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福华】东西方侦探的对决4 by:firefish

【猫鼠猫/福华】东西方侦探的对决

【看猫鼠抓犯人】系列之番外

作者:firefish

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圈内大手,经常被模仿。展白互攻相互宠爱,推理文绝不掉线!


依然是【看猫鼠抓犯人】的系列,不过这次的舞台是在现代的伦敦,同时下灰常时髦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一决高下哦!
此方:一猫一鼠,华丽而嚣张!
彼方:一卷一花生,嚣张配低调!
凶残罪犯的终结者!高智商罪犯的克星!!美貌与智慧并重(喂)滴华丽丽滴高智商侦探们!出击!!

存文地址:【我们的猫鼠吧】https://tieba.baidu.com/p/4813422296

 

第四章 相遇VS理由

 

事情已经过了两个月。布里斯·汉密尔顿不知道展昭为什么还要去看发现车钥匙的现场,但他还是决定照展昭的话去做。

中国人不傻。这一点从二战到朝鲜战争,从中印战争到越南战争,历历都是如铁的实证。

布里斯就算不是很了解,至少也该听说过杨振宁、李政道、何大一以及李昌钰的名字。但这在他看来都是过去式的旅美华人而已了。

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两个中国警察,居然能够让他感觉到一种伸张正义的力量。——不是为了谴责英国人的办事不力,而是真正为了给同胞伸张正义的那种力量。让他很自然的信服于他们的判断,信服于他们其实拥有者完全相同的目标——正义和真相。

 

 “有当时现场的照片吗?”

“我让人找一下发到你的手机上。”因为感觉到白玉堂没有任何恶意,布里斯决定采取一个比较折中的谎言来解决问题。颜面这个东西,只有感到威胁的时候,才会尽力去维护。

实际上这两人除了走进办公室时候的那种猫科动物独有的“我即主人”的态度让人看了有些想揍人之外,所有的表现都非常的友善。甚至真诚。哦天哪,真诚,这真是一个遥远的词汇。

 

“谢谢。”白玉堂完全不知道布里斯心里头画了多少道圈圈,只是笑了一下表示感谢。

就直接将布里斯笑愣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笑容很好看。纯净、开朗,带着初升太阳般的朝气和温暖。

“你的英语非常好。是在哪里学的。”

“我小时候在美国住过半年。那时候学的。”

蹲在地上不知研究着什么的展昭回头看白玉堂一眼。“我怎么不知道。”

“你又没问过我。”

“A secret makes a MAN woman.(真汉子没有秘密。)”展昭也不知道吃的哪门子飞醋。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白玉堂皱了下眉头,渐渐变成哭笑不得,然后很开怀地过去拍了下展昭的肩膀:“Super suits for you.(非常适合你。——暗示展昭连假名都不止一个。)”

“SUITs you.”(适合你的正确表达是suit you,而不是suit for you。也是双关的说,这句话适合你。)

“I say, suits FOR you!”(我的意思是,为你量身定做!)白玉堂逗完猫咪心情大好,凑到人身边,低声问,“发现了什么?”

“钥匙如果再这里,车子会熄火吗?”

白玉堂向四周看了看。藉此判断照片上的停车地点,然后摇头。

钥匙掉落的地点,是当车主远离车辆时候不足以令车子熄火。但是当车主靠近车辆时,也不足以令车子点火的距离。

 

展昭一脸的果然如此。

白玉堂知道展昭已经揣摩中了凶手的心态。这一点对于展昭的心理轮廓描写很重要。

细小步骤的吻合,是正确描摹一个凶手的心理轮廓必不可少的过程。至少对于展昭是如此。进一步的,他就可以根据已有的事实,推断出凶手是个怎样的人,会如何行凶,为什么行凶,行凶后会有怎样的表现。这些都将有助于他们锁定嫌犯。

“干嘛把我叫过来?” 怕我得罪人还是怕我被套话啊?

“你自己过来的。”展昭嘟嘟嘴巴:你什么时候去美国的,我怎么不知道?

“大学交换生。”他上大学的时候,的确还只是:小时候。

“那时候咱俩怎么没遇上。”

白玉堂对这么无厘头的展昭是最没办法的。伸手很隐蔽的在展昭的腰上拧了一把。“现在不是遇上了吗?”

“早一天好一天嘛。”

“你那时候自己也才十五岁吧。不怕被人告诱拐儿童啊?!”

“怕死不当英雄好汉!”展昭被白玉堂拧得挺舒服,乐呵呵站起来,抬头往天上看。

看的边上的布里斯和他的身边的两个警员一头雾水。

毫无道理的,看着两个人那样蹲着,笑着用英语讨论事情、互相调侃的样子,他们都同时有这么一种感觉:这两人应该,很好相处吧。

 

展昭拉拉白玉堂:能看到什么不?

“如果你是说划痕。”白玉堂点点头。

展昭和布里斯交涉,希望到三楼一户人家的阳台上取证。布里斯很配合的答应了。

可是户主却不在家。展昭只好用望远镜给布里斯指出他所怀疑的地方,让他们晚上派人来找。

 

划痕?“这同我们调查的案子有什么关系?”

“关系是,车内的油门是什么时候熄掉的。车内的雾气是内外温度差造成的。透过那个7.62mm口径猎枪子弹造成的1.37cm洞口,及17cm区域龟裂区。车内温度一般在17~19 ℃时是最舒适的,当天凌晨一点的市区温度是 8℃。”展昭说着看了白玉堂一眼:意思里,空气动力学,你的专业。

什么叫用牛刀杀鸡?展昭这个就是了。展大人你眼前的这位是空动的博士后啊,你居然让他做这种入门级的计算!这不是用牛刀杀鸡,这是用牛刀杀麻雀!!

可是三好情人白玉堂很配合他的接过了话题。“假设内外温度差是10 ℃,车内空间12m3,20℃下空气质量约为1.18kg/ m3,等压比热容为1.01KJ/(kg·℃),对流换热系数取10W/(㎡·℃),可以得到,当时的空气对流速度约是[10W/(㎡·℃)]*[1.18kg/ m3]|*[10 ℃]/ [1010J/(kg·℃)]~0.12m/s,不算上玻璃的热辐射和车子行驶时候造成的空气强迫对流。换完车内空间的所有气体所需的时间也只需要

12 m3/(0.12 m/s *pi*(0.085m)2) 秒,小于100/(3*0.006) 秒,除以3600(一小时有3600秒,公式变为1000/18*36),最终答案显然小于2。也就是说,从射击产生洞口之后的两小时以内,就算车内换气系统没有被打开,雾气一定会散完。”

 

布里斯认为他每个单词都听明白了,整个一句话要表达什么,他也听明白了。但是中间过程,完全、彻底、不、明、白!!

其实展昭不不明白。但他需要的是这种震撼的效果。

“这意味着,如果两人确实死于1点半~3点之间,那么凶手肯定使用了某一种方法,保持车内的温度,以至于你们到的时候,仍旧能够拍摄到车子里的雾气情况。”

“你的意思是,案发时间比我们预测的要晚……?”

“现在只能说,有这种可能。凶手应该是希望通过这种方法,隐藏一些线索。”

“比如?”

“现在还不知道。”展昭绕着路上走了两圈。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车子停在这里?

这不符合一个智力正常或者正常偏高的作案者的正常行为。就像很多数据统计显示的那样,会毫不顾忌的将死者弃之在路边的凶手,通常情况下应该是陌生人。而且那样的人通常没有受过正常的教育,对生命也没有重视。

但是这起案子现在显示出的所有证据都自相矛盾,非常奇怪。

一定有什么东西被忽略了。

 

“耗子,这处地方什么特别的吗?”

白玉堂自然是知道展昭指的是什么的。他也在看。只是没有任何头绪,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从这里往下,不被人看到的可能性,就会变得微乎其微。”

展昭回头。说话的正是出门取钱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对嘛,他就住在贝克大街上。展昭笑了起来。“福尔摩斯先生,真是太神奇了。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 ,我也这么想。”这个曾雄飞刚才没有注意到他在边上?是自己的存在感太弱,还是这人的感觉太迟钝?

布里斯在边上扶了一下额头,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苦恼——这两人又对上了。

 

“你的意思是说,从Trottenham到这里,都非常的荒僻,而凶手在那段路上,迟疑着自己应该用怎样的手法脱身。也就是说,这是一起非蓄意的冲动杀人?”

夏洛克有趣的看着展昭。活到现在,只有对着这个人的时候,他会有一种思维共鸣的感觉!对方能说出他想说的东西,在他思考出来的同时!太他妈的刺激了——!

只是自己对这个人来说,似乎并不是那个唯一。至少对方没有表现得“那么”兴奋。

展昭其实很了解夏洛克这一刻的感受。那是他第二次见到白玉堂时候体会到的心情。——原来这世上,有人可以明白他的想法!他终于,不必再在这世界上孤单寂寞下去了。

“凶手和车子的主人可能发生过争执——在案发之前。应该是为了想要向车主借钱,可能不止一次,应该会有人看到过他那么做。或许是急了,这一次凶手决定采用些别的手段。他可能等在回家的途中。拦下他们的车子。要求上车。继而取出手枪……”

“是猎枪,福尔摩斯先生。”布里斯提醒他——一个人怎么可能允许一个拿着猎枪的人上车呢。这简直不可思议!

“我们只知道子弹是猎枪的。”枪支比子弹要容易改装。出声解释的是白玉堂。

夏洛克看了白玉堂一眼。莫非这个人,就是原因!

他继续笑起来。“就是这样。凶手取出了手枪,威胁杀死女受害人,让男人去取钱。然后他因为一个我们现在不知道的原因,他杀了人。慌乱中,他开车到了这里,决定弃车逃走。”

案发现场不是贝克大街,因此没有人听见枪响。

凶手是刻意挑选了时机弃车在此,因此没有人适当的目击者。

至于水滴和雨伞。

正是因为凶手进入车子的时候还没有下雨,所以车内没有水渍。而雨伞,应该是凶手离开的时候顺手拿走的。至于理由……恐怕是因为硝烟反应!

看过名侦探柯南的人都知道,用雨伞刻意挡去硝烟反应。这样子就算警方很快找到了他,也不会得到什么证据。

展昭完全赞同夏洛克的推理: “汉密尔顿先生,请您去查一下受害人的朋友。尤其是有经济困难,或者经济情况和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不符的人。当天聚会离开较早的人是其中的重点怀疑对象。晚上我会再来看一下现场。”展昭说着对福尔摩斯一扬手,“不用等晚上了,就现在吧。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案子。”

 

白玉堂拍拍在一旁愣着的布里斯。一脸“您节哀顺变”的表情,跟着展昭和夏洛克大步流星地走了。

 

评论

热度(28)

  1.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黑巛琥珀 继续贪婪的艾特黑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