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活动文】【银行客户梗】猫鼠篇7

【银行客户梗】猫鼠篇

作者:清水吾心


清水吾心,【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绵里藏针最有爱,细小之处见真章。本文首发【我们的猫鼠吧】https://tieba.baidu.com/p/4897282495

 

七、

星期一路上有点堵,但是白泽琰心情不错。他开着车,看着路上堵塞的交通,还哼起歌来。
如果没有一个机制压着,猴子可以去大闹天宫。如果有这个看不见的牢笼压着,他也不过像所有人一样,被堵在路中间罢了。
就要逃出五指山了,而且会跟那个人一起。做什么呢?好像做什么都会很快乐。
在一个路口的红灯第三次亮起来时,白泽琰的手机响了。他低头看去,是孙行长。
“喂?孙行长,我在路上呢。”
“你什么时候到?”
“啊……”白泽琰张望了一下前面看不见头儿的路,说:“正常吧,应该不会迟到。”
“你到了先来我办公室一趟,直接上来!”
白泽琰还想问孙行长不是周一去开总行的动员会了吗,话还没出口对方就挂了。他看着手机,挑挑眉毛,心说老孙发什么神经。转头又想,不会是他知道自己想辞职的事?
算了,反正到地方就知道了。
到了行里,白泽琰敲了孙行长办公室的门。
一进门,就看见孙行长黑着脸,看见他进来,都没说一句“坐下”的话。
“小白,从进行也一年了,你的工作表现还是可以的,本来,我已经向行领导推荐你,不仅能转正,还可以直接提升主管后备。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孙行长,我做错什么了?您直接跟我说吧。”
“做错什么?”孙行长哈了一声:“钟氏企业的董事长,直接把你投诉到总行了!他大发雷霆,扬言要投诉到相关部门,要投诉到媒体,还要告上法庭!”“昨天晚上,都十点多了,总行章行长电话打到我家里,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说道最后,老孙掏出手帕擦擦汗:“我是保不住你了,不止是你,连我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实习期明天满一年,续约是不能指望了,行里初步做了开除的处分。”
“开除?”白泽琰有点急了:“凭什么?我违反了什么规定?大力发展业务不是营业部的宗旨?哈,现在说开除,为什么上周业务红黑榜上点我的名表扬?就说我做理财做的不对,难道协议合同上没他钟董事长签的字?难道是我签的不成?”
“小白啊,不是我说你,你说,你挺聪明的孩子,怎么能这么不计后果,不分轻重?像钟董事长那样的人,哪是你和我能得罪的起的,就是章行长见了人家才说几句话,还要看人家的心情和脸色!”
“那就可以不讲理?”白泽琰剑眉倒竖:“你们可以稀里马虎的,我眼睛里可不揉沙子。我去当面问问他,凭什么投诉我,又凭哪条开除我!”说着回头推门而去。

钟雄知道白泽琰会来找他。
借机把他约到家里来见面,却不是上次的那个高档小区。
这个地方本来叫铜网村。
后来被钟氏企业给拿下了开发权。前面说过有笔几百万的拆迁款,就跟这个项目有关。
在铜网村建设一片别墅区,因为项目还未完成,这里人烟较少。小区呢,就够高档了,四周却荒山野岭的,公路两侧还是土拉地,往里走走还有少数农田。
若是白泽琰胆子小一些,谨慎一些,到这种偏僻的地方就该加上小心,或者最好干脆不要来。
他偏偏艺高人胆大,只身就闯到人家的地盘,还是在把人得罪透了之后。


云霄苑一区是别墅区,二楼阳台都设计的很宽阔,视野非常好。
钟老板此时就站在阳台上,两手扶着护栏,看着一辆半旧的白色小车开进来,停在他门前。
车门打开,下来的人姿容出众,好位翩翩佳公子!
看着他,满胸怀的气,突然就一下子消了。
虽然说由爱生恨,可到底是觉得喜欢比恨更多。如果,他能识时务,跟那个英俊的男人分手。钟老板觉得还是可以接受他,宠爱他。
可现实总归是残酷的,白泽琰呢,远远看看就行了,一照面,他像一只炸毛大刺猬,开口就出言不逊。
“姓钟的你有病吧!我得罪你了,凭什么投诉我,赶紧给我把投诉撤了,不然小爷决不与你善罢甘休!”
“小白,”钟老板今天换了一副金丝边眼镜,有点斯文败类的模样:“反正都要辞职了,还在乎什么投诉?或者说,你根本就没打算辞职,一切都是骗我的。”
白泽琰气顶着说不出话来。是呀,这话怎么说呢?跟这家伙解释自己跟展南飞打了一个赌,眼看就赢了,到这当口上功败垂成?这也说不着啊!
“我辞不辞职不干你的事儿!凭什么管我!”
钟老板冷哼了几声:“太天真了小朋友,想留在银行?跟我过去不去,别说留在银行,恐怕你在H市都站不住脚。”
“……..”
“别拗了小白,跟着我吧,原先许的条件,翻倍怎么样。你可以去深造啊,去哪个国家你来挑,我陪你去也可以。”“考虑考虑,虽然你还年轻,但这样可以让你少奋斗三十年,在富有银行做到什么年头才能达到呢?”
白泽琰又气又好笑,眼前这个人,把自己当什么了?
“我不跟你废话,只问你撤不撤回投诉?”
钟老板说服白泽琰的希望破灭了,他叹了口气,转身坐进沙发里,点了一根烟:“这么说,是不答应了?”
“…….”
“小白,挑明了吧,我是很喜欢你,所以很愿意为你做一些事情。如果拒绝呢,当然是你的自由。可你没有,你全部接受了。我在你工作的地方,投了很多的钱和时间。现在说不需要,是不是不大厚道呢?”
“那你想怎么样?”
“总归要讨点利息回来吧。”
白泽琰微歪着头,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他:“利息?”
“这个云霄别墅呢,就是当前我们的一个项目,还不错吧?室内设施都是当前市面上最顶级高档的。怎么样,就在这里陪我一晚,过去的事就一笔勾销。”
白泽琰的脸红了。
这次是气得。他紧咬钢牙,拳头也握起来。
这个混蛋!

银行是服务行业,这点众所周知,但服务到什么程度,算不算是弱势群体,恐怕不是所有人都晓得的。
白泽琰所在的富有银行呢,因为是新兴小银行,对员工要求近乎苛刻。所有的投诉一经发生全部有效,没有任何申诉的余地。而且对待和处罚措施也非常严厉。
如果只是针对一个人也就罢了,他白泽琰才不在乎呢。
但是制度是连累一大片,一个员工出了问题,分管行长、主管跟着不能摆脱关系,经济扣罚也不是针对一个当事人,而是直接扣罚全行员工的奖金系数。
对于小白这样一身侠骨的人,可真治得死挺死挺的。
白泽琰现在很庆幸:他不在行里,没有束缚,无需忍耐!
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揍这个老小子!
把之前所有的侮辱,一次打回来!

但是事情不会这么顺利。
白泽琰才往前迈了一步,身后就有响动,他侧头回看,身后站了四个人,每个都是身宽体胖,孔武有力。
白泽琰嘴角微挑,根本没把这四个人放在眼里。
在赛场上一对一比赛,能赢过白泽琰的人寥寥无几,说到以少胜多的格斗技巧,还是展南飞亲身传授的。
从这些打手看来呢,白泽琰是老板想欺负的小白脸,身材很瘦,不由不轻敌,第一个人直接从正面冲上来。
但小白的体力很好,拳的力道很大,加上对方的冲劲,一拳正中左肋下。
这汉子立刻倒地,说啥也起不来了。白泽琰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顺势对着下一个出拳,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应声倒地。
没意外的话,两个人的肋骨应该是都断了。
剩下的两个人见此情景都退后了三四步,面面相觑,谁也不想往前直对小白。
钟老板皱着眉头。他知道白泽琰身手不错,可万没想到,KO自己两个打手都没超过十秒。
“一群饭桶!再上!”
从门口那里,又冲进四个打手,先前的两个人看人手多了,也往前逼了一步。
好就好在,新来的四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一个手上戴着手盔,另外三个都拿着匕首。
动真格的。
白泽琰吐了一口吐沫,松脱领口,看着面对的六个人,也认真起来。
身体柔韧躲过第一击,空手夺刃对白泽琰来说难度不是太大。有武器更是助长威力,一刀捅进“手盔”的臀部,那家伙立刻像杀猪一样嚎叫起来。
这叫声太打击士气了。
连一旁观战的钟雄也不耐烦起来。
白泽琰掂了掂,这个刀有点笨,分量却不轻。刺伤不致命,全托兵器所赐,若是换了自己平时惯用的三棱刺,恐怕不死也是重伤。
门后一阵响动,呼啦啦又涌进七八个人来,房间里竖立的物品基本都倒坏了,即便如此也很拥挤。
白泽琰开始观察房间的地形。钟雄早就退到人群后面,而白泽琰则站在他刚坐的沙发旁边。依靠着后墙,闯进来的人几乎就把他围在里间。
是不是高手,从外形、动作甚至神情便能判定一二。这批进来的打手,跟前两拨肯定不是一个级别。
白泽琰隐隐感觉,今天的事情,有点棘手。
手上的匕首起了大作用,在第五个人倒地之后,匕首上的血都开始往下流了。
从肌肉里往外拔刀有点费时。白泽琰开始喘气,在以少胜多的格斗里,体力就是一切,如果有半点露怯对方就会一哄而上把自己埋在里面。
用手背擦擦鼻子,白泽琰给想给自己争取多一秒的休息时间。
他撇了一眼藏在人墙后面观赏他的钟老板,又留神了四周的环境,他看到那个阳台,很宽阔,视野不错的那个。
一个计划在脑海里迅速形成。
他微微一笑,刀交左手,抬右手开始解自己扣子,解得很慢,一颗一颗松脱所有衣扣,缓缓脱掉黑色的毛呢外套,里面是一件纯白色衬衣。
因为汗水,白泽琰的额发都贴在皮肤上,脸色微红,轻轻吐气。
不止是钟雄,连在场的打手都开始咽吐沫了。
就趁对方分神的一瞬间,白泽琰猛地握紧匕首,一猫腰朝人群冲过去。
他要突围!
机会只有一次,必须成功!
匕首所到之处一线血光,成功刺倒第一个人,白泽琰敏捷地窜到人群侧面,没半分犹豫到了阳台边。
他连拉门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弯曲右臂肘冲过去。
玻璃比较薄,这是早就观察好的。随着撞击,门窗碎落飘散,弯曲的右臂刚好挡着右脸,白泽琰连落地都没停,踮脚跳上护栏,蹿上阳台。
五米?六米?
白泽琰单膝起跳,从二楼跳下去。
就在他落地的同时,枪声从身后响起。白泽琰一激灵,对方有枪?!
来不及多想,白泽琰就地翻滚,躲到临近的障碍物后面。
紧接着,他倒吸一口气。因为,从正面、左侧、右侧….至少四路冲过来三四十号打手,刚才楼上的人也快到眼前了。
至少四十人,手里还有枪。不用想也知道那辆车肯定不能开了。
太大意了!
把自己引诱到云霄别墅,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实在太大意了。
白泽琰咬着牙。事到如今,除了拼死冲出去,再无他法。
钟雄从众人身后走出来,盯着他藏身的位置:“泽琰,现在出来,一切都好说。”
没有动静。
钟雄冷笑着说:“到现在还执迷不悟?是为了那个酒吧里的男人吧?”

评论

热度(27)

  1. 秦荣堂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贱兮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3.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