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58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五十八章 利益互角


“军师难得高兴喝一次酒,千叶你怎的如此不知体量主上。”
千叶传奇手中拿着扣心血的开关,脸上并没有特别欣喜的表情。
他发现,这开关只是能够让他不再受制于人,似乎并不能用于拔出他体内的扣心血。
天知道,他可不希望身上一直栽着这么个东西。
“哼,这样威逼别人臣服的主上,有值得人效忠的价值吗?”
“咦~”
素还真见上前,走到千叶传奇身边:“能把它给我看一下吗?”
千叶传奇一抽手:“还是算了。我比较喜欢自己拿着。”
“哎。你伤害了我的自尊,你造吗?”
“是吗?那我真荣幸。”
“千叶你太过分了。”素还真说着,从走进来的冷吹血手上拿过一碗醒酒汤——这是他刚才让天都左护令去配了的。虽然不想打扰好睡的军师,但眼下的状况,若是真的不打扰,明天还不知道天都军师会怎样了日盲族呢。
某种程度上说,黄泉其实比罗喉报复心更强,也更加肆无忌惮。千叶传奇此行,实有些操之过急了。若是惹火了现在的黄泉,他可未必真能得到好处的。


可惜千叶并不领情:“素还真。你是什么意思?”
黑莲抓着白莲的衣领。
“能拿到,你已经拿到了。在他醒之前,你还是可以离开。为什么你不走呢?”素还真礼貌的将自己的领子从对方手里抽出来。另一只手上还平稳的端着那碗醒酒汤。转过身,悠悠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啊。”
“讲清楚。”
“千叶先生,不可让我怀疑你的智商啊。”
千叶传奇冷哼了一声:“你有这么好心?”
“欸呀,其实我一直如此,为何你却始终怀疑我呢?你又伤害了我的自尊,你知道吗?”
“也有道理。那这次我姑且相信了。”


“相信什么?”
声音突然换了音色。是来自黄泉那低厚得同他的修眉凤目全不相符的浑沉。
天都军师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太阳穴,侧眼看素还真和千叶传奇。


“呀,军师醒得好快。”
黄泉轻哼了一声。“你二人怎的来了?”
“是这样。千叶刚才趁军师酒醉,拿走扣心血的开关。劣者特地抓他前来领罪。顺便呢,最好记上劣者一功。”


黄泉闻言微微皱了下眉头。并没有马上说话。也不知道是酒尚未醒透,还是正思考着素还真的话。
千叶传奇瞥了素还真一眼,趁着这空隙回击道:“素还真,你真是枉费了我的信任啊。明明是我有所发现,带着意图不轨的你,前来天都。怎么到了你嘴里,就都变样了?”


“嗯。”黄泉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恰如其分地让千叶结束了对素还真的攻击。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但即使言者无心,身为听者的双莲,却是极其敏锐地注意到了黄泉的这一手法。
停顿了一会儿,才停黄泉缓缓道:“千叶传奇确实该赏,连赏什么都替我想好了。为主分忧到这般程度,确实不易。”
“咳。”千叶虽然知道黄泉已没有了控制他的物件,却仍只是干咳了一声,没有直接回击。毕竟面对后手诸多,很有可能拥有预见未来能力黄泉,他在没有克制把握之下,并不想无辜得罪。何况黄泉之言,虽有责怪,却并没有深究之意,适时让个步,他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吃亏。


素还真看黄泉轻描淡写的将千叶传奇盗取扣心血之事带过,心底也有几分喜欢黄泉的气度。这才缓缓将千叶的发现和他们的推断,同黄泉说了。


黄泉闻言,碧蓝的眼睛瞬间退去了最后一丝昏蒙,又瞅了千叶一眼:“如此发现,奖赏倒是要的嫌少了。可惜,吾也不知扣心血真正的解法,且等罗喉回来吧。可有找大夫看过?”
一颗糖加一鞭子,千叶真的想吐槽黄泉军师的伎俩直白的真的太小儿科。
可是吐槽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回复:“平常的大夫,早就让检查过了。”
黄泉点点头。“那君曼睩就劳你照顾了。可还有什么别的事情?”
“没什么了。如果军师没什么交代,千叶就告辞了。”
“我没事了。劳烦千叶先生了。”改换的称呼,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安抚,要他才不会乖乖听任差使到罗喉回来。千叶这样告诉自己。可是他才不会因此放弃对扣心血开关的研究。说不定,解除方法,就在那开关里呢。




那边黑莲打着小算盘离开了天都。
这边黄泉打量起素还真来。突然开门见山地问道:“素贤人在意吾之立场?”
“当然。”
“但是空口无凭。吾没有素贤人的勇气和胸襟。”
“军师有重要的人。”
“这不是有理由就能解决的问题。”
“这么说,军师内心也有矛盾?”
“素还真。不可试探吾。”
“啊。抱歉。劣者非常不希望失去军师这样一位盟友,也许因此,操之过急了。”
黄泉闻言沉默了良久,才道:“漠刀绝尘的事情,我可以问神之子,是否愿意去看看。也许能帮助他早日恢复。其他的事情,吾不可能再承诺你什么。”
“这……但是军师,现在是攻击妖世浮屠最好的时候。等武君回来时,也许佛业双身也回来了。”
“所以,你还会希望罗喉回来吗?”
如果罗喉回归,就意味着佛业双身的回归。那么站在苦境生灵的角度,不如两者都消失,来的更好。
“劣者不会这样去计算人的生死。”
“你不会,别人呢?天都挡得住吗?”
千言万语,改变不了一句事实。素还真张嘴,却发现内心的期待已汇不成言语。唯得一声轻叹。几分黯然。


天都的天台上,还是那风,还是那月。却是无声。
临风而立的两人。
不同的也许只是立场。但立场,却不由人自主。


其实,他们仍是有共同的目标,素还真想,也许之前,是他太想抓住眼前妖世浮屠的弱势而操之过急了。
“劣者先告辞了。”
“路上小心。”


送走素还真,黄泉去看了神之子,又吩咐了冷吹血几句。
第二天,笑剑钝带走了神之子。


黄泉带着天都的左右护令,造访了妖世浮屠,直接问起了君曼睩的事情。
离开的时候,邪说沦语送黄泉的脸色并不太好看:“军师。记得凡是适可而止。你和素还真还有笑剑钝的接触,我不希望再看到。”
黄泉转过身,冰蓝色的眼不见丝毫情绪:“这句话,吾也想送给邪儒宗。集境阴月石的消息,对妖世浮屠的价值和吾此次所取相比,孰大孰小,吾不认为你真的不明白。”
黄泉说完,双手一掐法诀,顿时,天都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一阵绿光之中。


“该听他的吗?”异法无天看着黄泉消失的地方,问身边的邪说沦语。
身背以一贯之的黑衣男子沉默了一阵。“信任或是怀疑,没有实力作为支撑的时候,都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
“可他在利用我们。”
“所以你认为,他的目的是什么?没有佛业双身,没有阴端佛鬼。十一天禁,剩下不到一半。甚至妖世浮屠岌岌可危,别说防御,就是没人来攻,如果没有黄泉的阵法辅助,恐怕也会自行坍塌。”
“他想要找回罗喉。”
“不错。找到罗喉,也许就意味着能够找到双座。有了妖世浮屠和双座,邪灵才有信任或者怀疑的选择权。”
异法无天闻言皱了皱眉。对于强者而言,无能是久违的屈辱。但现在,他们却不得不面对。
“最熟悉集境的是逆吾非道。那也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出入的地方。”


沉思间,异法无天突然转头呵斥了一声:“什么人?!”
阴暗之中,只见一人,墨衣蒙面,除了一头绿发偶尔泛出日光,整个人仿佛融在黑夜中般,即使白日里,也给人一种夜的虚无。只听他悠悠低沉地道:“我想你们不介意,再多一个盟友。”
“盟友?!”
“吾可以帮你们得到阴月石。但是,光有阴月石,还不够。你们还需要一样叫做越行石的东西。”
“哦?你想要什么?”
“佛业双身的同盟。”
“我们也许只能答应,尽力告诉双座此事。”
“足够了。”
“所以,你是谁?”
“无执相。你们最忠实的盟友。”
“但是你要怎样突破空间,去到集境?”
“这嘛,哈。这是吾之最好的诚意。你们只需要笑纳就行了。”
“越行石呢?”
“据我所知,他在天刀笑剑钝的身上。这件东西,就交给你们去获得了。”
话音落下,人也化入黑暗般的,慢慢消失不见了。


邪说沦语看着对方消失的样子,黑色深沉的眼中,淡淡泛出了一丝笑意。
就是异法无天的脸上,也释去了一丝沉重。
显示出真正实力的黄泉带来的威胁感太重,即使利益相合的如今,也令他们芒刺在背。
但有了这个无执相之后,便好得多了。
“回妖世浮屠吧。”
“嗯。”
说完,红黑两道身影,也相继消失在妖世浮屠开启的大门中。


他们离开之后,黑色雾气再次汇聚,无执相淡淡看住空中的一个地方——那是黄泉离开时的地方。
“黄泉、天都。哈。”轻叹一声后,雾气才再一次,真正地消散开来。


谁知,而在他消失之后,不远的草丛中,一片幽光闪过,露出了巫读经的身影。
“无执相。回禀军师。”
说完,墨绿身影一暗,手中地狱诗篇隐隐发出青绿色的光芒,咒符从绿光中浮起,又消失在空中。
最后也伴着巫读经的身影,消失不见。




* * *


漆黑寂静的集境之夜,血色的眼,淡淡看着佛业双身远去的身影。


四下密密麻麻的人群,也随着红蓝两道身影渐行渐远。
留下熙熙攘攘的三五个人。其中一人上前,冲着罗喉低身一礼:“天机院文华殿照路明,感谢阁下相助之情。”


“诶,免了免了。”另一旁的香独秀,甩甩手,“如果没有事,我先走一步了。”


说着,集境剑葩也不理会照路明是否相留,便化作了一道蓝影。
照路明刚要告诉罗喉,不用理会香独秀的自以为是,却见蓝影又忽然停了下来。
香独秀回走了两步,冲着罗喉道:“有空来芜园玩。我很喜欢你。”说完,便再次化作蓝影,转眼消失在了视野。


“咳。”照路明为自己境内竟有这样的人,感到有些丢脸,“罗武君见谅。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不必理会。既然院长答应了帮助您回到苦境。请先随我回去休息。待院长身体好转,我们马上着手此事。”
原来,佛业双身重伤太君治之后,香独秀出手,和求影十锋联手压制住了强行提元的佛业双身。
爱祸女戎终于决定同意罗喉的合作。
但虽然身受重伤,仍努力保持着神志同佛业双身周旋的太君治却也同时对罗喉伸出了橄榄枝。


罗喉虽有君曼睩的后顾之忧,但却在霎那之间,做出了攻击佛业双身的选择。
“吾,不做趁人之危的事情。但是佛业双身,罗喉忍你们的次数,已经太多了。
换不来的信任,不如,战吧。”


正如罗喉知道的那样,他加入任何一方,都能起到决定胜负的作用。同时,更为太君治赢得了自我疗伤的时间。


“哈。罗武君。”罗喉对照路明口中,自己的称呼感慨了一声。隐隐的,觉得有些好笑。
可以回去说给黄泉听,对方一定会笑得很开心。
罗喉这般想着,一边跟着照路明走,一边在记忆中,细细勾勒起黄泉的样子来。
黄泉,你也会在想吾吗?吾马上就会回去了。

* * *


“阿嚏!”听着巫读经汇报的黄泉,无由地打了个喷嚏。
整个天都大厅人少的时候,本来就有些阴森,黄泉这一喷嚏,打得一边的巫读经不由地一颤巍。


“军师,感冒了?”虚蟜愣头愣脑地关心道。
“咳。”巫读经觉得除了这个猪脑袋,没有人会问出这么没有智商的问题。据他估计,应该是有人在骂黄泉才对。但他当然是不会这样说的。“军师这两日都太过操劳了,请注意身体。”
黄泉瞟了他一眼。才温声告诉虚蟜他没有事。


这时候,妖体半僧道从外面走进来。告诉黄泉,他今天跟踪刀无极的时候,看见了叶小钗。
好像这个人,也在监视刀无极的样子。
“叶小钗?你看清楚了?”
“八成把握。”
黄泉点点头。“可以了,你们下去休息吧。”
巫读经和妖僧转身离开。


穿过了黄泉的视听范围,妖僧才问巫读经:“你有没有觉得,军师还是想帮素还真的。”
“重要吗?”
“要看武君的想法。”
“武君不在。你敢违背他?”
“武君如果能快些回来。我自然不会担心。我是怕……”
“不该说的话,不可出口。”巫读经说完,先走了一步。
留下在一旁皱眉的妖体半僧道。


其实要说天都的人没有想过罗喉出事不会回来了。那是假的。
但有过一次重生记录的罗喉,在他们眼中,不啻神祗。大多数人,都是切实相信,罗喉是不可毁灭的。就算死了,也能重新回来。
但妖僧并不这么认为。他本身研究妖道,不相信有什么东西是能永生不灭的。
只是这样的话,就像巫读经所说的那样,乃是大逆不道的言论,不可轻易出口。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黄泉派在外面做风吹日晒却跟寻找罗喉没有半点关系的事情,他心底,总还是有些小疙瘩。
在他看来,巫读经跟他的处境应该是一样的。
都是总被黄泉往死里差遣的人。


实际上,巫读经也和他有一样的感受。可他却比妖僧想得更多一层。
黄泉至今为止的所有判断,不管离谱的、不离谱的,基本只要他认准了的,最后都被证明是正确的。
这已经不是用“多智而近妖”可以形容的了。所以不管黄泉做什么,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去质疑。
而黄泉对他的态度,虽然算不上是特别待见,却也总还在限度之内。而且,以他功法的特长,做监视跟踪的任务,本来就最为合适,所以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其实或许,在心底的最最深处,他隐约的觉得,黄泉会知晓他在千年前被封印的刹那,产生过的逃跑、甚至不惜叛变的念头。所以还是夹着尾巴做人比较保险。
他的这一想法虽然不是完全正确,但也算是八九不离十了。

好在黄泉虽然差遣他,对他倒也算没有什么敌意。希望他不用一辈子夹着尾巴做人。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