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孰为一 8 by:小林可可

  小二端上夫妻肺片,红片鲜艳,白片透明,浇着辣子麻油,飘出阵阵香辛气味,让人食指大动。展白二人也不谦让,纷纷动著,牛肉带着油水滴到白饭中,连米饭也变得香气扑鼻。不一会便辣得满头大汗,两个江南青年大呼过瘾。

  “这家味道最正宗,我打包票!”白玉堂吁吁出气,抬手扇着嘴巴说得得意。

  “五爷介绍的吃食哪有错过。”展昭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又喝掉一杯茶水,赶紧自己续上。

  白玉堂用余光瞅一眼展昭,状似随意的问道:“我说展猫儿,听说咱们主薄先生最近当了会媒婆。”

  展昭听言差点把茶水呛到肺里:“你消息倒快,改作三姑六婆了?”

  “哼!五爷我难得关心猫儿,怕你老了没人想嫁,你还蹭鼻子上脸了?”手上不停扇着,怎么越扇越辣。

  展昭扯了扯嘴角:“多谢白兄挂怀,你还是先操心自己吧。”

  白玉堂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你倒也真是不急。”

  他表情神秘的放低声音:“说实话,猫儿,你闯荡江湖时也小有名气,难道就没碰到个把心仪的女子?”

  展昭垂首不语,看不清表情。片刻才应声道:“那你呢?”

  “……”

  “我当然有。”

  “哦?”展昭眼神一暗,瞬间恢复:“说来听听。”

  白玉堂没有回答,像没听到他说话似的,自顾自起身叫小儿续茶。回到桌前时,展昭正埋头刨饭,白玉堂下意识摸摸怀里的琉璃簪,忽感一阵气闷,他放下手,也端起了碗,一时间房内沉寂,再无人言语。

  白玉堂坐得累了,起身走到窗边,身微侧,手上捧着的《刑律》字迹明亮不少,他继续翻阅着。

  “宋法制因唐律令、格式,而随时损益,则有《编敕》,一司、一路、一州、一县又别有《敕》。……”

  “律令者,有司之所守也。太祖以来,其所自断,则轻重取舍,有法外之意焉。然其末流之弊,专用己私以乱祖宗之成宪者多矣。……”

  夕阳余晖斜斜,穿过木棍支开的窗户,洒落在他身上。不知怎的,他丹田泛起一阵酥麻,向身体各处扩散,又很快汇集到腹下,躁动难名。

  书上的字早已模糊,白玉堂转头,将眼睛定在桌上某处,呆看了会儿,他叹口气,放下书本,往内室步去。

  坐到床边,还没躺下,敲门声起:“爷,尚书府宋公子和楚敖楚公子有联名贴子拜上。”

  白玉堂起身开门,接过帖子展开看了一眼,就欲递还仆人,但手伸到中途,他顿了顿,收了回来。

  “你去回话,就说白某今晚准时赴约。”

  嫣然楼,敞厅高梁,二楼阁间回廊围出天井,灯烛煌煌,将上下都照得通明。妓女浓妆艳抹,群聚于主廊之上,笑语声声,召唤恩客。

  白玉堂登上楼时,宋晟楚敖已在雅间外等候了。宋晟亲切迎上前:“白兄赏脸同聚,小弟好是开怀,快请进。”

  白玉堂抱拳应承,走进阁内落座安顿,抬头时不禁一呆,只见楚敖拉着一个白净秀气的女子坐在旁边,他目光如当日宴饮一般痴迷,但那女子却不是茉莉。

  感觉到白玉堂疑惑眼神,楚敖凑近他,低声笑道:“她不是此间人,我带她过来的。我答应去哪儿都带着她,不会召唤别人。”

  白玉堂道:“她若是这里人,你也不会这般形容,我也倒不奇怪了。”

  楚敖眼光定定:“甚是。既又遇上中意之人,我便不会犹豫,不然,等年长时,心无归处,只得随便找个女子成亲,这种人生,殊无意味。”

  “楚兄说得在理。人生百年夜将半,对酒长歌莫长叹。”

  宋晟笑盈盈看着白玉堂,把花牌递上:“白兄,上次招呼多有怠慢,一直耿耿,今个儿就当赔礼,请点唤侑樽。此处深阁姑娘歌喉婉转,可极是有名的。”

  白玉堂正咀嚼着楚敖话语,漫不经心的推回花牌:“宋兄多礼了,你来做主便好。”

  宋晟看着白玉堂俊朗的侧颜,眼光闪了闪。

  宋晟点的是名娼嫣紫作陪。很快,雅阁里便歌舞声起,推杯换盏,热火朝天起来。

  嫣紫秋波婉转,一瞬不瞬的看着白玉堂,殷勤服侍。白玉堂放松身体,一派闲适,坦然受之。看着这玉面佳公子的不羁神情,嫣然芳心悸动,嘤咛着软倒,白玉堂顺势揽过佳人,软玉在抱,他心里却暗暗纳罕,对着这娉婷曼妙的佳人的自荐之势,他的身体竟还不如傍晚那场一时兴起。

  宋晟看在眼里,心情大好,酒兴更高,不多时已是微醺。

  话题从诗词歌赋聊到来年的殿试,白玉堂勉励众人之后,便起身更衣。

  这时宋晟也站起来,称与白玉堂同去。

  穿过人群,走到无人回廊,宋晟突然挨近白玉堂:“白兄今日兴致可不如上次啊?”

  酒气随呼吸袭来,白玉堂皱眉拉开距离:“宋兄醉了。”

  “呵呵,那日见你和那展大人如此……我早就知道,你和我是一类人。”

  白玉堂倏的转身:“我和展昭如何?什么一类人?”

  “呃呵,”宋晟酒劲上来,细白的脸庞泛起红潮,“好龙阳又如何,男男之乐,岂是常人可享试?”他再度贴近白玉堂,抓住他的手拉向自己下体,嘴唇也凑了上来,“白兄仙人风姿,在下一见之后,便再难忘怀。今日蒙神灵眷顾,只愿求得与妙人雨露一番,平生足矣。”

  白玉堂大怒,另一只手狠拍宋晟睡穴,看着他软软倒下,白玉堂双眼冒火,顺势又起一掌直逼其天灵盖!掌风到中途,他突然收劲跃开半尺,手掌在身旁紧握成拳,青筋隐现,目光却已是坚冷若冰,他看一眼雅阁方向,旋即拂袖离去。


评论(1)

热度(34)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