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47 by:firefish

#猫鼠工作室#

【第四十七章 人心】


高手之间的对弈,即使用完一整个午后的时光,也未必能有结果。黑白两子的较劲仍在继续。

“武君的棋风真大气。”

“何意?”


“大多数时候,越是下棋的高手,棋意埋藏得越是深沉。就好像暗潮在汹涌之前,看起来总是风平浪静一样,杀招出手之前,棋手总是要尽量掩藏自己的意图,不被对手看穿。这个道理,和很多人,在没有把握伤害别人的时候,总会试图伪饰和平,也是一样。但是武君的棋路,却从不惧怕透露自身的意图。”


“哈,惧怕。吾有必要吗?”

“这……武君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素还真说道这里的时候,黄泉正巧回到天台。听到素还真在跟罗喉聊天,说了声,你们慢慢聊,便离开了。

素还真愣了半晌。


他意识到,黄泉知道他想做要什么,而且,他,相信他是出于善意。

哪怕一直表现的并不愿意跟他多说话,实际上,黄泉并非不信任他。他不相信的,是他对天都的信任。


是啊。有时,一语禅机,能道破多少红尘痴妄。但更多的时候,言语却换不来真(^_^)相。黄泉也不屑于用言语的真(^_^)相,来祈求谁的垂怜一顾。即使是真(^_^)相,天都也会用行动博得他人信服的资格。



罗喉看着黄泉离开的身影,沉默了一阵,才道:“说下去吧。”

“可是武君还没回答素某的问题。”

“说你真实的回答。”

“那么,武君可不可以先听素某讲一个故事?”

“说。”素还真都能了解黄泉的意思,罗喉不可能不知。


只是黄泉如果有什么话要对他说,难道还要借别人的口吗?这令罗喉对素还真接下去要说的事情感到一丝的好奇。他打算先听听素还真要说什么,回去再告诉黄泉,无论什么话,他都可以直接告诉他。


素还真观察着罗喉近乎没有变化的神色,缓缓开口。


“从前有一个国家,那里的人民时常受到外族的侵略。他们的君王鼓励他们反击,但是自己又每每分割土地或者进献奴隶给攻打他的人。久而久之,人们再也不相信他们的君王,每次有战争,都会立刻逃离,甚至是,还没有发生战争的时候,就从自己的国土搬走到别的国家去生活。


终于有一天,一个臣子让他们的君王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君王想要改变国家的现状。


这个时候,邻国又来攻打他们。君王决定亲征,但是却在出征的路上,听到士兵议论着如何能够避免成为君王进献给别人的奴隶。甚至还有人说,或许成为别的国家的奴隶,是比身为这个国家的战士,更加荣耀的事情。


君王突然又气馁了。既然没有人相信他,那他又何必为了自己的子民去拼命呢?”


素还真说道这里,停了下来,问罗喉,“武君想,如果你身在那个国家,会怎样做?”


“嗯?”罗喉看了素还真一会儿,“这样没有担当的人,不适合成为国君。”


“武君是要推翻他吗?”


“如果吾的兄弟被他践踏,吾会。”


“武君想知道故事的结果吗?”


“嗯。”


罗喉真是个直白的人。素还真每次在和罗喉对话的时候,总是无法不这样去想。啊,这世事不堪的人心沉浮啊。


“那个让君王认识到自己错误的臣子,建议君王发布一条命令:允许将士到王帐,提出自己对战争的意见或者建议,如果对战争胜利有益,就赏白银5两。


君王遵从了臣子的意见。

但是,过了七日,却是没有一个人来王帐提出自己的看法。


臣子又建议君王将5两,改为50两。君王为此感到迟疑,他生怕来的人多了,白白浪费许多本可用于兵马粮草的军资。但臣子对他说,比起一场败北,50两、500两,甚至五万两白银,都只是个很小的数目。君王思考了一天,决定听从臣子的意见。


果然,如此重赏之下,便有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了。臣子同那人商讨了一番,认为意见本身并不可取。便慢慢的用言语启发他。此人熟知边疆一带地理环境,在臣子的启发下,提供出了对战争有意的线索。最终获得了50两白银。


这件事情之后,便有人开始讨论,这一次,君王似乎是认真地。便又有人陆陆续续地来到王帐。后来他们看到了一些被采纳的意见,果然开始被付诸实行。士气就慢慢地开始提升了起来。


但没过多久,军资就开始告急了,君王便同大臣们借取银两充斥军资,甚至有时候亲自到野外去打猎和寻找食物。那些拿到银两的士兵听说此事,都纷纷捐出了自己的所得。君王将这些一一记录下来,说是日后还是要归还。


就这样,亲征的君士终于同心戮力,最终竟是很轻松地获得了战争的胜利,凯旋而归了。”


素还真说完以后。

罗喉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武君罗喉。即使只是简单的沉默,也能形成一股巨大的压迫感。

这也就是苦境看惯风浪的素贤人,在这样沉默的威压之下,依然能泰然自若地落子,不失悠然。


“你是想说。吾没有给人民应该有的解释,是因为吾,惧怕他们第二次的背叛吗?”

素还真双指间的黑子定了一下。才复伸向棋盘:“每个人的想法不同。但如果是素某看来,的确是这样。”


“咔哒”一声,子落。

这本应极轻微的声音,却是这一刻天台上唯一的声响。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罗喉拿起白子,又是咔哒一声。白子继续收拢对黑子的包围圈。低沉悠扬的声音缓缓响起:“也许,当年的天都,少了一个那样能够提吾的人。”如果他的兄弟,没有尽数离开他,如果他的臣子没有尽数背叛他。


但历史,从来没有如果。


——“又是恩赐。你的恩赐多的让人不稀罕了。难道暗影魑首他们辛苦谋划,将你救活,就只是为了接受你的恩赐吗?”蓦然地,罗喉想起了黄泉曾经说过的话。


“但天都现在已经有了那样一个人。你,为何仍要对吾说这些。”


“这……”如果罗喉不再执迷战火,素还真又为什么要花费这许多的时间,留在天都?“素某在武君眼中,就只是这样的势力小人吗?”


“吾并无此意。但是每个人做事,总是会有原因。”


“如果素某觉得,自己或者能让武君释怀一些过往,自然便会想要说出来。孤单,容易让人迷失。不管是被当做英雄的孤单,还是被当做暴君的孤单。只要是人,迷失了,都容易做错事。”


“嗯?——”赤色的眼落定白莲,素还真安静地回视。良久,罗喉突然轻笑了一声,“你是第一个敢说吾做错的人。”


“咦?军师居然没说过吗?素某倒是意外了。”


罗喉闻言,神色竟是一缓。“他,是例外。”


那么其实黄泉说过吗?罗喉细细地回忆起来。黄泉倒是没这么直接的说他做错了。不过“无聊”、“自大”这样的字眼,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素还真“嗯”了一声,也没有再追问所谓的例外是什么意思。

总之,黄泉对罗喉是极好的。这对素还真来说,就足矣了。


两人的棋一直下到日头落山也没有分出胜负。

素还真起身告辞。罗喉送了他几步,顺带问了问苦境的现状。


回去后,罗喉问黄泉,当时看到自己和素还真聊天,为什么要离开。

黄泉说觉得他们两处得不错,再说下棋也不需要三个人。


“吾引起的战火兵燹,你也觉得,吾做错了吗?”

黄泉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悠悠地道:“认为自己错了的人,是你自己。”

“嗯?”

其实黄泉见到他的第一次,就已经说过他做错了,吧。


『罗喉,在月族的历史上,是一个暴君。这,让你感到高兴吗?』

『邪天御武再世之日,你,还是会执刀相向。』


“这世界本不存在绝对的正确和错误。如果是我站在你的角度看问题,你的行为,不过是表达了内心的情绪。只要是人,就会有情绪,有了情绪总会被表达出来。或许你表达的结果,伤害了本不该受到伤死的人。但也或许,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而弱者注定要被吞食。


——不过别误会,我并不是在赞同你。”黄泉一路下天都的台阶,一路道,“每个人心中的正义不同。

所以重要的并不是我是否赞同。而是你,是否赞同自己。”


说完,他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拉过跟在他身后的罗喉的手,“但是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仍然会想站在你的身边。”

黄泉说完沉默了一会儿。遂转身继续往前走。


在两人的手分开的瞬间,罗喉本能的重又将黄泉的手拽住。


究竟是因为什么,他竟然会想要去遵从历史的摆布?——堂堂罗喉,即使是被历史写就的暴君,又于他何干?


但是究竟是为什么。

他却摆脱不了世人的眼光和评价。


“如果将来,你觉得吾做错了。可以告知吾。”

“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哈。”


黄泉淡淡一笑,拉着罗喉继续往下走。

晚膳的味道已经飘了出来。罗喉倒也是有些饿了。


“黄泉。多谢你。”

“你最近,既会道歉,又会道谢。突然让我有点不适应了。”

“你刚才说,无论吾做什么,都会在吾身边。”

“我是说,站在你身边。”

“有区别吗?”

“你漏说了一个字。”


十指的纠缠不知何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彼此的眼中,映着彼此的身影。

相拥和厮(^_^)磨,仍是最原始的珍重的表达。无论这样的动作,他们已经做过了多少次。


“留在吾身边。”

“原句奉还。”


黄泉的手是温热的,干燥又温暖。

虽然罗喉的手并不缺乏温度,虽然相似的温度有时候会减低感知的敏锐。但是触感上细微的差别,还是让那热度暖到了心中。


“走吧。”堂堂武君,谈了几个月的恋爱,依旧如情窦初开的少年,拉着爱人的手,便是所需要的整个世界。

黄泉嗯了一声。忍不住凑过去将人亲了一下。


爱人啊,你何时能让我的心不要如此蠢动。


* * *


天都这里是一片祥瑞,情致缠(^_^)绵,把罗喉恨到骨子里的佛业双身那边却是事事不顺。

没有半分往日的缠(^_^)绵的心思。

阴端佛鬼在妖世浮屠受到攻击时并未出手相助。反而雪上加霜的将女戎请他帮忙支撑妖世浮屠仅存活力的要求给拒绝了。

在他看来,两境无法合一,是佛业双身战术上巨大的失误。他需要表达一下自己对霸业再受阻挠的不满情绪。


天蚩极业和爱祸女戎如今功体不足,也无法和阴端佛鬼来硬的,也只好放任他嚣张。


天蚩极业一边不爽,一边还要为支撑妖世浮屠而耗费功力。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意外的访客,抓了外出打探消息的邪灵,意欲造访妖世浮屠

——傲世苍宇,刀无极!


天蚩极业本不打算见他,但爱祸女戎说,刀无极同罗喉势如水火,约莫是因此而来。双方或许有利益共通的地方,不如先听听他说什么。


果然,刀无极先说明了自己同佛业双身对立的立场。然后才道出欲杀罗喉,确实双方共同的利益所在。罗喉表面装作同正道联合,他却是不信。因此如果双方有一致的目的,可以就此事达成协议。


天蚩极业听了后,认为可行。但爱祸女戎还想加码。“对付罗喉,佛业双身本不需依靠外人。”

“但是现在,妖世浮屠受创,你们一边要维护妖世浮屠,一边要对付罗喉,恐怕没有那么轻易吧。”

“所以,那个让妖世浮屠葵心受损的材料,究竟是什么?”


“哈。这一点,无可奉告。”刀无极冷淡地拒绝了女戎的得寸进尺,“我只是为对付罗喉而来。如果你们认为不需要。也可以不接受。”

双方较劲了一阵子,女戎见刀无极却始终不为所动。也便作罢了。


双方商议了一阵,刀无极便离开了。

天蚩极业冷笑了一声:“罗喉,你的死期,不远了!”

爱祸女戎也轻嘤朱(^_^)唇:“天蚩,我们还需要罗喉极元之力。”

“嗯?”

女戎轻笑了一声。“我们并无必要,遵照刀无极的意思去做。不是吗?”

“女(^_^)体你有何良策?”

女戎嫣然一笑,妩媚地绕上天蚩极业的身体。“当然是……”她凑在天蚩耳边轻言了几句。

天蚩极业哈哈哈大笑。“此计甚合我意。哈哈哈哈。”


爱祸女戎一手支颐,朱红的唇画着精心计算过的诱(^_^)惑弧线——这看不透的人心啊,难道不是邪灵最美味的助力吗。

罗喉,你完了——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