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上邪之麟之趾-5 by:firefish

五脱兔

 

 

慕蔼清和武思海的伤势算不上很重。一者那灰衣人刚摆脱穿骨长锁限制,内力虽强,一提之下到底有限,故尔虽打了他们慕武一个措手不及,却不过一时闭气,不至损伤到根源。反是白玉堂,内伤甚是严重。

他当时在人前强撑,跟着走到大理一行人就住的中厅,看人都到里屋去了,终于哇得吐出一口血来。展昭本就在他身后,忙伸手将他欲坠的身子扶住,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两粒药来喂他服下。一瞥眼,见躺在院子地上,被困得如同粽子一般的灰衣人,不知何时已经醒来坐起,正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看着白玉堂。那眼神中的狠戾,就仿佛想要生生将白玉堂撕碎一般。

展昭心头猛地一颤。幸好白玉堂此事脱力,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人。“先坐一下。”他边说着,边将白玉堂扶到了一张椅子边上。已是一脸担忧。白玉堂喘着气摇头。实在难受得紧了,忍不住低低咳嗽了两声。展昭伸手搭了他的脉,白玉堂的身子微微有些发颤,脉象很混,比那漫麝发作之后更甚。

“你这样子不行,我们借个地方疗伤,我帮你疗伤。”

白玉堂闻言白展昭一眼:“便是流年不利,爷也天生命硬得很。你在这里给我疗伤?——我信却还信不过这里的人。”

展昭皱了皱眉,情知白玉堂说得在理。“那你自己调息,我看着。这样总好。”

白玉堂点点头。“那也不需要挑地方。”他说着,推了推展昭,示意他让自己坐好,然后放平了双腿,慢慢运功。展昭看他运功的姿势,知道他所学的武功,确是极高妙的,就是白玉堂这种内力,竟然也不用盘膝就可以气转周身。

 

展昭抱剑靠在门栏上,总是感觉到身边那灰衣人的目光,充满了杀气和怨恨。竟然扰得他有些恼火。实在没有好脾气如此忍耐下去,他于是侧头看了那人。他想他可以理解对方的恨意,毕竟对于那样武功的人来说,残去一手,远不是切肤之痛那么简单:“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那人哼了一声,“关你什么事。”

走惯江湖的人,对于这种问题总还是有自己的解决办法的:“本来是不关在下的事,可是阁下这么恶狠狠的盯着在下,在下怎么好意思当做没看见?”

那灰衣人却似乎不吃这套:“你未免自作多情了,我要杀的也不是你。”

展昭不以为意的笑笑,然后用回头看了看白玉堂:“阁下要杀的,莫非是舍弟?”

灰衣人一愣:“他是你弟弟?”随即摇头道,“不像不像。你们从长相到性格,没一点像的地方。”

展昭被他这迅速的否定倒是说得一怔。再看看白玉堂。他知道,自己虽然在行走江湖的时候也会因为这长相被人闲话,但是比之白玉堂,那还是不及也截然不同的。“阁下这么说,就是承认要与舍弟为难了。阁下不用这样不信,在下同他,乃异母同胞。”这么说着,展昭很明显的听到一声磨牙的声响。他皱了一下眉头,想不到对方如此身手,竟然性情这般野蛮。

只看那灰衣人冷笑一声:“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连你一起杀!”说话之间,他身上的绳索竟不知何时,已被挣断了。

展昭大为吃惊,暗骂自己大意,竟然没有想到去补上两只再同他说话,以至于被对方有了可乘之机。他这时候已经拿回了湛卢,宝剑削金断玉,在他手中,自是神风凛凛。那灰衣人虽然止血,毕竟元气损伤没有恢复,说得凶狠,这种情况下要过展昭这一关,谈何容易。却看那一人一剑,拦在门口,灰衣人几次冲撞,都被湛卢逼回。

院子里的其他人这时候已经听到风声,段昂也从屋子里赶了出来。他一见那灰衣人竟然非但醒了,竟又和展昭动起手来,惊骇不已,便想出手从旁相帮展昭。展昭眼角余光瞟到段昂,知他武功不济,喊了一声:“我能应付。”

这句话出口,便听灰衣人一声冷笑,刹那间,招式一变,五指成抓,劈面朝展昭打下,势如疾风骤雨。展昭闪开两下,不由心惊。只觉这招数,似极了少林的龙爪手,但有比之少林绝学多出一份疯狂和凌厉。一个疏神,被对方这短打欺近身,湛卢之长,顿时显出些掣肘来。展昭暗自皱眉,一招“倒海翻江”想逼开对方,剑尖刚要触到对方身前,却看对方伸手来抓湛卢剑锋。如此打法,似是丝毫没有将这利器放在眼中。他双目微微一瞪,心中不知为何,腾出一股子硬气。他虽平素谦冲,但毕竟出身名门大派,于武学一道浸淫弥深,禀赋卓绝,被如此轻视,也不由生出一股怒气。内力一吐,直贯剑身,就听“哧”地一声,湛卢就这般生生穿掌而出。展昭生怕对方使强拗断宝器,毕竟器物如何锋锐,那也受不得横断之力,是故见好就收,起剑疾退三尺。灰衣人只觉掌心一痛,一股混纯内力袭来。若在平时,他自是不忌,但是龙爪手乃外加横功,又非他所长,此时使来,不过是恨展昭方才轻视自己,故尔那招招式式,使来却十分耗费内力。展昭根于少林,少林一学虽源自天竺,传入中原之后,毕竟受了几多带高手修缮敦化,因此凌厉虽不能及,却是力随心发,巧妙非常。他被这股内力一冲,手上顿时减了力道,被湛卢直穿而过。

欲待再上,只听“咔咔”两响,两道黑影破风而来,刹那已到眼前,竟是朝着他胸口而来。这两下太出乎意料,再要躲闪,已然不及,只本能地撩手挡开。若是他此时双手俱在,本来也是无妨。可是他一手刚断,疼痛下,动作稍迟,这一挡,便将腰腹中的破绽露了出来。展昭等的就是这一刻,又是“嗤嗤”两响,关元、神阙两穴一麻。灰衣人才待提一口真气,眼旁却见白影一闪,他就知道不好,但是那人的身法太快,只觉得后项一痛,便再次昏厥过去。

 

展昭眉头一皱,看向段昂。“能够劳烦公子,请人将他绑结实一些。在下方才疏忽,不想竟又是好一番功夫。”

说完他侧目去看最后出手的白玉堂。虽然他一直知道,白玉堂内力不强但出手极快,但也想不到那灰衣人竟然会几次三番防他不住。白玉堂内息微定,不愿意多费精神,只看了展昭一眼,负手在一旁没有动静。展昭这时忽然明白——白玉堂出手刹那,竟是没有一点气机。一般武人,但凡到了高手之境,必能感觉对手出手之前的气息流转。但是,白玉堂没有!心念纯一,以至于动如脱兔,却不着形迹。无怪。

 

段昂亦是惊魂甫定,连声应了展昭所说,命人在府衙中找了特殊的锁链将人捆得结实了。这时候却听身后传来掌声,是慕蔼清从屋内走了出来。“南侠展昭,俊杰少华,温良忠厚,侠肝义胆。如今一见,果然是妙语敬英雄。”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