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活动文】【银行客户梗】猫鼠篇6

【银行客户梗】猫鼠篇

作者:清水吾心


清水吾心,【猫鼠工作室】常驻写手,绵里藏针最有爱,细小之处见真章。本文首发【我们的猫鼠吧】https://tieba.baidu.com/p/4897282495

 

六、

一年期限已至。

这一年还是挺有意义的。

一年前,刚走出校门的白泽琰天不怕地不怕的,觉得什么都难不倒自己。
他跟展南飞打了一个赌,要去服务业实习一年,不但要做事、还要出成绩给展南飞看看。
如果他做到了,展南飞就答应他一件事,无论是什么事,就算要他上天摘星星也要做到。
反之亦然。
白泽琰跃跃欲试,他答应了这个约定。
虽然小白傲娇的不得了,但无论谁也得承认,这一年小白不是去玩去混的,他是认认真真地在努力着。
经历了,成长了,也出成绩了,眼看就要有结果。白泽琰心里美着呐,他仰着下巴想:跟小爷我打赌,以为一年能难倒我吗?从一开始就想好要你做的事了。
相反展南飞就很反常,一年赌约就要到期限了,看白泽琰的成绩,他是马上就要输掉赌约,可是他却一点也不着急,仍然挑着嘴角微笑着。
白泽琰对他这个反应非常不爽。之后就犯起嘀咕,他歪着头问展南飞:“我说,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展南飞摇摇头,心里想,这个钻牛角尖的小朋友,自己要是敢赖账,恐怕他一辈子都不会再搭理自己了。
白泽琰嘿嘿笑了两声:“我知道你,肯定不赖账。”那就有意思了。
如果展南飞输了赌约,白泽琰会让他做什么,从一开始展同志就猜到了,看着白泽琰一副欲言又止还犟着鼻子笑的模样,他觉得对方好可爱。
面对这么可爱的小朋友,答应任何事都不吃亏。
“一年之后打算做什么?”展南飞问。
“还能做什么,辞职呗。”
“有点可惜喽,听说你们行长都很喜欢你,已经提拔到主管后备了,一年期满后,马上就能提到主管。真要这时候走?”
白泽琰纵着鼻子说道:“不稀罕。”他回头看着展南飞:“这就是我跟你最大的区别,除非我喜欢,不然给金山也不干。散漫惯了的人,受不了当猫当狗的。”

 

钟老板是喜欢白泽琰,可是他不傻。
这短短的三个多月,把富有银行的产品,别管是资产类、负债类、代销类、中间类…..来来回回全体会了好几遍。
经办员工自己都偷着笑,这老板贷了款接着买理财,倒赔着利息长期中期短期别管啥全部都买是几个意思?
理财就算了,各种黄金白银的纪念册大的小的贵的便宜的,一叠叠往外就搬,多的一个人拿不了,劳驾三个保安给送到车上。白泽琰撒撒娇,钟老板连自己买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十套十套的追加。
黄金也就算了,白泽琰要他办信用卡,说是有个套卡不错。没二话,办!结果收到以后一看,所谓的套卡足足有二十八张。钟老板苦笑着说,这也太多了吧。
白泽琰一翻白眼,不跟您说了吗,这是出国用的,凭您这身份,二十八个国家多吗?
三个多月下来,钟老板算了算,少说也投了几百万。
可是换回的结果,却是白泽琰越来越冷淡的态度。
这很不好,让钟老板花几个钱没关系,可如果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可不行。
“小白,到我公司来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白泽琰眼睛都没抬:“我可没说过这话。”
钟老板一听有点急:“哎,小白,可不好开这种玩笑。我在你们富有银行可花了不少。”
“这是什么话?”白泽琰缓缓地说:“我可没拿您一针一线。就说您请我吃过一顿饭,都没花上两百吧?正常交往,你情我愿的。至于投资,银行可都是给您记着收益的。”
钟老板冷笑了一声:“收益?小白,你知道我的生意收益多少?银行的那点利息,对我来说就是赔钱进去。”
白泽琰歪着头看着他:“您公司的收益多少我确实不知道。可银行的收益多少是摆在明面上的。您这么大的老板,怎么投资,怎么理财,心里有数的吧,不会说是谁骗您吧?”
“小白,你是不是决定不辞职了?”“告诉我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不会亏待你,钱不是问题,在我的公司也会有好的发展,我会帮衬你,送你出去深造也可以,富有银行有什么吸引的地方?条件你提呀,提出来商量吗。”
白泽琰突然笑起来,灿烂如快速镜头下突然盛开的花:“逗你的,干嘛那么认真!谁说我不辞职?辞职信都写好啦。嗯,明天是周日,后天周一,我就交上去,估计呢,行里头肯定要挽留…….”
“你说真的?”钟老板将信将疑。
“当然真的,要不要现在拿出来给您念念?”
“哦,不用,”钟老板终于挤出个微笑:“我信你,相信你,小白。那个,银行方面挽留,你,那,那个,你不会动摇吧?”
“不会。”白泽琰笑道:“他们给我金山也不留。好了吧?”
“周一就交辞职信?”
“嗯。周一老孙上午开会,我保证,中午吃完饭,我就把辞职信送他手里,一分钟都不耽误。行了吧?”
白泽琰都说这么具体了,不由地不信。钟老板有点激动,他抓住白泽琰的手,颤抖着说:“泽琰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最好的待遇,最高的酬劳。”
“好说。”白泽琰一翻白眼:“您大老板有空天天跟我这种办事员扯,不把单子撕了扔我脸上就知足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
本来钟老板想约会小白,可对方说,周一要交辞职信了,有些事想提前安排一下。就把见面推了。
到了下午,钟老板坐立不安,满脑子都是他。就开车去了富有银行,结果出乎预料,白泽琰根本没来,还是报休班。
钟老板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知道小白在骗他。可哪句话是真,哪句是假,就猜不透。
不会,辞职的事是假的吧…….钟老板想到这一点,心里一阵紧缩。
他拨了白泽琰的电话,很干脆的被拒接了。
心咯噔一下,钟老板几乎就断定,白泽琰辞职的事,恐怕有假。
再也坐不住了。
钟老板方向盘一打,往菲比酒吧而去。

这回钟老板猜的不错,白泽琰还真在菲比酒吧,不仅如此,展南飞也在。
明天就自由了,白泽琰心里高兴,酒也多喝了几杯。展南飞就笑着看他一杯杯喝,并不阻止。
小白的酒品不好,喝多就兴奋,尤其是,在喜欢的人跟前,话就多起来。
展南飞伸出手,看似想扶他,其实却是带着试探的往回拉。白泽琰顺势歪在他臂膀上,半疯半颠说道:“你这个人,没劲,老气横秋的,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我本来就比你大。”
“才大几岁?”白泽琰说:“大,大几岁而已嘛。”“看看你,没到三十吧,喜欢的都是些什么……..《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大哥都没兴趣的老古董……”
“也不是,”展南飞伏在他耳边低声说:“其实我,只喜欢你唱这首歌。”
白泽琰脸红了,不是因为酒精。
“你唱的确实不错,那天你们单位好多人鼓掌,嗯,确实不错。”
“没劲。”白泽琰翻了个白眼,脸侧了侧,却没离开他的臂膀。“猫儿…..明天,这个赌我可就赢了,要你做的事可要做到!”
展南飞笑而未语。
“知道我要你干嘛吗?”白泽琰坐起来看着他,眉头都因为认真而微微皱起来。
展南飞没说话,许久,他微微点了下头。
“你不赖账吧?”
展南飞苦笑了一下:“这件事我考虑一年了。白,既然你那么坚持,我就勉为其难吧……”话音未落,白泽琰上去吻了他的唇。
展南飞一愣,但马上意识到这不是吻,嘴唇只是蹭过去落在肩上,白泽琰两手抱着他,声音小得如蚊鸣:“谢谢,谢谢猫儿。”
事情协商定了。
就像钟老板希望白泽琰离开银行,白泽琰也希望展南飞离开警队,跟他自由自在地去走南闯北……
原本,展南飞就是江湖中人,后来入了编制。
一个自由惯了的人,怎么可能就如此服服帖帖呢?那身皮,穿上就真的不愿脱了么?
为了体会这一点,白泽琰也去银行实习了一年。
答案是否定的。

得到展南飞的答案,接下来的话题就轻松了。
小白同学要离开了,他把这一年发生的有趣的事讲给猫儿听,原本诸多的不愉快,在这时候讲出来,也像笑话般有趣了。
展南飞听他说,时不时哼哈答应着。突然问了一句:“你不是笼络了一个大客户吗?给你业绩提升了不少?”


钟雄到了菲比酒吧,没费太多周折就找到了白泽琰。
他拐过隔断,一眼就看到心上人小白…..和,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他愣了。
那个年轻人非常英俊。
如果说白泽琰是灵透的帅气,那么这个人就是实实在在的英俊!
这人是谁?
白泽琰长得好看,喝了点酒,脸色微红:波光流转桃花眼,香腮粉面芙蓉脸。他依偎着展南飞。可此时此刻,在钟老板的眼睛里,他简直就挂在那人身上。
那可是小白啊,他费尽心思百般讨好的白泽琰啊!
陌生男子的俊美和白泽琰的亲昵举动令钟老板心生一股难以忍受的烦躁。
就这个时候,他断断续续听到小白跟那个陌生男子的说话:
“我早知道这人底细…….你还记得我那个北漂去当模特的学姐吗?前年跟这个钟氏的大BOS打过交道。她老早就警告我说姓钟的是个GAY,让我小心点……嘿嘿,果不其然,老孙拉我去他家里道歉来着,看那样子就没,没安好心……..”
“知道是G 还去?”
“没——事——我怕他?”白泽琰笑道:“还不是为了你,不混弄他,不弄点业绩出来,怎么跟你大队长交,交差……就,就是要你不能赖账…….”

听到这里,钟老又气又恨又羞又恼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儿。他觉得自己是全都明白了。恨不能立刻上前去问个清楚明白,可就在这时,那个陌生男子翻过白泽琰就吻到脖颈上。不止吓了白泽琰一跳,更是吓了一旁偷看的钟老板一大跳。
他是想上前理论来着,但一瞬间,他觉察到展队长的眼光扫过来一撇。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因为过于犀利而使人觉察到一丝危险。
做给我看的?!
钟老板不愧为久经沙场的老将,很快就回复了理智。
周秘书早就调查过白泽琰,在大学的时候,他就N多次获得各种散打比赛的冠军,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练家子”。要是真在这种地方撕破了脸,且不说他还有一个帮手,就自己这老胳膊老腿的,还真是要吃大亏。
想整治这么个小年轻,还用当面厮打吗?那太笨了。
治他的法子,多得很呢。

 

评论(5)

热度(27)

  1. 秦荣堂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2. 琰羽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