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探案系列之五】清官难断家务事-1 by:seventh1009

【猫鼠探案系列之五】清官难断家务事-1 by:seventh1009

“于是成,你给我出来!我他妈的就出去买个早饭的功夫你们就把人给我弄走啦!你什么意思啊你?”二队办公室里,队员们都躲在一旁,战战兢兢地看着展昭站在他们队长办公室门前发飙。整个局里的人都知道,展昭这家伙平日里看上去温文尔雅善良无害,可就别戳到他痛处,否则的话就是天皇老子他也不惯着。今儿二队岂止是戳了他痛处?简直就是拿根直径一米的木棍直接戳进了他的肺管子!

 

二队队长于是成被吼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他很理解展昭的心情,任谁大周末的出门儿的时候还看见老婆好好睡在被窝里,不到十分钟却被通知人被带去警局审讯室了都会有点情绪波动,何况男人在周末的早晨通常还都会有那么点儿小企图?嗨,怪只怪他们二队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死脑瓜筋的丫头呢?!

 

于是成陪着笑脸劝展昭,“息怒,息怒,嘿嘿,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展昭眉毛都立起来了,“我能不急吗我?你快点给我说清楚,不然的话他拆了你们的审讯室我可不管!”于是成继续打着哈哈,“这个你放心,弟妹今儿采取的是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倒是我们队小吴快被他气得拆房子了。”展昭冷着脸说:“入正题!”于是成点头,“正题正题!是这么回事,你们住的天虹小区昨晚发生了一起命案你知道吗?”展昭说:“知道!你们警笛开得那么响,聋子都被吵醒了!死者是谁啊?”

 

于是成苦笑,“二号楼三单元502那个老太太。你认识吗?”展昭“噢”了一声,“认识!就那老太太,整个小区谁不认识她呀!噢,我明白了,难怪你们带走玉堂呢,就为他昨天跟她吵过架?我拜托你仔细查查,那老太太得罪的人多了去了,跟她吵过架的人更是没数,你凭什么就怀疑我们家玉堂啊?”于是成像被人塞了一嘴黄连似的,“这哪是我让带的人啊?是吴婷那丫头------唉,老弟,这------这你也有一部分责任不是?”展昭给了他一个白眼儿,“死亡时间确定了吗?”于是成赶紧说:“确定了,在昨晚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展昭一挥手,“走,带我去审讯室,我自己去对付你们那朵刺儿玫!”

 

审讯室里,吴婷柳眉倒立杏眼圆睁,虎视眈眈地瞪着坐在对面扬脸朝天满面不屑的青年,看那架势要不是有监控的话,都恨不得扑上去毁他的容。一旁负责做笔录的小赵一脸苦相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生怕一不小心点燃了这俩火药桶。展昭一进门儿就被白玉堂狠狠剜了一眼,并立刻破译了隐藏信息——看着办吧,你敢让少爷心里不爽的话少爷就让你这辈子都爽不起来!

 

展昭冲着吴婷一招手,“甭审了,案发时间他一直和我在一起,我是他的时间证人。”吴婷气得差点没把牙咬碎了,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走,到外面说去,免得你们两个串供!”展昭无奈跟他一起出了审讯室,一想也好,不当着白玉堂的面,说话也方便一些。

 

吴婷气势汹汹地问:“你说你是他的时间证人?”展昭点头。吴婷继续问:“你们在一起干什么?”展昭瞪着眼回答:“拜托!第二天就是周末,我又轮休,以我们的关系你说大黑天的我们能在干嘛?”跟在一边的几个二队的人不禁抿着嘴偷乐起来。四队的猴子们也闻讯赶过来了,他们可不准备给吴婷留什么面子,半助阵半示威地哄笑起来。

 

吴婷又气又羞满脸通红,可还是不依不饶,“案发时可是在半夜,你就敢肯定他一直待在你身边儿?就没有他趁你熟睡偷偷跑出去杀人的可能?”展昭本来已经平复不少的怒气又起来了,心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肯放过玉堂呢?简直是欲加之罪嘛!嘴里也就更不让步,“我当然敢肯定!自打我们在一起,只要第二天不用起早,我就没让他十二点前睡得成过!”这回二队的人也忍不住了,一块儿笑了起来。

 

吴婷也觉得忍无可忍了,指着展昭的鼻子怒斥,“你!你无耻!我一直当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下流,当着女同事的面说出这种话来!”展昭一脸无辜,“我说什么啦我就无耻啦?我们在一起打游戏,看DV,聊天,不行吗?倒是你,想到哪去啦?”吴婷听着周围的一片笑声,气得一跺脚,跑了。于是成挥着手赶人,“好啦好啦都别在这凑热闹了,该干嘛干嘛去,小赵,还不赶紧放人?!”

 

白玉堂踱着方步从审讯室里走出来,冷着脸谁也不搭理,走过二队时听见里面吴婷的哭声脸色缓和了点儿,回头对于是成说:“有什么情况需要找我了解的话尽管说。”又招呼展昭,“走,吃早饭去,饿死我了!”展昭赶紧跟过去,“是呀是呀,咱们就近找个地方吃一口吧。”又放低了声音,“然后你再回去补个觉。昨晚折腾了那么长时间,今天一早就坐了半天冷板凳,怪难受的吧?”白玉堂又瞪了他一眼,按了按腰眼,打了个哈欠,决定从谏如流。

 

这出闹剧的起因还得从昨晚说起。

 

下了班,展昭兴高采烈地买了一大堆菜准备回去一显身手。白玉堂刚刚结了一篇稿子,心情舒畅,也跑到厨房去帮忙。两个人忙活了半天,一桌菜摆好,开了酒刚要享受,楼下就大人哭小孩叫的吵闹开了。展昭皱皱眉头,当没听见。白玉堂拿着筷子戳了几下菜,实在忍无可忍,跳起来就要往外冲,却被展昭一把拽住。“你干什么去?”

 

白玉堂一甩胳膊,“你放手!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这是干什么呀?”展昭苦笑,“她们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怎么管?你忘了上次的事了?”白玉堂当然没忘。三天前,一大清早的楼下就闹开了。一个老太太手举拖布追得儿媳妇抱着孩子绕着二号楼跑,大呼小叫的声音十楼以上都听得清清楚楚。作为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展昭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下楼一把夺过拖布,及时地制止了老太太的行为,并询问儿媳是否要报警。

 

其实展昭也就这么一问。一般这种事情都是居委会来调节的,再不济还有妇联呢。儿媳妇果然表示不报警,可老太太却不依不饶,大骂展昭“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展昭哪会理她,把拖布递给她准备走人,老太太却大叫起“警察打人了”。白玉堂撩起胳膊要收拾她,却被展昭拦住了。刚好居委会刘主任赶到,把老太太给劝回去了。

 

事后两人才想起以前没见过这老太太。到刘主任那一打听,原来是半个月前才搬来的。一提起他们家,刘主任就一脸的便秘状,“你们俩早出晚归的经常不在家是不知道哇,这老太太,两天一小闹,三天一大闹,这半个月就没让人消停过!整天对儿媳妇不是打就是骂!”展昭纳闷,“那她儿媳妇就那么忍着?”白玉堂脾气急,不等回答就问:“她儿子也不管?”

 

刘主任叹口气,“怎么管啊?你们不知道,她家呀,情况挺复杂的。她不能生育,儿子是打小抱养的。她丈夫也不知道是做什么买卖的,半年前死了。许是怕养子对她不好?立了遗嘱的,所有遗产都留给她了,听说那可是一大笔钱。这小两口都没工作,连孩子都靠老太太养活着,不忍着行吗?”展昭摇摇头,“又是一啃老族。”白玉堂撇撇嘴,“这样的窝囊男人,活着干什么?”

 

生气归生气,可眼不见心为净。接下来这一周两人都没在遇见过她们家闹,也就不太在意了。谁知今晚没躲过去,而且变本加厉了,老太太居然连刚满周岁的孙子也不放过,叫嚷着要把小孩子给摔死!白玉堂听了一会儿,又跳了起来,“你是警察我不是!我非得治治这死老婆子不可!”展昭打着嗨声跟了出去。

 

说实在的,展昭压根儿不信老太太真会摔死孙子。这清官难断家务事,对这儿媳妇,展昭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本想着找找市妇联的朋友出出面,毕竟他们有经验。可白玉堂已经跳出去了,展昭怕白玉堂吃亏,只得追出去先看看究竟。

 

到了楼下,展昭着实吓了一跳。老太太居然真的和儿媳妇强起孩子来。看那架势,她真有可能把孩子给摔死!两人急了,刚要往上冲,老太太的儿子过来了。见瘦小的妻子撕扯不过人高马大的妈,情急之下扑过去一把夺过孩子,把老太太掀到了一边儿。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老太太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天抹泪大呼小叫,“哎呀,没法活啦!我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你居然这样对我呀!老头子呀,你在天之灵开开眼呀,看看儿子是怎么对我的呀!”

 

儿子吓得赶紧过去扶老太太,嘴里语无伦次地赔着理,“妈,我不是故意的。我错了,您别哭了,看哭坏了身子。您快起来,地上凉。”老太太突然止了哭声,两眼直愣愣瞪着儿子,“你让我原谅你?那好,你去给我打那个贱货!打呀!”儿子为难地起身,看看老太太,又看看妻子,一咬牙,红着眼冲过去扬手照着妻子就一巴掌过去。白玉堂冷眼在旁看了半天了,见此跳过去一把将儿子的手拽住,顺势一带,就把他带了个趔趄。

 

“你他妈的还算是个男人吗?她让你打你就打呀?她让你死你肯不肯去死呀?”白玉堂指着倒在地上的儿子大骂,谁知他居然接口大喊,“我妈让我去死我就去死,怎么着?”白玉堂被噎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还没想好说什么,那边儿媳妇又过来了,狠狠推开白玉堂,“你干嘛打我老公?”白玉堂差点给气死,抓了展昭就走,“让他们打,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也不关咱们事儿!”

 

老太太不乐意了,“哎你怎么说话呢?有没有教养啊?你信不信我替你爹妈教训你?”白玉堂冷笑一声,“我爹妈只教过我跟人讲话要有教养!我告诉你你别为老不尊啊!再胡搅蛮缠别怪我不客气!”老太太从白玉堂的眼神儿气势里也看出来这家伙不好对付了,气焰顿时弱了几分,可又怕丢了面子,嘟囔着,“我怕你呀?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敢杀了我不成?”白玉堂一瞪眼,却被展昭拉了回去,甘当了他半天的出气筒,才算让这祖宗转怒为喜。

 

结果当晚六个小时后不到,老太太就真让人给杀了。今早展昭早早出门去买小馄饨犒劳白玉堂的当口,吴婷杀上门来,以“涉嫌谋杀”的罪名带走了白玉堂。白玉堂倒是一点儿没反抗。他知道,这事赖不到自己头上。吴婷只不过是想找自己的茬儿而已。没法子,谁让她一直把自己当情敌呢?

评论(7)

热度(45)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