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渡水7 by:firefish

作者: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圈内大手,经常被模仿。

开封府的饭菜,清淡简单,但是口味却是不差,白玉堂是个挑嘴的,也吃了两碗饭。

“白少侠去过玉门关一带?”

“刚从那儿回来。”

“钱暖将军残杀百姓一事,少侠亲眼见了吗?”

“亲眼所见。”

“可还有其他百姓能可以当见证?”

“他们怕事情传出,钱暖的手下会杀人灭口,都散开谋生去了。怕是不好找。”

“是这样……”包拯想了想,觉得白玉堂此举也确实并无不妥,只是要如何证实呢?此事关系重大,不能仅仅凭一人两人的信任,就妄作论断。

包拯将他的顾虑也告诉了白玉堂。“此事牵一发,可能会动到大宋胫骨。本府……”

白玉堂喝了口茶,没有接包拯的话。

公孙策在一旁,知道白玉堂的脾性,说翻脸就会翻脸。没准连包拯的帐也不买。刚想开口打个圆场,突然见一个差役急匆匆地跑过来,嘴里还叫着:“不好了大人,不好了。”

“何事如此惊慌?”开封府的差役都随包拯经年,是见过不少场面的。

却听差役道:“赵从郁小王爷,在路上不知怎么的,跟个姑娘起了争执。吵了两句,小王爷指着姑娘说了些不好听的,不知哪里就冲出几个江湖人,一点征兆没有的就将小王爷的手给砍了!王府侍卫都急红眼了,那姑娘被杀了,那群人也被围住了,正打着……”

“人在哪里。”

“就是城西角门子那块。”

话音刚落,就见一蓝一白两道影子“刷”地蹿了出去。公孙策一边跑回去拿药箱,一边喊:“快去请个治外伤的御医。”

“是,是是。”差役紧着往太医院跑去了。

角子门在开封城西南角,距离开封府最近,八贤王赵德芳的南清宫在东北处,隔得比皇宫还远些,所以肯定得知消息最晚。

展昭和白玉堂赶到的时候那处打得正热闹。

白玉堂听见展昭停下来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冷气。他诧异地侧头看了展昭一眼。展昭显得有些尴尬,闷头往人堆里冲去。

动手的几个人功夫不错,但也没有多少了得。只是几人联手,结成一个有些像剑阵的东西,令赵从郁的几个护卫一时之间奈何不得。但赵从郁的侍卫们都杀红眼了,双方各有损伤。有三个重伤的倒在地上,剩下的也都多多少少挂了彩。

可赵从郁这次就没带什么好手出来,双方功夫实则都很一般。白玉堂看展昭去了,觉得自己不用去了,便去看那个躺在地上的姑娘。一看之下,他也倒抽了一口冷气。

乖乖这未免也忒威武雄壮了一点吧……

躺在地上的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展昭三天前遇到过的壮姑娘——梅裘。

白玉堂走到她身边,试探了一下她颈部的脉搏——完全没有!但是身体还是温热的。伤口在上腹部,很长的一道,血印红了身前一大片的衣服,依旧在流淌。白玉堂行走江湖,对处理这类伤口有一些经验。这种伤口看起来吓人,可并不会马上致命。这令他不解地皱了下眉头。伸手重新试探了一下对方颈部的脉搏。这次似乎感觉到一点跳动了——肉太多以至于第一次没摸出来!

甩了一下头,阻止自己在人命关天时吐槽的心情。运指点住梅裘伤口周围的穴道。

转头看展昭那处居然还在混战。

以展昭的本事完全可以更快的将双方都拿下,约莫是为了顾及那些王府侍卫的颜面。就看他在那儿一头说好话,一头架开双方。白玉堂伸手弹出两颗墨玉飞蝗石,正正击中了同展昭对战的两人的后腰。两人同时感到身上一麻,顿觉动作艰难。

如此一来,本来就没剩几个伤员的战场,一下子便安静了。赵从郁的人识得展昭,听展昭的话后,略微冷静了些,提兵刃退开一点。那群江湖人却破口大骂起来,反而打得更凶,连躺在地上的几人都挥动起刀子来。展昭只得出手点住他们的穴道。

转头问白玉堂。“怎么样?”

白玉堂正在送真气给姑娘护住心脉:“还有救,要快些找个大夫来。”边说着,边冷冷地看了赵从郁的几个护卫一眼。几个护卫都是皱眉,碍于展昭在,才没有说什么。

白玉堂起身去看躺在地上受了重伤的两个布衣平民。展昭则去看受伤较重的王府侍卫。

远处,已经可以看见公孙策提着药箱,由张龙赵虎护送着,正一路飞跑而来。别看公孙策是个书生。他跑步可也不慢。据说他小时候常年颠沛流离,当过小偷,也遇过贼匪,所以练就了一身逃跑的好本领。

公孙策提着药箱过来看了一眼。伤得最重的是梅裘。其他人除了赵从郁都可以等御医。

赵从郁昏倒在一旁,手里还拿着自己被砍下来的手。

公孙策心中大致有底,一边往梅裘身边跑,一边指赵从郁的手:“胳臂!那条胳臂快捡起来冻上,兴许还能接回去。”一边喊一边跑到那姑娘身边。伸手试探那姑娘的颈脉。他精通岐黄,比白玉堂自然要经验老道许多。一试没试到,就加重按了一下。一边另一只手已经打开了药盒。喂了一粒药在姑娘嘴里。“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找冰去啊!还有,附近有没有大夫,别都干愣着!”

这地方本来也不热闹,开封城的人,看到王府的人跟人打架,早都躲没了。

剩下的人,除了张龙赵虎和展昭白玉堂,都受了伤。展昭让了张龙赵虎去找大夫,然后拿剑敲了白玉堂一下。“冰。”

白玉堂看展昭:“手断了还能接回去?从来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才应该见识一下吧。公孙先生很厉害的。”

白玉堂还是有些犹豫。他不爱结交达官显贵王子王孙,看到就本能的想走,完全不想沾上半点关系。可是一者心中好奇公孙策的医术,二者毕竟是人家一辈子的事儿。便又看了展昭一眼,见展昭眼中有些期待,鬼使神差地,就转身朝赵从郁走去。蹲下身,伸手按在赵从郁那条断下来的胳膊上。不多时候,一层淡淡的冰霜就出现在了赵从郁断去的手臂上。

“玄冰真气,真是名不虚传啊。”展昭感慨了一句。

白玉堂看了看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站起身,又朝四周看看:“包大人要的证据我也留下了。”这话指的,自然是玄冰真气和那冰冻人头之间的关系。“这儿也没我什么事了,后会有期。”

“等一下。”

“嗯?”

展昭走上前几步,这时候他们离众人已经颇有些距离。就听展昭认真道:“白兄若是以实情相告,我愿同白兄共生死。不知白兄可信得过我。”

白玉堂又复诧异地看了展昭一眼。却见那眼神中满是认真和坚定,黑曜石般的坚韧和明亮。

“我说过,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何况这也不是个生死的事儿。”说完,转身又要走,却被展昭伸手拉住。“你不想看看公孙先生是怎么把断臂接回去的?”

“我怕我看见他为了王孙的一条胳膊罔顾一个百姓的生死,会砍了他。”

“你多虑了,先生不会这样做的。”

白玉堂盯着展昭看了一会儿。他为人聪慧,凡事一点就透,一下子就明白,展昭让他留下,是为了向他证明,开封府中人,都是为了黎民百姓在当官。

其实公孙策也确实没有先跑去看赵从郁的手。白玉堂看看正在忙碌的公孙策,“好。”

展昭松开拽着白玉堂的手,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

评论(7)

热度(30)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黑巛琥珀 这两人之间的默契与相互欣赏是最动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