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上邪之蒹葭-7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七大理寺】

 

开封府这边虽是严阵以待,大理寺那厢却采取了静观其变的态度。

 

席云听手下来报,说开封府的人把了城门,验查出城的尸体。便挥了挥手,潜之离开。这才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转而对房内的书童道:“扬儿,你对这事情怎么看。”

伊扬见席云脸色不善,于是笑了笑。他长着一副极其秀丽的眼眉,一笑之间,暖若三月春阳撒沐,澈似九月高天清冽。于是对着他这一笑,席云的心情顿时舒悦许多。

“相公,我也不相信展大人会到大理寺来偷陈林公公的尸体。开封府这么做,想来也是想查清真相的。”

他是席云的书童,故而不称席云大人,只叫相公。

几年前席云原先的小僮在他去任扬州参州路上染病不治,正巧那时逢了伊扬,席云看他机灵和懂事,又长得可爱,加之伊扬家里贫穷,故而便两厢情愿的做了笔买卖,从此伊扬就跟了席云。几年来说话办事都很得席云喜欢。加之年岁渐长,越发出落美邵动人,所以席云也愿意带着他出去走动。伊扬见的人事多了,眼界自也宽阔,一番话答得字字机锋,意思百转。

席云点点头。

“既然扬儿这么说了,那我就受了他们的帮忙,且希望这案子能快些了了才好。”

伊扬点点头。

“相公,这里还有殷推丞报的几个复审的疑案。您都压了月余了。”

“哦哟,看看,我都快把这事情忘记了。拿来拿来。子爽这人也真是的,扔了案子也不晓得要提醒我。”

“殷大人知道您最近费心陈公公的案子分不开神,哪里敢来提醒您。倒是叫我来做这犯忌讳的事情。”

伊扬说着,从架子上拿过几卷竹卷,递到席云跟前。然后自到一边去端了一杯刚沏上,稍温了一点的茶。是席云喜欢的黄山毛峰,清淡里发一点点苦味。接着自去研墨。

 

席云翻开卷犊却也不是真看。反而把话题扯回了陈林的案子上。

“不知道皇上到底怎么个打算。这种没头没脑的案子,哪里查得出来。”

伊扬没听席云问自己,所以也就没有答话,自顾自专心研墨。

书童不该说话的时候不说,不该知道的事情不去知道。这是他历来奉行的原则——虽然有时候,树欲静,而风不止。

 

他能看出席云最近有些烦心的事情。皇上派下来要查陈林遇害的事情,他却也并未见席云怎的努力了去查。总说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可今儿偏又听说,昨日验看尸体的开封府呈报皇上,那尸体并不是陈林的。偏偏尸体很凑巧的在昨天晚上被谁给偷走了。还说有衙役看见那偷尸体的人,长得很像开封府的御猫展昭。一整串的事情都听起来很离谱。他并不太相信开封府的人会假报陈林尸首的真伪,还将尸体盗了去。哪怕尸体不像开封府所说的,乃是别人伪造的,席云也该传曾经给陈林验尸的仵作来问话,或者至少是招来讨论一些尸体的细节。然而席云并没有这么做,反是跑回了书房看起来有些六神无主。更奇怪的是,皇上对这事情,竟然也从来就没个限期什么的,只是一径的对皇宫守卫发难——看起来,毕竟这宦臣的性命同他自己的比起来,并不是那么要紧。——本来也是,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命,哪有如此打紧的。

 

所以有些事情,他看在眼中,也并不说什么。只是在那每一个举手投足之间,落定自身骄傲的一股优扬,如同这研墨时候的不疾不徐。不巧,堪堪落入此时走入的人的眼。

 

来的是一个女子,并未叫人通传,显是同这席云极熟悉的。她于是就同伊扬打了这么个照面。

可是她却自然是不会同一个小书童打招呼的:“哟,席大人在忙么?”

席云闻声看向来人,“彩馨姑娘,什么风把你吹过来的。”

女子一侧头,风情万种的牵动唇角:“不吹风,我便来不得么?”笑意于是慢开眼角眉梢,端地风情万种。

伊扬于是放下手中的砚:“相公,我去叫下人上些茶点。”

席云点了点头,伊扬于是同那叫做彩馨的女人擦肩而过。

一阵浓烈的脂粉香味从彩馨身上散发出来——自是烟花之地最叫人熟悉的味道。这让伊扬有些诧异,因为他知道相公和主母以及另外两位夫人都是很恩爱的。然后他低头嘲笑了一下自己的多余——不知为何,今日突地这般多想。

 

彩馨跨进屋,很亲昵的贴上了席云。

“想不到,你还养了个这么标致的在家里。”

席云没太好气的唾了一口:“你能不能别要没事就往风尘事情上想。”

女人一笑:“我不往风尘事上想,那还往什么地方想?——啊对了,”她话说到一半,手中一带,袖口一阵清风,遂将书房的门关了起来,“听说今儿你挨了皇上的骂。”

“挨骂?——也不算是挨骂,就是不知怎的,陈林那尸首被开封府的人掰成了假的。所以皇上虽然罢了展昭的官,却也没有多难为开封府。你消息倒是挺灵。”

彩馨于是又笑起来:“那是啊。我的消息,你也不打听打听。”

席云哈哈大笑:“是啊是啊,醉和春的牌子可是想当当的,我怎么敢怀疑彩馨姑娘的门路。”

彩馨咯咯娇笑了两声。话题开始变得更加风月。

 

“哎,说真的,你家小倌人长得真是标致。”

“你有完没完了?”

“哟,席大人还动真情了不成。”

席云翻了一阵白眼:“人家正正经经是我伴读,怎的成了小倌人。你这眼力何时变得如此差的。”

“大人你就别穷狡辩了。”

“真是受不了你!”

看席云坚决的态度,彩馨半信半疑起来:“席大人,虽然此等事见不得天光的,可是你同我说说,又有什么打紧?”

“没有的事情我同你说什么?!”

席云显然已经很不耐了,女子却又追问了一句:“此话当真?”

席云无忍无可忍的摇头。

本以为彩馨会就此换个话题,谁知她的脸色却显得微微凝重起来:“那席大人你可得小心着他一些。”说这话的时候,女子那双如丝媚眼煞时变得漆黑冰冷起来。“我劝大人迟早用了他。否则,可是美人祸水。”

 

席云被彩馨的话似乎激得起了怒意:“你莫要再满口胡言!否则滚回你的窑子去!!”

他这时候并未有发现身上女子黑色眼中一闪即没的杀意。而当他注意女子的眼睛的时候,这股杀意已经又换做了百媚千娇。“看席大人你说的。我不说就是了嘛。”

她说着伸手环上了席云的脖子。

两人的脸便贴得很近,四唇相交。缠绵却不带丝毫的激情。

 

伊扬这时候正端了一盘点心走在回廊。他见书房的门关着,便没有再靠近。却等在外面看天空中,如洗白云。

这让他想起一抹白色,耀眼的,骄傲的,凛冽的,温暖的。让他羡慕向往,却从那一见之后再不曾靠近。

他这时候,还不曾知道。会曾有时,相见,真不如怀念来的轻松美好——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