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探案系列之五】清官难断家务事-4 by:seventh1009

【猫鼠探案系列之五】清官难断家务事-4 by:seventh1009

展昭说:“等会儿你等在车里,我绕着小区走走,应该能找得到进小区的其他途径。”白玉堂一咧嘴,“这么大的小区,你得走多长时间呀!还是开着车找吧。”展昭笑笑,“开车看不清楚,而且我也不用都走遍。二号楼靠近小区东侧,我就在那附近看看就可以了。”白玉堂知道展昭担心自己身体,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跟过去的,只得点头同意。

 

展昭把车停在小区东侧,自己拿着手电下了车,沿着围墙慢慢往前走。走了大约二十几米后,停了下来,蹲下身仔细查看着什么。接着又站起身,对着墙面看了一会儿,反身走回车这边。一上车,展昭便笑着说:“找到有人翻墙的痕迹了。靠近墙根的地面和墙上都有脚印,真得感谢前天傍晚那场小雨啊。明早叫技术科的人来采个样吧。”

 

两人又绕回小区正门,展昭把车停在了旁边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超市,“马汉和虎子还在化林家楼下监视呢,买点儿东西去慰劳一下他们。”

 

马汉和赵虎正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闲篇儿,一看见两人提着购物袋下车,立刻来了精神,一边询问白玉堂的身体状况,一边接过吃的大嚼。展昭和白玉堂进了他们的车里,一问,化林家什么情况也没有。展昭把自己和白玉堂的想法发现简单说了一下。

 

赵虎边吃边嘟囔,“案情重演?这又用吗?”白玉堂瞪了他一眼,“怎么没用?不是发现翻墙进入小区的脚印了吗?”赵虎很没眼色地继续说:“那还没证明就是化林的脚印呢。再说了,就算能证明也是间接证据,他死不承认是案发当晚留下的你有辙吗?”白玉堂恼了,狠狠敲了他脑袋一下,“那你想怎么着?让化林身上挂满贼赃走到你面前来任你抓?”

 

话一出口,就觉得一道灵光自脑际闪过,似乎触及了什么重要的线索,可又一时找不到头绪。倒是展昭突然眼前一亮,“赃物?对!赃物!”马汉一脑子雾水,“什么赃物?销赃途径的线索不是王朝在查吗?”

 

白玉堂也明白过来了,抢着说:“化林杀完人后企图造成抢劫杀人的假象,从家里带走了大量财物。可这些东西都哪去了呢?现金和首饰还勉强可以带在身上,可相机、DV机和笔记本电脑呢?”

 

赵虎挠挠头,“丢掉是不行的,被人找到就会产生怀疑。卖掉销赃?”马汉摇摇头,“化林不是盗窃惯犯,不会找得到销赃途径。再说王朝一直查那条线呢,没发现。”展昭接着说:“时间上也不够。案发时间在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凌晨一点左右就有人看见他出现在酒吧,可供处理那些东西的时间太短了。最可能的就是先寄存在某个地方,等风平浪静了再做处理。”

 

“寄存?大半夜的存在哪里?”赵虎问。白玉堂回答:“火车站寄存处啊!笨蛋!其他地方的寄存处半夜存东西也许很奇怪,可火车站就不同了,夜班火车很正常嘛!从这里去火车站步行的话需要半小时左右,再返回酒吧时间也够用。如果坐出租车的话时间就更充裕啦!”展昭拍拍手,“你们俩继续监视,玉堂,走,咱们去火车站!”

 

第二天,葬礼结束后,化林被带回了四队的询问室。面对侦讯,化林丝毫没有惊慌的意思。展昭也不急,先拿出一双鞋子来。“这是我们在你家里找到的李宁牌休闲鞋,你看一下,是你的没错吧?”化林接过去看看,点点头。展昭又拿出一份鉴定报告,“我们在天虹小区东墙上发现了你翻墙出入的脚印,正是来自于这双鞋,你怎么解释?”化林笑了笑,“你也知道,我们家的家事很难处理,我夹在养母和妻子中间很难做人,心里很烦。人嘛,处在这种情况下总需要有发泄的途径,难免会做出一些看似不正常的举动。这说明不了什么。难道我翻了墙就证明我杀了人?”

 

展昭冷笑一声,又拿出了一叠钱,一个相机,一部DV机和一些首饰。“这些都是你家里失窃的财物吗?”化林看到这些东西时脸色微微一变,但立刻恢复了镇静,点点头。展昭说:“你应该知道我们是在哪里找到它们的。这上面都验出了你的指纹。”化林面带讥讽,“这本来就是我家的东西,有我的指纹有什么奇怪?”展昭笑笑,“你行凶时应该是戴了手套的,不过现在这样的天气,带着手套去寄存东西的话一定会引人怀疑的,因此在火车站办理寄存时你没带手套。你觉得无所谓,反正东西是你家的,有你的指纹很正常。可是,寄存柜里居然也有你的指纹,这就不大正常了吧?”

 

化林面如死灰,瘫坐在椅子上。

 

展昭知道火候到了,突然一改方才的温和,声色俱厉起来。“你居然残忍地勒死了把你抚育成人替你娶妻生子的养母,你还是人吗?!你不就是为了得到你养父留下的那笔财产吗?你------”一听这话,化林迷茫的眼神登时喷出了怒火,大吼:“我才不在乎那些钱!我自己能挣来钱养活自己和妻儿!那是因为她不是人!她是个魔鬼!魔鬼!!”展昭的语气再次缓和,“说吧,说出来心里畅快些。”

 

化林嗓子里发出了几声呜咽,平静了一会儿情绪,缓缓说了起来。

 

“自懂事起我就知道我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我的母亲遗弃了我,是养父养母收养了我,给我吃穿,供我读书。我打心底里感谢他们,所以我一直就力图做个最懂事、最争气的乖孩子,成为他们的骄傲。从小到大,我从没让他们为我的事操过心,也从没忤逆过他们的心意。上什么样的学校,考什么样的专业,都由他们决定。我妈不许我上学时谈恋爱,我就不谈;她不许我签约外地的大公司,我就放弃更好的工作条件留在本市;我爸病了,我妈让我辞掉工作,我都依着她。甚至和袁菲结婚,也是她一手安排的。

 

“我和袁菲认识是在我爸被确诊,我辞掉工作之后。本来我是没什么心思谈恋爱的,可我妈一把袁菲带到我面前,我就喜欢上她了。她就是我梦想的那种做妻子的类型,温婉,美丽,有一种天然的母性。我立刻答应和她交往,可她却对我一直不冷不热的。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我陪我爸去北京肿瘤医院,想看看手术能不能有一线希望,回来时才知道袁菲刚刚大病一场,全靠我妈伺候才痊愈。也许是我妈的热心感动了她,她开始对我主动起来。我妈提议我们立刻结婚,就算是给我爸冲喜。

 

“我当然不信这个,也觉得就这么结婚太仓促了。可多个人伺候我爸也是好的,而且我爸也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我娶妻生子。就这样,我和袁菲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婚后她很快怀了孕,我伺候我爸,我妈则把袁菲照顾得拖拖贴贴。那段日子,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真的很温馨。”

 

化林的脸上出现了幸福的笑意,但却转瞬即逝,悲哀和无奈笼罩了他的脸。“结婚七个月后,袁菲生下了一个男孩儿。我只当是她早产,母子平安就好,什么也没多想。可孩子才刚刚满月,我爸就去世了。”化林捂住脸,泪水扑簌而下。看得出,他对养父的死真的很伤心。

 

“我爸一死,我妈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她先是说那孩子长得不像我,一定是袁菲和别人的孩子。又说那孩子是扫把星,妨死了我爸。总之整天找茬打骂袁菲,逼着我跟她离婚。我以为她是受了我爸死的刺激,只能劝袁菲忍着,事事都依着她,可就是一直没同意离婚。为了不让她触景生情,我们还搬了家。可都快半年了,她对待袁菲的态度一点都没好转,反而变本加厉。

 

“有一天晚上,我又悄悄安慰袁菲,她却哭着告诉了我一个让我五雷轰顶的事实。那个孩子的确不是我的,而是袁菲和她的前任男友的。他们交往五六年了,可袁菲她妈嫌他穷,一直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当初她跟我见面,也是为了应付她妈。他们正商量怎样说服她妈的时候,她男友出车祸死了。与此同时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身孕,结果大病一场,全凭我妈照顾她。我妈跟她说我们家不在乎孩子是谁的,让她放心跟我结婚,她这才开始跟我认真交往。

 

“我不在乎孩子是谁的。我也不是我爸妈亲生的,可他们照样把我抚育成人。袁菲没有像我生母当年那样不要这个孩子,我很敬佩她,也更爱她了。我恨的是,我妈既然当初就知道孩子不是我的,为什么还要拿这件事来折磨袁菲,逼我离婚?回忆起她以前说过的一些话,我才明白,她根本就不是为了我好,她就是想控制我,让我永远留在她的身边!她不让我去外地读书,不让我交女朋友,不让我继续工作而是回来靠她养,都是为了能控制我!她当初让我和袁菲交往,只是因为袁菲性格懦弱,家里只有一个寡母没人撑腰!袁菲有了孩子正合她意,这样她就可以以此为借口把袁菲敢走,让我认为婚姻是不可靠的,让我只能围着她一个人转!

 

“这种念头她怕是早就有了。以前有我爸在,她的安全感强一些,对我的这种独占欲也没这么强烈。我爸一死,她就变本加厉了。难怪我爸死的时候说了些很奇怪的话,难怪他那么不放心。呜呜呜呜------

 

“我本来还想再忍忍,毕竟她抚养我这么多年,我对她的感情一直很深。可是,可是最近她看我不肯离婚,居然动起了孩子的心思,几次差点伤害他!他还不到一岁呢,有什么罪过?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伤及这个孩子!我要保护他们母子!我忍无可忍了,于是,于是我------呜呜呜呜------”

 

展昭边听边摇头叹息,见他说完了,狠狠地说:“化林,你错了!你走了这一步,不但辜负了你养父对你的托付,养母对你的感情,更主要的是,你让袁菲母子日后怎么办?你是他们的依靠哇!就真的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吗?”

 

化林抬起头来,盯着展昭,“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说我该怎么办?抛下养母跟袁菲走?我会被人唾骂死!抛弃袁菲?我又舍不得。至于他们母子的未来,嘿嘿,我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天,所以才动手之前就已经做了些安排。我爸并没像我妈认为的那样把一切都留给她。也许他早就看出我妈的问题了,给我留了一笔钱和一套房子。不大,六十多平,但也足够袁菲和她妈带着孩子住了,我已经把房产过户到袁菲的名下。我还用那笔钱再加上我的一些积蓄买了几种基金。袁菲也是大学毕业,有一技之长,所以他们的生活不会有大问题。我不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机会的话,我也许还会这么做。”

化林被押出询问室,意外地发现袁菲抱着孩子站在那里。一看化林腕上的手铐,袁菲的眼泪扑簌而下,扑上来哭喊着,“你怎么这么傻呀!”化林勉强笑了笑,“房产证和基金的交易卡之类的东西我都放在家里的保险柜里,密码是儿子的生日。好好找看儿子,再给他找个负责任的好爸爸吧!”说完之后,决然转身,示意带他走。

 

袁菲抱着孩子哭得瘫倒在地上,看着他的背影越行越远,突然大喊:“化林!只要你不死,你坐一辈子牢我和儿子等你一辈子!”化林停了一下,仍然头也没回的走了。

 

庭审那天,白玉堂也跟去了。考虑到化林长期收到养母的精神虐待,法庭从轻处罚,判处化林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也就是说,只要这两年他表现良好,就可以转为无期。如果再有重大立功表现,就能转为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个结果给了化林和袁菲希望,也让展昭和白玉堂高兴不已。两人商定回去庆祝一下,展昭主厨。

 

提着大堆的食材刚进家门,展昭围起围裙一通煎炒烹炸,一桌子好菜上桌。刚要动筷,展锋和苏雨来了。白玉堂赶紧去拿碗筷招呼他们吃饭,苏雨却来到桌前,皱着眉开始数落:“瞧瞧!瞧瞧你们这都吃的什么菜呀!炸鸡椒,炒四宝,辣汁茄丝,麻辣冬瓜,居然还敢喝酒!小昭!你不知道他有胃炎哪?虽说已经好了,可得调养,调养懂不?”

 

白玉堂赶紧说:“妈,是我好这几口展昭才做的,也不是天天吃。酒是给他喝的,我没准备动。”展昭也说:“是呀是呀,下次不做啦!”苏雨一瞪眼,“还想有下次?不行,我不能任你这么折腾他。玉堂,走,跟我回去住上一段日子,养好了胃再说!”

 

“啊?”白玉堂不敢不听,被苏雨拉着往门口走,一步三回头。展昭傻在那里,等人都快出门了才突然反应过来,“妈!你等会儿!干脆把我也带上!我也上您那养一阵子得了!”

 

全文完结


评论(2)

热度(25)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