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乾旦1 by:firefish

 

作者: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作者,文风大气,猫鼠互宠,经常被模仿。

画:琰羽,【猫鼠工作室】常驻作者,偶尔献丑画画。

 

 

“小展,出来出来,快点。”赵虎一脚揣开门,根本不管上面贴着的“展昭已死,有事烧纸[1]”字样,“外面闹成什么样了,你还搁屋里念你的什么拉丁文!”

屋子里的人全当没听见的。只对着冲进来的人抬手向门外一指。眼睛依旧看着他眼前的拉丁语书。功放里放着著名的O'Fortuna[2]

赵虎冲进去一把将他的手腕抓住。一手关了功放,将人强拉起来,大喊:“别装淡定了!梅老爷子[3]都来了。再不出来我看你等着回头蛋疼吧!”

 

“他来就来吧。又不是谭老[4]活了。”展昭话说了一半,忽然愣了一下,终于理解了对方话里的意思,“他来干嘛?”今儿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好像是表演系京剧表演专业的初试[5]

“你快出来!书放着晚上再念。我给你讲,导演系和舞美那帮子,从教授到学生,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往我们系冲呢。”赵虎一边把展昭往外面拉,一边说。

 

展昭一边关上门,一边甩开赵虎的手。自己揉着生疼的手腕,一边皱眉,“干嘛。要是好肯定还有二试。急什么。”

“急什么?当然急!少罗唆,你看了就知道了。”

“呃……”展昭到了楼下,刚想说什么,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宿舍下面永远黑压压的自行车棚,空了。

是真正意义上的空了。除了他和赵虎的两辆车和七零八落的几辆残缺不齐的车架子外,一辆车都没了!————我的个姥姥,这是都去考四六级了吧。

 

春风萧索,楼角霞照,一片凌寒独自照水的梅花瓣在眼前幽幽打了个转。宿舍尽头,一只全身漆黑的野猫翘着尾巴悠然走过。——“喵呜。”

 

赵虎已经上车了。展昭掏掏裤兜。“虎子,我没带车钥匙。”

苦命的赵虎。只能载着他,骑过校区主干道,上坡下坡上坡再下坡。满目的人头攒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超女快男的报名现场搬到了大学校园。

赵虎锁好车。“我没骗你吧,你看这像不像”,他指着眼前黑压压的一大片,上上下下起起伏伏,阳光照射下,波光粼粼的人头,就如同——“黑海!”

“别丢人了。黑海不是黑的。”展昭淡定的扔下一句话,分开人群往里走。武生的专业优势很好的发挥了出来,四周里里外外不管男女,在他温柔有力的十指下,纷纷转头,然后在那双漆黑晶亮得迷倒众生的眼睛下,被电到浑身麻痹,毫无自觉的让了道。赵虎跟在后边沾光。这或许才是他去找展昭来的根本原因。

 

挤到最里圈后,正看到梅老梅玖英先生坐下身。看着这位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大师,居然一点激动感也没有。旦角果然不是自己的萌点,展昭心里默默地想。

但就是这时候,主考叫了一个考生的名字。听不见声音,只透过玻璃窗,可以看见一个个子不高的学生走进主考室。

看起来很年纪很小,长身体的缘故,四肢特别修长。一双眼睛漆黑漆黑的,亮得像阳光下的冰。赵虎在后面解释说:“据说14岁都还不到。要是录进来,可终于有个比你小的了。”

展昭没有回话。

展昭,字熊飞,号御猫。大三,17岁,京剧表演和戏剧影视文学双专业。谢绝一切关于未及冠却有字号的提问。

少年时候,以京剧表演为兴趣爱好。很快被梨园谭派看中。14岁时,以中英双语发表了一篇京剧表演艺术极其未来编剧方向的看法,收到剑桥耶鲁UCLA等英美一众牛校面试邀请如雪片堆成一座小山。谭派按耐不住,说服中戏收入京剧表演专业,专攻文武老生。已经有表演理论和编剧理论的导师找其谈心无数次,要求收其为博士,遭严拒。理由是——老子有御姐恐惧症!

座右铭:宁可被年下,不要当年下。时代在进步,但有些人的思想就像戏文那样沉醉在一百年前中国性文化最禁忌闭塞得莫名其妙的时代里。这位生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青年才俊,不知怎么得出的御姐等于童养媳之结论。偏还出了怪事,中戏这个经常收低龄考生的地方,这三年竟没有一个低于他年龄的女生被招入校。人生,怎悲催二字了得。

——终于有个年纪比我小的了!被摧生进入大学的孩子感激涕零地想。更加令人欣慰的是:眼前这个很可能成为完全意义上的后辈的人,怎么看都是个美人。

 

梅玖英和另外两个特别赶过来的老戏剧演员,都是第一次看到眼前的学生。三个人一致的反应是:没有反应。

担任主考的系主任包龙图捅了一下身边的梅玖英。

梅玖英又愣了一会儿。才出声说话。按照正常的考试规范,应该是叫对方做一下形体基本功。考生忽闪了两下眼睛。密长的睫毛,即使通过灰尘斑驳的玻璃,依旧清晰得抓人。

他的嘴巴开合了两下,却没有做动作。考官们低头商议了一阵子,然后主考包龙图对外面喊了一声。

 

不多时候,外面送进来一副行头。——雪纱薄幔,梅兰芳大师《太真外传》里杨玉环行头的式样,经典绝代,梅大师之后,再没人用过。

那考生很简单的化了装。套上衣服。摆了一个“起云手”式。水袖轻扬,褶衫款落。凤目似笑似嗔。

如花照水,似柳当风,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休迅飞凫,飘忽如神。抽心也似的吹在人心头又不叫你碰着。

展昭在心底狠狠靠了一声——白文公[6]的“六宫粉黛无颜色”七个字完全不够看啊!老子要去演曹丕[7],老子回去就写脚本去。

四周早已是一片抽气声。伴着尖叫,iphone,HTC,LG完全只够用来做陪衬,Nikon,Canon,Sony定焦镜也不够看,Leica,Hasselblad,ALPA[8]35mm那才是王道!智能手机们于是纷纷表示,自己是用来发彩信的。

可是这隔着玻璃窗啊,摄像专业的兄弟姐妹们。春风送暖入屠苏[9]……春节过了也有半个月了,酒还没醒吗。

 

直到这一刻,展昭才想起一个问题:“学弟还是学妹?”

“还没注册呢小展同志。”

“包老大的眼里都放绿光了。还能跑了?”

赵虎耸肩。“不知道。要不咱俩赌赌?”

展昭沉默了一会儿。只见考官递给对方一张纸,似是要考念白。看来还是个生僻的段子。“管他男的女的。”

 

 

等人从考场里出来的时候,毫无悬念的门外围了个水泄不通。Leica,Hasselblad,ALPA,Zeiss,Linhof这下都有了用武之地。

展昭早就占据了有利地形,就看到对方眨巴眨巴那双灵动得摄人心魄的眼睛,漆黑的眼珠因为专业的练习每一眼每一神都迅捷而丰富。然后就听到一声流水一样好听的感慨:“这是打算闹哪样。”

男的……

春风再次萧瑟,天地失色。虽然说已经21世纪,男女平等了。但让他这个面对御姐坚决不妥协,抱着百年前文化观念的文武老生情何以堪?!

只见这男生正以展昭进来时候相似的架势拨开人群往外走。展昭也不知道怎么的,脑海中划着刀马旦[10]三个字,抢了两步凑到人边上。“哎,考不考虑唱生角。你还没变声呢吧。很容易改的。而且生角不怕变声。”纯粹是没话找话的胡扯。

可话没说完,发现面前人已经不见了。——天才老生就这样被华丽丽的被忽视了。

人,就像山。人头,就像海面。展昭捡起地上一枚小石头,准确的打中了对方的肩头。

那人转头,准确的看向他。似乎略微有些诧异。黑漆漆的眼睛打量了展昭一会儿。长靠武生的身材在内行眼中还是一眼就能辨认出来。因而那神色似乎说着:弹弓该是丑角的基本功才是吧?

展昭挑眉,却看到对方对他比了个口型:“无趣”后,转回头离开。只是那嘴角噙了很浅很浅的一抹笑意。



[1]民国名将冯玉祥,年轻时候念书的时候,就会在门上贴上“冯玉祥已死”五个大字。

[2] O' Fortuna(拉丁语):拉丁语讽刺诗歌《噢,命运女神》,曾作为德军军歌。

[3]原型是梅葆玖,梅兰芳第九子,梅派嫡系传人。

[4]谭富英:京剧老生演员。著名的谭派第四代嫡传弟子,上世纪20-30年代,民间流传的四大须生之一。1977年过世。谭派现在传到第七代,嫡传文武老生叫谭正岩。

[5]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考试时间一般在每年的2月下旬到3月上旬。

[6]白文公:白居易,晚年官至太子少傅,谥号“文”,世称白傅、白文公。

[7]“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休迅飞凫,飘忽如神”四句出自曹植的《洛神赋》。洛神:一般认为指的是三国时曹丕的妻子甄姬:甄宓。

[8] Leica:德国著名中大画幅镜头生产商;Hasselblad:瑞典著名中画幅镜头生产商;ALPA:瑞士著名旁轴及单反定焦镜头生产商,相比老牌的Leica和Hasselblad,也算是摄影界的新兴力量。后面提到了Zeiss:德国著名镜头生产商;Linhof:德国著名新闻摄像机生产商。

[9]屠苏:酒名。

[10]刀马旦:武旦的一种。一般以演绎穆桂英,花木兰这类女将为主,扎大靠。对应生角中的长靠武生。

 

评论(19)

热度(45)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黑巛琥珀 这篇文这篇文这篇文,超级惊艳啊!梨园弟子的两人,还写的颇有生活感,黑巛不着急,有时间的...
  2. 河梁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釉双耳罐
    之前发的文评《读》就是说的此文,感兴趣的亲请千万不要错过,非常好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