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看猫鼠抓犯人 第五案6

第六章 错觉VS逆转

 

 

智华那边已经登机了。为了防止频道被窃取,因此联络暂时中断。

 

展昭磕着下巴开始回忆当时山道里的情形。看了整两天的魔术揭秘之类的资料,对于人类的视觉欺骗术有了不小的认识。这不能怪他,心理学也是各有研究侧重的。

他认为如果这个山道不是事后形成的,那么必然有一种方法,能够诱导他们停在一个特别的地点。为了确认这种情况,他才想要干预张龙停下来的地点。但是看起来,这种干预的手段失败了。

 

“张龙,你是震动停下来后多久停下的?”为了进一步确认,展昭只能设法提问。

张龙想了一会儿。因为事情隔得很近,而且他有了一些心里准备,所以没有展昭他们那时候那么震惊,记忆也就相对完整一些。

“大概五分钟吧。”

——这和他还有赵祯当时的反应并不一样。

 

山道是直的,光靠震动实在很难判定对方会停在哪里。一定还有别的手段。

展昭回忆了一下当时震动的情况。至少不会是在他们停下之后重新滚落的石头。但是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那石头既然会长大,也或许是根据他们停下来的对方让石头“长”出来的?

 

鉴于可能性比较多。展昭就更想搞清楚了。

 

这时候,张龙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呃,组长,你这么一提,我好像想到了。”

“想到什么?”

“我跑到一半,忽然有点累,然后发现不震了,你又让我停下来,我就停下来了。”

?赵祯当时是说他很累了,所以要求停下来的。他事后问赵祯,赵祯说也不怎么记得了,就是累呗,觉得跑不动了。可是赵祯和张龙的体力截然不同,不可能在他同一地点感到累啊——这么说来,难道真的不是因为停下来的地点?也就是说,不管停在哪里都可以造成对称的局面咯?

 

——不对,一定不对。

展昭想着,忽然一拍脑袋。笨不死你!

 

“张龙,你停下来,是不是因为你面前的路,开始升高了?”

 

张龙愣了一下。试着走了几步。不是很明显。于是公孙策让蒋平调阅了张龙身上的定位信号。地面果然有五到七度的倾角。偶尔也有下凹区域。两处地势是完全统一的。这种角度。在高高低低的区域,展昭或者张龙这样的体力,走路是不会察觉到的。只有人在高速跑动,导致疲劳的时候才会特别敏感。

“小展你怎么发现的?”公孙策好奇的问道。

展昭自己都想笑自己了。“政委,我有没有和你说过,那块滚落的石头,就停在我们呆的那块地方。”

“哦……对哦!我怎么连这个都没有注意到。”石头有惯性,但是最终肯定会停在局部最低点。

“我想可能有两个因素。一方面,那个地方是最低洼的。另一个,或许和石壁的凹凸情况有关。那块地方虽然不明显,但是有些不好走。所以赵祯会在那里喊停。石头也会卡在那里。”

 

张龙观察了一下石壁的周围。“组长,真的被你说中了。这条路的石壁的弯曲度比较高。而且这里还比较黑。”

“观察的好。”展昭和公孙策同时夸奖道。

哪里知道张龙一点也不买帐。“你们俩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要怎么才能出去阿。而且组长,你不是说那个石壁还会长吗?救命阿!~~————……”

 

忽然之间,张龙那边的信号断了!

 

公孙策和展昭都是一惊。双方互看了一眼:“怎么办?”

小孩子的断臂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就在这时候,扩音器那边忽然又传来了好似巨响的轰鸣声——“山神已怒,啊嗷嗷嗷嗷——————”

 

那个“啊嗷嗷嗷嗷”是什么东西。您搞笑来的么?展昭和公孙策表示不紧张。一点不紧张——狗屁的不紧张!那么多人都在他们手上!!!

公孙策拿过话筒:“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不要装神弄鬼的。”

 

“不尊教化者……死————”那边忽然又传来了电闪雷鸣的声音。然后有什么东西崩塌的响声。

展昭和公孙策还有王凤都狠狠地皱起了眉头。赵祯和赵昉都还在对方手上。而他们至今为止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可以说一点进展都没有。

 

展昭示意公孙策让他来。只要对方是人,他就一定有办法对付。虽然看不到对方的样子会大大限制他的发挥。

 

“我们很尊崇教化。我已经献祭您的山神了。为什么山神还是不满意呢。”

“胡说!山神已经放你出去了!可是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居然不相信山神的力量。你们质疑山神,就该死!————”

 

“山神说要两个人。我已经献上。可是前日里,我们走失了许多孩子,至今没有下落。孩子何辜?”

“哼哼哼。那是他们勿入圣地,理当受到的惩罚。”

“是因为他们拒绝献祭吗?可是他们都只是孩子!”

“这是山神的惩罚!——惩罚!————是人类不信神灵,妄自尊大的下场。若是你们依旧如此,总有一日,会自取灭亡。就是你们的后代,也不能免。”

“你不是人类吗?”

“我是山神的使者。我可通天地阴阳。”

“我看你口中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山神!那根本就是个山妖!你们根本在妖言惑众!!”

 

展昭这话一出,王凤差点都傻了。他赶紧去想要阻止展昭,却被公孙策拦住了。——展昭的判断一定有他的道理。

 

那头传来一声尖锐的啸声。展昭迅速自己接口道:“告诉你那个所谓山神的死物!如果救不出人来,我们誓毁妖山!!”

——我的个姑奶奶!!这也太过劲爆了吧。王凤和公孙策同时想。

 

但是他们也在这一刻忽然明白了展昭的意思。既然对方装神弄鬼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相信有山神的存在。那么不管他们隐藏在这一表象之后的目的是什么,抹杀“山神”本身,不可谓不是对他们的致命打击。

 

那边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尖啸之后,忽然安静了下来。“你们会受到惩罚的。会受到惩罚的——”

“那就看谁罚得过谁了!”

“轰轰轰————皮皮啪啪,咔枝咔枝。”

展昭淡淡冷笑了一声:“爆竹使用来驱逐年兽的。雷鸣是用来震慑山川五岳精灵的。用这些来吓唬我是没有用的。你有功夫给我转达一下,我明天就要见到所有还活在山里的人活生生出现在我面前。要什么献祭之后我们都可以谈。不然的话,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我都会要他知道人类不是被吓大的!”

 

展昭说完,自己切掉了通讯。

通话器忽然爆裂的嘈杂起来。

展昭重新将通话器打开。

对面还是那一句。“你们会受到惩罚的。会受到惩罚的——”

展昭再次关掉通讯器材。索性把电池给拆了下来。

王凤紧紧地锁着眉头。“展同志,这么做,不太好吧。我们的第一任务是救出赵昉和赵祯。”

展昭抿着唇没有说话。

王凤当然知道他是心情不好。不由的看了公孙策一眼。“你怎么看?”

公孙策也皱了一下眉头。而就在这个时候。蒋平那里忽然传来了一条喜讯——“小白他们找到欧阳了!”

 

 

找到欧阳了?就算白玉堂他们找到欧阳春了,又是怎么联系上蒋平的呢?

三个人都冒出了同一个疑惑。

 

蒋平在那头解释到。“小白找到了你们找不到的那架飞机。但是因为在外面冻了好几天了。他怕机械上有什么问题,所以正在检查。是通过飞机上的求救信号找到我的。我已经确认过他的身份了。”

 

“孩子们呢?”

“还没头绪。但是欧阳和小白的意思是,再不出来,大家都要饿死在里面了。你等等阿,我把小白他那里的卫星图像转给你们。”——王凤在心里替广大人民群众默哀了一把。卫星——银子阿!包拯还真不客气。

 

“欧阳的人都没事么?”

“不知道,回头你们见到小白他们再问他好了。”蒋平那头听起来好像在做什么技术分析的样子,很迅速的敲打着键盘。“哦对了,刚才智狐狸跟我说,他觉得我们的红外信号被人换了。他娘的敢跟老子玩这套,看我不整死他们。”

 

一般蒋平把这种话说出来了,就代表他已经黑完了。

“呵呵呵。”公孙策干笑了两声。“这次你又干了什么?”

“哼!老子给那个CPU的加法器上了几个死循环。然后把电路击穿的保护器黑了,接着把几条分流保护电阻给他烧了。等下他们那边噼里啪啦一定响得很欢乐。”

 

——公孙策和王凤同时黑线了。这都是什么人阿……

 

不过公孙策很了解这个电脑电路痴,虽然他是天才而且天才成痴,但是还是很需要鼓励的。“蒋四阿。干得好!”

“谢谢政委夸奖!以后还有什么需要我的时候请随时联系。”

 

“诶哟,现在就很需要你啦。”听到白玉堂找到以后的展昭心情大好,也有了调侃的心思。“蒋平阿,你能不能搞一份ML山的全图给我阿。还有,别说你没查过段轩的通讯记录。我才不信呢。”

 

“诶哟,展组长阿。荣幸荣幸。ML山的全图没有问题。我明天就能给你。段轩的通话记录,嘿嘿,这可不能怪我。我能找到的他的通话记录,还真的不多。我已经在CX的数据库里搜过‘段’这个音节了。但是资料太多。我过滤过不过来阿。”

“那你搜那个人当时跟小白说的那段话呢?”

 

“这个主意不错。可是那是内部回路的无线通讯,不经过电话局的交换器的。没有记录阿。”

展昭黑线。物理屏蔽这种事情,还真是让人头疼的存在。“那你刚才黑的那台机器的在那里,能差到吗?”

 

“诶诶,你等等阿。你等等等等。”

王凤还好死不死的要刺激他,轻柔的嗓音轻笑着:“蒋四阿,现在知道,机器不要随便黑了吧。这回找不到CPU号了吧。这回没有物理地址可以找了吧。”

蒋平那头听得毛骨悚然。“王王王秘,我我我知道错了。你等等阿,等等,现在没准还来得及。”

“来得及吗?你现在再查,也只是增加运算器的复合。微电偏离,只能导致主机烧得更快。”

 

“表吵!”蒋平生气的关掉了王凤的声音。

公孙策这边几个人都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展昭揉了一下鼻子,看到蒋平传来的卫星图像上,白玉堂好像已经启动了直升机——小子还真敢开!

不过欧阳队里有个叫孟甫英拆弹好手,应该可以降低一点危险性——只要那人还活着,还喘气,还能工作。

 

展昭看这白玉堂直升机起飞后,接通了和马汉通讯。“马汉,有没看到天上有大鸟?”

马汉莫名其妙的。大鸟?什么鸟,哪里来的鸟。还没问出口,就忽然感到眼前一白,铺天盖地的白雪撒了下来。“组长,鸟没看到,我看到了传说中的雪崩!!!”没办法,铲雪救援车太牛叉了,而且又停在道路上,这种小规模的雪崩根本不能影响它。

于是继而,马汉就看到了引发雪崩的罪魁祸首。——那是一架正在因为加速螺旋桨而发出句大噪音的直升机。

“组长,我我我看到了。”——这不是小白那架么?不是说不见了吗?怎么突然又冒出来的?!!“组组组长,这是怎么回事阿?”

 

“别问我。张龙的信号断了,你也听说了吧。”

“恩,我知道。我正想问你们,我要不要行动呢。你们正好在和蒋哥聊,我就没敢插嘴。”

 

“恩,你再等一下。我们不能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好吧……”马汉无聊的低头继续拿着手机打游戏,美其名曰有助于训练反应速度。

“哦对了。”展昭忽然想起什么来,“有路的话,过去找找他们出来的地方。”

 

这明显是在耍着人玩嘛!开什么玩笑。马汉怒!扔了手机恨恨道:“知道了。”

展昭无辜的在另一头笑了笑。——说起来那个“山神”还真准阿。真的把人放出来了。不知道那些孩子和张龙是不是也会被放出来。

希望那边的人不要一不做二不休的当真撕票。

然而想到那只孩子的手,那节断骨。还有张龙手上其实还有另一个孩子的手吧。还有山壁上的那一只。

 

白玉堂他们出来了的事实,也有可能会激怒他们。

只是这到底是闹哪样?!!装神弄鬼的。想到这里,他就不由的去看王凤。

 

王凤挑一挑眉毛:“怎么了展大组长。看上敝人了?”

展昭笑一笑,“是啊。不知道我能不能让王大秘书满意阿。”

——还接话?!王凤傻了一下。定力这么好的男人真不多见。不愧是留洋回来的帅哥。“诶哟。满意,当然满意阿。你看,这太阳还大着。要不我晚上去你病房?”

刺激,太刺激了!公孙策在一旁磕着下巴想。王凤今天晚上不知道会不会被小白打到鼻青脸肿。

 

展昭仍旧气定神闲,还走了两步过去。“不用阿。我现在就很空。”说完忽然脸色一变,“你给我老实交代,这出戏到底他娘的怎么回事?!”

=口=展帅哥暴粗口!!!

 

“呵,呵呵。”

王凤干笑了两声。

终于正经起来。他从边上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摞文件来。居然还有好几份。给了公孙策和展昭一人一份。

 

然后开始解释道:“事情大约是这样的。有一个组织,名叫‘雪山守护’,是一个名叫河内隆一的日本人建立的。成立初期以保护环境的名义做宣传,吸纳了不少的高学历高知识人群。在SA,WD,SU,ZA一带十分活跃。入会成员都会学习基本的日语。但是自从十年前,这个组织开始慢慢吸纳起边境防卫队的成员。曾经发生过几起森林大火、雪山救援边境救援队拒绝救援的事件,理由是破坏自然的人不该去救。这个事情引起了中央的重视。撤换过一批人。但没有大的成效。只是从原来的拒绝救援,变成了假装救援失败。我们去调查过和村隆一的资料,因为在境外,而且在日本这个名字太平常了。又没有照片,网络什么的,都是通过代理服务器发出的。最初注册的IP也没有查出线索。

几年前小展你和欧阳一起去调查过一起军人协助反政府组织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展昭点点头。虽然那时候他满脑袋都是快点解放去找白玉堂,以至于这事情在他的印象里变得十分浅薄。

 

王凤拿出一张照片:“你们看看,这个人叫张开恺。”

公孙策皱了一下眉头。——有点熟,但怎么想不起来。展昭想了想:“我记得他。是当时给外面写日记的那个。后来怎么处分的?”

 

“也没什么。那一次处分的普遍比较温柔。就是开除军籍,开除党籍。”

——也不太温柔了。

王凤似乎看出了展昭再想什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当时我们特别找人给他们做过谈话,也希望能够给他们一次机会。但是这是他始终认为自己没有错。改革毕竟不是革命。”

 

展昭叹了口气:“我不需要知道这些吧。”

 

王凤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包烟:“介意我抽一根吗?”

一般抽烟的男人在谈到很要紧的事情的时候,都习惯抽一根来控制自己的态度。

展昭并不反对抽烟。但是烟草会影响他的思维。某种意义上,他和白玉堂在这一点上再次诡异的一致起来——喝酒不抽烟。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神经都不需要刺激,只需要放松。对于白玉堂这样的好奇宝宝居然没有尝试抽烟,连展昭都很意外。不过,物以类聚嘛。“我其实有点介意。不过如果您不介意开窗的话。”

公孙策也附和:“其实我也有点介意。你知道我的。”

 

王凤的确是知道他的。酒店必须设立禁烟区的法规就是在这个人的再三怂恿下最终给推出去的。

于是只好起身站到窗户边上去。还好也不是太冷。

 

他一边点着烟,一边道:“你们不觉得,他的感觉和段轩很像吗?”

 

公孙策和展昭都是一愣。

王凤续道:“欧阳来了以后,拍过段轩的指纹,掌纹给我们。核对了以后,证实他的确是当年的张开恺。”

 

 

 

王凤续道:“欧阳来了以后,拍过段轩的指纹,掌纹给我们。核对了以后,证实他的确是当年的张开恺。”

“整容?”虽然公孙策觉得这种猜测一点意义也没有。但还是顺着王风的话问了一句。

 

王凤点头。

公孙策和展昭各自低头看起了资料来。

张开恺被开除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但也只是五年前的事情。

根据资料显示,张开恺后来离境去了日本,同一时间,段轩正好在日本出差。但是两人的交叉时间很短,只有两天。整容手术没有那么快恢复。那个时候就换人,是不可能的。而且日本在六年前已经在护照上添加了指纹识别,新一代日本护照登机的时候都要通过指纹来出入境,赴日签证也是一样。所以从日本回来的那个人,肯定还是段轩。

但是之后段轩再也没有离开过中国境内。他是怎么和张开恺交换身份的呢?张开恺又是怎么进入中国的呢?

 

虽然南边和西边有两条偷渡线路,但问题是从日本往外偷渡就只能用船了。张开恺去日本的时候也验过指纹,之后没有出境记录。走欺骗程序的正常途径,例如假护照,假证件是不可能的。日本又是个岛,飘太平洋的风险很大,张开恺没有被逼到绝境,不会走这条路。日本和中国毗邻的海域,鉴于中日关系时常紧张,海上搜查队也查得还是比较勤快。

 

展昭看到“海上搜查队”的时候,不由笑了一下。

 

王风和公孙策看他这一笑,都觉得有点诡异。但是两整天魔术节目不是白看的。

“你们能肯定,海上搜救队没有这个组织的人?”

 

王凤傻了一下。

公孙策击节:“小展,高啊!”

 

王凤傻着愣了一会儿:“你是说,海上搜查队,有人在检查偷渡船只的时候,放过了他们的船?”

 

“不。我认为,他是跟着海上搜查队,回到中国的。”

也就是说,混在搜查队员里面,搭乘搜查队的船只回到中国境内。继而通过某种途径登岸。这种办法听起来果然很可行。就算搜查队里没有人认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因为搜查队时常会有新兵训练的加入。所以只要有一套制服,混上船的可能并不是零。关键的是入境处的检查。

 

王凤虽然不处理这类事情。但是他知道,只要人到近海。那些偷渡分子总是有办法把人给送进中国。

 

王凤掐灭烟头。对着窗外吐出一片烟圈。然后将窗户关上。“为什么要换掉段轩呢?”

 

展昭继续笑了一下。“答案其实就在资料里。”

公孙策好像恍然明白了什么:“资料里说,段轩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本地人。热爱ML山,热爱自己的家园。愿意保护这片土地。有证据显示,他的确加入了‘雪山守护’这个组织。”

 

王凤皱了皱眉头:“这代表什么?”

 

展昭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我们的这位第一秘书大人,果然完全没有探案经验啊。

但是第一秘书真的不是白当的。当展昭提示他说“秘书大人,您想一想,ML山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之后,立刻明白了展昭的意思。

 

“你是说,段轩不会赞成他们这么做?”

 

展昭点点头。

他心中已经大约描绘出了这起事情大致的样子。

“王秘,你们是不是怀疑,这是一起预谋已久的分裂活动。”

 

王凤又拿出一根烟,点亮了站在窗边踱了两圈。“是啊。我们,的确有这个感觉。但是不敢确认。你们也知道,因为这个事情大规模的派人到西边来,是会引起人家的闲话的。老板也不想搞那么大。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真的就借孩子的事情动手。”

转了两圈,他显得略微有些焦虑。“这个也是怪我们太不小心了。小孩在跟着学校出来,我们就以为不会有大事。谁知道就出事情了。”

 

 

媒体炒作有的时候的确是不能不让人顾虑的。任何东西,都是一剑双刃。没有绝对好的和坏的的事情。信息的公开透明,也是一样。

赵恒如果没有这方面的顾忌,一开始就派更多的人手来调查,可能不会拖延那么久。

老子说,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虽然听起来很不动听,尤在这个人人生儿平等的年代里。但是是谓“无知故无欲”,古人的经验,何尝不也一把利剑呢。

 

展昭想着,又在心中无奈的摇摇头。

担心和自己亲近的人,是人的天性,违背天性的所谓道德——再怎么大禹治水只是美谈而已。

到头来还不是一拨拨的派人。而且让罪犯有筹备和逃走的时间。只是若是允许特例的存在,例法还有其存在的价值吗?

 

 

展昭拉回胡思乱想:“总之,事情既然出了,就要解决。其他我不管。反正这事情解决了以后,我和白玉堂年底要放假!”

“哈?!”这是什么脑袋?王凤惊了。

就见展昭一脸的理所当然:“放假。我把段轩给你抓出来。把那个所谓的‘雪山守护’的真面目给你揭出来。然后我年底要放假。”说完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王凤迷茫而求助的看了公孙策一眼。

公孙策好心的给展昭翻译了一下:“他的意思就是说。你们让他做了那么危险的是事情。而且要让‘雪山守护’的成员相信他们所在的组织并不是表面上描述的那么美好,是很辛苦的事情。所以他要你承诺在他需要的时候准假。不管到时候有什么案子,他都不管。——王秘,这是将近五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休过长假的人怨念。您不要太在意。”

 

展昭咬牙。

谁知道王凤倒是很爽快:“只要赵昉和赵祯没事。你假期的事包在我身上了!”

展昭兴奋了。然后感到很意外。——这么爽快的人居然能当上第一秘书?!!转念一想:政坛混多了养成的说谎不纳税脾性吧……白高兴了真是。

 

不过算了,反正也没有真的指望他。

 

这个时候,窗外忽然由远而近,传来了巨大的响声。越来越近。展昭跑到窗口去一看:不出所料!“好像是小白他们回来了!!”

 

但是随即,兴奋过头的人就发现,后面似乎还追了巡航的战斗机。怎么看都是空战的架势啊……展昭扶额。

王凤几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一个小时里面傻了两次。

只有公孙策最悠闲,抱着膀子看天:“诶呀,小白的战斗模拟都是A级机密文件啊。今儿看来可以免费了。”

 

展昭怒了:“蒋四在干什么啊?!!”

“还在反黑自己的黑客程序吧。估计没有成功。”

——他就没有先通知一下这里的人的觉悟么。

 

他们在这么讨论着的时候,白玉堂的直升机已经上上下下甩开了一架追踪的战斗机。而另一架在追着他升空的时候被尾翼上的两颗自卫弹打中了主引擎。

飞机因为高度太低,连跳伞都不行,笔直朝下坠了下去。这时候就听到白玉堂的声音在直升机的扩音下想了起来。“右边第三排有副引擎启动的按钮。你可以选择垂直往上飞,这样掉到地上的时候应该在基地的缓冲区里。别说我没提醒过你啊。飞机掉下去我不负责啊。告诉过你们的,我真的不是恐怖分子。我是国家特侦组三组的组员白玉堂。因为执行任务出了岔子所以没能及时通知基地。我已经解释了三遍了。刚才那个是警告。这是第四遍。再有上来的,我可不客气了。”

 

这时候另一架战斗机已经追上他了。但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开火。

白玉堂这个名字在空军里实在太震撼了。

如果之前还因为命令和没有亲眼见到对方实力而依令行动了的话,现在他在自己往枪口上撞,那就是彻头彻尾的脑残!!

 

白玉堂转了两圈,和对方在空中僵持了一会儿。

公孙策见好戏演完了,很“尽职”的通知了空管局,这架飞机真的是他们特侦队的。

被白玉堂打中的飞机终于缓慢上升了一段,最后“如愿坠落”在基地的迫降跑道上。远远的可以看见腾升的黑烟。

展昭在心底祈祷,飞机千万别报废了。否则包拯肯定会趁机敲诈他和白玉堂的劳动力的——不过,诶呀,这次反正有赵祯嘛。

 

闹剧在十分钟后结束了。白玉堂将直升机停在展昭他们的医疗办公大楼边上。

欧阳春第一个从飞机上下来。展昭和公孙策赶紧捂住耳朵。王凤还没有明白为什么,瞬间就听见震耳欲聋的一声喊:“来人啊,有没有人——?!TM给老子来个活人!!!!”

 

我的个姥姥,堪比狮子吼啊。全楼都震惊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他队里倒了两个。刚才白玉堂虽然已经很收敛,但还是来了个720度翻转。对伤员实在太刺激了。

 

紧急处理了情况之后。欧阳春简单将情况说明了一下。

 

他里的狙击手洛飞和信息员杨舟在山洞里中了对方的算计,开枪射伤了队友莫思瑞和张悦。施晓溪给两人做了紧急处理。众人突围了两天,都没能出去。因为食物和伤员的限制,只得停下来。幸好后来被白玉堂和赵祯歪打正着的找到了。

可是施晓溪饿了过久,已经十分虚弱。莫斯瑞和张悦的伤口也被感染了。

 

“幸好人还都在。”

这是总结陈词。

 

展昭好奇:“欧阳,等待救援可不是你的风格。”

欧阳春果然显得很愤懑。“我当然不想,可是我们从高出摔到一个动力,哪里都出不去。洛飞和扬舟去探路,不知道怎么的,走了一圈又走回到原来的洞口。更诡异的是,居然还把队友当做敌人。”

 

“是啊。太奇怪。他们居然利用镜子造成错觉让我看到了山洞另一头的两具怪东西。我们脑子一热就开枪了。本来想着队长他们都在后面呢。”洛飞一脸的沮丧和不忿。

 

——镜子,居然又是如此!

“所以后来你们就不敢乱走了?”

“是啊,这怎么再敢走啊……”

 

白玉堂和赵祯都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来。

因为将食物几乎都给了欧阳他们。之前几天也没怎么吃。两个人也都是面有菜色。

展昭挠挠下巴。“先吃点软食再说吧。”——典型的假公济私!!!

 


评论

热度(17)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