白玉堂让他注意着下面的动静。后来展昭的通讯来了之后,后面就有两架F-15破雪而出。

马汉看到白玉堂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和展昭交代了一句,机身一个翻转,然后转着机身,擦过两台飞机,近距离的用防御弹把两架F-15给搞定了。又是一转,绕了个弧度飞回原来的航道。马汉看着两架飞机冒着烟往下坠,觉得变形金刚也不是那么离谱了。

 

这都是在唱哪出?!那帮子半人半鬼的究竟是要搞哪样啊搞哪样?!!

 

“小白乃不要那么耍帅好不好。自/卫弹又不是用来打人的。你不要在这儿玩蹦极好不好。”

白玉堂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语气让马汉觉得他不是在开玩笑:“攻击武器可以到时候对着山下的地对空打。那些飞机最快的解决方法,就是近身战。距离越远,你越安全,他们也越安全。”

“你枪法不是比他们准么。”

“可是他们数量多啊。”说着,瞟了一眼山下。“下面还有三架等着我呢。要是我不干掉那两架,他们就会冲出来围攻。你觉得哪样更安全?”

“那我可真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我,刚才那样,是我认为更安全的打法。虽然我很喜欢玩,但是我不会拿别人的性命开玩笑。虽然我加入特侦组时间不长,但是既然在特侦组里,你们就是我的兄弟。我会尽力的。”

 

“……我没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怕你玩过火。我没说你拿我们的性命开玩笑。真的。”

白玉堂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马汉本能的抓紧了扶手。果然,机身传来了迅猛的旋转。马汉开始怀疑自己下了飞机会不会脚软。白玉堂这次花的时间比上次要长一些。真的上来了三架飞机,可是被白玉堂几乎以非常类似的方法给解决了。

 

“小白啊。你能不能不要用那么刺激方法啊。”

“我不想他们拿到我的行为分析数据而已。”

……………………谁刚才还那么严肃的说不会拿兄弟的命开玩笑的啊…………!!

 

 

飞机上来简直不够白玉堂热手的。秒杀!这就叫秒杀!!马汉想到小时候日本动画片主角经常干的削人棍。

现实版放到眼前你就不能说人家是自己在那儿YY了。可是伤自尊心啊!!!——还好他不开飞机。

 

马汉这次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展昭那次拼了命也不肯让他折一根骨头了。——

白玉堂绕着山区飞了两圈。马汉用望远镜看了又看。“我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我也没发现。”

白玉堂说着,动作略微放缓了些。

马汉觉得他看起来有些不舒服。忽然想到他似乎刚刚雪盲过。“你眼睛怎么样?要不要紧?”

白玉堂深呼吸了两下。用手抓抓头。雪色的反光对他的视神经刺激还是非常大。心理上又不想用雪盲镜。虽然王凤再三保证,这次的一定更没有问题。照这个情况,对方应该不会再有飞机。但一定更有其他的武装力量。张龙也还等着他们去接应。他要了台战斗机,怎么也要担起责任来。

 

“展昭。”

“小白,什么事。”

“怕眼睛疼怎么办?”

展昭愣了一下。忽然一下子就心疼了。他绞了一下自己的手,平复心绪。“没关系的。你眼睛疼的时候,我明明在你身边的是不是。”

“……”

听那头突然没声音。展昭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总之是又对又不对。对着白玉堂他总是控制不了局面。“哎,小白。怎么了?”

“没什么。”白玉堂一边说,一边待上雪盲镜。“等等我要是眼睛疼,召唤你一声,你就要像召唤兽那样出现在我面前。”

“好~我就像小怪兽出现在奥特曼面前那样。”

“哼哈……贫吧你就。”

“不贫怎么追得到你。”

“啊,你意思就是我犯贱是么。”

“没有没有。这回我犯贱,我找抽。回来让你打。”

“没有一句正经话。欧阳和智华那边怎么样了?”

 

“看起来没有问题。欧阳跟着几个过去攻击他们的人,似乎能绕出去。智华他们马上到出口了。”

“你让他小心些。不要外面也不一定安全。”

“我知道。你自己小心。”

“了解。”

 

马汉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小白我相信你!”

白玉堂笑了一下。“谢谢。”

白玉堂的这个谢谢不好当啊。马汉立刻就觉得飞机开始以很快的速度朝雪地降去。

 

轰鸣声很容易引起雪崩。情势可以说将会瞬息万变。

但是就是这短短的九天时间,因为气候变暖,松动的雪层开始融化,结成冰晶。较之先前,雪崩的几率倒是小了许多。

 

然而降下的时候还是小面积的崩塌了几处。机身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做了一个720的反转。马汉觉得有一道耀眼的强光,几乎是擦着他的头顶过去的。轰隆的一声巨响在耳后炸开,然后雪花崩塌出一道白色的瀑布。

“靠!东风17C?!!”

白玉堂点点头,机身升高了两百多米:“还真是什么都有。我看他们有几颗。”

“17C有跟踪制导吧。”

“所以只能让它在这儿炸了。”

 

马汉拿起通讯器:“组长,人家连地对空都有。我看你不要装怪兽了,咱这儿需要个奥特曼。”

“你身边不是有一个么。”

“诶哟,那小怪兽太厉害也要有两个奥特曼啊。”

“那你还有功夫贫。”

“不是啊!我是说地对空!地对空!!!东风17C,那是用来打航母护航机的。这山里都藏了些什么啊!!”

 

“我知道。”展昭说着,切去给王凤,“王头,你那儿有空说话么?”

“有~~~”王凤嗲了一声,立刻恢复正常,“我这儿搞掂了。搜出很多新疆的那边十年前失窃的弹药。”

“嗯,我这儿出现了一颗你们上次试验飞出去没炸的东风17。”

“什么?!——”

“什么?你说什么?!你到底把我们骗这儿干什么来了。”

 

 

正说着,马汉突然喊了一声:“组长,对方手来抓了张龙。怎么办?!”

展昭愣了一下。马汉解释道。对方用强波干扰了通讯,并对白玉堂说,张龙在他们手上,要他降落。“他说他跳伞下去,让我把飞机开回去。”

“开玩笑。不许他跳!”

 

“人家是冲着我来的。”白玉堂也插话进来,“你放心,我跳伞也不会被他们当靶子打。我有我的办法。”

“……”展昭的手攥了一下。短短的指甲几乎掐进了手心的肉里。“对方是苏朋吗?”

“被你说对了。”

 

展昭深深吸了口气。他知道这个事情白玉堂不可能坐视不理。“你能保证不会出事么?可要记得你说过,你的命是我的。”

“……”白玉堂沉默了一会儿,“我尽量。”

“我靠!组长,我不会开战斗机啊。小白你别尽量。你救张龙一个死我一个划不来。要下去我要一起下去。”

“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和你一起藏的张龙。”

 

展昭那边没有立刻接话。隔了一阵,“玉堂,马汉,你们一起下去吧。”

“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少在那里给我逞英雄。就你能一个人救人出来。多一个马汉会碍你手脚吗?”

马汉击节附和:“组长说得真有道理!喂喂,小白——你这是报复啊!”

展昭离得远,根本看不到他们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知道白玉堂一定是高速降落了。高空速降是正他引起军方主意的能力。这种能力可以大大减低着陆救援的危险。为此军方收集了他的许多空中活动数据,并以此做为模拟,开创出一套高速的地空协调作战方案。

 

这层意义上,白玉堂不会在着陆的时候让对方有机可乘。但问题在着陆之后。

“玉堂,对方有多少人?你有多大的把握。”

“雪里应该埋了几个。那小子想杀我想疯了吧。估计和手下的人也争起来了。我还有些把握。不和你说了。”

——什么叫不和我说了!我是指挥好不好,指挥!

 

 

“蒋平,智华那儿怎么样。外面有没有埋伏?”

“诶哟,这个我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问题来。好像真的没有人。小白那里就不一样了。热源探测显示他那儿人还不少。”

“真是一群神经病。”

 

“这我可不知道了。”

“嗯。没有人来黑你了吧。”

“早就没了。王秘不是已经抓完人了么?”

“哼。他就会挑便宜的事情干。”

 

王凤坐在那儿看着一屋子十几具尸体,近三十个人被他手下重铐压着,心情原当不坏。只是那个“地对空”令他一点兴致也提不起来。

 

“展昭,你哪里怎么样了?”

“智华已经出去了。欧阳春那边看起来也进展顺利。他们出去以后,倒是有可能可以支援小白。但是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能不能出去。

我让王朝去接应智华了。你要是有空去看看有没有人可以帮小白的。”

“这估计来不及。派两个过去帮倒忙的不如不拍。”

“就知道你没用。”

“你有用!”

 

“……我家小白有用!!——你那边先处理着。”

“好。地对空他们应该不会有别的。近十几年的军火失窃案可都告破了。但是你让小白小心点是真的。对方手里肯定有重弹药。”

“知道了。”

 

“小白,王凤说他们手里可能有重火。你小心。”

对面传来一片嘈杂声。虽然频道还没断,但是显然干扰非常强。勉强能听见白玉堂答应了一声。

 

 

白玉堂落地后,让马汉暂时不要露面。雷达和热源图像都显示,对方除了手里的王朝,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看来是个狙击手。马汉在飞机里找好了角度。反光玻璃有很好的隐蔽效果。白玉堂出去的瞬间马汉一枪就把人给解决了。

 

苏朋吃了一惊。瞪着白玉堂:“你!你不要他的命了吗?!”

白玉堂咧嘴笑了起来。“我当然要他的命。但是一命只能换一命。我已经下来了,你拿他做人质不一定能逃出去。拿我做人质就很好。因为没有人会打断我的腿,让我变成你的累赘。对不对?”

 

 

 

王凤接到报告说,山民听到地对空的爆炸声,有些骚【咳】动。旅游区的便衣打电话到安全部门问要怎么办。

他把情况和展昭交代了一下,并说他会处理。

“真是难得阿,你也会主动挑任务。”这次说话的是公孙策。

王凤嘿嘿笑了两声——“有什么办法,啊,你说有什么办法。有你一个,啊,甩大牌说诺贝尔政治和平奖老乱发,所以不要诺贝尔医学奖的。明明不在一个国家发。有展昭一个,因为被提名诺贝尔经济学奖不敢再用假名发论文的。还有个空军大熊猫,一个首长公子加一个首长嫡孙。哪一个都能要人命——做秘书,难阿~~!大熊猫们你们好不好以后不要乱跑啊!!”

 

展昭哼了一声。心里想:也不看看谁在救人。难道这是我搞出来的吗?

公孙策笑着答话:“知道难做就要好好干!王同志,党和人民信任你!”

 

“谢谢谢谢啊。对了,小白那儿怎么样了?”

“他开着飞机下去和敌人交涉了。”

“神马——?!!!谁,谁让他去的。展昭!你个组长怎么当的。你们不是关系很好么,你知道他下去有多危险么?”

 

展昭深深吸了口气:“你以为我想让他下去吗?我们组的张龙在他们手上。我不让他下去他也会下去的。而且,对方点名要他下去。我也不可能不让他下去。”

“你有救援打算么?”

“没有。”

“WHAT?!”

“既然知道对方的身份,我对那个叫苏朋的还稍微有些了解。小白应该能制服他。如果我们手上的红外热源探测和我们的激光雷达信号不错,无线电通讯可以保持,就不会有问题。欧阳春他们距离白玉堂的位置也不远。我已经和他联系,让他一旦看到出口,就立刻行动,伺机支援白玉堂。但不能全指望他。智华那边还有些时间。你那边的人不是一直说靠不住么。我可以开车去救援。您认为呢?”

“……我真怀疑你他妈是不是人养的。”

“这是什么话?”

公孙策适时地插了一句话进来,“意思就是你太冷静了。不过王秘,你应该知道,小展他的判断是对的。这时候真正对小白好的是正确的判断,而不是热血冲动。即使他要去,我也会拦住他的。”

“行行,你们两位大科学家,咱自愧不如,行不行。”

“诶,你这是怎么说的话嘛。党和人民的信任都在您身上呢。可千万别让山民骚【咳】动上去。否则真难收拾了。”

“知道——!”

 

 

展昭其实当然是很难不担心的。“马汉,小白那儿怎么样了?”

“他和苏朋说用他自己换张龙。”

“对方答应了?”

“答应了。但是张龙没有清醒。所以不能自己走回来。”

“那要怎么换。”

“所以小白正和他贫呢。”

展昭看了一眼热源信号,其实他已经看过许多次了。一颗东风17下去,白玉堂和马汉倒是没事,却把十几个原先在那儿大约是等着白玉堂的对方的人给埋了。这对他们虽然是好事,但是对方万一有什么重机枪在那儿等着他们……

展昭把白玉堂的通讯也打开来,“小白,不准离开战机。听到回话。”

回话的不是白玉堂,而是马汉:“组长,小白给我打了手势,让我告诉你他听到了。”

“听到有什么用。要听命才行!”

“组长,小白点头了。”

展昭略松了口气。“小白和对方贫得怎么样了?”

“诶哟,笑死我了。您自己听。”

 

就听白玉堂正说话呢:“他过不来,你也不过来,我过去难道我们两个一起把他送出吗?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你过来,你再不过来我杀了他。”

“滚你【咳】妈的,我过去你把我们两个一起杀了。我跟你讲了几遍了,我已经下来了,你提得出送张龙出去的方法,我就做你的人质。否则你想都不要想。”

“你过来!”

“他妈我跟你讲,不要只给我这三个字。老子不吃你这套。给你十分钟,你要是提不出个合理建议,咱们一拍两散。你要用张龙做人质也可以,要鱼死网破也可以。”

 

说完白玉堂回了驾驶舱。“猫,看我本事不?”

“不错不错。十分钟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

“……马汉,你能不能直【咳】接【咳】干掉他?”

“我倒是想啊,可是首先我怕对方看见我。而且他在的地方比较高,几乎没有射击角度。”

 

“知道了。先等会儿吧。你们的降落地点是小白选的吗?”

“是我选的。”

“你怎么没选个高点地方。”

“你以为哪儿都能停么?这飞机不能垂直起降。必须有降落和重新起飞的角度。雪又松。这一片地方,就这一个降落点。”

“这么说,是对方预先给你安排好了的。”

“可以这么说。”

“马汉,周围有狙击点么?”

“我不是已经干掉一个了么?”

展昭吸了口气。找蒋平:“蒋平,给我刚才马汉干掉的那个人周围的1cm高精卫星图像。”

“诶哟。1KB1RMB,谁付这钱啊。”

“这随便你了。我们大头儿也可以,空军司令也可以。给图像。”

“是是是是。给你了。”

展昭看了一眼。——Armalite AR-56……牛叉!!决定通知一下王凤:“凤哥,我们这儿怎么连没过枪都有啊。哪儿来的啊。”

“别问我。又发现什么了?”

“没什么,一台重型高精度狙击枪。Armalite AR-56。火力足够轰开战斗机的驾驶舱。知会您一声。”

 

说完让蒋平把整片区域有热源的地方都探测了一遍。左右不是他的银子,也不用他心疼。

展昭于是在一个人边上又发现了一台AR-29。“马汉,干得好!”——前帐一笔勾销!

“诶哟,组长,咱有啥说啥。这真不是我的好。小白说,干得越快对我们越有利。所以他一停下就下去了。别夸我啊。”

——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还是要夸。技术没有放下嘛。”

“那是!”

……给点阳光就灿烂啊。

 

不过阳光永远都不缺。欧阳春他们到出口了!图像显示欧阳春跟着三个人到了外面,然后对韩彰打了个手势。韩彰扔了三颗,估计是催泪弹。欧阳春突然冲上去就把人给搞定了。

 

等他们一好。展昭看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和白玉堂说:“玉堂,欧阳他们马上就可以好了。你再拖几分钟。”

“几分钟?”

“我问欧阳。”展昭说着看欧阳春已经基本把人搞定了。“欧阳,怎么样了?”

“你都看见了还问我,怎么了?”

“给你传小白的位置。我要你们找个好位置把挟持了张龙的那个人给我崩了。”

“哇……火气那么大。”欧阳春看了一眼地图。“诶呀,真近哎。我好像还在他后面。这下好打!”

“别给我打到张龙啊!”

“知道。没事,我能看到张龙的脑袋——看我的!”

 


评论(2)

热度(22)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