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福华】东西方侦探的对决3 by:firefish

【猫鼠猫/福华】东西方侦探的对决

【看猫鼠抓犯人】系列之番外

作者:firefish

firefish,【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圈内大手,经常被模仿。展白互攻相互宠爱,推理文绝不掉线!


依然是【看猫鼠抓犯人】的系列,不过这次的舞台是在现代的伦敦,同时下灰常时髦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一决高下哦!
此方:一猫一鼠,华丽而嚣张!
彼方:一卷一花生,嚣张配低调!
凶残罪犯的终结者!高智商罪犯的克星!!美貌与智慧并重(喂)滴华丽丽滴高智商侦探们!出击!!

存文地址:【我们的猫鼠吧】https://tieba.baidu.com/p/4813422296

 

第三章 假名VS期待

 

福尔摩斯拿着华生的电脑飞快的搜索着关于曾熊飞这个名字的信息。

实际上中文真是一个讨厌的东西。也不知道是Ceng, Xiongfei,还是Cheng, Xiongfei,或者是Zeng, Xiongfei,又或者是Zheng, Xiongfei,还有可能是Cengxiong Fei,极其各种组合。

不过可能的组合不管再怎么多。到底有个尽头。

结果查出来——就和他同他见面的一刹那,能够从他身上读出的东西一样:空白!

“夏洛克!”华生拿着一台电脑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朝夏洛克面前一放,“请,用你自己的电脑。”

夏洛克这时候正裹了一件蚕丝的睡衣盘膝而坐,哦不,是抱膝而坐,下巴磕在膝盖上,看着电脑屏幕。因为华生对他实行的禁令,家里既没有尼古丁也没有咖啡因。这半个月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他好心的室友还要表扬他并告诉他“你看你能做到的”。

这根本不是能不能的问题好不好?!

幸好!幸好他今天找到了一件有趣的东西。

 

没有!一个连基本信息都没有亚洲人!哦,来查中国留学生被枪杀的案子的,应该是中国人吧。

他合起双手。实际上不光是那个曾熊飞,他身边的另一个人,也非常的有意思。是的!非常有意思。和华生这样,虽然有着追求刺激和战争的血液,但是依然能够在平凡的事件中感到愉快的人完全不同。那个人,看起啦只是曾熊飞的助手,实际上却自己就是一头野兽。是的,野兽!为什么两头野兽会走到一起?

 

“夏洛克!”华生第二次冲了过来。拿着自己的手提电脑——密码错误!密码提示:福尔摩斯有没有养过宠物狗?

华生一掌拍在桌子上,吸了口气,“密码,是什么?”

“First yes and second no.”这家伙要说的其实是“我哥有过我没有”。

华生抱着电脑走了。

 

夏洛克合起手掌,蹭蹭下巴决定打个电话给他的大哥。“Hello BROther, HOW are you”(大哥,你怎么样?)

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听到自己弟弟这种兴奋夸张的声音就是一闭眼。“你又想干什么。”

“就是问一下,今天那两个中国人的名字。”

 

大概过了五分钟的时间,夏洛克收到一条迈克罗夫特发给他的短消息。

Zeng, Xiongfei and Zeng, Zeyan.(曾熊飞、曾泽琰。)

 

“Czeng、Xiongfei, Czeng、CzeYang……”夏洛克一边念一边揉了一下鼻子。这。。这名字比那些苏联人犹太人的都难念啊!这几个英文字母是怎么组合到一块儿的这?

 

可是不管怎么念,总之是,网络上关于他们的信息依旧是——空白!

哈!凭空蒸发出来的吗?当然不会,那么还有两种可能——这两人没有对外公开过姓名,或者他手里拿到的是、假名!

从两人听说英语时候的流畅程度,那口标准的美式发音,还有那种自信和淡漠,他可能定这两个人不是第一次到欧洲。依照这两个的能力,如果他们到了欧洲,也很少有可能不留下任何可供追寻的信息。

所以排除掉不可能的可能,剩下唯一真相是——假名!很好!很有意思!!

夏洛克•福尔摩斯高兴地吸了口气。就让我来探一探,你们的真名到底叫什么吧!

 

他的双手欢乐地相互弹奏了起来。

夜晚啊!快些来临吧!!

憧憬下一刻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既陌生又欢快。

“约翰!——你的密码试对了吗?”密码其实是1stYes&2ndNo。

约翰•华生在一旁的沙发上看了他一眼。“不劳费心。”

 

夏洛克从作为上跳了下来。去冰箱里面找东西。顺便到约翰•华生背后看了一眼。“你居然登陆成功了?!”他转过头磕着下巴自言自语起来,“难道是我的智慧减弱了?”

约翰合起笔记本的盖子。“噢!那太好了!福尔摩斯先生,恭喜您可以去找一份正常的工作了!”

夏洛克一歪头。然后拍拍约翰的肩膀:“我想你可能比过去聪明点了。”

他说着走去冰箱,从里面拿出了几根手指头。挂到门口当门帘。

然后坐下欣赏自己的杰作。拿出三把飞镖,对着门帘扔过去。

 

“哦天哪!夏洛克你又在做什么?” 哈德孙太太甫以进门,就看到一根银晃晃的东西从眼前飞过。“你弄坏了我楼梯的木头!”

“它只是多了一个洞而已。”

“我会算在你的房租里的。”哈孙德太太继续往房间里走。

第二把银晃晃的匕首订到了她的鼻子跟前——的断手指上。

哈孙德太太愣了一下。但是如果她会被这样的事情再吓住,她就不是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房东了!“这是你这个月的房租单!其中1800英镑是修补你上次打坏的那堵墙的钱。”

总共是3280英镑。

夏洛克面对这个能够抵上宝马三系一只车轱辘的数字,丝毫不为所动的将单子接了过来。然后拿出皮夹子,看了看。“恐怕我得取钱。”

他说着朝约翰•华生走去。

 

“我们家里没有糖和面包了,取款机边上有便利店。你可以顺便去买一下。”约翰说着从兜里掏出夏洛克的借记卡和信用卡。

夏洛克找了一件风衣,穿着出去了。

 

“他这是怎么了?”哈德孙太太冲华生打听。“难道在警局的天花板上发现了一具干尸?他怎么这么兴奋?”

“嗯。我可以要一杯咖啡吗?”

“我不是你的管家,华生先生!”

“一杯咖啡,谢谢。”

“好吧,就这一回。”这已经是哈孙德太太不知道第一次的“就这一回了”。

“谢谢!”华生在电脑上继续写着他关于夏洛克•福尔摩斯的网络日志。

 

今天夏洛克遇见了两个有趣的中国人。

他们都非常年轻而且英俊。其中一个和夏洛克穿着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衣服。很难想象竟然有一个亚洲人能把衣服穿出他那样的感觉。

神经质的张扬。我是这样感觉的。

其实如果不是站在夏洛克身边的话,我会说那小伙子十分帅气温和。但是感觉这种东西是会改变的。在你面对不同的人的时候。

夏洛克对那两个中国人发出了邀请。他们晚上应该会到家里来拜访。

T.B.C.

 

 

“哇!日志都可以这么坑爹啊。”白玉堂顺手刷开了约翰•华生关于福尔摩斯的日志。正读完最后一句To Be Continue。很有日本动画片名侦探柯南的味道。

边上的展昭横了他一眼。

他们正在去往案发地点的路上。什么事情都要亲自去看一看才比较保险。

本来两人是打算打出租去的。但是布里斯在被他们的推理直接震了之后,带了手下的两个警察,开车跟他们一起重新还原现场。他们打算沿着被害人车辆当晚经过路径走一遍。

“曾先生,我想问一下,您之前说过的关于尸体死亡时间的推断。”

“是这样的。车子里面有雾气,但从车窗被子弹射穿到现场取证,按照你们的说法,中间至少经过了3个小时。”

布里斯•汉密尔顿点头。确实不合理。

“所以,有一种可能是:凶手在杀人后,在车子里开了暖气。”

“但是当时车子是熄了火的。”

“对了。熄火的问题。车钥匙应该已经不在了吧。”许多车子已经应用上了自动感应车锁。只要钥匙远离车辆,车子就会自动熄火。相反的,只要距离车辆较近,车子就可以保持发动的状态。

布里斯点点头。“被丢弃在附近不远的地方。”

“附近哪里?——照片上好像没有。嘶……”白玉堂难得插了一句,结果却被展昭踩了一脚。白玉堂瞪展昭:你踩我干嘛?

展昭也回瞪了他一眼:国际友人面前我们要友好。出门前就跟你说过,别人没做的事情,不要问为什么。

白玉堂点点头: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故意排挤啊。可是我们跟他们有没有利益冲突,我又不会抢他们的饭碗。

所以说,聪明孩子也有笨的时候。

你要不要这么蠢啊。会让英国警察在国际上都没面子的好吗?

白玉堂这种从来只知道面貌不知道面子的人,依然不理解:不要说是我们破的就行啦。反正是来查案子的,又不是来打名气的。

展昭感慨:世界上如果人人都是他家小白这心态,他就该改行咯~!

“汉密尔顿先生,我们能先去发现车钥匙的地方看一看吗?”

 

 

评论

热度(23)

  1. 贱兮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