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玄膑/架空玄幻】沙场征道王者歌-5-3 by:firefish

第五章-3


 

玄同回到葬天关的时候,天色还只是蒙蒙亮。

他不由地走到玄膑暂住的屋外,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才忽然神色一展,似是解开了什么心结似的。

 

为什么要去猜疑。

为何不就相信自己的眼,跟随自己的心。

 

这样告诉自己的森狱四皇子,整个森狱都公认的剑术天才,这时才明白:原来自己有的时候,也只是任性地想要看到重视自己的人,因自己而喜怒哀伤。

 

“大哥,我回来了。”

说完,玄同才迈步离开。

 

而他没有发现,就在他的身后,一双翠绿色的眼,正静静看着他的背影。

 

阳光透出第一抹日泽。将那眉眼照亮得柔和温雅。

 

深夜并不是玄膑习惯休息的时间。过去的无数个黑夜,他站在临鄄宫的宫台,看尽了太多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他已很习惯在夜里,看着一幕幕不可示之于人的谋划和埋伏。

 

但是这一天,却让他等来了一个意外。

目送着红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玄膑不由地渐渐伸出了手。

 

这皇室,本不该欢迎的人,却是他最希望在身边的。本该防备的人,却最不想要去防备。

玄膑伸出的手渐渐曲成了拳。

半阖上的眼,却仍褪不去浅浅的笑意。

 

但当阳光真正射穿云层,照透窗棂的时候,这眉眼,却又突然变得幽深危险。甚至,刹那狠戾决绝。

——吾玄膑要做,是历史主宰,让所有伤害过吾、鄙弃过吾、嘲笑过吾、算计过吾之人,都感谢吾之恩赐。在有这样的能力之前,绝不停步。

母后啊,你会成全膑儿吗?

 

 

*  *  *

 

玄嚣的葬礼,由于黑后的原因,没有再举行。

同时,一如玄同告诉素还真那样的。黑后在次日发来消息,让玄膑玄离等在葬天关等候军队。她将亲率森狱大军,继续进兵苦境。并扬言要荡苦境全境为森狱土地。

 

而且,这一次,在她通知玄膑之前,就以血洗论剑海,并重伤代表苦境正道的步渊渟和桓正修雅,作为了作战的宣言。

原本,她是打算赶尽杀绝的。幸而素还真和倦收天在听了玄同的话后,迅速返回作为他们对战森狱最前沿的论剑海,这才打了黑后一个措手不及,终于将两人救了下来。

 

但就这一下,玄膑也没有什么可挣扎的了。

玄同闻言也皱起了眉头。

“实在太过分了!”

“这般大张旗鼓,丧心病狂。是要让苦境群起而攻,让森狱的兵将都给她儿子陪葬吗?”

“十四弟,此言有失偏颇了。原本苦境同森狱作对之心,也是如此。玄嚣生前,虽没有说的这么明确,可但凡有血洗论剑海这样的机会,相信他也不会放过的。”

“三皇兄,此话也不尽然吧。毕竟十八弟并没有说出要占领苦境全境的话语。对方敌对的心情,必然还是不同的。黑后这样做,其不顾森狱将士生死,一心报复十八弟之心,可以说是十分的昭然了。”说话的是七皇子玄穹。

他话音刚落,就听十四皇子玄清冷哼了一声:“逸冬青这女人,本来就因为父皇赋予她的权利而十分嚣张。”

“可这权利,毕竟是父皇赋予她的。”

“不如我们一起联名,请两位先知联系父皇吧。”

“吾觉得六皇兄之言可取。大皇兄怎么看?”从来在这类事情上并不怎么说话的十七皇子玄崉突然插了一句。

众人的目光,不由地都一下集中到了玄膑身上。

其实原本,这些皇子是不怎么在意玄膑这位大太子的。也只有在主持一些仪式的时候,会碍于他的身份而听他说几句。

但自从他抓了一名影卫的事情传开后,虽然大部分人还是认为他可能是侥幸做到的,却也难免还是消去了几分怠慢之心。毕竟,就算忽略他能够抓住影卫之事,他也已经是森狱仅存的两名太子之一了。这,可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玄膑原本低着头,似乎正在沉思着什么。被玄崉这么一问,才恍然抬起头来。

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父皇现今,最需要的,一定是好好休息。如果他觉得有必要阻止黑后,应当会像之前通知加冕黑后那样,告知我们。

这样的时候,如非必要,强行让父皇介入,反而容易让父皇之心,偏向黑后三分去的。

在吾看来,眼前重要的是先统一我们自身的想法,再看要用何种手段去实现。必要父皇出面的话,还需要想好周全的说辞。

但如果我们之中,有人赞成黑后,有人反对黑后,那就谈不上要父皇出面的了。

刚才吾听众兄弟言辞,似乎大都是反对黑后的。玄膑斗胆,想知道一下,各位皇弟,可都是这样的想法。是反对黑后个人,还是反对森狱继续进攻苦境,又或者是反对她进攻苦境的方式。”

众皇子听玄膑这么一说,一时倒也觉得这大哥所言,并无偏颇,不由便细思起来。

 

玄豹为人比较直率,最先开口回答道:“对吾来说,玄幻、玄嚣皇弟的仇,是一定要向苦境之人讨回的。其余的事情,吾并不想参与。只希望,能够看顾好坚石禁卫和皇宫,直到父皇病愈回来。”

他一开口,剩下的皇子也纷纷表态起来。

三皇子玄黓、十三皇子玄翮、十七皇子玄凛和玄豹的观点相似,对继续扩张森狱领土并无兴趣。

五皇子玄造、七皇子玄穹、十五皇子玄雍则认为扩张森狱是理所应当之事,只是不同意黑后的手段。

四太子玄同明确表示了他不赞成森狱和苦境继续敌对的态度。十六皇子玄崉也赞同了玄同的说法,只是他的理由一如他一贯的风格:继续打下去这样的想法,让他有很坏的预感。

剩下的六皇子玄阙、八皇子玄离、十四皇子玄清三人则没有表态,并在玄离的提议下,想先知道玄膑的态度。

 

玄膑闻言,看了看玄离,缓缓道:“黑后对吾有恩。如果她坚持要倾森狱之力,对付苦境,玄膑说不得,也只有尽力帮助她。但吾本身是同意四弟之言的。

现在苦境之人,非但有精灵的帮助,自身实力,也不容小觑。

十八弟身死,虽然有他自身大意的原因,但勇者斗力,强者斗智,能够避开十八弟本身倚仗的力量,成功杀死他,可见对方阵营不但有能击杀十二弟的强者,更有能够在谋略上高出十八弟一筹的智者。

玄膑自问,十八弟无论在智谋还是武功上,在森狱都是翘楚之辈,是以对对战苦境全境,是不赞同的。”

“那么如果我们的结论与黑后最终不同,大哥又打算站在哪一方呢?照大哥刚才的说法,是一定会帮助黑后的咯?”

“对吾而言,最好的结果,就是吾们兄弟能齐心协力,说服黑后退兵。”

“如果说不服呢?”

“如果说不服,森狱之内,玄膑只能选择两不相帮。”

“好,有大哥这一句便一切好办了。”玄黓闻言,倒是先于玄离等,有了结论,“在我看来,这里除了大哥,所有人都不赞同黑后掌握森狱兵权。我们便先让大哥主导,看能不能劝她放弃带兵出征这个事情。如果不能,我们再商量对付她的方法。反正在她撤除征兵令前,我们兄弟是不会帮助她的。”

“好!”五皇子玄造听完,即刻表示同意。

 

玄膑想了一会儿,欲言又止的还是点了点头:“此事事不宜迟。黑后的征兵令,也许很快就会到各位手上。吾会先去与她会合。还望各位皇弟,找借口拖延一二,勿要与她正面冲突。若半月后,玄膑还无功而返,诸位兄弟按自身所想作为便好。”

见玄膑虽然态度懦弱的让人觉得有些窝囊,但说的却是好言,几个皇子纵使面露不屑,终还是纷纷地同意了。

 

众人退去后,玄同却没有走。难得有些孩子气地磕着下巴坐在议事的偏殿里。

玄膑不自觉地就笑了。他走过去与人对坐着:“怎么了?”

“你了解黑后吗?”

“怎么这样问?”

“她昨晚的行为,是不是也在你的意料之中?”

玄膑诧异地看了玄同一眼。“我在你心中有这么了解她?”

“你有太多理由放任这个结果。”

“那便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

“为了保留我在四弟心中这么一个算无遗策的样子,就算没料到,吾也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玄同闻言,脸不由自主地黑了一下。大哥之前明明对自己都是很认真正经的样子,哪有这般无赖的。可是又觉得这样的他们之间,才是真的没有芥蒂的感觉。

“你有把握劝服逸冬青吗?”

玄膑闻言,不由地却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评论(2)

热度(9)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