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渡水4 by:firefish

作者: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圈内大手,经常被模仿。

四横刀一取千军帅

第二天,公孙策的验尸和验盒结果都出来了。

隔了仅仅是半天的时间,人头已经腐烂得看不出原来的容貌了。

这种情况来看,这个人头是被冰冻过的。

公孙策研究了木盒的构造,认为盒子的两个夹层,一层是用来放冰的,而一层则放上了棉花隔热。因为这样,他们才得见到以保存完好的钱暖的脸容。

从伤口的切口和血液残留来看,应该是人活着的时候,一刀将头颅砍落。

切口几乎水平,也就是说,是平着一刀砍过的。连颈骨都是齐刀断去的。这意味着对方的刀法很快很好。因为一般的刀口,切入口总是会特别明显,而且随着切入的角度,整个切口的形状会变化。尤其是遇到骨头的阻挠之后。

除了这些之外,公孙策还有一个发现——这个木盒子很像是新做的。

木头很新,还能闻到木头原来的味道。而且能从几片木片中拼接出木头原来的年轮。木头没有经过防水等处理,连接处也全部都是活口,很容易拆卸。

渗入木头里的血液不多。也就是说,人头并不是一砍下来就被放进不木盒里的。

从这几点来看,对方都不像是蓄谋已久去杀钱暖的。

如果是胡人所为,他们没有必要千里迢迢将人头给他们送到京城。如果是什么组织蓄谋已久,有备而为之,木盒也不太可能这么新。

包拯让张龙赵虎去京城外面的各条道路,沿途查访入京的特殊人群。尤其是背上背着长刀的那种。就算用布匹包着,这样的兵刃也还是会很明显。

王朝马汉依旧负责巡街等开封府的日常事务。

展昭则继续在开封城中查访。

这么过了两日。京城着实是人口众多,来来往往各色人等杂陈,大家都没得到更有利的线索。

直到第三天的早晨,有个伙计来开封府找展昭。

这伙计是素华堂的小二,叫刘安。素华堂是京城最有名的客栈,客房精致,服务到位,菜色清淡,用料新鲜,设计讲究。素华二字,取的就是清淡素雅,华而不张之意。展昭和素华堂的老板华唯一交情很好。这刘安便是老板打发来的。

展昭到了素华堂,老板从后面迎了出来。“展大人,里面喝茶。”

“华老板请。”展昭说着,用眼睛问他:一大清早来找我干什么?

华唯一笑了笑。“听说展大人在查人。”

展昭眉毛一挑:“华老板有线索?”

“我这儿,四天前来了个客人,挺特别的。展大人看,这是他的马。”

“哟。”展昭一看那马,就是一惊。那匹马通体雪白,不见一丝杂毛。长鬃,耳朵细长,有些像兔子,鼻子微微往里勾起,一双眼睛漆黑明亮,没有一般马匹的温润,反而显得炯炯有神。

——“照夜玉狮子!”

这是西域马,中原非常罕见。这马个头高,脾气大。细足,据说毛色在夜晚显得尤其光亮。全速奔驰,可日行千里,跑得慢些,则耐力极好。三国名将赵云的坐骑和唐玄宗昭陵六骏中的照夜白都属于这个马种。后者曾得到先朝杜甫“龙池十日飞霹雳”的描述,可见其长途奔涉之能。当年赵云七进七出长坂坡,若是马儿耐力差些,怕也早撑不住了。若说是这匹马的话,配上轻功好的骑手,用七、八日时间从玉门关到京城,倒是不无可能。

那马看展昭盯着它瞅,眼神不善,挑衅地踹了一下马厩的挡板。

展昭在心里嘿了一声。然后笑着从边上拔了了一根毛毛草。逗那马儿的鼻子。

马儿被拴着不好躲,恨恨地打了个鼻响,好像在警告他,惹火了自己自己,这马厩可保不了你!

华唯一在边上咳嗽了一声,展昭这才罢手。就听华唯一继续道:“这人来的时候,提了个大包袱,看起来挺重。身上也灰尘仆仆的。他先要了捅水洗澡,诶呀那个脏啊,就跟从泥坑里出来的差不多。这马也是。

然后我看着过来的第一天,这人还正常。

可从第二天开始,就一直在睡觉。中间叫小二送了两次饭。今儿三天了,还没起呢。”

“哦……连着睡了两天两夜。”

“可不是。”

展昭点点头——有门儿!时间也能完全对上。“他住哪间房?”

“天字三号房。”

“怎么称呼?”

“登记的姓金。”

“好,我去看看。”

展昭装作给人送早饭的小二,敲开了素华堂的天字三号房。“金爷,给您送早点来。”

“进吧。”答话的声音半带沙哑,软绵绵懒洋洋的。约莫是没睡醒。

展昭推门进去。只看床帘撩起来一点。露出一根玉白的胳臂在外面。还有个脑袋,乌黑的头发散在周围。

虽然屋内因为拉着帘子的关系看不真切,但还是能看出这人长得极好。眉如远山,不画而黛,唇若绛缨,不点而朱。这人怎么能长成这样?

展昭一边将吃食放下,一边打量一下屋子里的情景。没有看到兵刃。不过也可能是在床里放着。根据华唯一的说法,他应该有个很大的包袱。

床边有个凳子,衣服乱糟糟的堆在上面。

鞋子整齐的放在床边。包袱也没看到。

展昭鬼使神差的顺便又看了床上的人一眼。猛地发现对面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也正在看他。

只是眼神迷离,盈盈然就如秋水一般。

说怎么这么好看呢?!原来人家是个女的!

展昭的心莫名就是一跳。心里头打鼓:完了完了,这下色狼的名头要坐实了。

“姑娘慢用。”

他留下一句话,匆匆端着盘子出去了。临走关门的时候没利落,还夹到了自己是手指。

他跑下楼。拉过华唯一:“华掌柜,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你怎么不告诉我人家是个姑娘啊。我这个样子进人家屋子,传扬出去坏人家名声的。”

华唯一被展昭说得一愣一愣的:“姑娘?哪来的姑娘。”

“是啊,哪来的姑娘。展大人你不是不知道,我们有规矩,不接纳单个女眷的。”小活计也在一旁帮腔。

“就、就天字三号房那个啊。你让我去看的那个。”

“哈?小伙儿变姑娘了?难道是女扮男装?不像啊。”华唯一转头去看小二,“你不是伺候他换过洗澡水吗?”

“嘻嘻。”小伙计笑了起来,“掌柜的你别说,人一洗完,真水嫩嫩的,长得好!不过展大人放心,真是小伙儿。热水我是直接给添木桶里的,如假包换!”

“不会吧……”就那胳膊那脸蛋,前天那个都是姑娘,这个能不是?

展昭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在屋子里看到的东西。

鞋子,是男式的没错。凳子上的衣服,也是男式的没错。

没有胭脂水粉的味道。也没有看的什么朱钗细钿。

不是女的?!

展昭晃了晃脑袋,他的男女辨识能力这两天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完了,这回完了。人刚那是睡眼朦胧,等人睡醒……自己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评论(9)

热度(34)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黑巛琥珀 难得展猫猫搞乌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