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35 by:firefish

【第三十五章 光阴浮沫】


天刀笑剑钝送回君曼睩后,一路赶往临山古照,边走,脑海中边回忆着和黄泉之间的对话。

“为何要我放过沧海平?”

“他为人陷害,才陷入仇恨之中。被仇恨吞噬的人,值得一次改过的机会。”

“但,是他杀了天老爷。”

“所以作为回报,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嗯?”

“你的冷静和观察力,让你有正确判断事情的能力,有些话,我想我不必提醒你。”黄泉的意思是说,他完全可以不让君曼睩去证实沧海平和刀无极的事情。而且说白这件事,如果不是御不凡受到黄泉的意思来找到他,本来也未必能成。


只是这并不代表,黄泉这就一定不是什么以小博大的伎俩。“你说吧。”

“如果海派天老爷不认识你,仇先生就不会要他死。”沧海平的目的,是为了引动笑剑钝向刀无极寻仇。

笑剑钝无法否认这一点。他看着黄泉,等待他的下文。


“人在江湖,杀人人杀,本是平常代价。但你身边却还有三位姑娘。你可曾想过,若与仇家找你寻仇,她们就有可能因为你而受到牵连,甚至丧命。”

“这。”笑剑钝思虑之后道,“我会让她们离开我。”

“如果你的敌人仍想伤害她们,这样做,只会让你的仇人更容易得手。”

“对方的目标是我。”

“目标是你,并不妨碍他杀死她们让你自责。只要留下其中一人的性命,你就只会更加的投鼠忌器。不是吗?”

“我怎么知道。这样做人,不会是你?”

“我如果要这样做。我为何不自己救沧海平?”

“你可以暗中派人这样做,表面上却对我施恩。”

“你为何不怀疑,刀无极也可能这样欺瞒世人?”

“这。——”是因为相比天都,天下封刀的人更容易让人相信。但,这一点,说白了,不过是偏见。“我无法反驳你。”


黄泉听完,沉默了一会儿。也并没有什么要趁胜追击的意思,反而竟退了一步:“要说的,我已说了。我之请求,答应与否,全然在你。海派天老爷之死,的确是沧海平为了构陷刀无极所为,这一点事实,天都不会隐瞒,也是曼睩自己的意思。你是刀无心的好友,照顾她之安全,也是你之责任。这件事情上,我们彼此互不相欠,”

“自然。”


“每个人的性命都只有一次。天老爷的事情,我无法为沧海平开脱,也只有以刚才的说法,希望适当的时候,能救助你身边其他的人。”黄泉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叠咒符,“此阵符一旦展开,可保她们在阵法范围内受到攻击时,使用之人能立刻回到阵中。你若信我,遇到那样的事情时,可使用此阵,以保无虞。”

“我若不相信呢?”

“无妨。世人以天都为邪魔歪道,也已经久了。天都可以继续释出诚意。没有人愿意永远被世人偏见下去。我会期待你接受那一天。”天都军师的侧脸在等下显得淡漠安静。给人一种坦然的感觉。


这最终让笑剑钝决定相信他。“我相信你的话。但是你的阵符,笑剑钝不需要。”他相信黄泉,但三位红颜换沧海平一命,已是他贪占了便宜。他不想再接受天都的任何东西。

黄泉也没有生气,反而又补了一句:“那你可否接受我的一个请求?”

请求来得这么快?这倒是让笑剑钝有些意外。“你说。”


“如果我不幸言中,你又打算将三位女子送往一个你认为安全的地方。请你问一问那处的主人,当年为何离开天下封刀。”

“嗯?什么意思?”

“等我言中的时候,你自然便知道了。”

虽然没有被告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但黄泉之能为,笑剑钝曾听素还真加以过“状黄泉军师之多智而近妖”的评价。要让素还真说出这样的话,这个人所言之事是绝对有必要当真的。既然他说三人会有事,笑剑钝当然希望能早一日确定她们当下的平安。


“雅少。”

“雅少你回来了。”

幸好。笑剑钝松了口气。心里又笑话自己的紧张。

其实黄泉明明都已经说的很明白,事情会出现在他打算遣三人离开的时候了。他却如临大敌似的,都有些不像他了。


松下心情。吃过了饭。笑剑钝前去龙王厝凭吊天老爷。

可也就是这个时候,危机,就降临了——


  有人送来一把剑,说绝非凡品。霜儿要求一看。结果剑匣打开,笑剑钝心头就是一紧——那是他过去的佩剑。此剑最后留在了一个仇家的身上。为何此刻,竟然会重新出现在他眼前?!


  刹那间,他意识到,黄泉所说的“仇家寻仇”,出现了!


  他曾为给好友裘招复仇,以此剑将一个叫做百罹刑迹的人钉入对峰壁的石岩石。百罹刑迹当时就曾留话,事情不会就此结束,他只以为那只是垂死之威胁。如今看来,是他大意了!


  剑柄处以人皮包裹装饰,剑身抽【\(^o^)/】出后,一股浓烈血腥味扑鼻,令人不禁作呕。随即就听见百罹刑迹狂狷阴森的长笑在室内回荡起来。


  笑剑钝心中大叫不好,急忙提气护住身后的三位女子。却是徒然看着送剑之人,化作一片焦红尸体。


  那一刻,他猛然就动了让三位女子离开自己的想法。只要离开,她们就能够平安。对方要对付的,只是自己。何况三人乃是女子,武林中人,大抵都对女子更为宽容一些。


  这是个很自然的想法。但黄泉的话,却也到了耳边。


  “目标是你,并不妨碍他杀死她们让你自责。只要留下其中一人的性命,你就只会更加的投鼠忌器。不是吗?”


一个连送剑的无辜路人都会杀害、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他却竟然还用自己的想法去揣度。

若无黄泉的提醒,他或许就要白白将她们害死了!

但若不让她们走,却又该怎么办?

对方是杀友仇敌、手段残忍,目的又是他决不能给出的越行石,如今敌暗我明,将三个女子留在身边,等于是把人一直留在敌人的视线之中。这样做太危险了。


——有了!聆水仙!

此人身负绝艺,身边还有胡说八道和火冒三丈两人能够一战。更是裘招的姐姐。虽然她很少谈论裘招之仇,但是能够有对付百罹刑迹的可能,相信也能让她对小弟之死有所释怀了(1)。

不如先将几人送去聆水仙处,再去确认百罹刑迹是否真的逃脱。


打定主意,笑剑钝立刻动身将三女送往留声阁。再赶往对峰壁,确认了百罹刑迹已然逃脱的事实。一路往回,天刀一路思考着如何摆脱敌暗我明的状况,正面对付百罹刑迹的方法。

笑剑钝不是喜欢求助于人的性格。但是也难免会想,如果是素还真、千叶传奇或者黄泉,会怎样解决这样的问题。

想到黄泉,忽地忆起他请他问聆水仙为何离开天下封刀的事情。黄泉之言算是间接保护了三女的安全,他也应该忠人之事。而且现在也应该回去告诉聆水,他在对峰壁确认的结果,于是他决议先走一次留声阁,再去将黄泉的交托完成。


哪料得,未到留声阁,竟就听到打斗的声音。

笑剑钝展开身法,提气疾奔,远远就看一道红色的人影,正在那处和聆水仙交战。红牌躺在地上,身下一片鲜红,不知生死。三叉人祸眼看就要刺入聆水仙咽喉。笑剑钝身形一窜,提刀堪堪挡下了那杀招。

百罹刑迹眼见笑剑钝归来,冷笑一声,抽身即退。离开时不忘扬手,对倒在地上的红牌放了一把百罹火。

笑剑钝、聆水仙、胡说八刀和火帽三丈忙着抢救红牌,无瑕追击。

红牌腹部受伤颇重再加上最后的烧伤。笑剑钝见状,想要去请医邪天不孤,又怕百罹刑迹趁机再次偷袭。看之前情景,聆水仙也并不是百罹刑迹的对手。


最后聆水仙说服他,趁着白日,早去早回。她刚才使用法宝,是以大意,有胡说八道和火冒三丈帮忙,他们其实本不至于太危险。

笑剑钝身法迅捷,决意一试。怎奈时逢天不孤受日盲族之邀,去看千叶传奇身上的伤势和扣心血之术,竟是无功而回。


红牌撑了一夜,最终回天乏术,魂返离恨。

死后竟还从口中吐出一串诅咒般的留话:“笑剑钝,我说过。这不会是结束。你就等着承受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开的滋味吧——”

“可恶!——”笑剑钝蓦然攥紧了握刀的手。“百罹刑迹!——”

一声暴喝,眼中绿芒乍现,竟是地崩山摧之势,夷平了屋外一片山川。


这时,远山上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正注视着这刀龙开眼的刹那。

“天刀。”

“笑剑钝。果然。”

“是刀龙。”

“回报主人。”

人影离去。


留声阁内,聆水仙心下也是难过,“是我太大意,才害了她。”

“大意的人,是我。”啊啊啊!————笑剑钝在心中呐喊,是他的自以为是,放弃了接受黄泉最稳妥的提议。“什么人?”


“天都之人。”树林中,走出两个人。竟是天都战将邪棘和巫读经。

“你们何时来的?”

“这问题太过分了。我们要是来早一点,就被你刚才的气劲刮到了。”邪棘冷哼了一声。

巫读经从袖中去处一沓咒符纸:“军师让我们来把这个交给你。”说着,他将符纸放到笑剑钝面前的桌上。

“军师说,用不用,看你。”邪荆补充了一句,天都两名战将闪身便要走。


笑剑钝意识到两人可能真只是赶巧了时候,并非蓄意等红牌死后才出现。也消减了怒气。“二位留步。”

“何事?”

“天都若真要帮忙,为何等到现在才出手?”

“是你拒绝得干脆,军师说,你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来思考和接受。”

“而且军师最近很忙碌。”

笑剑钝听两人的话语,都是简单直白,可谓坦诚。知道自己错怪了对方:“抱歉。刚才是我误会了。”

“无妨。”


两人说着又要走。倒是霜儿,出声问起这咒符的用处。

男人对女人总是比对男人要友善一些。巫读经转回身,说了一句:“打开来就能用。”

笑剑钝又请两人稍等。说要去天都亲自对黄泉致谢。而且既然黄泉很忙,他也希望能有出力之处。


黄泉这两天的确是很忙。一边佛业双身复出,天都的立场问题一下子变得尖锐起来。另一边,被高阳异徒撞见和罗喉的事后,他复又遭遇了一股众将非议的高【\(^o^)/】潮。

对内,黄泉一素的态度都是,“不相信我个人可以,但对外的时候必须听我的命令”。将士须听从军师的命令,乃是规矩,而个人的信任却是感情。

他觉得自己的要求挺合理。

可是感情和道理有时候无法绝对的分开。何况他军师的身份本来也就是质疑的重点。谁知到是不武君被他迷住了才有了这一夕任命。


当然这一次,站在黄泉这一边的人其实比过去多了不少。

冷吹血虽然带伤,但已经可以活动。黄泉是他的救命恩人,那是说什么也要挺到底的。

巫读经属于认清现实,知道招惹黄泉等于招惹罗喉,所以表面上绝对不说黄泉半个不字的。

剩下的也还有不少。其中有狂屠、虚蛟这样罗喉说一绝对不说二的。


还有邪棘、艳魃*等确实是觉得黄泉对天都很好,所以力挺他的。

整个算下来,支持他和反对他的人数基本对等。但是帮他的除了冷吹血,大多不太爱说话,所以御武殿上吵起来的时候,他这边声势不怎么大就是了。

至于苍月银血和天下封刀原来的部众,因为本身和黄泉关系密切,所以虽然是想帮他,却也不便说话。


于是就这样,罗喉罕有的雷霆震怒:“再非议黄泉者,离开天都。”

武君真的怒了。

最后当然谁也没离开天都。沸沸扬扬的声势戛然而止,不平者被武君的强势压倒,除了为天都的未来捏着把汗、私下里感慨“色字头上一把刀”“什么颜都是祸水”外,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黄泉这才算可以重新坐正军师的位置,令两人来找笑剑钝。


其实除了两桩大事,天都里还发生了一起不大不小命案。也正是那日高阳异徒来找罗喉的原因。

天都内发现几具尸体,身上皆有伤痕。当时正值刀无极复出,高阳觉得有可能是天下封刀众将有所异动。所以急着报告罗喉。

后来黄泉将事情交给了御不凡调查。御不凡查下来并非天下封刀之人所为。又通过现场种种迹象证实,这几个人是相互殴打致死的。天都之内的气氛才算终于恢复了平和。


此刻罗喉刚偷了闲,重又提起幻月苍龙泉之行。

“我让人去帮笑剑钝。他曾经在三方围攻天都的时候出手救走了素还真。你不问我这样做的原因,却还要我恢复完全的战力?”

“吾相信你。”

“……”黄泉还想说,“不要这样轻信别人。”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罗喉不需要别人告诉他怎样为人处事。而被罗喉相信,他心中亦很是温热,“罗喉。”

“要感谢吾吗?”

“哦?不是你之赏赐了吗?”

“你,不同。”

“答应你了。”


罗喉听完挺高兴。话锋一转,才回答罗喉之前的问题:“素还真在你心中,是英雄吗?”

“嗯?”

“如果他是,笑剑钝出手帮他,吾就不会介意。”

“每个人心中的英雄,不同。”

“但拒绝疗伤的人,一定不能算。”

哲学家彻底变味了。黄泉轻笑了一声:“罗喉,这句话,可是你说的!”


苍月银血说,上次感觉灵泉的灵能不是特别充沛,但月族灵泉的灵能在满月的时候最强。明日就是十五,不如明晚去试试。


罗喉答应了。然后说黄泉提到过,现在苦境百姓的生活越来越丰富,白天夜里有很多有趣的去处,他想去看看如今的苦境。叫苍月银血一起去,又复叫上了君曼睩。


“天都真是越来越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了。”

黄泉记得这句话,自己过去也说过。但同样一句话,说话时的心情,竟可以如此的截然不同。那时只是冷嘲,如今,却是隐隐有一些期待。

那时罗喉没有接他的话,这次却问他:“这样不好吗?”

“虚蛟,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生日、虚蛟、不知。”

“那不如就今天如何。我们为你举办一场庆生会。大家庭里,每个人的生日,都要举办庆生会才是。”

“……”

见众人都被自己噎住,没有一个说话。黄泉不禁有点得意。“既然无人反对,那就这样吧。”


偏这时候,苍月银血突然开口:“我要是记得没错。夜麟你的生日,好像就在两天后。要不要也一起过?”

“你记错了吧。”

“我记得是你的那枚银坠上写的,应该无错吧。”

银坠?罗喉想了想,不曾记得看到黄泉身上有什么银坠:“那是什么?”

“是月族王室的信物。王族的每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都会得到一块,上面刻着那个婴儿出生的时间。”

“唔。”

黄泉听到罗喉这声心里就是一颤。虽然现在罗喉已经不再对他说“吾会记住”,但是他知道,他只要一发这个声音,就是会记住的意思。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黄泉缄口,蒙头开路。

君曼睩很轻地“哈”了一声,又急忙掩住口。

一行人朝闹事的方向走去。

罗喉出门的时候,被黄泉逼着换了一套衣服。黄泉如今的衣着本来就不是太过招摇,苍月银血也穿了便装,一行人看起来就像是出来游玩的富贵人家。


他们先看了场折戏(2),因为唱词发音的关系,罗喉大抵没有听明白。只有些依依呀呀的曲调,回响在耳边。竟是有几分慵懒的雅致。黄泉和银血也不明白,就问君曼睩,君曼睩将故事解释了一番,罗喉也听着。脱不开的英雄大捷,封妻荫子。

其实戏里的故事,本来就只有这么三种。英雄黄土,英雄凯旋,英雄美人。

所有的故事都需要一个英雄。所有的英雄,都会随着故事一起走到终点。

没有人会去说英雄在故事结束以后的生活。

一将功成万骨枯,看客只道是寻常。

当善恶失了轮回,谁又会去心痛了谁。


其实,不过是戏罢了。


第二场唱了一半,黄泉感到有些无聊,拉着罗喉去听象声。

象声和戏曲不同,故事都很短,主题又都是贴近百姓生活的琐事。看着让人开心。正巧让罗喉他们赶上了一个关于讨价还价的段子。倒是把罗喉也给逗得哑然失笑。

又听了几段。罗喉说想再看看别的,让虚蛟多赏了人一些银两,起身离开。就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迎面来了一名刀【\(^o^)/】客,周身气息清新又明丽得鄙人。说是刀【\(^o^)/】客,并不是因为他拿着刀,而是此人给人的感觉,就是那么的直接又锋锐,诠释着“刀【\(^o^)/】客”二字的意义。

黄泉看到来人,禁不住“嗯”了一声。



注释:

* 非著人物。

(1)原剧中,笑剑钝带霜儿去聆水仙处后,聆水仙曾说:“原本我那个用剑的小弟之事,我就很不愿过问。更遑论当年对峰壁的那件事情。”所以笔者理解为聆水仙没有激烈的复仇,但是心中还有悲伤未平。

(2)郑重声明,戏里演的不是武君。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