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上邪之蒹葭-28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二十八苦肉计

 

展昭先是庆幸白玉堂竟然一时疏忽,没有赶走青璁。但是追了一阵,竟似好像越追越感觉不到周助的去向,心中不禁慢慢浮起疑惑——以青璁的脚力,自己的骑术,对方能是什么马,让它追得许久都追赶不上?而况,以白玉堂,又为什么要将青璁留下?就算青璁认主不肯让他上身,凭白玉堂的手段,怕也没有被好端端留在外面的道理。所谓的擒贼擒王,射人射马。白玉堂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

 

正当他勒马打哨,准备重新查看周围的痕迹的时候,就见对面树下,款款站着一个人。——白衣雪剑,犹如暗夜中的一泓月光。

——“玉堂好谋略!”

白玉堂靠在树下:“猫儿不愧为猫儿,竟然被你发现了。”

 

“不然,玉堂还打算偷袭展某不成?”

“是啊。猫大人有意见么——。”

展昭笑笑,“玉堂方才说展某在狱中同你说话是拖延时间,不知道玉堂这又算什么。”

“自然是拖延你的时间。”

“你可曾想过,这般就算救了周助,也会害他被各地通缉,对他有什么好。”

白玉堂一哼,“将来怎么样我管不着,爷就是不高兴你们拿爷当幌子,骗人家下狱。再说了,人家诚心救我,我怎能任凭你们得手——通缉是日后的是,秦国风救小皇子有功,指不定皇上一高兴,就赦了。就算不赦,马汉和赵虎死了,你难道还接着铁了心抓人?”

“你!”

“我什么?”

“马汉和赵虎平日同你一府共事,你恁地无情,非要置他们于死地?!”

“哎哎。一府共事是人,府衙外面的就都不是人了。别人杀他们不应该,他们当年误害了别人就很应该?”

“他们害人实属无心,何况就算要罚,也要有大人做主。如果人人都动用私刑,国何以安!”

“哟呵。你进开封府几天?官腔真他奶奶的不小。”

展昭被白玉堂顶得一时语塞,半晌,终是叹了口气,道:“玉堂,我为何同你说这些,你亦是知道原有的。你身中漫麝,刚才又强行提用内家真力,我不能再同你动手。——大人和公孙先生的想法你也非是不明白,若是明日真的迫不得已,展某也会替周助求情。你为何如此不惜自己的性命。”

“我高兴我乐意。你用不着同我卖好。想抓人就先撂倒了我再说。”

这白玉堂分明是在赌展昭不愿出手。毕竟如果一边是马汉和赵虎,一边是周助和白玉堂,这天平就指不定朝哪一方歪。展昭心中如何能不焦急:“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不插手这事,大家都不用有危险!你作甚么要如此?”

“展昭。把人命放在天平上称,岂不是跟市场上的猪肉没什么区别。活得那么精明有什么意思。我就是愿意救他。你要是那么想救那两根柱子,就操家伙吧,别磨磨蹭蹭的。”

“我不想跟你动手!”展昭这次几乎是喊了出来,“是,你说的都对。异地而处,一边是你哥哥,一边是你知交,你怎么选择!——学佛祖剜肉么?那玉堂倒是提醒了我!”

他说着,湛卢一展,迎上自己的左臂,“你让开,要不我就砍下去。二选一,我数三。”

“喂!”展昭这一计几乎让方才还成竹在胸的白玉堂惊掉了下巴,“等等!你这算什么?!”

边说着,白玉堂边冲了上去。可是正如他自己知道的那样,轮轻功,展昭追不过他,他也追不过展昭。因此一个进了三尺,一个退了一丈。

“你教我的。一——”

“喂!我可告诉你,你有自虐痞,我可管不着。不过你打不过我,不要跟人说我欺负三脚猫。”

“二——”

“死猫!人家女人才一哭二闹三上吊。你有点骨气行不行。”

“三。”

数到第三声,湛卢突然光芒乍现。

白玉堂一看势头不对,赶忙大喊:“好!我让!”

气白了一张俊脸,白衣少年喘息如牛,侧过了身子:“算你狠!——”

展昭不经意地微微弯了唇角。白玉堂啊,果然还是刀子嘴,豆腐心。

“展某领情。”

“喂!死猫你往哪儿走。”

展昭翻身上了青璁,掉转马头,“自然是往来处走。当都上了两回了,玉堂的这个连环计怕是不好用了。”

白玉堂于是在心里将狐狸的祖宗冠上展姓问候了一遍。扬手便是一手“飞沙走石”。墨玉飞蝗石飞纵如剑,朝青璁打去。

展昭一惊,翻身下马,扬湛卢将石子和马隔了开来。怒道:“白玉堂!你怎么出尔反尔。”

“爷答应让你过去,没答应让你回去。你这猫儿恁地狡诈,怎可让你得逞!看剑!”

白玉堂这下真恨不得把展昭口中的那个佛祖也问候一番。想想还是不能给那猫反噬的机会,于是画影一长,刺了过去。

展昭运剑一圈,将白玉堂那一剑的力道卸了开去,白玉堂只觉一股绵长幽深却无法抗拒的力道卷住了自己手中的剑。欲进不能,欲退,竟也是不能,只被那力道带着,向右侧冲了出去。

这一去,自己的左边就是门户大开,必然要在展昭手下吃亏。唯今之计,只有撒剑。虽然不甘愿,但还是只得从权。

展昭看白玉堂弃剑,心中也赞了一下这少年的果断。湛卢一转,改成倒把,抬手一捞,将画影一并收入掌中。侧身,左掌一翻,一股绵柔的掌力扑向白玉堂面门。

白玉堂现在已经没工夫感慨对方的功夫了,一个劲的骂展昭木头——若非木头怎么年纪不大,内力如此好。

侧头躲过那一掌,展昭滴溜溜转了个身,左手由朝他肩膀搭过来,白玉堂使了个“推云手”,手臂一格,顺势一个“请君入席”,拉住展昭的大臂往自己腋下,然后双手一捧展昭的脑袋便要撞。

展昭好笑,舍不得耗白玉堂真力,故顺势向前探了一步,接着左手一弯,正好戳中白玉堂腰间的意舍穴。见白玉堂动弹不得,展昭退了一步。“玉堂好无赖的打法。”

“臭猫!敢点我穴道!我跟你说,我现在中了漫麝,再穴道被阻,激发得更快!”

“那你答应我,这件事上不再帮周助。”

“不可能!”

“那就等我找到了周助,再回来帮你解穴。”

展昭说着,真就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往来路追了下去。


评论(7)

热度(30)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