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福华】东西方侦探的对决10 by:firefish

【猫鼠猫/福华】东西方侦探的对决

【看猫鼠抓犯人】系列之番外

作者:firefish

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圈内大手,经常被模仿。展白互攻相互宠爱,推理文绝不掉线!


依然是【看猫鼠抓犯人】的系列,不过这次的舞台是在现代的伦敦,同时下灰常时髦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一决高下哦!
此方:一猫一鼠,华丽而嚣张!
彼方:一卷一花生,嚣张配低调!
凶残罪犯的终结者!高智商罪犯的克星!!美貌与智慧并重(喂)滴华丽丽滴高智商侦探们!出击!!

存文地址:【我们的猫鼠吧】https://tieba.baidu.com/p/4813422296

 

第十章 意外的发现

 

展昭让布里斯简单同他派出去的警员杰克·汤姆逊说了几句话,就判断出杰克一定受到了某种威胁。对方能够掌握展昭和白玉堂的行动,很可能就是通过这两个警员。但暂时他们还不能打草惊蛇。

 

由于牵扯到小女孩绑架案,布里斯得到十员警力和一名鉴证师的支持。

通过连夜的走访工作,已经有目击者指出在珍妮被绑架前后,有人看到过“一台警车停在游泳馆边上”。还有人指认看到过一个“和窦迁身材相似的**和珍妮在一起”。

珍妮并不是事先就被选定的目标。她窦迁在发现警察跟踪他之后,随机选取的目标。

他特意选取了一个白人小女孩,就是因为这样的受害人的社会反响会是最为激烈的。比起成人,孩子们更能激起人们的保护欲,而比起男子孩子,女孩子也更能激发人们的怜惜情绪。

 

但是窦迁会把珍妮放在哪里呢?

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就不能轻举妄动。

“不如就让对方相信,我们准备放弃行动。这怎么样?”

“他们还是会死。”展昭摇头否决了布里斯的提议。

“为什么?”天都已经亮了,珍妮的下落毫无头绪。经济型福特作为警车,在道路上行驶很难引起路人的注意的,因为每天都有许多这样的车子在大街上来来回回。他们几乎不可能绘制出窦迁的行走路线,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让窦迁放人。但是这个中国来的家伙,居然这么肯定的否决了他的提议!

“因为没有必要放人了。”

“可是你说他不会让人质死。”

“判断要依照犯人的智力情况改变。你一定听说过著名的林德伯格案(1)。

人们总是更愿意相信事情正朝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如果嫌犯有这样的认识,那么她绑架珍妮的目的,就绝对不是用来当做同警方正面冲突时候的人质。他的目的是让警方也不敢轻举妄动。

哪怕警方答应停止查案,他也可以用各种借口要求警方提供停止查案的证据。直到警方的确已经不可能起诉他之前,他都可以不释放人质。

在这样的情况下,警方只要一天不找到珍妮的尸体,他就一天不会暴露。

反过来,如果他把人放了,他就什么筹码都没有了。而且还有可能让警方顺藤摸瓜的找出他的行踪。你认为,我们的嫌犯会做哪一种选择。”

嫌犯的智力越高,对警察所提出的要求就会越高。敌暗我明的情况下,警方和凶犯的斗争,即使能够借助正义和民众的支持,也正变得越来越困难和激烈。总有那么一些案子,成为千古的谜题。随着时间的流逝,将再也没有人能够替那些死者伸张正义。

 

布里斯有时候也觉得满大街的安装CCTV(closed-circuit television电视监视摄像头)真是一个好方法。难怪中国的国家电视台叫这个名儿了。可惜这在西方崇尚的民主文明下是绝对行不通的。凡事永远都是有利有弊的。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展昭一歪头。“您介意让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公开介入这起案件的调查吗?比如说,让珍妮的父母高额聘请福尔摩斯先生,因为警方没有万无一失的对策。”

“这有什么好处?”

“第一,以福尔摩斯先生的信箱,我们的嫌犯的智商,他很清楚,福尔摩斯先生不会关心他的威胁。

第二,他要防止福尔摩斯先生发现珍妮死了,就必须保证他活着。

第三,这会无形中大大增加他的压力,因为他必须尽量保持和过去生活非常相似的节奏。还要看住身边两个警察不乱说话。这种情况下他肯定要请病假。如果窦迁真的这么做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几乎百分之一百的肯定他的涉案了。今天他的课好像还不少。

实际上你只需要借用一下福尔摩斯先生的名字就行了,既不用付给他报酬,也不用真正求他办事。

 

当以上这些做完之后,我们要做的,就是紧紧地跟着他,等他为我们指出珍妮在哪里。哦对了,继续联系那两个警员,不要让嫌犯感到我们在怀疑两个警员被绑架的事。”

 

布里斯表示他需要开会和手下人讨论一下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展昭表示这是英国警方的事情,他们只是是过来协助破案的。然后就被白玉堂扯出去回酒店睡觉了。“你又二十七个小时没睡。想我被砍啊?!”

展昭只有赶紧脱衣服上床。蒙头大呼。“我睡着了。”

白玉堂也重新倒了下去。

 

这一觉几乎睡了个天昏地暗。年纪大了果然是一日不睡十日不醒的。如果完全忽略他们的时差影响的话,可能真是岁月不饶人了。

 

叫醒他们的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电话来的是夏洛克·福尔摩斯。“跟踪你的人抓到了哦,尊敬的雇主先生。”

发生了什么事?展昭迷迷糊糊的想。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夏洛克和约翰,正和两名鼻青脸肿的**对峙着。

 

“这两个就是跟踪你的人。”打了**的夏洛克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原来,夏洛克在听说了展昭他们被跟踪之后,连夜就兴冲冲的打算出发了。但是展昭却很快告诉他,布里斯有发现,让他呆在家里睡一觉,明天再说。

福尔摩斯去查碎尸案线索的时候,巧合的在废工厂里发现了一截手表带。那截表带上刻着瞿晟的名字。似乎还写着是生日礼物。

夏洛克想到展昭正在查的案子,就给想给展昭打电话。但是他想了想,却又将证物收了起来,想看看是不是能够找到更多的东西。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还找到了已经被砸了个粉碎的表盘,以及燃烧变形了的机械齿轮。

这时候,布里斯通知他展昭希望借他名声调查珍妮失踪案的愿望 。夏洛克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不要做这种枯燥无聊的事情。他要像那个曾熊飞证明,不借用这种心理战术,他福尔摩斯也能破案给他看!

 

夏洛克挑起嘴角笑了笑,打电话让雷斯垂德把伦敦10.02枪击案的现有资料发送给他。

“你需要我,所以你一定会将资料给我的。这还牵涉到一个小姑娘的性命。那个曾熊飞也请求了我的帮助。”

就想约翰·华生曾经指出过的那样,夏洛克每次给理由时候,总是包含着“快狠狠揍我一拳吧!”这样的潜台词。

被刺激多了,就不会发怒了。雷斯垂德现在就是这么平静的对待夏洛克的。反正你出钱出力出智慧,最后破案的好处都是我的,就让人嘴上过过瘾吧,当作是给你的报酬了。雷斯垂德这么自我安慰着。阿Q精神它其实并不是中国特产来的。

 

得到准确的信息之后,夏洛克轻轻皱起了眉头。

他边上的约翰有一种,夏洛克又被挑衅了的感觉。“怎么了?遇到什么困难了?”可是就看眼前这个家伙转身拿起他的小提琴拉了起来。

——我在思考。这就是夏洛克的给他的答案。虽然人什么事情都不干的时候,都可以说自己是在思考。

 

拉了一会儿之后,夏洛克很不爽地放下了小提琴。叫上华生出门,打车到窦迁住处。想以夏洛克·福尔摩斯受雇寻人的名义,对窦迁一个简单的访问。顺便也可以看看,他家里有没有什么和处理手表相关记录。例如表面的玻璃碎片等。可谁知窦迁刚刚打开门,他还没能进去,就被布里斯新派来监视窦迁的两个**拦住了。“先生,这一带不允许上门销售活动。也不支持私家侦探的走访。”

夏洛克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们两拳,仿佛没事人似地朝窦迁笑了笑。接着就被带到了警局。

 

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

 

展昭听完,将下巴磕在手背上,看着对面的人。而夏洛克则已几乎相同的姿势,只不过看的是天花板。

“我成功在嫌犯心目中树立了我的形象。你需要的那种。我帮了你,快感谢我吧。快一些,我很忙,手上还有一个很有趣的案子呢。”

展昭点点头站起来。伸出手:“非常感谢您的合作,福尔摩斯先生。”

“不客气。这是您的账单。”夏洛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哈德孙太太给他的房租账单。

 

“我听说您是免费的。”

为什么这话听着像是在说:我听说你跟人上床是免费的。

幸好夏洛克·福尔摩斯完全没有这样的感性联想能力。

可他没有,并不代表约翰·华生没有。“他不是免费,而是无价,先生。谢谢。”约翰将房租单重新从展昭手里收了过来。

 

“就这么把他放了?”布里斯很不同意展昭的做法。

但是展昭的威信实在不可轻忽。却听他点头后理所当然的反问了一句:“不然还等他哥哥打电话给你吗?”他一边说,一边从桌上拿起了装着已经被烧变形了的表带。

“真是惊人的观察力。——凭这个,能申请到搜查令吗?”

布里斯对展昭对西方警界的办案流程的熟悉程度感到有些吃惊。“在化验结果正式出来,拿到明确的证据之前,恐怕很难。”

“试试看,我们要抓紧时间”

 

展昭在地图上再次标记夏洛克找到这只表带的废品站。废品站明显在三角区域之外。但是废品站的垃圾,很多时候并不一定是直接扔过去的。“车内鞋印还原过了吗?”

“正在提取。的确找到了比较新鲜的第三者的鞋印。但是这东西不能当做直接证据。珍妮的下落还是不知道。”

展昭在屋子里转了转。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展昭突然想到个事儿:“布里斯警长,您不需要睡会儿吗?”

布里斯吸了口气,干脆没搭理展昭。——天才这种事情,就是用来气人而存在的。

“好吧,窦迁今天哪里都没有去过吗?”

“没有。也没有去上课,请了病假。你没有再收到威胁短信了吗?”

“没有。——你还联系过那两个**吗?”

“按照你说的,还保持着联系。为什么你没有再收到威胁短信?”

“因为我们除了跟踪窦迁,什么别的都没干。如果他再给我发短信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而且他当然要尽量避免通过自己的IP发送短信的。”——怎么办?该怎么办?明明已经知道了凶手是谁,却既不能将人立刻绳之以法,也不能马上救出被困的女孩。

 

“那两个**的家人都安全吗?”

“很安全。”

展昭眯了眯眼睛:“如果……你让那两个**撤销对窦迁的跟踪回来。你觉得对方会怎么做?”

“好主意啊!”

 

布里斯几乎是立刻就下达了命令,这一次没有任何开会的必要。因为这等同于是在告诉凶手,他们打算照他的话做了。而展昭则发了第二条短信:可以答应您的要求,但是珍妮的父母想要见一见他们的女儿。

 

过了大概三十分钟的时间,两个**没有回来,但是珍妮的照片却发过来了。在窦迁室外盯梢的两个**没有发现窦迁的任何异动。——照片是真的吗?

似乎是为了证明照片的真实性。对反还额外给展昭发来了一段音频录音。“12月7日晚上八点27分,警方同意停止对伦敦10.02枪击案的调查。我以性命担保这一切是真的。”

音频很快就送交专业的数据分析小组,以检查是否有剪辑或者合成的可能性。

 

但至少,最初的几道检查程序,都证实了这段话,确实出自一个小姑娘的声音。而珍妮的父母也确定的说,这是珍妮的声音。展昭建议布里斯拿录音给珍妮的朋友们听听。因为很多受害人家属,在心情的驱使下,都会将相似的声音直接辨认成受害人的声音。

 

案件发生了惊人的进展。而这之中最激动人心的消息是:搜查令被批准了!居然被批准了!

国际合作果然压力很大!

 

警方冲进窦迁家中的那一刹那,屋子里几乎是空的!

展昭本能地皱了一下眉头。

警车也不在。“不要乱走。”这一次,下结论的却是白玉堂。

展昭看白玉堂一眼,对布里斯点点头。

布里斯几乎没有犹豫的传达了展昭的意思。

 

完全安静下来之后,所有人都听到了“滴答、滴答”的倒计时声音。

“撤!”

 

布里斯带着人走了出来,却发现展昭和白玉堂都没有跟他们一起出来。

“曾!你们在干什么?!”布里斯在外面大喊,里面却不听回答。

 

白玉堂看着天花板。声音是从那里发出的。那里是一个储物柜的最上层。周围没有椅子足够让他们达到那个高度。两人都想让对方出去,但随即又都放弃了。

白玉堂找了把椅子,做了个引体向上将厨门打开后钻了上去。

声音更加清晰,但是却看不见计时器。

应该在更里面!

“墙壁可能是假的。”白玉堂钻进厨里,用手敲了敲墙壁,果然是空的。

他咬着手电筒四处寻找了一番,发现这墙壁其实是一道划门。打开后,“滴滴”的声音一下子嘹亮起来。

“还有二十二分钟。”白玉堂喊了一声。

布里斯已经派手下去叫拆弹专家。当他忍无可忍地冲进来拉展昭和白玉堂出去的时候,听到这个数字无疑令人松了口气。

 

“哦天哪!”当布里斯跟随白玉堂的脚步,看到一个浑身都捆着炸药的女孩子时,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词汇能够形容他现在的情绪。

“快些,让那些拆弹的家伙们快些。我们只有二十一分钟了!”

白玉堂对炸弹没有特别研究,但韩彰给他上过一些基础课。看上去他们可以移动这个女孩。但他还是不太确定的去问展昭。

展昭是特种部队出身,对这种东西有一定研究。他看了两眼,炸弹做得并不怎么精细。如果在国内,这弹他就自己拆了。但是考虑到他自己的非专业性,还是决定交给英国人的专家。

壁橱的空间非常狭小。窦迁能把珍妮放进来,他们就一定能把人弄出去。

展昭让布里斯和白玉堂先出去,给他腾点地方。然后小心的搬动了珍妮两下。确定没有意外,才让大家一起帮忙将珍妮抬了出去。

 

布里斯命人开车带着珍妮去同拆弹组汇合。虽然已经不再能听到倒计时的声音,布里斯还是决定等拆弹专家过来把着机关重重的房间检查一遍再说。

“哦天哪!这真是太惊险了。”高大的英国人喘着粗气说道。

展昭的脸色却并不轻松:“还没完。”

“是啊,希望他们能拆弹成功。”

“我是说你的那两位手下。他们很危险。”

 

鲜红的爆炸倒计时器上,倒数着爆炸的时间。炸弹正是当年展昭受伤之前,给敌人埋下的那种必须按照一定的顺序一个一个拆除的连发式定向炸弹。倒数计时器显示,距离爆炸时间,还有三十分钟。

但是屋内所有的东西上都绑着炸药。

 

 窦迁惊愕的脸上读不到任何疑点的表情。

警方在地下室里发现了两个被注射

 

 

 

 

 

注:

(1)林德伯格绑架案:(正文里也提到过这个案子,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度娘)美国历史上著名的绑架案。被绑架者小林德伯格在被绑架后的当天就已经死亡,但是嫌疑犯却一直对外宣称孩子还活着,并借此勒索了大量钱款。

 

评论

热度(20)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黑巛琥珀 很开心黑巛能一直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