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罗黄罗】死生契阔-28 by:firefish

【第二十八章 对弈】

黄泉睡醒过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天亮了。
山间经了几乎一天两夜的大雨,散发出舒爽的凉意和青草的味道。
鸟儿在枝头婉转着嗓音,一声声都鸣叫得惹人怜爱。
他看见罗喉还在睡,就起来到洞外转了转。

回来的时候罗喉还是没有醒。他开始有些无聊起来。盘腿坐着,心里琢磨起术法的各种新花样。

有了功体之后,这次时间之旅带来的好处越发的明显起来。时空术法使用起来依旧是各种得心应手。随着本身力量的增加,更可以玩出许多有趣的新花样。

比如从树上隔空抓下一只思春的鸟儿,拔下两根毛,惹得小动物喳喳乱鸣。最后把罗喉生生地给吵了起来。

好处是两人吃过了早饭后,可以早早地回天都了。

也是碰巧。就在他们快走到天都时候。罗喉察觉到天都的结界受到一阵剧烈的撞击。他“嗯”了一声,携上黄泉加快了赶回天都的脚步。
待两人看清对手后。黄泉却拦下了罗喉。
“你不想知道他对天都真正的态度吗?”

看出来者乃是佛业双身手下的问天敌,黄泉巴不得那家伙现在干出点什么蠢事来,好破坏天都同佛业双身的关系。他至今还嫉恨着佛业双身在拉拢苦灭两境时候算计罗喉的那笔帐,恨不得罗喉和他们早早的翻脸。佛业双身现在还没能脱出佛皇的百灯联戒,罗喉跟他们翻了脸,没准能让他们再在那蚕茧里待久一点。闷不死那两只老怪也无聊死他们。

不过这话黄泉没有说。罗喉正疑惑地看着他。“强者需要正面的交锋。”
“那智者还能称为智者吗?”
“唔。”罗喉想,这个说法不无道理,“那知道问天敌目的的意义何在?你认为吾不知道他之野心?”
“知道不能作为证据。”
“那便要纵容他伤害君曼睩的可能吗?”
“你对自己的手下还真是没信心。”
“按照你说的。吾不要求他们做做不到的事。”

两人一边说,一边远远地看着天都情形。
问天敌强行闯入天都的结界后,并没有正面和天都对手。而是和赶来的冷吹血舌战了起来。
“听闻武君重伤。问天敌特来拜望。”
“笑话。武君天下无敌,普天之下,谁有这个能力可以重伤罗喉?”
“那日你前来问天不孤的下落。天都之内,除了罗喉,谁能差遣得了身为左护令的你?”
“既然知道只有罗喉才能差遣得了吾,你就该知道武君不会是那个需要天不孤医治之人。”

“嗯……”黄泉对冷吹血的话显得饶有兴趣,“你的左护令,比我想的要聪明一些。”
“他只是吵不过你。对付别人,足矣。”

黄泉挑了下眉毛,眼神中甚是有几分得意。
罗喉看了心中不由又是一动。不由自主的竟然转开了视线。

这不像罗喉。他在心中想着。
可是却阻止不了身体忠实的反应。

那边问天敌却是突然出手。
冷吹血毫无防备,等反应过来时,利刃已划破了身体。
再加一点点的力道,天都的左护令恐怕就要像黄泉过去知道的那样。被敌人一招暴体了。黄泉隔空从后面袭击问天敌,帮冷吹血险险度过了鬼门关。

可这也帮不了天都多少忙。
右护令狂屠、妖体半僧道、巫读经以及其他战将陆续出现。但这些人加在一起对抗问天敌也是白给。

就见问天敌冷哼了一声,回头看黄泉这边。
黄泉早就把罗喉推到了问天敌看不到的地方。让罗喉不到必要别出手。
至于什么是“必要”,就要由罗喉自己判断了。
罗喉这倒也挺想看黄泉的身手。想到黄泉所说的恢复了三成的功体,他就是难以抑制心头蠢动的好奇,想看那个人战场上的风姿。

黄泉飞身到了天都之内。让虚蛟和邪荆这两个不太能打的先扶着冷吹血退下。

问天敌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他停下来,才幽幽评论道,“我没想到。你不但是天都第一的智将,竟然还有偷袭吾的战斗能力。”
黄泉微微侧头,只是淡淡乜着问天敌。“讶异了吗?”
“确实。你让问天敌更加有兴趣了。”
“你来就是为了表达对吾之兴趣?”

“吾听说武君受伤,特来问候。能告知吾,他在哪里吗?”
实际上,这个问题天都那些看到黄泉单独回来的将士,也都想知道答案。
黄泉却并没有那么好心。他冰冷冷又气势凌人地回了一句:“他离开天都,尚未回来。”

这根本是一句废话,不过听在不同的人耳朵里,意思却是完全不同。有些人相信他的话,认为罗喉可能和苍月银血有其他事情;也有些人不信。月族名义上是天都的属国,却一直包藏着异心,如果月族趁这一次机会刺杀了罗喉,天都还被蒙在鼓里,也是大有可能——那说不一定,外面的穿言就是真的了。

高阳异徒更是直接向他发问:“武君和你一起出去?为何现在你一个人回来?”
黄泉不以为意:“我说过了。他尚未回来。”

这番对答,让心中本是以为传言属实的问天敌心中又是一番的奇怪。——明明是说罗喉重伤,为何天都的人看起来都好像不知道这事似的。刚才的冷吹血是。现在的高阳异徒也是。看后面那些人的反应,看来都认为罗喉是和黄泉一起离开了天都的。这是怎么回事?

谣言中并没有提到黄泉当时同罗喉在一起,更不会提到他受了伤。所以问天敌当然不知道。他想,没准黄泉和罗喉一起离开天都去月族找药材治疗,也是可能的。

罗喉会是在月族养伤吗?会已经被月族得手了吗?
又或者,这一切的表象,都只是黄泉为了掩饰罗喉已死的计策?

他此番的目的本来就是试探天都的虚实。如果罗喉真的没事,那他会说是来请罗喉帮忙阻止素还真等人去妖世浮屠的。不管这借口听起来有多烂,至少表面上可以避免翻脸。而如果罗喉不出面,那么传言大抵就是真的了。罗喉死了,他当然也就不必对天都的人马客气了。该收降的收降,该杀的杀。

问天敌心中微一犯难,突然又计上心头。
“我是拜望武君的。”
“武君身体很好,此刻正在外游历。不劳无界主挂心。”
“是吗?这么说,天都现在是你做主?”
“天都一直都是罗喉做主。你之来意,若非方才所陈的那么简单。可以下次再来。”

问天敌试图从黄泉身上读出一些紧张。但不幸的是,黄泉怎么看都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摸样。转念一想,若是黄泉没有这样的本事,那也不会成为他看中的人了。
“我的事情,你或许也能一听。”
“我无兴趣。”
好一个闭门羹。问天敌却当然不会因此作罢:“邪灵和天都是盟友。你听一听何妨?”
“哈。”黄泉嘴角幽幽一挑,“盟友?将对方的左护令打伤的盟友,倒是比敌人更值得天都小心。”
“是吾急躁了。抱歉。连日来,素还真他们攻打百灯联界愈加频繁,司徒偃又在结界外设下阵法,使得邪灵与人交战时,功体受到限制。你精通阵法,吾想请你前往一观。”
“凭什么?凭你刚才的态度吗?”
“你也可以认为是这样。这是一个强者竞争,弱者屈服的年代。”

“你的意思是。我该屈服于你?”
“罗喉不在。你这样的说法,不算错。”

黄泉冷笑。他现在并不是问天敌的对手,不过打一打让他显示一下狼子野心,倒也不坏,反正罗喉就在边上:“我若是拒绝呢?”
“你不该拒绝。”
“哦?”黄泉挑了下眉毛。看着问天敌,“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拒绝。佛业双身和天都,就不再是盟友了?”

“不帮助对方的盟友,还能称得上是盟友吗?”
“盟友需要靠双方的诚意来维护。武君已对佛业双身释出过诚意,但天都得到的,却是无界主的伺机而动,釜底抽薪。冷吹血在五日前,落凤坡之战后,就找到过你了。你当时不关心武君是否受伤,现在又来借探病求助之名,行刺探之实。问天敌,你把天都想得也太浅!”
“那又如何?”问天敌虽然知道黄泉的道理,心中却因为罗喉的迟迟不出现,而渐渐的有了底气。“不合作的盟友,唯有你死我活。”

话到此处,问天敌双掌微张,神色凌冽间,就是要以武力决定尊卑之时。
狂屠知道天都的这个军师不能武,大吼了一声,从黄泉身后跃出,强势当关。他不善言语,回护之意却是坚决。


黄泉想起往昔的情景。不由从后面拍了拍他。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一杆银枪已经背在了他的身后。“这种人,让我来就可以。”
“哈——!”狂屠吼了一声,“犯天都者,死!”
“嗯。让我来。”
黄泉绕过狂屠,枪尖一扫,一道银芒锐利的划破了初升的朝阳,“来吧,你会知道,谁才是强者。”

问天敌“哦”了一声:“我很期待。”
罗喉亦在远处的高峰,看着天都发生的一切。

就见黄泉长长的衣袖随着天都天台上风扑啦啦打着褶皱。鲜红的袖口边幅衬得那杆银枪异常的洁净利落。

问天敌身形一晃,瞬间到了黄泉身前。一掌劈落。谁知眼前竟只是一道留驻繁华姿态的光影。被掌风一吹,悄然散了。待问天敌凛神,肩膀已传来了刺痛。
他顺着传来刺痛感的地方反手一抓,竟又抓空。真气旋即护体而生,却还是晚了一步。一道细长的血印沿着颈项,一点一点吐落红珠。
问天敌讶异地一侧头。是他太大意了,但也是对方的武学太出乎他之意料了。这可不是一个军师会有的武学。
——杀手。
狡猾、利落、不择手段到即使功体弱于对方数倍,也能有取胜机会的极致危险。

但是这样的武学,可不适合正面交战。
问天敌心中对黄泉愈发好奇,手上却是见了真章。
对手霸道气旋威压,黄泉行动速度不由就受到了限制,无法再像刚才那样靠速度游刃有余地出手。问天敌一招攻来,他无处避退,只有以长枪生生挡了一下。
一招之间,根基上的差别立刻显现。
黄泉被震得退了四五步才站住,虎口间也震出了血口,一道殷红随风擦艳了白襟,黄泉嘴角却是见了风发。退势方住,就看他枪缨一颤,乱花飞白,竟是正面对问天敌杀去。
问天敌见此招巧妙,足间一点,随着黄泉的招数向后退去。黄泉知道此人是意图看清自己招数,微微眯缝了一下眼睛。两人保持彼此距离,一路退到天台边上。问天敌肩头微侧。黄泉知道他是要动手,看准时机,枪尖一转,避开和问天敌正面的交错,一柄匕首突然从左手递出。
问天敌心下一骇,因为之前攻击好黄泉后,对方不曾给他重聚气劲的机会,因此此刻倒是真有几分的狼狈。身后又是天都万丈的高绝。他赶紧脚下一点,险险避开那把匕首。左肋一片纷飞,又是几滴朱色。
无界主两次失手,心中已大为不悦,再出手,便是毫不容情的杀招,侧面一掌,攻向黄泉右肋。

黄泉匕首回收,长枪和问天敌再对一招,四野一片尘沙飞起。

就在问天敌准备强势再一招击溃黄泉的时候,突然邪灵那边传来了求助的信息。似乎是天狼星等欲抢夺神之子,而百灯联戒处也传来了强烈的震动。

而尘嚣散去后,对面的黄泉,却依然丝毫不见惧怕之色。
甚至那看不清神色的眼睛,竟给他一种算计之感。再加上此人作战时候长了一百个心眼似的出招方式,和罗喉至今不明的生死之谜。

问天敌犹豫了一瞬,立刻做出了撤退的决定。等邪灵过了以这一阵,罗喉若是找来,他自然可以找借口蒙混过去。若是罗喉不来,那么就可坐实传言。到时候再来攻占天都,亦是不迟。
这般想着,他不在动手:“果然不愧是天都第一的军师。我给你三天思考的机会。”

“呵。”黄泉闻言,居然有些遗憾,遗憾问天敌没真做出什么能让罗喉要与他一战的事情。但还是一挥长枪,“离开,是你的明智。”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