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渡水12 by:firefish

作者: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圈内大手,经常被模仿。

存文地址  https://tieba.baidu.com/p/4786642189

“这是什么?”展昭拿着手中一副鬼画符般的图,看着前去盯梢钱惟演的白玉堂。

白玉堂一边啃着手里的鸡翅,一边道:“这个人叫东方未白,也就是钱惟演嘴里的那个会易容的江湖人。猫儿,他这次一定会到边关,你要注意盯着点。”

吃过了王府的晚宴,回来还要啃鸡翅……这种行为真是太让人无语了!

展昭瞥了眼身边的人,尽量保持话题:“……人家会易容吧……”

“嗯,所以我没有画长相。”

“那这是什么?”

“身高、体型、说话的声调。猫儿,我注意观察过,这人手指柔软灵活,如果真会易容,应该水平不错。但是功夫就很一般了,不像会缩骨功、锁骨功那类功夫的。所以,我把他的身高体型大概画给你知道。”

“呃……恕展某愚钝,实在看不明白这图。”

“啊?诺,这是窗户吧?”

“嗯。”

“这窗户你昨天见过吧?”

“嗯。”

“他的头,大概就到窗户的这里。明白了吧。”

展昭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白玉堂突然有种不得不佩服的感觉。——这窗户到了他手下,怎么就让人认不出来了呢……?

“那么这个呢?是说他的肩膀大概有一扇门这么宽吗?”

白玉堂拿过纸,瞅瞅展昭,一副朽木不可雕的表情:“这怎么是肩膀呢?这是胸口!”

“……”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展昭终于大致明白了这个东方未白的长相和体态。他今天没能和白玉堂一起去监视钱惟演,是因为要陪着包拯等去八王爷的南清宫。一者包拯要询问赵从郁昨天的事件,二者赵德芳晚上宴请开封府众人,他们当座上宾的,也要提前做些准备。所以他就替白玉堂一并准备宴礼去了。

白玉堂并非官场中人,又是出了名的行事乖张,不尊礼教。就算他到了晚宴开始才到场,旁人除了不满,倒是不会怀疑他是为了什么别的事情,而不能提前到席。

因为赴宴到很晚,展昭次日找到白玉堂,再了解了一些情况,便打算启程。

谁知就在他即将出门的时候,却看到两个开封府的差役匆匆的跑了进来。

“展大人、展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两天之内,两次在白玉堂面前表现得慌慌张张的!开封府的脸都让这班衙役丢尽了!

十分罕见的,展昭也产生了所谓“丢脸”的想法。

“什么事?”

“那个……”小差役捅了一下身边的人,示意对方说。

另一个人看了白玉堂一眼,似乎也难以开口。两人便相互瞪着。

白玉堂看着有趣。“怎么?在我面前不好说啊?是不是这猫干什么事情不检点,被人给告了?”

“你怎么知道?”

“别、别瞎说!”

虽然是几乎同时回答出来的,两个差役的答案却截然相反。但是答案却也让白玉堂吃惊不小:“哇!不是吧?”说着他看了看展昭,“哎,是什么事儿?是跟哪家的姑娘有了小猫崽,还是偷叼了哪家的猫粮没有给银子啊?”

展昭看看白玉堂,突然认真思考起来:“嗯……你说的那些,应该都没有……哦……前两日,叼了一只耗子,看在是白兄的本家,放了一条生路。兴许是这事儿。”

“哈哈,哈哈哈!”听了展昭的回答,白玉堂笑得前仰后合。然后起身拉着展昭,“走走,去瞅瞅你被谁告了。”

展昭瞥了白玉堂一眼,笑笑:“好”然后毫无征兆地,突然伸脚在他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白玉堂没有防备,被踢了个正着。“诶哟”了一声,可是他反应很快。立即倒地翻身,借助手和地面接触的力量,身子一窜到了展昭跟前,抬脚对着对方的小腹踹了过去。

展昭一惊,两人抬腿对了一脚。白玉堂另一条腿紧接着就照着展昭的另一条腿踹了过去。

展昭眼看没地方躲,索性就朝白玉堂身上扑了过去。两人瞬间滚做一团,白玉堂一圈砸在展昭脸上,展昭一掌拍在白玉堂胸口上。你来我往,看得边上的两个差役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鼓起勇气叫了声“展大人”。正在地上跟白玉堂掐架的展昭被这一声猛地叫醒了过来。赶紧跟白玉堂分了开来。“不打了不打了。你这人就知道拿人开玩笑,自己一点吃不得亏。没意思。”

“嘿呀!你能吃亏?!你能吃亏你踢我干嘛?”

展昭这回倒是被问住了,于是挑了一下眉毛。——其实白玉堂也就是开个玩笑。虽然他踢人屁股也是开玩笑,但是两人还不熟悉,他确实不该随便开这种玩笑。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我小气。行了吧。来来,回头请你喝酒,给你赔罪。现在啊,先去看看我到底偷了谁家的猫粮,好吧?”

白玉堂抹了抹嘴。展昭虽然没有下死手,但拳头上的力气也是不轻的。嘴角破了,还出了点血。可是当他看见展昭青了一只眼睛跟他开玩笑的时候,不由地又心情大好起来。拉了展昭就要去开封府:“好呀好。好久没这么爽快地干过蛮架了!”

弄得两人身后的差役们面面相觑。

可是刚要出门的时候,白玉堂突然又把展昭抓了回来。

“哎哎。你这猫儿不像坏人。这年头,诬陷的事情我倒是也见得多了。”

“呵,我看你是自己也经常指示人这么干吧。”

“好心帮你呢!”白玉堂一边说着,一边从包袱里翻出一套衣裳来。“来来,把这套穿上。你这么穿着官服去,肯定要被人认出来的。”

展昭拿着往自己身上一比,还真就差不多,不由地打量打量比自己矮了半个脑袋的白玉堂。“你怎么有合我身板的衣裳?”

“废话!爷未卜先知的!换不换?”

展昭一边在屏风后面换上,一边嘴里还不服输:“别是你指示的人吧。”

“哎!你这猫真是的——我要欺负你还费这劲儿吗?我直接……嗯……”他本来想说,我直接去丁谓那儿告发你。但是看着有旁人在场,把话头给咽了回去,“我直接刚才揍得你满地找牙!”

“切。凭你?还差点吧。”

“好!等待会儿你回来了,我们再比比。”

“比就比。”展昭说着,换好了衣裳出了屏风。人都说,若要俏,一身孝。这展昭本来身材就高挑匀称,如今穿上一身白衣,更是显得俊朗飘逸,神清骨秀。连白玉堂看了,都心中称赞他俊品人物。要不是脸上那记拳头印,那简直就称得上是潘安再世啊。但是多了那个拳头印,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好笑了。

白玉堂挑了挑嘴角,疙瘩了一下眉毛:“嗯,都说南侠展大人色艺双绝。这么一看,还真能比得上被个兰陵王。”兰陵王高长恭是北朝时期著名的名将,因为长得太过美貌,上战场的时候还不得不带着面具出战,以免被敌人闲话。只是因有北齐皇族血脉,最后落了个英年早夭的下场。遭遇同战国四公子中最为著名信陵君,倒是有些相似。

“你这是咒我早死呢?”

“诶呀,不敢不敢。我就随口一说。”——若说知道潘安宋玉,那没什么稀奇。但是知道高长恭的人可就不多了。白玉堂这么心中不由对展昭多了几分服气:都传说展昭温文儒雅,想不到这儒雅的竟不是性子,而是学识。

其实他这倒是猜错了,展昭平时待人,确实是非常温雅的,非但不会一点就着的跟人动手,也决计不会出风头卖弄学识。再说江湖中人,读书识字的本来就不多,就算展昭真有心掉书袋子,能明白的人,也不会多。

当展昭和白玉堂到堂上的时候,告他的人,等了也有小半个时辰了。

对方所告之事,大抵可以归结为:展昭五年以前,曾在边关同一伙强人,杀人放火,残害百姓。

这事情别说包拯不信,就是放眼开封,恐怕也压根就没有一个信的。但是状告之人言之凿凿,也只好先等展昭过来对峙。

包拯已经细问过了事情的经过。

来的一共是五个人。包拯问过事情的大概之后,将五人分开,一一询问细节。通常,这类诬告之事,都会在细节之处露出破绽。但这次的事情,却令人奇怪。五人的供词,居然如出一辙,全无不合之处。甚至是很极细枝末节的地方,也都找不到相悖之处。

包拯和公孙策就都是皱眉。

展昭进来的时候,包拯正好在问其中的一个知情者。

他一见展昭的装扮和脸上的伤,就是一惊。“展护卫,你怎么……”

展昭欲待回答,却被白玉堂抢了先:“大人,属下刚才不小心掉马厩里了。”

说完,得意地偷偷瞧展昭。展昭瞥了白玉堂一眼——死老鼠!抢答还不忘讨便宜!

公孙策这时候当然是要帮着自己人的:“哦,那白少侠你眼睛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这便就给展昭喂了一招。

展昭也就毫不客气的接了:“哦。我想拉展大人一把,结果一不小心被马踹了。”

“咳——”眼看着周围的差役们都是一副想笑不能笑的样子,包拯咳嗽了一声。一拍惊堂木。“赵林子,你可认得站在你身边之人?”

跪在堂上的中年男子侧头看了看白玉堂。“回大人,小的认的。正是小人要状告的恶贼展昭!”

“赵林子,你可要认清楚了!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他现在脸上又受了伤。你且再看看仔细。”

“回大人,小的认得清清楚楚,他杀了小的的家人,就是化成了灰,小的也认得他!”

“嗯……”包拯点点头,“展护卫,那五年前,你身在何处?”

“我?”白玉堂指指自己。

包拯点点头。

白玉堂心说,五年前老子才十一岁,正在深山老林里,被逼着学功夫呢。可是他不能这么说:“五年前……没干什么特别的,刚刚出师,到处看看。”

“展护卫,学生听说你天赋异禀,十三岁便开始闯荡江湖了……”

“先生,那都是谣传。”

“哦……原来是谣传啊。难怪刚才会摔马厩里。”

“白少侠。”包拯一听这还了得,搞不好两人在开封府大堂上互掐起来,“你先退下吧。”

“大人,我……”

“先退下吧。”

白玉堂也帮腔:“大人叫你退下。”

展昭没办法,不太服气地走了。

评论(5)

热度(33)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黑巛琥珀 12章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