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探案系列之五】清官难断家务事-3 by:seventh1009

【猫鼠探案系列之五】清官难断家务事-3 by:seventh1009


到医院一诊断,白玉堂患的是急性胃炎。没过多久苏雨就先杀上来了。一问大夫病因,说是长期饮食不周、冷热不均外加大量喝咖啡所致。苏雨一听就急了,“我说你是怎么照顾他的呀?饮食不周冷热不均,你平时都让他吃什么呀?还大量喝咖啡,和着你让他跟你一起熬夜啦?”白金堂和苏雨前后脚赶到,忙劝,“这也不能怨展昭。他自己不也整天顾不上吃顾不上喝吗?也没怎么样啊!还是玉堂被我从小娇惯坏了,身体底子就没展昭好。”

 

他这一劝却不谛于火上浇油。刚过来的展锋又骂了展昭一顿,“你小子自己瞎折腾也就算了,还把玉堂也弄出一身病来!算啦!玉堂以后不要跟着他吓跑啦,干脆搬来跟我们一起住,让你妈给你调养一阵子再说!”展昭点头哈腰的认错,还是不免被两老教训了一顿。

 

这边展锋和苏雨的气刚消了点儿,苏老爷子和老太太也过来了。进门不由分说开口就要数落,展昭不干了,“我说,你们不能这么区别对待吧?玉堂病了我比谁都急,你们就别跟我这添乱啦!”结果不用问,又挨了一通。这功夫白玉堂已经被送进病房打点滴了,几个老人撇下展昭去了他那,展昭才算松了口气。见白金堂在一旁看着自己乐,不禁苦笑了一下,“感情我是后妈生的啊。”白金堂拍拍他肩膀,“放心,你可以上我家去找亲妈。走,看看去。”

 

一通七嘴八舌嘘寒问暖之后,白玉堂终于把苏老爷子和老太太劝了回去,展锋和白金堂还有事要忙,也先走了,只剩下苏雨坚持要留下来照看。白玉堂觑觑展昭脸色,知道他受了气,就嚷着饿了,想吃东西。苏雨哪敢让他再乱吃,只好吩咐展昭先看着白玉堂,自己回家去熬粥。

 

等苏雨出了病房,展昭开始大倒苦水。白玉堂边听边乐,“和着你还吃我的醋哇?你们家人对我好你还不乐意了,你希望他们像王淑贤对袁菲似的就高兴了?”展昭也笑了,“哪能啊,这不是案子没破不顺心,你又病了,又被他们挨着个的训,闹心嘛。”白玉堂歪着头打量展昭,“平时看你在爸妈面前顺毛猫一样乖,原来也有扎刺的时候哇?哎?展昭,其实你也算是个孝子了,可是你能做到从小到大从不跟爸妈顶嘴吗?”

 

展昭愣了愣,“当然不能。别说小时候不懂事了,就是现在------咦?你想说什么?”白玉堂皱着眉头,“我就是觉着吧,这个化林也未免太孝顺了吧!什么事都是过犹不及,你不觉得他孝顺的有点不正常吗?就说这顶嘴吧,其实有时候顶嘴未必是要惹父母生气。我有时候跟大哥大嫂顶嘴就纯粹是在撒娇,逗他们乐。”展昭点点头,“了解。你和姥爷下棋时也常跟他顶嘴。”白玉堂白了他一眼,“我们那叫斗嘴!斗嘴!你懂不懂啊!”

 

展昭笑着起身,“不懂!不过我懂了另外一件事,也许对于凶手的动机我们一开始就想偏了。我得赶紧回去重新布置调查。哎?你自己在这行吗?”白玉堂又想笑又要瞪眼睛,表情可爱得展昭恨不能狠狠啃他几口。“快滚吧!当我两岁半哪!再说妈一会儿就能回来!”展昭一听后半句又坐下了,“我还是等妈回来吧,不然她还不得拔了我的皮?”一个女声在门口响起,“有事你就忙你的去吧,有我在这哪。”两人一看,原来是白玉堂的大嫂来了。也不知从哪赶来的,满头的汗。白玉堂笑着说:“这下放心了吧?”展昭点点头,跟大嫂打了个招呼,急匆匆走了。

 

回到队里应付了队员们的关心后,展昭开始重新分析案情。“从谋杀的动机入手,大多数杀人案无非是情杀、仇杀和谋财。咱们这起案子,情杀是彻底不可能了;仇杀呢,咱们分析了半天,似乎也没有突破口。从表面上看,似乎谋财可能性最大,毕竟现场丢了那么多贵重物品和现金。不过仔细一想,疑点有很多。譬如咱们之前注意到的凶手如何进门的问题。

 

“现在我又想到一点,死者的儿子化林及其孝顺,甚至为了照顾养母辞去前途不错的工作,那么这样一个人会半夜丢下养母一人在家独自出去买醉吗?况且王淑贤经常打骂袁菲,为什么偏偏那天晚上化林把袁菲母子一起赶出家门?然后又一反常态独自出门?偏偏又这么凑巧有人就在这时跑到他家图财害命?这巧合也太多了。我们一直觉得袁菲最有杀人动机,而化林呢?因为他是个孝子,我们根本没往他身上想。现在再仔细考虑一下,他就真的没有作案动机吗?”

 

王朝先发言,“有。不是说他养父给他养母留下一大笔钱吗?只要王淑贤一死,钱都是他的。”马汉也说:“从他的角度来说,要想和袁菲清清静静过日子,王淑贤也是一大障碍。”张龙想了想,“还有,他辞职回家照顾养父母真的是自愿的吗?如果是被王淑贤逼迫的话,也有杀人泄愤的可能呀!”赵虎一拍桌子,“那老太太真有能把人逼疯的本事,我看谁杀了她都有可能!”

 

展昭总结了一下,“财产的诱惑,长期的精神压抑,夹在养母与妻子间两头难做人,这些足以构成杀人动机了。而且当晚化林并没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现在的问题是,一切都是我们的怀疑,证据呢?”所有人又都没声了。展昭抚了把脸说:“这样吧,一方面继续注意销赃途径,一方面二十四小时监视化林!”

 

晚上,展昭来到医院的时候,苏雨和白大嫂正在闲说着话。白玉堂因为输了液又休息了一天的缘故,脸色已经恢复了红润,只是神情有些不大对头,倚在床头眼巴巴地望着门口。一看到展昭进来,神色立刻活泼起来,“妈,大嫂,展昭来啦,这下你们可以放心走了吧?”展昭知道,这一天白玉堂怕是没少被她们唠叨,赶紧过去说:“是呀,晚上玉堂由我来照顾,你们先回去休息吧。”两个人还是不放心,又叮咛嘱咐一番才离开。

 

看着她们出了门,白玉堂大大松了口气,“我的妈呀,明年我就三十了,可她们还拿我当三岁似的!”展昭但笑不语,伸手想摸摸他的脸,值班医生却在此时推门而入。展昭尴尬地缩回手来,站起身问:“医生,他们什么大碍吧?”医生点点头,“没事。他身体底子还不错,又输了液,已经没事了。按时吃药,以后注意饮食调理,少食刺激性食物,不会有大问题。”白玉堂立刻问:“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医生笑了,“要我看,你根本不用住院。不过你妈和你嫂子坚持,那就明天吧!”白玉堂翻身下床,“那我现在就出院,明天再来补办手续。这里的床我可住不惯。”

 

展昭赶紧阻拦,“好歹住一晚嘛,不然我妈非骂死我不可。”白玉堂一瞪眼,“你怕我还是怕你妈?”展昭苦笑,“两个我都怕。”白玉堂继续威逼,“更怕谁?”展昭想了想,俗话说的好,娶了媳妇忘了娘,他展昭俗人一个,也不能例外不是?还是更怕媳妇一点儿吧!

 

本来也没多少东西,稍稍收拾了一下,两人出了医院,上了展昭的车。路上,白玉堂问起案情,展昭把白天的布置介绍了一下,然后说:“案发之后,化林先是把袁菲母子接了回来,然后又将孀居在乡下的岳母也接了来照顾她们母子。今天化林把王淑贤的尸体领了回去,正在抓紧操办后事。一切似乎都很正常。现在,他的嫌疑最大,可我们偏偏什么证据也没有。”

 

白玉堂想了想,突然兴致勃勃地说:“展昭!我们来个案件重演怎么样?”看展昭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白玉堂解释:“就是把我们想象成化林,把他当晚可能走过的路线再走上一遍,说不定能发现点儿什么!”展昭沉吟了一下,“好是好,不过------你的身体还很虚弱------”白玉堂用力一拍胸脯,“我早就没事了!再说了,我就在车上坐着,体力活你来做不就行了?”看着白玉堂满脸兴奋的样子,展昭知道拗不过他,只好答应,心中却在暗暗祈祷,这事儿可千万别让老妈知道,否则自己死定了。

 

先开车回到天虹小区,把车停好,两人边分析案情边等时间。白玉堂说:“从化林这几天的行为来看,他对袁菲很好,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当晚他要把袁菲母子赶走——他是为了给她制造不在场证明!”

 

展昭点点头,“然后,他就去了love&kiss,制造自己也不在现场的假象。他的不在场证明很薄弱,但只要我们不能完全推翻它,不能证明他作案就足够了。据他说,他到达love&kiss大约是在晚上九点半左右,这一点酒吧老板也有印象。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去看看?”

 

白玉堂靠在靠背上闭目冥思,突然一睁眼,“我敢说,于是成派去调查酒吧的人绝对只问了老板和调酒师的口供。”展昭点点头说:“笔录里的确只有这两人的口供。怎么?”白玉堂答非所问,“化林长得挺帅的。”展昭立刻警觉,“你什么意思?有我帅吗?”白玉堂笑得贼兮兮的,“我的意思是,除了酒吧老板和调酒师外,那晚应该还有人特别注意他才对!”展昭眼一亮,“那些寻求刺激想要玩一夜情的女人!”

 

这个时候还没到酒吧的营业高峰,人不是很多。老板一看展昭而证件,脸立刻陪了笑,“前两天已经有人来问过了,您还有什么要了解的?我一定配合!”展昭问:“你那晚有没有注意到化林与什么人有过比较近距离的接触?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老板了然的“噢”了一声,笑容也暧昧起来,“明白明白!的确有!Bella曾经搭讪过他。我那时候还想哪,这个小骚货,又勾搭上新凯子了。哪知道那个化什么?噢化林,根本没看上她。她也没死缠烂打,又去找别的男人了。”

 

展昭皱皱眉,“那个Bella,怎么能找到她?”老板撮撮牙花,“这我可不知道。不过她是这的常客,也不知道今天------哎!说曹操曹操就到哇!您看,刚进门的那个不就是她吗?”两人往门口看去,一个约莫二十七八岁打扮妖冶的女人正朝吧台走来。展昭迎上去,“Bella?”女人点点头,“什么事啊帅哥?”展昭不自觉的往一旁瞟了眼白玉堂,尴尬地笑笑,“我们谈谈可以吗?”

 

女人笑起来,“帅哥,你很直接啊!不过我喜欢!”展昭引着她进了一间包房。Bella娇笑着刚想往展昭身上靠,突然发现白玉堂也跟了进来,不禁有些纳闷,“呦!看来今天妹妹我运气不错啊!不过两个人一起我可没试过。”展昭看见白玉堂厌恶的皱起眉,赶紧掏出证件来,“警察!麻烦你配合一下!”

 

Bella愣了愣,展昭已经掏出了化林的照片,“认识这个人吗?”Bella看了看,撇着嘴说:“不认识!”展昭掏出录音笔,“你听明白了,我们是在办案,希望你合作点!有人在本月十二号晚上,也就是前晚在这里见到过你和他搭讪,有没有这回事?”Bella气焰顿时消了几分,又看了看照片,“有。不过人家没搭理我。我也不是找不到人了,就没再理他!”展昭追问:“那大约是在几点?”Bella翻着眼皮想想,“大约是在十点半左右吧。那天我来的比平时晚一点儿,也就在十点左右,喝了一会儿,看见了他,就过去搭讪了。”

 

“那后来呢?你注意到他了吗?”Bella又撇了撇嘴,“我也不能一棵树上吊死呀!就没怎么太在意。嗯,不过后来我和新认识的一个帅哥离开的时候看到他坐在吧台附近。”

 

“那大约是几点?”

 

“凌晨一点左右吧!”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也不再理在后面嘟囔着骂今晚真晦气的Bella,跟老板打了招呼后出了酒吧。

 

“这么说,化林完全可以在杀完人后再返回酒吧,企图造成一直没有离开的假象。现在已经十点半了,案发是在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化林没有车,为避免被人发现也不该坐出租车,步行的话现在也该往回赶了。”展昭生怕白玉堂追究方才的事,赶紧分析道。白玉堂似乎倒没在意,“我在想,咱们小区的两个入口是有监控的呀,化林如果就那么大模大样从大门进入一定会被发现的。他是怎么进入小区的呢?”

 


评论(2)

热度(32)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