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探案系列之四】报复-2 by:seventh1009

【猫鼠探案系列之四】报复-2 by:seventh1009


“消防队的李队长说,凶手应该是把汽油直接浇到了死者的尸体上进行焚尸。由于扑灭及时,旅店其他房间没受太大波及,可尸体却是面目全非,都烧焦了!”介绍案情的是兴平镇的派出所所长吴大同。他是土生土长的兴平镇人,展昭打小就认识他,因此见面后也没多过多寒暄就直入正题了。

 

展昭皱皱眉,“那岂不是很难判定死者身份?”吴大同笑着说:“那倒也不是。根据旅店的登记记录,暂时判定死者是付宇民,男性,三十六岁,省城薇宇公司的总经理。”“付宇民?”看到现场污七嘛黑一直小心着怕蹭到脏东西的白玉堂惊叫出声,瞪圆了眼睛看着吴大同。因为见了面就在说案情,没来得及作介绍,吴大同也没搞清楚这个漂亮得实在有些不像话的青年男子是何方神圣。只见四队的这帮家伙都对他客客气气的,以为是上面派来的什么大人物,赶紧回答:“是呀。听说是个有钱的大老板,身边的财物都不见了,估计是谋财害命!”

 

展昭问白玉堂:“你认识他?”白玉堂的表情有些古怪,“嗯,他和我大哥有生意上的来往,打过几次照面。”展昭一看就知道他有事瞒着自己没说,也不追问,继续和吴大同说话。“我们这的设备不行,尸体已经运到省局去了,现场勘查的物证也一并送过去了。死者身份还要等死者家属提供详细资料后才能做最终判定。”展昭叹口气,“所以目前咱们还做不了什么,只有等了。旅馆里住着的人都问完话了吗?”吴大同点点头,“都问完了,全是外地来住店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三人且言且行已经出了旅店到了街上。白玉堂有些心不在焉,嘟囔着“付宇民来这干嘛?”展昭还没等回答他,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响起,“臭小子!来了也不先看看我!”白玉堂眼尖,“噌”地窜过去接下来人手里的东西,甜甜叫了声“妈”。展昭一愣,“妈?你怎么知道我们来了?”又看看白玉堂手里的袋子,见里面露出的都是白玉堂爱吃的,立刻明白过来,“玉堂通风报信的?妈,你也太偏心了吧!”苏雨笑着拨了拨白玉堂的额发,“瞧这一头的汗!别跟他们瞎疯了,走,跟妈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又把头转向吴大同,“小吴,一起去吧,你有阵子没尝过大姐的手艺了吧?还有四队那几只猴子,都一块去!”

 

展昭苦笑着说:“妈,我们工作哪!”苏雨一瞪眼,“工作就不吃饭啦?”吴大同笑着说:“对对对,工作也得吃饭哪!反正现场早勘察完了,法医那边详细报告还得等等,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吃完饭才有力气干活嘛!”展昭也知道一时间不会有什么头绪,现在都午后一点了,大家也都饿了,于是招呼众人停工,去吃饭。

 

白玉堂陪着苏雨走在前面,吴大同这才得着机会,偷偷问展昭:“这小伙子怎么也管你妈叫妈呀?我不记得你有个弟弟呀!”展昭得意地说:“那是我媳妇儿!”吴大同点点头,心道难怪长得这么俊,原来是个女的呀!这省城的潮流就是奇怪,怎么打扮的像个小子似的?哎?不对呀,怎么看这着怎么就是个男的呀!

 

那边白玉堂可不知道展昭在他背后捣什么鬼,他只顾着打量眼前的这个大院子了。白玉堂见过展昭的外祖父母好几次了,不过都是在过年的时候他们被苏雨接去家里时见的。来兴平镇,这还是头一遭。早听展昭说他姥姥家院子大,如今才知道大到什么程度。

 

整个院子位于一片平房区的中央部位,南北向纵贯两条大街。所以这个院子开了两个大门,前门外是条弄堂,一面直通新镇街,一面通向一个人工池塘。弄堂里还有五六条岔路,使得整个居民区四通八达。后院则直对一条可以跑大卡车的路,直通新民街,算是苏家专用的。路旁便是案发的旅馆。院里里有三进房子,却不是整齐排列的,而是错落开,每进房子中间都开出了一片园子,一个种花,一个种了时鲜的菜,把整个院子显得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展昭一面走一面跟大家介绍,“第一进房子本来是我们一家三口住的,我就出生在这里。”白玉堂知道,展昭的爷爷奶奶早逝,因此展锋和苏雨一直是跟展昭的姥姥姥爷同住的。“后来在我十岁那年我爸因为工作调动搬去了省城,我的工作也落在了那里,这就只有两个老人家住了。我妈怕他们照顾不了自己,就把那进房子免费给了这个居民区知根知底的一对年轻夫妇住,让他们照应着点我姥姥姥爷。

 

“这第二进房子是我姥姥姥爷自己住。第三进房子一个做了仓库,一个是浴室。院子下面有一条下水道是直通外面的人工池塘的,我爸借着它开了条下水道,在室内安了抽水马桶,浴室也有排水口,很方便的。”苏雨“哼”了一声,“方便有什么用?都七十多奔八十的人了,在方便也没我这亲闺女照顾着方便吧?”

 

展昭笑着解释,“其实我妈更想让他们搬过去和她一起住,可两老不喜欢城里的环境,嫌吵,想在这里种花养草颐养天年。”苏雨得意地说:“这回他们答应跟我搬过去了。”吴大同了解内情,“苏大姐,你要接走苏大叔和婶子,不止是为他们年纪大了不好照顾自己的缘故吧?”苏雨笑了笑,没说什么。

 

吴大同也笑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事实如此嘛。你们不知道,这个居民区住的人很杂,三教九流什么都有。”展昭点点头,“可不是!从我记事而起到现在,在这片居民区里,上到杀人犯中到诈骗犯下到小偷小摸的我什么人都见过。”

 

苏雨又冷哼一声,“岂止是见过?还亲手抓过哪!这小子大四寒假那年,前院老潘家的二小子偷了东西被小吴他们追,慌不择路想要穿过这院子从弄堂里的岔路跑,结果被他逮个正着!判了十年是吧?”吴大同点点头,“嗯。不过因为表现良好,减了八个月刑期,已经提前释放了。怎么这些天你没看着他吗?”苏雨大惊:“什么?已经出来了?我哪知道?这回更得让我爸我妈快点搬了!这小子要是想报复找他们的麻烦可怎么办?”

 

展昭忙安慰她,“其实咱们这片的治安倒是一直挺好的,可能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缘故吧。”苏雨看了吴大同一眼,“倒也是,就他们派出所暂时迁到后院旅馆的那段时间最不安生!”白玉堂好奇地问:“怎么?那家旅馆还当过派出所用?”展昭回答他,“是呀。九年前派出所大楼重建,临时租用了这间旅馆充当办公场所。”吴大同也说:“就是。也正因为是临时办公场所,很多设施都不够完备,才让潘小年被捕之后又有机会逃走哇。幸好有展昭捉回了他,否则这事儿可就大啦!”

 

“怎么都站在院子里说话不进屋哇?”一个满头白发但仍看得出年轻时风采的老太太从屋子里走出来招呼众人。白玉堂赶紧上前叫声“姥姥,您不是受惊病了吗?怎么还出来啊?”苏老太太嗔怪地瞪了苏雨一眼,“我哪有病?是她不甘心,想要留下来看着我们俩搬家!”白玉堂冲苏雨做个鬼脸儿,然后就不再说话,笑嘻嘻地提着鼻子左闻右闻。苏老太太拍了他脑袋一下,“就你鼻子尖!荷叶粉蒸肉刚下锅,还得等一阵呢!”白玉堂缩着脖子蹿进了房里,展昭忙着把四队的同事们介绍给姥姥。

 

众人进了堂屋,才发现里面一张太师椅上做了个须发皆白精神健硕的老爷子,白玉堂正猴在他身上商量着什么。苏老太太过去一巴掌打在白玉堂屁股上,“小混球,又在琢磨你姥爷那几张珍惜邮票哪?”白玉堂跳起来,“没有,我在问姥爷有没有水晶糕吃。”苏雨说:“冰箱里呢,自己去拿。少吃点儿,一会儿还有好吃的呢!”苏老太太转向老爷子,“你也是,就给他嘛,早晚还不是他的?”苏老爷子笑得顽皮,“我就不给他,就馋着他,嘿嘿,让他下棋不肯让我!”

 

展昭不再理一老一小两个顽童,去厨房帮着母亲做菜。其他人坐下来随便说着话,只等吃饭。白玉堂厨房里的事儿帮不上忙,就帮着先洗些水果端上来。他很少干这伺候人的活,再加上对这里并不熟悉,结果一不留神,T恤下摆一不小心刮在了厨房门上钉着挂笤帚的小钉子上,“刺啦”一声,出了个口子。白玉堂瘪瘪嘴。倒不是心疼衣服,而是这次来并没带几件换洗的。现买吧,又怕在这小镇上买不到顺心的。

 

苏老太太过来,恰巧看见,笑着说:“没事儿,过来,我给你缝上。”白玉堂“啊?”了一声,显然觉得没这必要。苏雨说:“玉堂,让你姥给你缝缝吧,她的手艺,好着哪!”白玉堂不好再推辞,跟着苏老太太进了卧室。老太太找出针线盒,挑了一色线,招呼白玉堂,“来,帮姥姥把针纫上。姥姥眼睛花了,这么小的针眼儿看不见。”

 

白玉堂接过线去纫针,他倒是能看清针眼儿,可是那线头分了好几个岔,怎么穿也穿不进去。苏老太太教他,“你把线头放嘴里用唾沫润润,把它聚到一起就好纫了。”白玉堂听话地试试,果然好用。苏老太太接过阵线,不一会儿就在那小口子上绣了道花边,又在另一侧对应的地方也绣了一道。这下不但看不出衣服有破损,反添了几分别致。白玉堂开心地说:“姥姥,你花绣得可真好。”

 

苏老太太笑着摆摆手,“这算什么呀,前院儿你齐奶奶绣的那才叫好哪!”然后又略带疑惑地说:“哎?她本来跟我说好的今天上午要来给我看看她给她外孙新做的小衣服,怎么到现在还没来?这人平日最守时了呀!等会儿吃完饭你赔我去看看。”

 

吃完了饭,白玉堂跟展昭打了招呼,陪着苏老太太去了齐家。吴大同起身准备回所里,展昭他们也要跟他一起过去。正这时,展昭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脸上的神色登时凝重起来,“法医报告出来了。死者生前曾切除过阑尾,而据付宇民的妻子蓝薇说,付宇民并没有做过这种手术。也就是说,死者不是付宇民!”吴大同瞪圆了眼睛,“什么?不是付宇民?那会是谁?”展昭说:“我更关心的是,付宇民哪去了!蓝薇说付宇民利用职务之便挪用了薇宇公司一千两百万的巨款,已经不见了三天了!妈,我们马上得去工作了,一会儿玉堂回来你------”

 

话音未落,就见白玉堂气喘吁吁地奔了回来,进门的时候忘了提防那道高门槛儿,差点摔个跟头。苏雨笑着骂:“你慢点儿!毛手毛脚地小心摔了大门牙!”却见白玉堂脸上变了颜色,抓着展昭说:“那个前院的齐奶奶出事儿了,她儿子说她被潘小年绑架了,姥姥叫你们赶紧过去!”展昭一搓手,“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

 


评论(1)

热度(31)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