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生子】上邪番外之成双-14 by:firefish

十四灵犀

 

白玉堂自从肚子里清净之后,心情格外舒畅。但是身上的伤口没有好,于是他只有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坐月子”。

眼看就要春节了,公孙策才撤了静躺的勒令,允许他坐起来在屋子里活动。可这还是把一只好好的锦毛鼠愣是憋成了炸毛鼠。

云上和云骥不吃奶的时候还是留在展昭屋子里。现在各人都很忙,正好“丁月华”闲着。这一事实让白玉堂感到非常苦恼。可惜他现在分明是很闲的。

 

百无聊赖,屋子里那两“只”,眼睛眉毛虽已经稍微张开了一点,可依旧不讨白玉堂喜欢。

锦毛鼠大人虽然口口声声不以貌取人,但是分明对于眼前的情况十分不满。“你们两个怎么可以那么难看。都快一个月了,再那么丑下去,信不信爷把你们扔出去。”

不过两个小家伙毫不在意自己“生父”的抱怨,睁着两双不大的眼睛,挥动着小拳脚,以示自己的体力充沛,自由自在。

 

白玉堂再一次很恼火。索性扔他们在一边,自己跑去一边打坐。

可惜打坐需要安静,哪怕他可以心无旁骛,到底担心出个什么三长两短。想想还是等展昭回来再说吧。

于是干脆还是练字好了。他也好久不曾练字了,总是心绪不宁的,再不写手生。不过说是练字,到底练哪个字体呢?又是苦恼,好像要练也只能练自己不喜欢的丁月华的字体。

想到这里,一气之下,砚台也就被搁了回去。

还是看书吧,看书最省力。拿过一本《六韬》,有时候想想,吕尚的话还是要多看。朴质简明,扼要到位。

 

正巧今天展昭回来得早。

进屋,看两个小婴儿睡着了。展昭自换了套衣服。

白玉堂问问他外面的情况。展昭简单说了一下,其实今天并没有什么事,所以他就早退了。

“有家室的好借口。”

白玉堂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展昭虽然是平静的人,但是和白玉堂有了两个小孩子心中还是压抑不住的激动。忍不住跑去看看小孩。

“玉堂,我觉得云上真的有点像你。”

白玉堂瞥了展昭一眼。“那你看他去吧,我要打坐。好久没练武了,浑身不得劲。”

展昭应了一声,不过也不去看小孩,就自己拿起白玉堂放下的书看。

 

小孩子不乐意了,屋子里两个大人都不搭理他们,于是忽然,哼哼唧唧,“哇”地哭了起来。

到底也是一个肚子里出来的,要哭也不分先后。

白玉堂没事人似的继续打坐。展昭放下去,跑去看看孩子是尿了还是饿了。然后拉了门,把孩子抱出去找奶妈。

“丁月华”没奶水那是上次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所以也没人奇怪,一早就找好了奶妈。

 

院子里小孩子少,艾虎阿,刘士杰阿什么的都喜欢小孩子,所以喂好了奶也不带回屋了,直接放在院子里大家观赏。

艾虎石破惊天的和展昭有了同样的发现:“展叔,你别说阿。他们哥俩还真长得不太一样了。云骥长得就像你,云上还真和五叔有点像。”

他这一说,一众人也都过来仔细端瞧两个孩子。

徐庆最起劲了。“真的真的。虎子说的一点不错,这个真的有点像五弟啊。”

说着,一把将云上抱了起来,抱在面前转了个圈,然后捏捏小孩的鼻子。“云上啊,我的好侄儿诶。”

小云上响应三伯一般的挥舞着小手,正在这个时候,却是云骥“依依呀呀”的吵闹了起来。

展昭伸手将云骥抱起来,哄了哄:“骥儿,怎么了?”

小骥儿当然不会回答他,只挥动着小手,朝着云上的方向拼命伸过去。

还是白云生明白小孩子:“难道是想找云上?他们俩一个娘胎出来的,离得远了就看他们不安稳。”

展昭闻言将小云骥抱得离小云上近一些的地方,果然,两个小孩子相互拉着对方的手,就都满足的安分下来。

 

“瞧瞧他们哥俩感情好的。”

“感情好不好么?难不成感情也要像老五跟这猫似的,见面就吵。”

 

“老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就刚才呀。”

“四哥。我和玉堂也没至于见面就吵吧。”

“没有没有。”蒋平摇了摇手。然后走到小云上边上,看了两眼。云上的眼形正正沿袭了白玉堂那冷厉睥睨,却有风情无限,似怒含嗔的丹凤眼形。只是眼睑上肉嘟嘟的,还没有那种眼球动静之间抓摄人心的惊心动魄。毛发因为早产的原因,也没有长得浓密。可是眉毛的形状却也是极好的。鼻梁骨挺直,嘴唇薄薄的。细看之下,果然同白玉堂五官的形状像了七分。

拿过来放在白云生边上比了比。“云生啊,你的这个小弟弟,跟你可真的很像啊。嘿嘿,果真是有缘分啊。”

 

跑过来又看展昭手里的。

虽然是双胞胎,但是云骥和云上已经长得颇不相同。云骥果然更像展昭一些。只是眉目更添了几分精致。展昭气质卓然,这个在小孩子身上是看不出来的,所以这一看,也就是像了七分展昭而已。

 

两个小孩子又再挣扎起来。众人看着好玩,轮流抱了一圈逗小孩子们玩。两个小婴孩,离得远了就会依依呀呀的挥舞手脚。看着非常的可爱,群雄虽然平日里舞刀弄剑,都是叱咤一方的好汉,但是到了逗小孩的时候,便立刻一个个都变成了顽童。

 

卢方也从外面进来,看着自己的小侄子在各人手中被当做绣球抛,一个箭步抢了过来。

“展弟啊,你也不管管这一群没大没小的。小孩子摔了怎么办?”

展昭无辜的笑了笑:“没事的,大家都有分寸,不会摔到的。”

“那可保不好。展兄弟啊,翊儿的时候,你可比这次上心多了。”

 

“那可不是。翊儿怎么一样。好歹是第一个。”

“四哥,我……”展昭又不好解释说,展翊其实是丁兆兰的儿子,只是白玉堂抱来当做自己的养,未免旁人起疑的。

可是蒋平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虽然蒋平至今也没想明白,这两个小孩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不能是白玉堂和展昭在同一个晚上弄大了两个女人的肚子,还在同一天生产吧。怎么想都不可能。要不是白玉堂和展昭和同一个女人……算了算了,这越想越离谱了。想不通还是算了。

 

可是被蒋平这一说,众人也不敢那么肆意的抛小孩子了,自然的都小心了起来。

白云生还帮着展昭说:“展叔只是不好叫大家扫兴啦。我们也都会注意的。大伯四叔,你们这都是干啥呀。”

 

他这一说,倒是卢方觉得自己不对了。不过,想了想还是道:“展弟啊,我们不是怪你。不过弟妹也辛苦了八个多月,虽然大家都小心,难保有个万一是不是。小孩子又先天缺了一个月,你也不能就这么顺着那群小的。”

 

艾虎挠挠头:“好啦大伯,你就别指桑骂槐了。

诶诶,马上过年了,正好两个小弟弟的满月酒,到时候可要热闹了。

我们不如来设计设计,怎么庆祝好?”

 

说完,抱着怀中的小云骥在那儿眉飞色舞。

卢方啐了他一声:“你小子给我小心点!云骥给你砸了看你展叔怎么收拾你。”

 

艾虎嘿嘿一笑,“我要列一张酒单,到时候就有好酒喝了。不知道云上喜不喜欢喝酒呀!云骥呢?”

说着点点怀中孩子的鼻子。

 

众人喧闹一阵,展昭怕白玉堂一人在屋里呆着无聊,于是自回去了。

去时只看屋前人影一闪,看身法,像是龙云凤。他不知出了什么事,便开门去找看白玉堂。

“龙女侠来过?”

“嗯,来下战帖。”白玉堂说着扬脖子指了指桌上订着的一张纸条。

“二月初一,白云观。”显然,白玉堂还没有起身看这上面写的什么。

“奇怪,她要来打自己来就好了,下什么战帖。爷难道定要听她的不成。”

白玉堂话音未落,就看展昭脸色一变,扔下纸,朝南厢的议事厅去了。

 

路上正碰到艾虎和柳金杰柳玉杰追奔出来。

“展叔,快快,云骥被龙云凤那妖婆娘抢走了!”

 

展昭听完这声,不由大大皱眉。问艾虎道:“往哪里去了?”

“云上呢?”

“还在屋子里。”

“你去告诉月华,我去追,让她好好歇着。”展昭说完,奔到议事厅,从白云生手中抱过云上,“我去追龙云凤,云生、士杰、环杰,你们照应我一下。”

被点名的三人一同答应了,随展昭追了出去。

展昭按照艾虎的指点,追到西厢外面,正看怀中的云上一边哭闹,一边往前方不断的爬。“那方向想必是对的。——云上,你哥哥可就靠你找了。”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