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福华】东西方侦探的对决11 by:firefish

【猫鼠猫/福华】东西方侦探的对决

【看猫鼠抓犯人】系列之番外

作者:firefish

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圈内大手,经常被模仿。展白互攻相互宠爱,推理文绝不掉线!


依然是【看猫鼠抓犯人】的系列,不过这次的舞台是在现代的伦敦,同时下灰常时髦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一决高下哦!
此方:一猫一鼠,华丽而嚣张!
彼方:一卷一花生,嚣张配低调!
凶残罪犯的终结者!高智商罪犯的克星!!美貌与智慧并重(喂)滴华丽丽滴高智商侦探们!出击!!

存文地址:【我们的猫鼠吧】https://tieba.baidu.com/p/4813422296

 

第十一章 结束VS开始

 

窦迁被两个**监视着。他没有理由知道布里斯有派了两个人监视他。

窦迁打电话给同学,向学校请假。警方一直监视着他的号码,所以知道通话信号确实是从窦迁家中发出的。

最重要的是,小女孩的录像,是在两个小时前摄制的。也就是说,窦迁两小时前的确在这间屋子里。

他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开车离开的?!那两个监视的**又在干什么?!

 

监视的两个**表示,两个多小时前,窦迁拉上了屋子里的窗帘。他们就密切注视着大楼的动静。一个小时左右前,确实曾经有一台福特开了出去,但那是一台深蓝色的车子,牌照也不一样。

因为车型相同,那两个警员还多了个心眼,拍了照片。

白玉堂拿过照片来一看,怎么看都是喷上去的颜色啊!凑在展昭身边,用中文嘀咕了一句:“欧洲人都这么二么?”

展昭点点头。“别胡说!”

 

他们在地下车库里发现了水渍,还闻到了浓烈的喷漆味道。

展昭皱起了眉头。

 

窦迁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点展昭感到不解。——这不是明白着告诉警方自己就是凶手了吗?是不是因为自己要叫两个**回去,所以他才打算杀了两个**?那么小姑娘又是为什么?

就像他推测的那样,因为警方已经做出了撤走跟踪警力的决定,因此他打算杀人灭口了吗?

 

他甚至可以宣称,两个**的死,正是**言而无信,依旧继续跟踪他的结果。而小姑娘的死,也正是**的这种自作聪明造成的!

天!——他犯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失误。如果这次搜捕令没有下来,那么他就将间接害死三个人的性命!!

 

只是这样一来,他还是将自己暴露了——

或许他也可以宣称两个**的死同自己无关,继而装作小姑娘依旧活着……

现在根本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应该就是在从这里到警局的沿路上,车程十至十五分钟以内。重点在那个三角区域,行人较少的地区,有没有?”

“York Bridge!”

 

小姑娘的事情依旧难以解释。或许他会在案发的时候,到附近的商店买点什么东西,以制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可能也不会让**马上断气。希望如此!

 

他们赶到York bridge的时候,周围非常安静,四下一片漆黑。但是很快的,就有**发现了一片灌木丛,有车辙压过的痕迹。众人沿着压痕跟踪过去,竟然看到我一个组合精致的木架!!

许许多多的木枝缠绕在警车周围,半翻滚的车辆斜靠在木支上。邮箱在往外漏油。

一丝银光在半空中闪烁了一下。

——钥匙!

一根铁丝穿过两边树木的枝桠和树干。其中一端以棉线固定着钥匙。棉线的另一端绑在车子下面的某一个木头上。那根木头一端固定在泥土里,另一端,扯着棉线。

“咔嚓!”

殿在车子下面的一根木头发出了断裂的呻吟。

只要那根连绑着钥匙的木枝也发出这么一声,车钥匙就会沿着棉线迅速接近车辆,而车子点火的瞬间,气缸激烈攀升的温度和压力,就会带着里里外外的汽油发生爆炸,或者产生出熊熊的烈焰。

 

这东西是谁做的?!真是天才般的想象力!!

 

布里斯可没工夫感慨中国人的机关和想象力。但是怎么才能够最快捷安全的解决眼前的问题呢?四周都是浓重的芳香烃有机物散发的气味。

开一枪把钥匙给毁了。

——那么汽油估计也就被他们点燃了。

 

但是幸好没有人冒冒失失的跑过去。不然万一谁不小心在这乌七码黑的林子里,把棉线给弄断了。那三个人就要会一起完蛋了。

 

好在弄清楚了原理。警方手头却没有梯子,他们决定先把铁丝的另一端给绑得更高些。这样一来,就算棉线拉伸,绑住钥匙的线头断开,钥匙也不会下落了。

接着才开始动手,将车子里的两名警员救了出来。这才发现,居然在车子里的两个人的手腕上,也都缠了一条黑色的棉线!——夜黑风高,谁看得见啊?!!

人都还活着。只是昏迷了过去。看来凶手还有一个如意算盘,是让车子里的人自己醒过来之后,自行触动机关。而他所有的打算中,就是没有自己杀了人这样一个事实存在。

 

但这并不妨碍另一波警方,在贝克街上找到了正在超市买东西的窦迁。

与此同时,拆弹组也传来了捷报。

被逮捕的窦迁的脸色相当滑稽。好像很莫名其妙,好像很不可置信。

被带回警局的时候,珍妮的父母抱着自己的小女儿等在警**局门口,小姑娘的母亲杰西卡握着布里斯的手:“太感谢您了。哦,感谢主,感谢上帝。”她高兴得热泪盈眶。珍妮的父亲麦克尔也激动的握住布里斯的手。“谢谢你们。真不愧是Scotland Yard(伦敦警察厅侦缉处)!”

展昭很低调的拉着白玉堂没有现身。布里斯回头找他们没有找到,有些疑惑,只好拍拍两个激动的当事人的手背:“这是我们该做的。”

说完,他带着窦迁继续往里走。

窦迁经过杰西卡的时候,年轻的母亲愤怒而恶毒的冲他吐了口唾沫。“Son of bitch Chinese!”

 

展昭和白玉堂正好从拐角的地方跑出来。白玉堂皱了下眉头。展昭对着杰西卡看了一眼。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眼光有些冷。杰西卡倒退了一步。

走在前面的布里斯走了回来。他拉住还要继续往前走的展昭,对面前的夫妇介绍道:“是这位中国**协助我们找到了您的女儿。他很了不起。”

杰西卡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展昭对布里斯道了谢,两人才一起走进了落地的玻璃大门里。

 

窦迁在在**局里,矢口否认知道家里的壁橱里藏着一个女孩子的事实。

但是当他看到两个跟踪他的警员的时候,却表现得惊慌失措。在一边指控警方诬陷、作伪证的同时,他拒绝在律师出现事前,再对**做出任何答复。

 

可是警方很快就在展昭的指导下,在一处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双带有York bridge附近泥土的鞋套、一双带有蓝色喷漆和洗漆水的手套、一件带有喷漆的工作服。

窦迁的身上也有类似喷漆的痕迹。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警方又在窦迁的家里,陆续发现发现了将近2W英镑的现金和几罐喷漆的塑封纸。

 

坐车回去的路上,白玉堂不无感慨的说:“哇,瞿晟提了2W英镑的现金,那帮**对此居然没有怀疑?!”

“人家开宝马,用钱多一点,也不奇怪。”

“可取款机一次能提那么多钱出来?”

“管他呢。”

白玉堂觉得展昭这回答听起来似乎很烦躁,他皱了下眉头,坐起来:“怎么了你?”

展昭拿两只手挠头。这是他思考不得其法时长做的动作。白玉堂歪头看着:“你觉得窦迁一个人,做不成这样的事情?而且他暴露得很没有意义?”

展昭点头。“你也这么认为?”

这时候出租车停了下来。他们两个从车上走下来。白玉堂一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挠挠下巴。“季婷婷最近一直在伦敦哦。”

 

展昭了然的一抬眼,转身要走。却被白玉堂一把拉住:“先睡觉。再办案!——”

而在Hanover Gate Lodge的窦迁住所里,一点火星被从远处射进了窗户里,正巧落在一本16开面的杂志上。火焰慢慢的扩散开来,将纸张化成了黑炭般的灰烬。

火光的上方,挥洒着三个中文的字样——自强心。

 

 

结束语

 

窦迁始终没有承认自己的罪行。

虽然有后来警方找到案发当晚,听到枪声的路人,但对方回忆的时间,却是在3点到3点半之间。被绑架的珍妮,也没有指认窦迁。因为她是被两个警员带离游泳馆的,且从来没有见到过窦迁的样子。两名警员也无法说清窦迁是如何控制住他们的。

两人唯一知道的是,对方用自己的家人威胁他们的按照指示去做。

 

警方在白玉堂和展昭指出的住户阳台上,找到了两道明显的铁丝划痕。根据两个划痕的距离,可以制造一个滑轮,一边连接沙漏或冰块,一边连接重物,随着沙漏或冰块重量的缓慢下降,车钥匙会被慢慢吊上阳台。当钥匙最终到达阳台之后,钥匙会受重物拉力,重新落回地面。机关被设置在距离汽车400多米的地方。是一个车辆不会自动熄火,但也不会自动点火的距离。

 

只是凶手这样大费周章,就是为了开暖气来糊弄警方死者真正的死亡时间?

这个问题,不管是重建现场,还是物证搜索,都已经无法还原真正的真实了。

可是警方在之后的搜索中,还是获得的对窦迁审判最真实有力的证据:

在York公园里找到的一把拼装手枪。他们在手枪的枪膛内侧,找到了一枚指纹,经过对比,同窦迁的右手无名指指纹相吻合;经过对比,这把手枪,所用的子弹,同凶手用来杀害瞿晟和李冰玉的是一致的。

还是在York公园,他们在福特被发现的附近的灌木丛上,发现了一片衣物纤维,经过化验和窦迁裤腿上被刮掉的衣物纤维,属于同一种面料和染色剂。

这些证据,最终令陪审团宣判了窦迁一级谋杀罪,罪名成立。

但是窦迁杀人的原因,却始终没有人知道。

 

*  *  *

 

每个社会都会有一个它阴暗的角落。那里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植被和生灵:青苔,绿藓,蝇鼠蝼蚁。人们以厌弃摒除着看见这些事物时候,心中产生的不安和逃避的本能。

城市里,车马喧嚣的大道上,也会有那么一个两个无人问津之隅。那里寂寞而清闲地生长着一颗一颗饱满诱人的蘑菇。有些鲜嫩可口,更多的妖冶而致命。

就如繁华的贝克大街,在淡去流光溢彩的夜晚,依旧能有人避开所有路人,杀人弃车。

面对同样的环境,有人成为麦克白,有人成为班戈;有人成为雷欧提斯,有人成为哈姆莱特(1)。是不是因为有后者,人们就有理由责怪前者。又或者,前者的现实存在本身,昭示了他们本事亦是合乎理性的?(2)

 

总有些真相,要被公之于众。但也总有一些,会被长埋地底。

人们可以永远不去关注那些令自己感到不快的事物,但是它们也总会以自己的方法,存在下去。

 

 

注:

(1)麦克白(Macbeth),班戈(Banquo),雷欧提斯(Laertes),哈姆莱特(Hamlet):英国戏剧家莎士比亚作品中人物。前两者为《麦克白》中人物,后两者为《哈姆莱特》中人物。是莎士比亚著名的四大悲剧中的两部。麦克白因为生怕班戈的子孙夺去他的王位而杀死了班戈,最终被自己的罪孽和野心几乎逼至疯狂;雷欧提斯则因为在与哈姆莱特的决斗中在剑上涂抹了毒药,而在决斗中,被哈姆莱特用这把带毒的剑杀死。

(2)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德】格奥尔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

 

评论(2)

热度(20)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黑巛琥珀 终章,作者说这个系列还会继续下去的。其实这是一个猫鼠撮合福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