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段子】萌·甜·虐1 by:狐罗

【段子】萌·甜·虐 

作者:狐罗

 

狐罗,【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风格变化多端,总有一款击中你!

 

1.

白五爷:猫儿,你为何不能换点其他色儿的衣服?
猫大人:有何问题?
白五爷:(唰地打开了柜子,拎出一件蓝衫)这左一件蓝衫,又一件蓝衫,你可是有多爱这蓝衣布衫?
猫大人:展某爱的可不是这蓝衣布衫
白五爷:喔?那猫儿你爱的是什么?
猫大人:当然是正拎着蓝衣布衫的翩翩佳公子…
白五爷:……(忽而红了脸)

 

2.

某一天,白五爷再次惹恼了猫大人……
猫大人:白玉堂!你就不能成熟点吗?
白五爷:(低声嘟囔)…爷都快熟透了。
猫大人:(微愣,忽然笑了)是吗?
隔天——
白五爷凌乱着发髻,散乱着衣服拿着刀满开封府追杀猫大人。
“臭猫!谁让你…你…你个无耻猫儿!”
猫大人躲闪着,满脸无辜:“五弟不是说自己熟透了吗?展某只是想尝尝罢了。”
白五爷:“……”

 

3.

再某一天,白五爷又一次惹恼了猫大人……
猫大人:白玉堂!你就不能少喝点酒吗?每次喝了酒你就上房揭瓦,你balala……
白五爷:(谨记上一次的教训,咬紧了牙关没有言语)
猫大人:白玉堂,你是不听劝吗?你balalla……
白五爷:(os:爷就是不说话,猫儿你又奈我何?)
猫大人:(气结)你就不能吱一声吗?
白五爷:(醉意朦胧,忽而脑抽)…吱?
猫大人:……(os:这只老鼠是喝断片了吧?)

 

4.

白五爷依旧对猫大人的蓝衣布衫有很大的兴趣,介于猫大人经常顾左右而言他,白五爷找上了在他眼中甚为老实的赵虎。
白五爷:那只猫儿为何对蓝衣布衫情有独钟?
赵虎:……那是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白五爷:发生了何事?
赵虎:……公孙先生悄悄摸进了展大人的房里……
白五爷:……然后?
赵虎:…逼着展大人脱了衣服…
白五爷:……喔…嗯?……什么?(杀气蔓延)
赵虎:…让展大人试自己刚做好的衣服…
白五爷:……(呆)
赵虎:因为那几天布庄蓝色布料减价,公孙先生买了许多回来…
白五爷:(缓缓攥紧了拳头)……
赵虎:到现在库房里还屯着…啊!!!(惨叫声在开封府上空环绕了许久许久许久许久)
——
翌日,赵虎顶着俩青紫的眼圈去找公孙先生,想要拿些药膏。
“先生,可以…哎?先生,你怎么面色如此憔悴?……昨晚没有睡好?……啊?……要咱誊写这些宗卷…可是咱不识字…不…不是那个意思…可是…啊?再把药庐打扫了?……喔……知道了…好的…”
望着赵虎离去的背影,公孙先生温和一笑。
“让那只…咳,白少侠同在下谈了一宿的心,总得给你找点事才行…”
“呵啊~还是很困…再去补会觉吧…反正大人最近事忙,也用不着我去照顾…”
公孙先生如是说着,转身钻回了被窝…

 

5.

“猫…猫儿,若有…若有下…下辈子,你会…会心…心悦白…白玉堂吗?”
“…不会…”
“猫…猫儿,你当真…当真不肯…不肯骗…骗爷…就…就一次。”
白玉堂面色苍白,双目染悲,牢牢盯着展昭,仿若要用尽一生力气,记住眼前的人。
就见展昭轻轻地
缓缓地
慢慢地
郑重地
抬起了手
………
………
………
一巴掌拍在了白玉堂头上。
“你就落个水而已!装什么不久于世!”

 

6.

无名不是我的名字,只是一个称呼。
我是一把刀,一把记不清过去的刀。
我有一个主人,少年华美,风姿卓越,唤作白玉堂。
主人原本的佩刀不是我,只是那把刀被一个叫做展昭的人,用一把名为巨阙的刀削断了,我才成了主人的佩刀。
按理说,我是应该感谢展昭和巨阙的,可是我却不喜欢他们,因为主人不喜欢他们。
恰如现在,主人快死了,还是在低声骂着展昭。
“臭猫…平时就不…不待见爷…以后…以后就…就不用躲着…躲着爷了…”
“每次都…都借故…躲…躲着…爷可不想…不想再被你…被你嫌弃了…”
“臭猫…爷累了…累了…不缠着…缠着你了。”
“…展昭…别了…”
我看着主人眼里的光亮慢慢堙灭,忽然有些恍惚,好像这是第一次听见主人叫展昭的名字。
主人死了。
血肉模糊,看不清原貌。
展昭来了。
无悲无伤,带主人回家了。
陷空岛很好,朝夕日暮,风一吹,能听见潮涨潮落的声音。
主人说过,陷空岛是他的家,他喜欢听水浪的声音。
可是认识展昭以后,他很少再回来,也许久没有听过水浪声。
主人的新家在陷空岛的竹林里,这里离水边很近,他以后不怕别人打搅他听潮涨潮落了。
三七那天,主人的墓前,来了一位白衣少年。
容貌俊朗,不输主人当年风采。
我好像病了,经常能看见主人的身影,却又不是主人。
巨阙说,那是展昭。
我这才想起,展昭啊,好像是喜欢上了白衣。
主人七七以后,开封府少了一只御猫,陷空岛多了一位爱穿白衣的展南侠。
陷空岛还是以前的陷空岛,白衣少年却不是当初的主人。
“主人其实很适合白衣。”巨阙如是说。
“主人才适合白衣。”我反驳道。
“主人穿白衣,远远望去,很像是白少侠。”
我忽然沉默了,是啊,很像,好像主人还在,这样也挺好,不是吗?
——后记——
“无名,你可心悦我?”
“不。”
“当真?”
“当真…”
“……”
“就像主人不心悦展昭,我也不心悦你。”
“…傻子。”

评论(1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