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渡水11 by:firefish

作者: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圈内大手,经常被模仿。

存文地址  https://tieba.baidu.com/p/4786642189

展昭次日清晨找到白玉堂,白玉堂很爽快就答应了跟他一起查案之事。

只是他独来独往惯了,虽是答应了展昭,却要展昭先去边关。理由有二:

一,他长途来京,还需要休息。

二,即使他白玉堂真中了对方调虎离山之计,有他展昭在边关,就跑不了真正送信之人。

当然还有一条白玉堂没说,但是展昭一准明白的理由:他在京城没玩够!

展昭倒也觉得他有趣,便回去收拾包袱准备上路。

哪知包拯从朝上下来,说是向皇上回禀了此事,皇上说要见一见白玉堂。

皇上要见白玉堂!皇上很闲吗?不是刚刚亲政,正准备肃清朝野吗?

不是真宗封禅,对辽岁赐,以至国库空虚,赋税高昂,正等着他日理万机吗?

再一想到白玉堂听到皇亲时候,那张脸冷得跟浸了月光似的脸。展昭就觉得这事会是个大麻烦。

但是看包拯的意思,是要他去说的了。

江湖官场不两立,脚踩两条船是要遭报应的!!这可不是现世报么。

展昭无奈地看看把他拖下水的包大人。“皇上有没有说为什么要见白玉堂?”

“哈哈,看叫展护卫怕的。”包拯看着公孙策,指指展昭。

公孙策也笑。

展昭有点不好意思。但心下还是着实有些担心,毕竟白玉堂所为之事,若是赵祯计较起来,那是抄家灭门的大罪。白玉堂纵使武艺再高,明里同大内高手对手,也必不能敌。便看着包拯。

公孙策拍拍他:“展护卫你傻的呀?若是有什么危险,大人能叫你去找白少侠吗?”

“那属下,想与他一同进宫。”

“哦。”公孙策愣了一下,看包拯。包拯的眼睛里也有些个笑意。然后点点头。“正巧,皇上本来也说,要你去找到白少侠的,你们便一道去吧。”

“谢大人。谢先生。属下这就去找他。”

看着展昭匆匆出去的身影,包拯和公孙策都笑了起来。

“难得见到展护卫如此高兴。”

“是啊。”包拯也点点头,“是本府的责任。”

江湖人最看不起勾结权贵,贪图名利之辈。自展昭开始保护包拯开始,江湖上说闲话之人就不在少数。自他受了官之后,江湖朋友便更少有与之往来的了。展昭虽然嘴上不说,但公孙策和包拯同他亲近,他何时出去喝独酒,何时出去见朋友,他们多少都能知道。虽然断交的那些人中,不乏有些是出于嫉妒之心,故意排挤,却也有些是心思实在,不明白展昭的初衷,人云亦云的。

“展护卫与一般江湖人士不同,白少侠同他志趣相合,懂他心中的侠义,着实难能。学生真是替展护卫高兴。”

“是啊。”包拯捻捻胡须。鲜有情绪的黑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子简(1)啊,实在地说,在担心皇上会拿白少侠如何之前,我更担心白少侠会拿皇上如何哟!”

包拯这话一说,可是把公孙策给弄愣了。但他也只是一愣,便即哈哈笑了起来。

包拯点点公孙策,两人一同哈哈大笑。

“大人想,王公公何时会来开封府上?”

王公公是赵祯身边的大太监,他要来开封府?来干什么,难道是来告白玉堂的状?

可是包拯却好似同意公孙策的猜测:“哈哈哈,走,我们去办公事,顺道,叫他们点上香(2)。”

可这一等,就等了快一个时辰,眼看着晌午了,包拯和公孙策互相看着,觉得自己这回恐怕又判断错了。两人正互相说笑年纪大了,看不准年强人了。

却听门外一声尖细的声音响起:“宣包大人、公孙先生入宫——觐——见——!”

——是口谕?包拯和公孙策都有些吃惊。这状况虽在意料之中,却好似又在预料之外。

两人对看一眼,公孙策先搁下笔,走到王福身边:“王公公,这……不知公公可否透露透露,皇上何事宣大人和学生?”

“这,奴才也不知道啊。就是,皇上和今晨同展大人一道入宫的人,谈得高兴,这不,聊了大半日的,想到用膳。叫奴才来请二位大人一同。”

“霍!”包拯也是十分意外——这白玉堂了不得啊。但是又一想,又好似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白玉堂唱的这一出,虽然本意是逼着皇上彻查边关将领残杀百姓之案,实则这所谓“逼”,恰恰正中了皇上的心思。这一仗要是能干下来,扳倒的可是主政事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和主兵事的知枢密院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和知枢密院事,是国家军政“二府”的最高官职,扼着国家的命脉。赵祯如今虽然亲政,很多地方却依旧受制于丁谓,就是因为对“两府”的决策没有决定权。白玉堂这次,做得虽荒唐出格,却也非如此,治不了赵祯的这一心病。

再加上白玉堂本身人物俊品,赵祯初登大宝踌躇满志,若是两人言语投机,那赵祯如此高兴,倒也并不意外。

最重要的是——姿态。皇上请了白玉堂,丁谓日后要放榜抓人的如意算盘,怕是要重新打了。

诶呀,小皇上真是不简单啊。一步棋,风起云涌。

包拯看公孙策,公孙策倒显得不意外了。毕竟赵祯启用、信任包拯,事成之后又不吝赏赐,给了他和展昭两个恰倒好处的官职,他就知道这个小皇上不简单了。如今看来,果然真是有眼光,连白玉堂都能容得下!

包拯、公孙策和王福三人到宫中的时候,正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御花园传出。

也不知道白玉堂说了什么,竟是引得赵祯哈哈大笑。展昭也在一旁不禁莞尔。

王福通报了之后,赵祯传人开膳。席间还一个劲儿的夸白玉堂好,夸展昭有本事,夸包拯明辨善恶忠奸。

白玉堂皱了下眉头。刚想说什么,被展昭按住了。

赵祯看了两人一眼,就见白玉堂神色间对自己微微有些怀疑。他拍拍展昭的手:“展护卫,白少侠有什么话,就让他问。”

展昭有些尴尬地收回手。白玉堂倒是一点不客气:“听皇上的意思,似乎知道此事已久?”

“白少侠是说边关守将虚报战功一事吗?”

“是。”

“朕的确是听到过风声。”

“你!——”

赵祯并不顾白玉堂的生气,而是继续道:“只是京城之大,如展护卫和白少侠这般武艺高强又深明大义足智多谋之士,放眼望去,再不见第三人了……”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如果没有他白玉堂和展昭这样的人,非但抓到丁谓的把柄,反而可能会弄巧成拙,令钱惟演和丁谓以后做事,更加肆无忌惮。这非但给自己找到了个好道理,更含了求才之意。

白玉堂听完,眉梢就是一疙瘩。之前兴师问罪的气势完全退了下去,想了一想后,干脆也不接赵祯的话了:“原来当皇上也这般为难,草民真是无知。自罚一杯。”开玩笑,他白玉堂才不要当官!

赵祯被白玉堂顶得又爱又气。笑着说白玉堂意不在罚而在酒。

白玉堂便也借酒说事。他年纪小,初生牛犊不知道深浅倒也格外讨赵祯的喜欢。一场酒宴格外的愉悦。

可这话传到了钱惟演的耳朵里,简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皇上请那个白玉堂喝酒?!那个杀了我儿的白玉堂?……备轿!”钱惟演赶着去找丁谓。

丁谓正也听闻了此事,宫中传出的消息是:“皇上私下里,请为八王爷长孙赵从郁接续断手的神医公孙策和江湖人白玉堂用膳。”说是之后,还要去八王爷府上一道庆祝。

钱惟演虽然生气,但是也无法可施,便被丁谓打发了回来。随后便见一个身穿道袍的紫衣道士,被请进了枢密府。

白玉堂这时候酒足饭饱,正想找人消遣,便在屋梁上拔了根草,一边把玩,一边看戏。心中觉得,这世间万事,果然都得亲眼看到的,方能作数——赵祯这一出,可不是把钱惟演激得怒火中烧,没了方寸了么。这个皇上有趣,很有趣!

注:

(1)公孙策,有一种说法是字束竹,出处不明。因为两字同韵,故文中弃之另取子简。古代,单支竹片称作“简”,用皮绳将若干竹片串接成一排者就称作“策”。古人的名和字常取协意,这里有化繁为简之意。

(2)古人有多种计时方式,漏壶和日晷是其中最常用的两种。而点香也是计时方式的一种,一炷香的时间约合现在的五分钟,包拯这里是一种开玩笑的方式,以点香计算白玉堂多久能把王福闹入开封府

评论(4)

热度(27)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黑巛琥珀 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