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探案系列之四】报复-4 by:seventh1009

【猫鼠探案系列之四】报复-4 by:seventh1009


一进派出所的门就听见赵虎在咋呼,“我敢肯定这绝对是仇杀!谁不信我跟他赌一个月工资!”展昭迈步进入,“嚷嚷什么呀!什么仇杀呀?”赵虎一看展昭,先缩了下脖子,然后说:“展队,你看了详细的尸检报告也会这样认为的。直接致死原因是机械性窒息,颈骨都勒折了。死后又被捅了四十七刀,然后焚尸!”

 

“四十七刀?这得多大的仇哇?下这么狠的手!”白玉堂一声惊呼,赵虎点点头,“可不!上半身都被捅成马蜂窝了!这还不解恨,还焚尸!嘿!”展昭说:“焚尸怕不是为了泄愤,而是为了掩盖死者的真实身份。潘小年家被打扫的那么干净也是为了这个!”赵虎纳闷地问:“潘小年?怎么着又跟他扯上关系了?”

 

这时候大家见展昭回来都凑了过来。展昭问:“大家对尸体身份还没头绪吧?我现在到有一个想法。”他把齐家的绑架案和当年潘小年的盗窃案简短叙述了一遍,“如果付宇民和付平真的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么死者就很可能是潘小年。现在我们有四件事要做。第一,找笔记专家核对当年付平在笔录上的签名与付宇民的笔迹进行对照,看看他们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这件事王朝去做!第二,查证死者究竟是不是潘小年。”

 

吴大同皱着眉说:“可潘小年家都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了,没有可比对的样本啊!”展昭一笑,“总会有凶手打扫不到的死角的,我们家可有两个找这种死角的专家呢!张龙,一会儿你陪玉堂走一趟吧!第三,调查潘小年最近与什么人走得近,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同伙,继而解救齐奶奶。如果死者真的是潘小年的话,恐怕老太太会有危险。这个就得吴所长你来安排了。第四,向局里打报告,通缉付宇民!无论付宇民是不是付平,死者是谁,尸体既然在他的房间里出现他就脱不了干系!”

 

“啊?可这一切都还只是推测,现在申请通缉他,上面能批吗?”马汉赶紧提醒展昭,却被白玉堂狠狠剜了一眼,“你傻呀!他老婆不是说他携款私逃了吗?用这个理由去通缉不就得了吗?张龙,走!干活去!”等白玉堂走出去,马汉才吐吐舌头,“展队,这是不是就叫心有灵犀呀?”没成想白玉堂打了个转又回来了,吓得马汉缩着脖子生怕他修理自己。可白玉堂却直奔吴大同,“吴所长,有付宇民的照片吧?给我一张。”展昭问:“你要它干嘛?”白玉堂说:“我有个想法,可还得证实一下。等我想明白了再跟你说吧!”

 

白玉堂很容易地就从潘小年那个破旧床垫子底下床头部位的木头床板缝里找到了毛发样本。可他并不急着回去,而是让张龙先回车上等他,自己却转悠到了齐家。边往里走白玉堂边盘算怎样才能避开齐林单独跟齐逸说得上话。进了门白玉堂才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齐林根本就没在一楼客厅,只有齐逸和先前留下的民警坐在那里。

 

白玉堂把齐逸叫出了门,掏出那张付宇民的照片递给她,“您看看,认不认识这个人?”齐逸拿着照片端详半晌,突然一拍手,“这不是小付吗?有年头没见了,我一时都没想起来!”白玉堂试探地问:“小付?付平?”齐逸点点头,“对!付平!他是小林的好朋友。当初我们家穷,他没少帮忙。我记得他还说要认我妈当干妈呢,可是不知怎么着就没了影儿。我想问问小林他怎么不来了,可那时候正是小林生意上起步的时候,他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哪有功夫理我呀?后来时间长了我就把这个茬给忘了。你问他干嘛?他跟我妈这事有关系?”

 

白玉堂赶紧摇头,“啊!不是!他跟另一个案子有点关系,我随便问问。”见齐逸还想追问,忙转移话题,“对了,怎么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也没见您弟媳出来呀?回娘家了?”齐逸苦笑了一声,“我弟弟还没结婚呢。”白玉堂故作惊讶,“怎么会?”齐逸说:“高不成低不就呗!以前家里穷,没姑娘肯嫁。现在家里有钱了,他又总怕人家是贪图他的钱。唉!”白玉堂又劝慰了她几句,就告辞了。

 

刚走到弄堂口还没上车,就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叫,“这位警官,打听点事,我的旅馆什么时候能解封啊?”白玉堂一回头,原来是后院那家旅馆的老板,他显然是把白玉堂也当成警察了。白玉堂也不辩解,“噢,那得问我们队长。应该很快吧,不会太耽误你生意的。”那老板叹了口气,“唉,这么一闹,怕是没人敢住了,我还得琢磨重新装修一下干点别的。你说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一档子倒霉事呢?听说那个姓付的还是个有钱人?他来的时候我可一点没看出来。”

 

张龙坐在车上等得不耐烦,开了车门喊白玉堂。白玉堂却突然来了兴趣,没理张龙,而是问:“噢?为什么?” “瞧他那身装扮,衬衫袖子都刮了个大口子,只带了个旧旅行箱,一脸的落魄相。我就不该让他住我的店!唉!”老板边嘟囔边垂头丧气地走了。

 

第二天傍晚,从潘小年家提取的毛发样本与旅馆焦尸的DNA比对结果出来了,证实死者就是潘小年(关于DNA比对所需时间似乎长短不定,最快的可以在一天内得出结果。我姑且就这么写了。)。展昭立刻把人召集到一起开案情分析会。通报了尸检结果后,展昭问:“大家有什么看法,尽管提”

 

马汉说:“我先说说我的看法吧。我的推测是,付宇民,即当年的付平,一直关注着潘小年的情况。在得知潘减刑提前释放后,就跑来找他索要当初没被找到的麒麟玉佩。不知道他这次用了什么法子,潘小年显然很害怕,可又交不出麒麟玉佩,因此准备逃跑。可是跑路需要钱,他的家人都和他断绝关系了,显然不会帮他,他就铤而走险,绑架了齐老太太向齐林勒索。可是钱还没到手,他就在旅馆里和付宇民起了争执,被付宇民杀死。”

 

王朝皱着眉说:“有些道理。不过,付宇民要的是麒麟玉佩,东西没到手,他干嘛要杀掉潘小年呢?”马汉说:“也许是话不投机一时激愤错手杀人呗!”展昭摇摇头,“错手杀人再焚尸后还不紧不慢地跑去潘家打扫房子?只凭他焚尸、消除潘小年的生活痕迹以隐藏尸体真实身份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是预谋杀人。再者,我总觉得潘小年直接登门勒索赎金有点不合常理。这也太大胆了吧?”

 

赵虎说:“那是因为齐老太太在他同伙手里头,他吃准了齐林不敢报警嘛!”吴大同插言说:“据我们了解,潘小年出狱后的这段时间跟以前的那些朋友都没有来往,他也没有什么走得很近的人。”展昭说:“也就是说他没有同伙?那就更奇怪了!”

 

一直闷不吭声的白玉堂突然说:“我倒是有个想法。”看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他,白玉堂咬咬牙,说:“我怀疑,付宇民和齐林有着非一般的关系。他们当年很可能是对恋人!”其他人没敢做声,吴大同不知利害,问:“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白玉堂涨红了脸,“这有什么奇怪的?昨天下午我从齐逸那里得知付宇民和齐林是好友,齐家困难的时候,经常得到付宇民的帮助,付宇民还想认齐老太太做干妈。可后来他们莫名奇妙的生分了,而那个时间就在齐林事业起步的时候。那就是在九年前吧?”

 

最后那句话是问吴大同的。吴大同自己算了算,点点头,“不错,齐林的确是九年前开始发迹的。”白玉堂接着说:“那就对了。再加上齐林这个名字和麒麟玉佩,是多么的吻合呀?所以我有了这样的推测。付宇民和齐林是对恋人。九年前,付宇民下定决心脱离家庭与齐林生活在一起,所以才有他想认齐老太太做干妈一说。他带着六万块钱和祖传的麒麟玉佩来找麒麟。钱是作为他们日后事业的启动资金,而麒麟玉佩显然是想当作信物送给齐林的。只可惜,钱物都被潘小年偷了,付宇民无颜见齐林,所以两人分道扬镳。当然这其中也许另有曲折,那就得去问当事人了。付宇民显然对此事很不甘心,所以在得知潘小年出狱后,携巨款潜逃到这,并想要索回玉佩,与齐林重归旧好。”

 

展昭沉吟了一下,“你这么猜测,还有其他依据吧?”白玉堂点头,“当然!付宇民是同性恋,而且私生活很不检点,他的很多朋友和合作伙伴都知道。他老婆也就为这经常闹得不可开交。”展昭眯着眼睛问:“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白玉堂的脸再次迅速充血,狠狠瞪了展昭一眼不再作声。

 

会议室里诡异地沉默着,王朝突然一拍桌子,“他妈的!连我们队长夫人他也敢调戏,简直是色胆包天!捉住这小子之后一定要先拖出去枪毙五分钟!”马汉跟着义愤填膺德附和,“然后再鞭尸三百下!”张龙接着咬牙切齿,“再枭首示众三年!”赵虎也想跟着掺和一句,却被白玉堂能杀人的眼光给吓了回去。展昭沉着脸说:“谈正事!”

 

吴大同听得一头雾水,刚要发问,所里的小李急匆匆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所长,展队,在镇西的一所无人居住的空房里发现一具尸体,是------齐奶奶!”众人一起站了起来。展昭狠狠攥了攥拳头,“走!去现场!”


评论(2)

热度(24)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