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49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四十九章 无间】


天下到底有没有掉馅饼的事。高阳异徒虽坚信没有,但是铁铮铮的事实摆在眼前,却也不由得他不动摇。

——他的武君就差没把半边天都给黄泉了吧。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天都被黄泉“经营”得越来越风生水起。各项事务越见仅仅有条。天下封刀归入天都之后,人手也变得充裕起来。偶尔还出去给苦境赈个灾,搭把手。

罗喉基本不管事,有的没的就瞅黄泉。

黄泉有时候都得提醒他天都到底谁当家。可是罗喉依然甩手掌柜当得自在逍遥。


一次,有人听到他们的武君对军师说,人再多了可以移一座山到后面。结果这传闻还没出来两天,天都双塔的四周多出了好大一片草场山川。

武君大人说,人不多也可以移一座过来养养牲畜,种种花草。


这么一来,原本闲在天都的人这下都有了事情可干。

高阳异徒当然不会知道,黄泉随口这么一说,只不过是为了秋天让罗喉做做运动的铺垫。谁知道罗喉没等到秋天就把山给搬来了。不过这样的细节对天都战将来说也实是不怎么重要。重要的是,武君对军师的信任显然已经到了无以复加无可动摇的地步。


再者,自从上次被佛业双身入侵过之后,天都结界似乎变得更加强韧了。这可说是完全得益于黄泉对结界所施加的术法。


所以高阳异徒迷茫了。人多力强,众志成城便能坚定不移。怀疑黄泉的事情也是同理。

当初他们力排黄泉,声势何等浩大。可随着第一个背叛者的出现,伙伴们很快地走了个精光。

城池分崩离析,他也成了孤家寡人。独行禹禹,被风吹皱,心事更与谁人说。

加上至今为止也没有一个事实能证明他的想法切实有据,他慢慢地,也开始不相信自己了。


凡事都有例外。吧。也许。

蓝发武将自我宽慰地想。


幽溟再次来天都看银血和黄泉的时候,被天都和谐美好的景象给吓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

苍月银血大概给他说了说。


幽溟听完安静了一会儿,忽然来了一句:“大哥你说,我们是不是该给二哥准备,嗯……聘礼还是嫁妆呢?”

“我看丧服比较适合现在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幽溟背后突然多出一杆银枪。

月王吓得一蹦跶:“二哥。你不要每次都出来吓唬我好吗?”

“每次都会被吓到。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哪有。我明明有学了很多东西的。”幽溟不服气,“可是二哥你每次都会出新花样。如果我有哪次不被吓到了,那一定要是我超过了你的时候。——但是这短期内看起来是没可能的吧。”

“嗯。这个回答还算不差。”黄泉收了枪,琢磨了一下幽溟半给自己开脱,半是讨好的话语。缓缓地翘着嘴角。


幽溟看黄泉心情不错,凑过去问:“二哥,你跟罗喉,不打算有个说法什么的吗?”

“要说法干什么?能吃还是能玩?”

“嗯。但是你们不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吗?有个说法就能得到正式的祝福了嘛。”

“这种迂腐的见解,让人提不起兴趣。要祝福我,现在就可以说。”

“不要。我要等你们昭告天下,才给祝福。”

“这种祝福,我突然不稀罕了。”

“二哥!”

黄泉细长的眼微微眯缝着,眼角透露着轻易难以察觉的笑意。


虽是难以察觉,幽溟还是很快地发现到了他二哥着实不错的心情。“稀罕一下啦,二哥你是兄长,总要给我一点成就感嘛。”

“嗯?”黄泉转头看了一眼他的三弟。堂堂月族之主,居然倚小卖乖?!

幽溟努力真诚地看着自家二哥,哪怕看到二哥的眼神他还是会有点想、跑……

“哦。那也可以。如果你说服罗喉给出个说法,我就给你机会。”

苍月银血咳嗽了一声:“夜麟。别胡闹。”

黄泉却是一脸的不以为意:“放心,罗喉不会伤害他。”

罗喉现在要是还会伤害他的兄弟,他绝对能让罗喉加上整个天都来陪葬。——不过应该是不会有这种如果。


“你真这么放心他?”虽然苍月银血也承认,罗喉可能和历史写就的不同。但是罗喉毕竟也曾残暴嗜杀,大兴屠戮。

而黄泉的回答却是斩钉截铁:“是。”


幽溟怕大哥二哥又吵起来,赶紧道:“罗喉现在是姻亲啦。我们当然应该放心他,而且大哥不要这么担心我啦,你要真的不放心,又怎么放心二哥和罗喉在一起?”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幽溟还是着实为了去找罗喉要交代这样的事情在心底纠结了着。倒不是怕罗喉,可是如果被罗喉把皮球踢回来怎么办。虽然感觉上罗喉应该不会反对他的提议才对。不过他还是要做好坏的打算才是。

月王努力想着把自己二哥和自家上司的好事昭告天下的妥当方案。却不想,罗喉这就来了。


他对幽溟和苍月银血点头示意之后,便直奔主题。

“黄泉,陪吾去一次寒光一舍。”

“出了什么事?”黄泉看罗喉神色严肃,知道定是出了什么事。


天下也太平不少时日了,若说有点大事小事发生的,也算不得意外。只是有什么事情能让罗喉神色如此不豫?

“曼睩被佛业双身带走了。”

啥?

黄泉一听心下就一沉。他告别了两个兄弟,和罗喉启程到寒光一舍。

君曼睩不见了,罗喉还能想到找他一起去寒光一舍,真是难得的冷静。


前一刻黄泉还这样想着,后一刻当他在寒舍山房门口看到刀无极的时候,整个人就忘记冷静两个字怎么写了。反倒是罗喉拉住了提(^_^)枪欲上的天都智囊。

“怎样一回事?”

虽是问句,但罗喉的问话明确的指向了刀无极。

枫岫主人摇了摇手中的羽扇,将事情简单地解说了一番。



原来刀无极到寒舍山房找枫岫,一者是问对待天都是否该当放下仇怨,二者是关于神之子。他曾照顾一夕海棠,也算间接和神之子有关系,对神之子的事情也知道一些,亦希望枫岫能将神之子送回死国。

因为君曼睩在照顾神之子,刀无极自然就见到了她。

玉秋风和君曼睩在一起,看到刀无极,便说有事情问他。


这时候又有人来抢神之子,枫岫就让刀无极带玉秋风和君曼睩暂避。

谁知佛业双身突然出现,带走了君曼睩,还杀了玉秋风。


刀无极欠身道:“这事情是我的责任。我一定会设法救出君曼睩。”

“设法?”黄泉听完冷笑了一声。不由攥起的拳头,被罗喉拿手温柔地裹住。

罗喉依旧缓慢低沉的声音,细细流淌出睥睨的言语:“这是意外。你不须过于自责。只不过,你似乎从来都不记得自己的身份。”

“武君。”这次说话的倒是枫岫主人,“刀主(^_^)席坚持留在这里向武君道歉也是一种诚意。武君不如趁此机会,同刀主(^_^)席化敌为友如何?此前种种,都是他不了解武君所致,不知不怪。”


感觉到黄泉因极力克制怒气而微微颤抖的拳头,罗喉以手指的纠缠温柔地安抚着爱人的焦躁。“吾无兴趣同自己的属下化敌为友。不过既然你开口,吾可以放下此事。便将他逐出天都好了。”不世的武君血红的双眼淡淡落定刀无极,“请尽快将玉秋风的尸体送回天都。”

罗喉这句话便是将天下封刀和刀无极割裂了开来。

既解决了对刀无极背叛的问题,也解决了原天下封刀武师的归属问题。


黄泉本也不是易躁的人,被罗喉如此一安抚,自然便平静了下来。伸手回握了罗喉一下。


罗喉明白黄泉的怀疑,不过黄泉既然冷静了,事情他自然会处理。

君王本来就不是用来事必躬亲的,罗喉也更愿意做一个观棋者,这能让他拥有更广阔的视野。尤其当他已经有了一个绝对可以信任的爱人兼任他的军师时。


黄泉慢慢有些明白了他的这一想法,出言决断便更无顾虑。像眼下这类对付刀无极的事情,他是十分愿意揽到身上的。

可是谁说揽到身上,就一定要是亲自出面解决呢。——天都有个属臣,叫做千叶传奇。


“你主动请缨,天都自然欣见。但佛业双身身边有除了有灭度三宗,还有大批邪灵相佐,你一人想救回君曼睩,也太过逞强了。天都关心的是曼睩的安危,而不是为了追究谁的责任,此事不如就让千叶协助你吧。你同他相处得不错,想来合作起来能够事倍功半。如还有必要,天都也好再施援手。”

罗喉听完后眨了两下眼睛,转头看黄泉。黄泉便顺口问了他一句:“你同意吗?”

罗喉点头:“当然。”


黄泉爱他处理事情时候大气,忍不住伸手在自己上司的手上捏了一把。一边嘴上也不忘问刀无极:“佛业双身既是带走了君曼睩,一时半刻应该不会伤害她。不过如此大动干戈,难道将人带走时,没有留下什么话吗?”

刀无极听黄泉安排事情主次分明,仅仅有条,心中不由对他的能力更在意了几分。

天下封刀在天都的人给过他不少关于黄泉的报告。可以说,他对黄泉的了解并不少。但今日是他第一次真正接触黄泉。心底也更加确认了,要对付罗喉,分裂黄泉和罗喉的关系,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只是这事情,除了上次玉秋风和黄泉暗通款曲的谣言外,一直没有得到植入的契机。而那次的契机,反倒是成就了黄泉和罗喉更加亲近的关系。

但是情人,也未必就真的比君臣情谊要兼顾。既然玉秋风的事曾经造成过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他又何尝不能用她的死做一番文章呢。


“佛业双身并未留话,但风儿临死前,有话留给军师。”

“哦?”黄泉用眼神问刀无极:是什么话?

“风儿说,直到自己死的时候,才真正相信,你是对她好的人。她从未有机会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她。”

黄泉听完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似是有些意外,又似有些感慨。“我知道了。感谢你传达了她最后的心愿。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

“没了。”


说话间,收到黄泉讯息的千叶传奇,到了寒光一舍。

大致听了事情经过,千叶点头应允黄泉分派下来的任务。黄泉见他答应的爽快,想着以其性格,多半是盘算着如何和刀无极串通一气对付罗喉了。这本是他意料之中的事。虽然拿扣心血折腾千叶传奇很有乐趣,但就像罗喉所说过的那样,扣心血不能作为威胁他的手段。千叶传奇也不可能甘心长久的受制于扣心血。凡事还当适可而止。


于是他单独找千叶传奇说了几句。大意是,千叶传奇你了解我现在想要什么。我也明白你不会甘愿长期受制于扣心血不。不如我们做一件双赢的事情,此回由你能达成我的愿望,我自然也能完成你的心愿。


千叶表面应承,心底把黄泉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个遍。

因为他分明刚刚将联系刀无极对付天都,以解决自己扣心血之扰的计划盘算了个大概。

可黄泉的话,偏偏让他不得不中途放弃。

自信自傲如他,是决计不会认为黄泉在智谋上可能胜过他的。但黄泉的寥寥数语,的确是让他无法不遂了他的心愿。


联手刀无极和佛业双身把如今的天都一锅端,他诚然不认为自己做不到。可,一者他对刀无极了解甚浅,合作后,这人会不会联合佛业双身对付苦境,并侵犯到日盲族的利益,乃一个巨大的未知数。不知彼而战,兵家大忌也。这个说法,虽然同样适用于对待黄泉的事情。但就他当前对黄泉和罗喉的认识,信任这两个人显然比信任刀无极要安全得多。



而且,同刀无极合作对付天都,变数较多。比如黄泉犹如先知般的对未来事物的准确判断,他还不知其来由,确实是不得不防。又比如素还真和罗喉最近交情不错,若是素还真插手此事,他在受制于扣心血的前提下,胜算就要大打折扣。再加上佛业双身和刀无极事成之后的反应同样不可预料,整件事情的成功率,最多也只是五成。何况如今黄泉虽未明言,但很有可能已经看出了他的意图。


如果黄泉的话可以相信,那么在这样的条件下,拒绝同黄泉合作来换回自由,就是极度不明智的事情了。

千叶传奇是智者。身为一个智者,最重要的就是审时度势下做出正确的判断。而不是出于感情或者成见去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


黄泉的应允安全可靠。唯一的问题就是救回君曼睩的困难性了。


“为何你认为刀无极是想要对付罗喉?”

黄泉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考虑如何回答。“我不喜欢被试探。也不想用过多交涉的技巧来增加相互的防备。你是真的有疑问吗?”

千叶没想到黄泉会这样回答。倒是一时之间也愣了一下。


“军师如此说,真是让千叶惶恐。不过,军师可曾真正对千叶放下过防备吗?”

“不曾。”

“为何。”

“因为我们的立场不同。而且,也许永远都不会相同。”

“所以,我们之间,便无所谓信任了。不是吗?”

“完全的信任,或许不能。但在这件事上,也许能有一致的看法,而且不会有任何一人感到勉强。”

“那么还是回到我之前的问题如何?我想知道军师判断的理由。”



“可以。”黄泉再开口前,又停顿了一会儿,“落木岭那一回,罗喉和刀无极战到最后,曾经看到他运起红色的刀龙之眼。如果你想知道红色刀龙之眼的意义,可以去问醉饮黄龙。如果他不肯说,枫岫主人或许也知道一二。”

“或许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也许我会相信你。”

黄泉闻言,没有拒绝。只略微停顿了一下,便简单对千叶传奇介绍起了诗意天城五刀龙的背景:邪天御武是如何降临苦境,刀龙为何追逐而来。刀龙之中的背叛者有是谁,为何这个人会想要对付罗喉。


千叶传奇首次听闻此事,简单推敲后,觉得竟是找不出黄泉故事里的破绽。“这样的事情,你如何知晓?”

“抱歉,这个问题,对你、对我们之间的合作,重要吗?”

黑莲闻言神情泰然,“不重要,所以你不愿意告诉我了吗。”

"是。因为这个问题,透露了你对我的不信任。"

千叶传奇想了一会儿。“我想你说的有一定道理。好,我答应与你合作。但从今天起,直到事情了解,除非罗喉受到伤害,否则无论我做什么,你都需要信任我。如何?”

“可以。”

“爽快!!”



黄泉相信的并不是千叶传奇的诚信,而是他的智慧。

真正具有智慧的人,不可能会选择一条风险更大,而收益却只可能更小的道路。

黄泉刚要转身离开,千叶传奇却是忽然开口,“既然军师如此相信千叶,我也不妨释出多一些的诚意。”

“哦?”黄泉倒是有些意外,忽然轻垂了一下眼帘。


千叶传奇读出了他的疑虑:“是,你想的没错。我之计划,可能看起来对天都非常的不利。所以我需要你绝对的信任来支持我。甚至是因此抵抗来自罗喉的怀疑。你能做到吗?”

“释出你的诚意吧。”

“落木岭一战。我也看到了刀无极的刀龙开眼。而你的故事,让我明白,你会是比刀无极对我更加有力的盟友。”

“嗯?”

“你始终在对待刀无极的事情上,三缄其口。想必也是因为众人更容易在天都和天下封刀之间,选择相信后者。所以,你这次选对盟友了。”

黄泉听完,想了想。然后笑了起来:“所以,你打算用这一点,作为防备我不交出扣心血的筹码。”

“和聪明人谈条件,真是惬意。”

“同感。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