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段子】萌·甜·虐2 by:狐罗

【段子】萌·甜·虐 

作者:狐罗


狐罗,【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风格变化多端,总有一款击中你!

 

1.

某日,白五爷夜会猫大人,第n+1次踩碎了开封府的瓦片。
猫大人:唔…五弟,你好像胖了…
白五爷:……(默默释放冷气)
公孙先(hu)生(li):阿嚏…阿嚏…咳咳,白少侠,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了…
白五爷:咳…出来匆忙,身上并无银钱。
猫大人:先生,都是自家人,用不着算这么清楚。
白五爷:臭猫!谁和你是自家人!
公孙先(hu)生(li):如此…那就把白少侠的帐,算在展护卫身上吧。
猫大人:……???
白五爷:……???

 

2.

又一次猫鼠夜会。
几粒星子,点缀在皎洁的明月旁。
开封府屋顶上,猫大人和白五爷相依而坐,空气中有淡淡的暧昧气氛。
白五爷:猫儿,如果时光能重来,你最希望回到什么时候?
猫大人:当然是同白兄初见之时。
白五爷:回到那时作甚?
猫大人:提醒当时的展某,一切要让着白兄,莫要让白兄生气伤心。
白五爷:为…为何?
猫大人:……这还用说吗?(看了看一边的几个空盘)白兄,下次,请莫要在心情烦闷时,来展某这蹭吃的。
白五爷:……

 

3.

清明将至,白五爷有些烦闷……
猫大人:今年清明,展某要回家祭祖。
白五爷:……嗯。
猫大人:白兄可要一同前往?
白五爷:嗯……嗯?什么?
猫大人:同展某回乡祭祖。
白五爷:……为何?
猫大人:同展某回乡祭祖,或者留在开封府尝一尝公孙先生亲自做的青团,白兄选一样吧。
白五爷:(想都没想,当即拍案决定)……爷这就去收拾行李!
猫大人:不必,展某已经替白兄收拾妥当了,现在就出发吧。
白五爷:……???
猫大人(内心os:能成功拐…咳,带白玉堂回乡祭祖,还是要多谢公孙先生才是啊)
——与此同时,开封府厨房——
公孙先(hu)生(li):(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赵虎:先生,莫不是忙着做青团,生病了?
公孙先(hu)生(li):……也许?
赵虎:那先生还是休息吧,不要操劳了。
公孙先(hu(li))生:不用…这刚做好的青团,你拿去吧。
赵虎:……???
公孙先(hu)生(li):索性你这几日累坏了,就当做在下的一点报答吧…
赵虎:……(os:这是报答吗?这是报复吧?是吧?是吧!)

 

4.

某日,猫大人追捕逃犯,落了水,一身狼狈地回了开封府。
白五爷表示不屑:这下成落汤猫了。
猫大人:(温柔了眼神)玉堂。
白五爷:……嗯?
猫大人:听说你不识水性?
白五爷:……
——
对于猫大人和白五爷双双着凉感冒这件事,开封府中人在公孙先(hu)生(li)的开解下,释然了。
“听说展大人和白五爷每日同吃同睡,展大人生了病,传染了白五爷也是正常的。”
“……”

 

5.

最近,白五爷很是惆怅,经常去猫大人那儿蹭吃,蹭喝,蹭睡(划去)。
猫大人:白兄,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白五爷:猫儿,大人是不是不想看见五爷?
猫大人:为何这么说?
白五爷:为何大人私下看见五爷,总是绕道走?
猫大人:……(沉吟不语)
白五爷:……猫儿?
猫大人:过几日,展某要外出查案,就带上白兄一起吧。
白五爷:为何?
猫大人:也许白兄晒黑了点,大人也就不会刻意回避了。
白五爷:……

 

6.

白五爷有点心塞,怎么就没有防备,被猫大人给点了穴。
望着醉眼朦胧的猫大人,白五爷突然好想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原地。
猫大人凑近了白五爷,眉眼一弯,露出个艳比早春嫩桃的笑:“白玉堂…”
白五爷眉心一抖,浑身动弹不得,只能僵立在原地:“…臭猫,你想做什么?”
猫大人脸上笑意愈深,却带了几分迷惘:“你知道,心悦一个人,大概是什么滋味吗?”
白五爷突然有些心慌,猫大人带了酒味的喘息喷洒在他脸上,他的脸不知怎么倒是红了:“唔…要看具体的情况。”
猫大人歪头一皱眉,愣愣看着白五爷。
白五爷吞了吞唾沫,才道:“大概就是,你若是同那人举止亲密,例如吻了那人,应该就知道了…唔???”
白五爷话还没说完,猫大人就将他揽入怀中,淡薄的唇覆上了他的唇瓣。
浅浅一吻,猫大人看着呆滞的白五爷,勾唇一笑:“这下,展某知道了…”

评论(2)

热度(40)

  1. 贱兮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