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探案系列之五】清官难断家务事-2 by:seventh1009

【猫鼠探案系列之五】清官难断家务事-2 by:seventh1009

要说吴婷,那可是局里公认的大美人,警花。论容貌,论长相,一点儿都不比那些电影明星差。就是脾气坏了点儿。可美女有几个没脾气的呢?何况还做着这个职业,温柔了行吗?如今这年头,不流行温婉可人了,爱的就是野蛮女友,所以吴婷从来就没缺过追求者。可任人浪漫攻势金钱攻势亲情攻势招数用尽,她一概看也不看,就认准一个展昭了!

 

无奈展昭眼里看的嘴上说的心里念的都是一个白玉堂。明眼人都知道,吴婷没戏。只有她自己死脑瓜筋地认定要不是白玉堂挡在当中展昭是肯定会喜欢她的,白玉堂就是她的头号情敌。

 

今天凌晨五点接到报案,二队接警后到了现场,一面勘察一面询问报案人——死者的儿子赵然。在听说昨晚老太太曾与白玉堂发生过口角后,吴婷立刻主动请缨去调查他。于是成不同意不是那么回事,同意吧又怕她惹麻烦,跟着去吧现场又离不开。后来一想,有展昭在呢,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于是点头同意,又派了性格稳重的小刘同往。

 

要说吴婷的初衷,真就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她当然不会以为像白玉堂这样受过高等教育有着法律常识身边又时时有个警察跟着的人会为几句口角杀人。可到了展昭和白玉堂的住所,按了半天门铃也没人来应门。正以为是不是两人都不在家的时候,忽听门内白玉堂一声怒吼,“展昭!还不去开门!吵死啦!”吴婷一听这火登时就上来了——居然敢对展昭这么大呼小叫的,简直是岂有此理!

 

心里有了气,手上就加了劲儿。先还是按门铃,接着就敲门,最后干脆砸起门来。又过了一会儿,门里终于有了动静。一阵乒另乓啷之后,一声怒吼从门内传来,“大清早的敲什么敲哇!”吴婷不甘示弱地大吼,“警察!开门!”门一下子被推开了,白玉堂披着件明显大了一号的睡衣,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一见来人,冷笑着说:“警察?我还当是土匪上门了呢!”

 

吴婷刚要发飙,小刘赶紧打圆场,“那个什么,展队在吗?”白玉堂理所当然地说:“他啊?出去买早饭了!”“什么?”吴婷瞪大了眼睛,“他那么累,你还让他去买早饭?你怎么不去呀?”白玉堂不乐意了,心说展昭累不累关你什么事?“他累?他累他活该!我还累呢!我找谁算账去?我说你们来到底是想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废气快放!”吴婷心火一拱,张口就说:“昨晚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据说死者生前曾与你有过争执。现在你是本案的嫌疑人,需要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白玉堂先是一愣,接着也没表示反对,只说了句“等我换件衣服就跟你们走。”哼哼,反正也睡不成了,干脆陪你玩一把,看你最后怎么收场!

 

于是成得知吴婷把白玉堂带回局里的时候,白玉堂已经进了询问室了。

 

“姓名?”吴婷一本正经地问。小刘坐在一旁,一脸无奈。白玉堂坐在他们俩对面,煞有介事地回答:“展昭!”吴婷一拍桌子,“胡说八道!你不是叫白玉堂吗?”白玉堂白了她一眼,“知道你还问!”吴婷说:“这是审问程序,请你老实回答!性别!”白玉堂扬脸朝天,“自己看着办!”吴婷又想拍桌子,小刘赶紧接过话去,“家庭住址?”白玉堂一指吴婷,“你问她去!她一天做梦不知道溜达几回呢!”吴婷气得跳起来,“你说什么呢?!我做什么梦你知道哇?”白玉堂说:“知道哇!你做的是白日梦!”

 

两人就这样在询问室里唇枪舌战,打得不可开交,直到展昭道来,吴婷已经快被白玉堂给气疯了。

 

坐在早餐店里听白玉堂叙述了早晨的经过,展昭哭笑不得。“玉堂,人家好歹也是个女孩子,你嘴下留点儿情嘛。”说得好像刚才把人气哭的不是他似的。白玉堂瞪了他一眼,“怎么着?学会怜香惜玉啦?”展昭赶紧夹起一个包子喂到他嘴边,“哪能啊!就是真学会了,我惜的也是你这块玉啊!”白玉堂笑骂了声“滚!”低头想了想,问:“你说这老太太是谁杀的?依我看八成是她儿媳妇。实在受不了她的气了!”

 

展昭摇摇说:“我看不见得。她的动机那么明显,要真有作案时间的话,早被带回来了。别想了,毕竟是二队的案子。”话音刚落,手机响了。展昭接起来说了几句,收线后笑着说:“这回还真得好好想想了。缉毒大队正在办的一个案子牵涉到了二队前阵子查的几个人,局里要他们全力协查。他们手头的案子交给我们四队了。要不,你先回去补觉,回头我再跟你细说?”白玉堂用纸巾擦了擦嘴,“不用了。被那死丫头一折腾我早就过了困劲儿了。走,我总得替自己洗清冤枉不是?”

 

把人都叫齐了,接手了二队这起案子的卷宗一看,展昭猜得果然没错,死者王淑贤的儿媳袁菲果然没有作案时间。案发当晚她因为惹恼了婆婆,被丈夫赶了出去,住在一个朋友家里,她的朋友一家给她作证,整晚她都没有出去过。

 

尸体是死者的儿子化林发现的。因为母亲和妻子争吵的缘故,化林当晚赶走妻子后自己心情也很烦乱,所以跑到附近的love&kiss酒吧买醉。由于他是新面孔,调酒师和服务生对他都有印象。但那里人多嘈杂,灯光昏暗,他又很低调,因此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并没人能说清楚。据他自己说,他在四点半左右离开酒吧,在路上溜达了一会儿才回家。刚到家门口就发现门大开着,冲进去一看,屋子被翻得乱七八糟,王淑贤倒在地上,脖子上还缠着一根绳子。化林赶紧报了警。

 

经事后华林清点,家中财物部分被盗,包括三千元现金,一些贵重首饰,一部数码相机,一部DV机和一个笔记本电脑,都是比较容易找到的东西。目前这个案子被定性为入室抢劫伤人。

 

大家都了解了案情后,展昭开始分配任务。“王朝,你负责调查销赃途径。那些首饰和照相机什么的总得出手不是?不过我们也不能死认入室盗窃一门儿。毕竟现场门窗完好,那么凶手是怎么进入室内的呢?大半夜的一个老太太独自在家显然不可能任由门开着,而她家住五楼,从窗户进入也不大可能,所以不排除熟人作案然后伪装成劫案的可能性。这样,马汉赵虎,你们负责调查死者的人际关系,看能不能从动机入手,找到侦破点。张龙,你负责调查袁菲的不在场证明,看可不可能造假。毕竟她的动机明显,嫌疑也比较大。好了,大家分头行动吧!”

 

众人刚要解散,又被展昭拦住。“哦对啦,马汉赵虎,你们把排查的重点放在死者的原住址银河御园吧。他们家是半个月前才搬来的,这边的情况我去查就行了。”等人都走了,展昭这才和白玉堂一起动身回天虹小区,一是去案发现场看看,二是再调查一下附近邻居们,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信息很快反馈回来,却都很让人失望。

 

“王淑贤一家虽然只搬到天虹小区半个月,可是她多次与人发生争执。”展昭首先介绍了解的情况。听到这里,白玉堂不禁“扑哧”一声笑了,“还‘淑贤’,我现在算彻底明白什么叫名不副实了。”展昭也笑了,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都是因为小事儿,不至于引起这么大仇恨,居然跑去杀人!你们的情况都怎么样?马汉,赵虎!说说!”

 

赵虎说:“嘿!这老太太,真不是个省油的灯!三天两头跟人吵架,对儿媳妇更是非打即骂!不过据她的老邻居说,她以前不这样,挺通情达理一人。可自从她丈夫被诊断出胃癌末期后,这性格就变了。她丈夫死后更是变本加厉。哎你们说,这是不是因为更年期外加受了刺激啊?唉,更年期的女人真可怕,还是队长幸福哇!”

 

展昭一瞪眼,“说正题!”赵虎赶紧严肃面孔正襟危坐,“是!正题!邻居们都说化林非常孝顺,从小到大就没用父母操心过,甚至没和他们顶过一次嘴。他家经济条件很好,可他从不乱花钱,也没什么不良嗜好。七年前考上大学后就尝试半工半读。对了,他学网络设计的,活做得不错,据说没少赚外快。毕业后进了市里著名的信科国际,据说业绩一向不错。他养父病后,他养母说外人伺候不好,他就辞了工作专职照顾养父。养父死后,又怕养母一个人在家里寂寞,雇的保姆又不顺心,妻子又不讨养母喜欢,就干脆留在家里继续照顾养母了。”

 

展昭一拍巴掌,“嘿!当初我还以为这小子不争气,整个一啃老族呢!原来是一堪比二十四孝的大孝子呀!嗯?不对呀,既然他妻子那么不受养母待见,他怎么不离婚?”马汉接口说:“他和袁菲的婚事本来就是他养母定下的。据说王淑贤本来对袁菲很好的,可自从袁菲生下孩子,婆媳之间的关系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有人说啊,那孩子不是化林的,是袁菲跟以前的男友的孩子。”

 

展昭皱眉,“这就难怪了。可问题还是一样,化林怎么不和袁菲离婚呢?”马汉说:“邻居们说化林对袁菲还是不错的,没有和她离婚的意图。”展昭点点头,“这么说还是袁菲的嫌疑最大。杀了婆婆,她才能跟化林过上好日子。”张龙叹了口气,“可是据我调查,袁菲的不在场证明牢不可破呀。那天她的儿子可能是受了惊吓,一晚上都在哭闹,她那晚根本就一直在哄孩子。她朋友一家人都可以为她作证。总不能好几个人一起帮她撒谎吧?这可是人命案。”

 

展昭又看向王朝,王朝一摊手,表示从赃物角度入手毫无收获。展昭刚想吩咐他再盯紧点儿,突然发现白玉堂脸色不对劲儿,这才想起他一直就没出过声。“玉堂,你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白玉堂不想打断他们已经忍了半天了,被他这一问实在忍不住了,捂着嘴就往卫生间跑。展昭他们赶紧追过去,就听见白玉堂在里面翻江倒海的吐开了。

 

展昭跟进去拍着白玉堂的后背,其他人堵在门口七嘴八舌问怎么回事儿。赵虎愣头愣脑地嘟囔,“嫂子不会是有了吧?”被急匆匆出来的展昭一脚踹到了一边儿,“胡说什么哪?我手机落屋里了,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评论(2)

热度(56)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