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生子】上邪番外之成双-9 by:firefish

九宫变

 

群雄回到公馆。

先煮了粥汤喂众人服下。之前饿极时候吃了生人肉的几人,因为对脾胃不好,也由公孙策一手调理。

 

“丁月华”便毫不客气的拉了展昭回屋。

众英雄都是相视而笑。

“想不到展大人惧内啊。”

“古老爷子,你没讨过老婆啊。这个女人怀孕的时候,他、任你是天大的英雄,人家肚子里也揣着你的种啊,能不让着几分么?”

公孙策适时的咳嗽了一声。

严正方却哈哈大笑:“公孙先生,我们都是粗人,您还是进屋去歇歇。”

 

公孙策想想也是,抖抖袖子,便自回屋去了。

 

经过展昭和白玉堂的房间时候,看到里面尚点着烛火,忍不住去踢了一脚门。“虽然古话说,小别胜新欢。你们两个都自己当心点自己的身体!”

白玉堂这时候正在数落展昭,说没见过他那么烂好人的。“你死了倒轻巧。”

展昭知道他也算有一半说得有理。毕竟当时的条件下,他所做的决定,既不是对他自己最好,也未必是对所有人最好的。

可是这时候,说什么白玉堂其实都是明白的,所以也只好陪笑着,捏了捏对方有点圆嘟嘟的脸蛋。“我怎么舍得你。你看这不是好好回来么。”

白玉堂拍开他的手,冷冷道:“哄女人啊你。”

展昭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但是又却是是自己想说的。“可是玉堂啊。那个,我确实这样想的。你不是这么想的么。”

白玉堂捏了捏拳头——舍不得打。正巧公孙策踢门,赶紧顺坡下驴:“算了,睡吧。”

 

展昭实在也没力气,高声答应了一句:“展昭知道了。”

话音未落,白玉堂已经熄了灯。

 

展昭圈了白玉堂,就这他的颈项啃。却正巧,被白玉堂肚子里的孩子给踹了一脚。

“玉堂,这是……?”

白玉堂被踢得很疼,心情难免就不好。可是听展昭口气里高兴,心情不由也好了些:“是什么你不知道么?”

展昭听白玉堂这一问,心里立刻和灌了蜜似的:“这么说,真的是孩子了?”

“嗯。有手有脚。应该不是一只大虫。”

这人一高兴,所有的疲惫劲儿似乎都过去了。“玉堂玉堂,我们真的有孩儿了。你真好。”

“好个鬼!”白玉堂一句话骂出来,不免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小气,“那个……我……要是真是两个男孩子,你也不用内疚不能尽孝道了。大哥芸生也算有个寄托。希望……是真的吧。”

展昭听白玉堂改口,心头更加暖融融的。习惯性的又摸了摸白玉堂的肚子,想输一点内力给他。却被白玉堂拍开。“你现在身子虚,睡觉吧。”

“玉堂你真好。”

“好有什么回报么?你也生一对儿。”

“……玉堂,若是我生得出来,我一定答应你。”

“你好得意阿。”

“呐。玉堂,你说我们的孩儿,是像你多一点,还是会像我多一点。”

“嗯,要是长得像我,你准备怎么跟外面的人交代啊?”

“玉堂,这个好像是……生孩子的应该交代的事情吧。”

“……”

“呐,要是像你,就说是和你有缘分咯。”

“缘分?哦,展昭和丁月华生出两个像白玉堂的。”

“那就到时候让他们对你兴师问罪吧。”

“好啊,我就跟他们说,我跟白玉堂睡了。”

“哦,你真以为自己生哪吒呢。冲霄那事情,过了都快一年了,你肚子里的孩子还不到半年呢。”

“我生金吒木吒,你满意么?”

“……”

“喂。”

“嗯……那就让哪吒趴下……”

实际上,展护卫实在太困了。虽然非常兴奋,但是还是睡着了并且开始说胡话。

白玉堂转过身,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睡颜,心中不禁也漫出一股子暖意。轻轻在他额头吻了吻。“你这傻子,五爷被我们这两个娃儿折腾死了,你倒潇洒。”说着,伸手描了描对方的眉目。这人的眼眉有时候看了真叫他羡慕,至少不会没事被人说一句“长得比大姑娘还漂亮”。不过自己的长相,自己反正不看的,展昭喜欢也是好的。

 

 

*  *  *

 

半月余,群雄在公孙策的指挥下,破了襄阳城外的“守城阵”。随后立刻接到开封府的又一封飞鸽传书。

并没有说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说,叫展昭、公孙策速回开封府。

这公孙策一走,白玉堂自然也要跟着走。虽然大家都觉得丁月华这身子,实在不便过多走动。但是既然有公孙策说,孕妇多走动有益于生产。丁月华脾气又倔。于是大家就都退一步海阔天空了。更有人叹着说展昭好福分,有个妻子能和他征战江湖官场。

临走的时候,四义一路相送到襄阳城外。

 

等到了开封府,才知道,他们被急着招回,原来竟是宫中出了事。

四大贵妃之一的苗贵妃,前几日,在宫中被人下毒害死了。苗贵妃死的时候,怀着一对快六个月的孩子,胎儿已经长成了人形,真真可谓是一尸三命。皇上至今膝下无子,对孩子他十分的在意。如今竟然有人敢在宫里公开杀人,更害死了他尚未出生的龙子,如何不是龙颜大怒!?

 

“皇上的意思是,一定要将凶手查出来。所有当时在场的宫女和公公,都已经被押入天牢审问。

本府和八王爷的意思是,这个事情,最容易查的办法,还是引蛇出洞。

所以丧事现在秘而未宣。只对外说,发现了有人毒害贵妃,已将贵妃秘密保护起来。”

包拯简要将事情交代了一番。

“地方都已经选定。宫中的人,皇上的意思是,都不用了。所以我和八王爷的意思是,想让展护卫、公孙先生、秦门主帮忙演这个戏。”

 

王丞相和八王爷听说展昭和公孙策回来了,也说一起过来聚聚。

白玉堂本不想出面,但是八王爷说起要见丁月华。他这也是没有办法,只好盘了头发,出去“拜会”了当朝的两位重臣。

谁知王随一见她,就说她同过世的苗贵妃身材十分相似。言下之意,竟然是想让“丁月华”去假扮“苗贵妃”。

 

展昭闻言看了包拯一眼。“王丞相,内子……这假扮贵妃之人,也要有个形似便可。何不找个、找个身高同苗贵妃相仿之人代之呢。”

他话音刚落,白玉堂却冷笑了一下。他拿了纸墨,却是对着八王爷写道:“想必王爷,早有此意。”

赵德芳拈须微笑,轻轻闭了闭眼,示意他没有说错。“本王知道这事情,对展夫人并不公道。可是事情既然做了,自然是越逼真越能迷惑敌人。相信展夫人也不忍心,让一个无辜的孕妇,卷入这场危险。”

 

白玉堂刚要提笔写什么,却被展昭拦了下来。

“八王爷,内子身子进来日弱。卖入帝王家的是展某,并非内子。皇上对展某但有差遣,展某万死不辞。可是内子……”

他话没说完,却是赵德芳接了下去:“展夫人深明大义,也已经答应了。”

却是白玉堂在纸上写上了一个字:“诺。”

 

展昭皱着眉头看着白玉堂。白玉堂抬着凤目淡淡的看他一眼。自顾自起身,对众人做了个万福,自退下去了。

 

展昭也是一直到屋子里,才明白白玉堂究竟打了个什么主意。

“贵妃总要个贴身的丫鬟吧。”说完,一双凤目幽幽地盯着对方,似笑非笑奥。

“玉堂,你不会因为这样一个理由就答应了这事情吧。你知道这事有多危险么?”

“危险?那么这个险谁去冒?八王爷的话你没有听见么?再说了,这老狐狸既然下了套,你挣的出去么?”

“……”

“放心啦,上天既然赐给我们这对孩儿,一定会保佑他们的。——若真是不该得的……那也是天意。”

展昭被白玉堂说得没有办法,也就干脆换个话题:“娘娘,您要展某服侍是可以,但是宫女……您看展某这身材,旁人能信么?”

白玉堂瞅着他,冷哼了一声:“先穿来看看咯。”

“……”展昭原来还想挣扎。但是体谅着白玉堂的心情,又想着他最近的身子气不得。再想想,既然白玉堂能够扮作丁月华,同他在一起,他顺了他的意思,搬一次宫女的打扮,又有何妨。只是,“玉堂,你想看展某穿,我穿给你看又有何妨?”

“什么叫我想看你穿?”

“你不就是么。”

“就算我是。你就一定要拆穿我么?你有没有当孩子他爹的觉悟啊?”

“有人怀着孩子,想看孩子他爹扮宫女的么?”

展昭和白玉堂,永远有办法吵起来,就算彼此心理很愿意迁就一下对方恶劣的心态和心情。

“既然被你拆穿了,那也好,反正就算你可以扮宫女,我也不想让襄阳王他们怀疑到我头上来,宫女还是让影儿来吧。你穿给爷看一下就好啦。”

“是是。为夫的都依你。”

“再说一遍。”

“……都依夫君你的。”

语落,两人竟是不禁相视而笑。

 

 

可惜,展护卫的“宫女装”实在不讨白玉堂喜欢。

“缩骨功你不会的么?”

“缩骨功是会的,锁骨功却是不会的。”

“缩一下白爷看看。”

“喏。”展大人伸出一条手臂,微微收得细了一些。

白玉堂嘿嘿冷笑了两声。心中想着,这事情总有一天白爷要逼你就范,这次时机不对,暂且放你一马。

“算啦算啦,看你这样一点儿也不好玩。宫女就算啦,就扮公公吧。”

“玉堂你真的那么想?”难得展昭语气竟然如此暧昧,杏目生花,竟是端的风流万种。

不过美男计对另一个美男很不幸的失效了。“不好么?那样爷也不用遭现在这罪了。”

“你真的舍得?”杏目圆睁,一派可怜真诚。——所谓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展大人,你有点形象好不好?”

“都要成展公公了,还要形象何用。”

白玉堂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评论(2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