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乾旦3 by:firefish

春色渐老,蝉鸣树梢蝉声残。桂花香里正年秋。

 

年年岁岁景物旧,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各大高校迎接新生的日子。而今年的中央戏剧学院报道周,因为将迎来一名叫白玉堂的学生显得格外热闹。

表演系学生会会长展昭当仁不让,让也没人的守在自己系的大牌子下面。一张桌子,一把小凳。赵虎坐在桌子上拿着扇子,独自消暑。身后的草坪上还坐了几人。插科打诨,偶尔唱上两句。除了接待新生报到,他们还背负着一项十分艰巨而神圣的使命:群发短信通知狐朋狗友as soon as白大美人appears。

 

所谓的美人,一般架子都很大。白大美人更不例外。

报道周最后一天的下午五点,秋风习习,晚照正毒。周围院系的战友们已开始纷纷收摊撤人,偏偏展昭他们的大角儿白玉堂还没登场——不是打算放学校的鸽子吧。

 

“想当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还博得了美人一笑。如今这诸侯们都已走完,我们的美人却还没到,咿呀咿呀咿咿呀。”赵虎扯着嗓子开唱。“美人啊美人,伤了我的心的你的心,伤不伤心。咿呀咿呀咿咿呀。”

展昭豪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诸侯其实都是去看美人的。可得借了烽火之名,美人才会露脸。”

“呀呀。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小的们,与我来呀——!”赵虎对着身后的几人大喝一声。

众人很配合的纷纷起立。

赵虎掏出一支打火机。“点烽火——”

 

好冷~~~

正当众人开始掏打火机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T-shirt加淡蓝色半旧牛仔裤的身影风也似的冲进了校门。进门后左右看一看,三步并作两步朝展昭的桌子杀到。

真的是烽烟起,美人到!

但是所谓的凌波微步,罗袜生尘,那完全是浮云。

展大人,你说自己不了解白耗子,谁信啊?

 

嗯,白玉堂信。他按着桌子喘口气,定了定神。“对不起对不起,我到晚了。”抬头一看是展昭,“——怎么又是你。”

 

展昭眨眨眼睛,微笑。“没办法。能者多劳,如牛啃草。”

成功换来美人一笑。一排玉白的牙齿。两颗小虎牙晶莹圆润。展昭身后的校当家花旦,表演系副会长姜晓颖捂住鼻子险些喷出一池鼻血来。

 

赵虎也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到白玉堂。心跳不自觉的漏了一拍。那忽闪忽闪的刷子似的睫毛,就好像一道道挠在心肝上。晴天炸开一道响雷——老子不会栽在一男人手上吧。

展昭收起手中的扇子。递出一张纸:“请填报名单。”

白玉堂乖乖的拿起笔来填。

“怎么到那么晚?”

“呃。堵车。”

“真是没有比这更烂的借口了。“展昭看这人两手空空个,”你的行李呢?”

“呃。需要行李吗?不是说学校有配么。”

那也不配牙刷牙膏,替换衣服啊!众人无语。

 

“今天是报名的最后一天。现在是下午17:22分。你晚了22分钟。应该请等你的大家吃饭。正好22个人。”

“……”白玉堂写字的笔忽然停住了。他抬起头来看展昭。展昭也抬头看他。四目相交。两人的眼睛都锃明刷亮,不瞪也分外炯炯。场面十分滑稽。

 

周围的道路已经开始人头涌动。

伴着一声尖锐高亢堪比白玉堂三试那天最后一嗓子的尖叫,本来就打了鸡血的人群开始不安定起来。有人捂着嘴偷笑:“嘿嘿嘿嘿,看到美人了。居然这么近。”

有人合掌垂泪:“哇,真的好般配。”

有人心旌摇曳:“一对璧人啊~~~~”

 

白玉堂和展昭本着“服务大众,乃是我辈风格”的宗旨。持续对视了大约有一分钟。

就听白玉堂“哦”了一声。展昭顿时歇工回神。吩咐道:“大家先去吃饭吧。我和颖姐带白玉堂去熟悉一下校园。朱骏。你吃过饭以后陪白玉堂同学去看看,把该买的都买齐了。”

“好勒!没问题!”

“没事,我可以自己买的。”

“谁是会长。”

“……哦。”

 

众人开始收拾桌椅。忽然有一庞然黑影自密集的人群被抛出,直朝白玉堂飞到。展昭眼明手快,拉着白玉堂闪开。可怜赵虎在展昭身边还没闹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那黑影扑了个正着。

自日剧《一吻定情》后就出镜率奇高的乌龙接吻戏码,如期上演……

 

众目睽睽,全校赶来看白美人的大家于是就鉴证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闪光灯聚焦,快门连按。至于白大美人在做什么,暂时已经没有人关心。那黑影也不负众望的果然是个女生。

美女扑倒帅哥后强吻。大抵这期的校报上会有这么个标题。

众人的嘴巴都还在O字型的时候,只看那美女彪悍的跨骑在赵虎身上,回头对着人群骂:“你们这几个没义气的,看我回去收拾你们!”

赵虎躺平在地上非常无辜而幸福陶醉的眨巴着眼睛。隔壁台美系的学生会主席丁桂花。好大一枚美人!苍天啊,请多劈下几道雷电死我吧!!

 

“姐姐,你压着我的报名单了。”白玉堂完全没有自觉的跑去砸场子。伸手抽抽被丁桂花压在手掌下面的纸。这可也是他辛苦填的。

丁桂花转过头,嫣然一笑。然后抓起纸从赵虎身上跨出来。

伸手:“你好,我叫丁桂花。考不考虑让我做你专门的灯光师。”

白玉堂也伸手。“哦,你好,我叫白玉堂。呃,我的报名单……”

丁桂花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更不知道对面这才华横溢的美人是真傻还是假傻,只好将手上的报名单拿起来看了看。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的狗爬着几行字。

谁说字如其人的……

幻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丁桂花将报名单还给白玉堂。哼了一声。指着赵虎道:“你,本小姐一吻千金。限你三日之内缴纳全款。不然后果自负!”

语毕,拍拍手,转身走人。

 

赵虎无语问苍天:我招谁惹谁了我啊。

 

展昭的眉头抽搐了一下。回视众人:“走吧。”说完,还特地照顾了白玉堂一句:“我们学校虽然有几个疯子,但其实还是正常人比较多。不用担心。”

白玉堂一脸的淡定,环视四周。漆黑的眼睛分明在说:“这架势叫正常?”

仿佛为了证明他的正确性,远处砰砰砰传来三声巨锣响。然后就看见天空中打出白黑粉红三束激光。

一只白耗子,一只黑猫。

下面一排粉红色的字:普天同庆。

 

展昭抬头看了一会儿。冒出七个字:“这是打算闹哪样?”

白玉堂噗地一声再次被逗乐了。

闪光灯在他们周围亮起来。白玉堂和展昭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高唱了一句:“非公众人物保有一切追究非法偷拍行为的权利。”

两人喊完都愣了一下。那么长居然喊出来的话完全一样?!

 

各自开始拨人群开道,带着身后扛起桌子椅子的兄弟,还有甩手当花瓶的姐妹们往人群外走。

 

走着走着,人少了一些,白玉堂对展昭说,“哎,你上次的剧本不错哎。”

“你演得也很好。”

“那是。”

胜不骄败不馁,对书里书外的白玉堂都是废话。

 

“你干嘛不索性改行当剧本。我喜欢你的剧本。”

展昭瞥眼,笑,“因为没人能演。”

白玉堂愣了一下。再次大笑起来。拍拍展昭。“说得好。我喜欢!”

“你为什么不说你能演。”

“又不是我的剧本,我说了不算。哎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你猜。”

“哈?!”

“猜一下。”

白玉堂于是忽然有种很坏的预感。猜什么,名字能猜出来么。你以为猜灯谜啊。于是脑海中忽然划过刚才的那一只猫……“不是叫展昭吧。”

展昭很高兴的点点头。拍拍石化中的白玉堂的肩膀。“我也不是故意的。名字人生父母给的,节哀吧。”

“……好冷。”

 

道路两边高大的梧桐上响起蛰蛰的虫鸣。漫天霞彩,火烧一样的红。身边人群哄闹。

展昭于是问。“你怎么来那么晚。”

“我暑假去看我哥。他在国外。”

“嗯。”你哥在美国,这事情全校人都知道。

“回来的时候我到欧洲转机。”

“不会赶上火山灰了吧。”

“说对了。我没签证,开始还不让入境。”

“这么惨。”

“还好啦。然后我昨天才到家的。太累了,时差没调好,今天睡过头了。”

“我看你精神挺好。”

“睡饱了当然精神好。”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成荫的梧桐一排排的倒退。“对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唱旦角么。我查了你的资料,你过去似乎没唱过。”

“高兴。唱着玩。”

“你可以一点。你那叫唱着玩,小心人家拿刀捅死你。”

“……”白玉堂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没事儿,一般人打不过我。”

展昭遂不再问了。甩掌背朝人拍去。白玉堂闪身躲开。漆黑的眼睛突然晶亮起来。灼灼对视着展昭。展昭的眼睛也分外明亮起来。再度对上彼此,肩肘相架。都企图摔对方过肩,结果都没有成功。只得再度分开。

白玉堂揉了揉鼻子:“不如你给我写个白骨精三打孙悟空吧。嗯,好不好?”

“你确定?”

“确定。”

“比如说,白骨精喜欢上了孙悟空,于是抓了唐僧引郎入室什么的?”

“哈哈哈哈。你真逗。”

“我很认真的。怎么又逗了。”

“冷是天生的……”

 

梧桐树朝两边散开,宿舍群楼在白玉堂眼前展开。他崭新的大学生活,即将从这里开始。

 

“不是说带我参观校园吗?”

“走着走着忘了。”

“那好吧。那个那个,那个学姐呢?”

展昭于是环顾了一周。姜晓颖早不知什么时候遁走了。“呃。不知道,算了。先把学校发的床单什么的领了吧。然后咱去吃饭。”

 

“先吃饭吧。饿了。”

“不行。”

“真霸道。”

“怎么不说你自己迟到。

对了,你为什么不去念高中非要挤在一群成年人里。不合适吧。”

“因为念不明白高中那些。”

“啊?”

“骗你的。不想念,反正可以上这个。再说,大学的助学金也多啊。”

“你缺钱花么?”

“还好。”

展昭把搪瓷杯子放到水斗边上。然后走过去帮白玉堂拉被单。扔到床上。“行了,这回可以吃饭了。看在你没饭卡又是新生的份上,今儿我请你吧。”

“不是说我请大家么。”

“欠着吧。”

“我没那么缺钱的。”

“走啦。”

 

白玉堂和展昭,相遇在人海,相识在校园。简单而顺理成章,像是戏里唱的因缘。

又和戏里的全不一样——


评论(3)

热度(33)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黑巛琥珀 突然好想看黑巛画他俩的戏子装(~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