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渡水10 y:firefish

作者: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圈内大手,经常被模仿。

存文地址  https://tieba.baidu.com/p/4786642189

白玉堂看展昭皱着眉头,担心他们会被揭穿,好玩的心思一下子就起来了。

“猫儿你害怕啦。”

展昭瞪了白玉堂一眼,见对方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兴奋劲儿,心中暗暗盘算怎生将他这股兴致浇灭了。这若是真叫他闹开了,自己被发现事小,连累了包大人可就不好了。

正寻摸着,一眼瞥到白玉堂头巾上面的一点茶渍色,约莫是他早上浇茶水时候沾到的。展昭心头就是一动:都说白玉堂好洁,说不定能用这招打发他回去。想着,他装出一脸诧异的看着白玉堂的头巾:“咦?白兄你头巾上怎么有茶渍啊?啊,不是今儿早上那杯水浇到的吧?诶呀,真是对不住……”

话没说完,白玉堂的脸一下子就变了。他何等聪明,怎不知道展昭的意图,却也只能恨恨磨牙:“你可以啊展昭。”

白日里在开封府偷听的时候,他确实被茶水泼到了,但跟展昭打了一架后,心情大好,便将此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原本约莫要晚上一个人清静下来的时候才能再想起来,可偏被展昭提醒了。这立刻就浑身不得劲起来。

只听他撂下一句:“回头找你算账!”便人影一闪,消失在了深巷里。

这干净利落的速度,反令展昭意外得瞠目结舌:“居然这么管用……?”

展昭高兴地回去开封府。

还没进门,就见两个枢密院来的官差,正站在开封府的大门口。他心底就倒抽了口凉气。这状况,不是真怀疑到他了吧?!

幸而他轻功不差,刚才打发白玉堂也打发得够快。赶紧翻身闪入院内。

谁知身形没有落稳,就听张龙喝了一声:“谁?!”

展昭赶紧指自己。“我。我。”

“诶呀,小展你躲这儿干啥呢?”

展昭嘴角一抽。可是现在谁知道那两个枢密院的官差会不会听到呢。也不好解释,搪塞道:“哦,我出来看看今早儿先生让我移的树。”

“今早先生让你移的树?那是内院的树吧。”

“怎么是内院?!明明是外院!”展昭直了脖子的抬杠,“你们自己早上贪睡,睡糊涂了吧。”

“怎么我也记得是内院呢……”王朝挠挠头。

这时候因为看门差役的通报,包拯和公孙策也出来了。

公孙策两只手,一手一个,拍了王朝和张龙各一下。“你们两个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快去跟着大人!”

展昭于是长出了口气。公孙策拿眼神问展昭:门口那俩,是来找你的?

展昭地点点头。“大概……”

“干嘛去了?”

“丁大人跟钱大人发生了点口角,属下恰巧听到了。”

那公孙策可不是张王马赵四个混人可以比的,立刻就明白了,展昭这次肯定是听到了什么线索了。

“跟边关那事情有关?”

智囊两个字不是白给的!展昭心中佩服了一句,点了点头。

包拯这下也来兴趣了。出去三两句把钱惟演的人给打发了,回来详细问展昭情况。展昭便把自己所听到的,一五一十说了。

“这么说来,事情的真相就已经清楚了。”不等包拯开口,听完事情经过的公孙策就下了一句定论。

这结论倒是令展昭一愣。是呀!自己听到的这番对话,其实正是佐证送钱暖人头之人所说的真实性!

他之前居然只想着如何能够破解对方的计策,全没意识到这一点的重要性。反是白玉堂几次地提醒过他。

原来,在他心中,从来也就没有想过去怀疑那个长相漂亮、性格凌厉的少年!

“展护卫。”包拯的一声呼唤喊回了展昭的神智。

他微微一怔,却又好像有些高兴,拱手回应包拯:“属下在。”

“这事情,丁丞相怕不能就此罢手。你看,那白少侠能不能听得本府差遣?”

“这,属下说不好。但白玉堂真纯直率,侠肝义胆,大人若有需要他之事,属下想他不会拒绝的。不知大人有何事?”

公孙策捻须替包拯道:“学生想,大人是想请请白少侠辛苦一趟,照应展护卫拿到此事的证据。

钱大人此番,必要派人前去边关送信,不管是口信还是书信,都要知道确切的内容方好。但送信之人并不是关键,重要的是要抓住那个会易容之人,抓到他易容的证据,并带他回来诏术事实经过。”

“先生好计!”展昭猛地被公孙策这么一提醒,发现自己原来完全不必去打草惊蛇的。可是转念又一想,“可为何不在钱大人找那人时直接逮捕呢?”

“若是如此,两人届时来个矢口否认,我们可要如何是好?”

“啊……对对,先生真是太厉害了!”虽然和公孙策在一起也有三四年了,但是每每对方思虑之周全,料事之准确,还是会让展昭佩服不已。

包拯捻捻胡须。“先生此计甚雅。展护卫若得白少侠相助,可分头跟踪,有个照应。即使对方采用调虎离山之计,也不妨事。”

看来是刚才打草惊蛇的不是了。不然丁谓钱惟演怎么也不可能猜到他们会知道这事儿的。展昭想着有点歉疚:“是属下托大了。”

“不妨不妨。展护卫你此次,功大于过。”包拯捻须想了想,看公孙策,“那此事,便交给展护卫去办了吧?”

公孙策点头。让展昭好好回去休息,明日早上便去找白玉堂,商量启程的事。

展昭走了以后,公孙策笑着挖苦包拯:“大人这知人善任之能,可是又添长了。”

包拯呵呵一乐:“孩子嘛,敲打敲打,他们出去办事才知道小心。展护卫一个人倒是不怕,不过跟今天那个混小子在一起,我可还真担心他乱来。”

公孙策没有接包拯的话,笑笑走开了。心中想的却是:这老黑,嘴上这么说,心里不定多想把今天那混小子也收到开封府来撑门面呢。

客栈中正在洗澡的白玉堂,无缘无故地突然就打起了喷嚏来,一连十几个,打得直喊娘。

“诶呀妈呀……阿嚏!有完没完……啊……阿…嚏!——说爷坏话也该消停一下吧!!”

似乎是有什么感应,这终于是停了。他死命揉揉鼻子,钻到水里继续用皂叶打洗头发。

小二刘安出去换水。嘴里还念念叨叨地:“才三天就洗澡,太浪费水了!”

评论

热度(24)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黑巛琥珀 应该说目前而言都没有很悲伤和很惨烈的剧情,倒是两只耍宝卖萌比较多,可爱轻松。这位作者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