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探案系列之三】真情告白-3 by:seventh1009

【猫鼠探案系列之三】真情告白-3 by:seventh1009


王朝耳朵尖,一听见展昭这边话里头的滋味儿不对,赶紧凑过来看能不能收集点儿爆炸性新闻。只可惜白玉堂没有作出任何回应,王朝只好讪讪地没话找话,“不愧是数一数二的打保险公司哈,宣传材料都发到这里来了。”展昭冷笑,“这里租住的几乎都是农民工,根本不认保险这玩意。他们把主意打到这里,脑残了吧?”白玉堂说:“不是一定得业务员跑来发宣传单吧?也可以是李明山自己去公司取的呀!康安的办公大楼就在这附近.,似乎还不到两条街远呢!”

 

展昭一皱眉,“李明山主动去取的?那就有意思了!我得去一趟康安保险。”白玉堂立刻说:“我也去!”展昭想要阻拦,想想还是答应了。

 

康安果然离李明山的住处不远,步行也不过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为了避免再找车位,两人就这么溜达了过去。转过第一个街口的时候,白玉堂无意中往西边一望,发现那里还有一座看似规模不小的工厂,门口的大招牌上写着“盛元食品厂”。白玉堂不禁念出了声,然后自言自语,“这个名字好熟哇!”

 

进了康安保险的大楼,展昭跟前台说要见他们地区经理。前台一脸的职业笑容,“对不起,请问先生您有预约吗?”展昭心中暗骂“靠你小子架子还挺大!谁稀罕约你呀?倒是你约了我们家玉堂几次都没约成呢!”语气就冷了下来,“我是警察,有案子要你们经理协助调查!还用预约吗?”帅哥一发威,前台小姐也有点发懵,赶紧再打电话。这次顺顺利利地被让了进去。

 

白玉堂知道展昭没好气,假作不知道,跟在他后面往柳青办公室走。柳青干这行,也不少跟警察打交道。一见进门的是展昭,这嘴就闲不住了。“嗨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展大队长啊!您可是个大忙人哪!今天怎么有闲工夫跑到小弟这来了?难不成是想买份儿意外伤害险?要知道想你们这种高危职业的人买这种保险价钱可是要更高一些哟!”展昭哼哼了两声,“是呀是呀,我来买保险,受益人就写玉堂好了。”

 

柳青刚想再说什么,却一眼看见了刚进门的白玉堂,“哎呀小白,你怎么来啦?快进来快进来!坐坐,喝点什么?茶?咖啡还是饮料?我这有朋友刚送的特级咖啡豆,要不我------”展昭打断了柳青的殷勤,“行啦行啦,你就别自作多情了,玉堂不是来看你的,是陪‘我’来查案的!”

 

柳青讪讪停止了忙活,说:“现在警察福利真好,办案都可以带家属的么?”白玉堂终于找到机会开口了,狠狠瞪了展昭一眼,“正题!”展昭赶紧遵阃命入正题,一五一十地说明了来意。柳青也严肃起来,“李明山?你等等,我查查看。”边说边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上劈里啪啦了一阵,然后招呼展昭过去,“果然,十天前有一个李明山来我们这投保,投的是490元一份的意外伤害险,一共投了三十份,赔偿金额至少二十万!你看看是不是他?”展昭凑过去一看资料,点点头,“没错,就是他!”

 

柳青皱着眉头说:“刚投保不到半个月就死了,很有自杀骗保的嫌疑呀。不过他的家属还没来申请申请赔付。”展昭看着白玉堂说:“看来,又得调整调查方向了。”

 

展昭很快就做了重新部署,派了王朝和马汉去查胡淑兰和李艳艳的不在场证明,可结果却不尽人意。胡淑兰是与两个同乡蔡澜和黄玉芬一起租住的,她们证言她一晚都没出去过。由于蔡澜睡觉很轻,再加上她们居住的出租屋房门最近出了点问题,打开的时候会发出极大的声响。而窗子是向里开的,外面是焊死的铁条,所以证词完全可信。至于李艳艳,就更不可能了。她寄宿的学校宿舍管理十分严格,晚十点准时锁大门,宿舍管理员还会逐一查寝。她住的是四楼寝室,也不存在翻窗出去的可能。李明山再无其他直近亲属,而杀人骗保这种事,显然不是随便找个人帮忙就行的。至此,案件进展再次陷入僵局。

 

四队办公室里烟气腾腾,几只烟枪不断放着毒气。白玉堂忍无可忍,跳起来打开窗子大吼,“都把烟给老子掐了!不然我把你们一个个从窗户扔出去,省得你们这样慢性自杀还连累上我!”一看队长大人率先响应号召,众人也都无奈地熄灭了烟。展昭揉揉太阳穴,“看来,咱们还得从李明山独立完成自杀这个方面着手。来来来,大家集思广益,研究一下他有没有可能做到。有想法就可以说,不对也没关系嘛!”

 

既然队长发了话,众人也就开始天马行空。张龙先发言,“会不会是用那架轮椅做了什么能把人吊起来的机关呢?”王朝摇头,“不太可能。轮椅离现场有近一百米,用它做完机关后怎么把它弄那么远?现场的绳子虽然很长,可也没长到一百多米那么夸张。”展昭也同意王朝的看法,“是呀,而且那部轮椅是普通钢管的,很轻,也吊不起李明山来。”

 

赵虎一拍大腿,“他可以弄一个类似滑轮儿的装置!用手拉着把自己吊上去!”马汉拍拍他的肩,“可现场并没有发现类似的装置呀!”赵虎不气馁,“去查那个报案人,很可能是他给收走了,他是帮凶!”展昭一摆手,“报案人是相约一起去晨练的三个老人,都跟李明山八竿子打不着。再说自杀骗保找三个帮凶,你觉得可能吗?”

 

张龙叹了口气,“李明山一定是借助了什么东西,可现场又找不到!究竟是什么呢?居然自己会消弭于无形?”正这时,有敲门声。白玉堂跳起来,“准是我刚才叫的冷饮到了。来来来,大家吃点冰激淋冰棒冰糕冷静冷静顺便缓解一下大脑疲劳,这玩意可比尼古丁强多了!展昭,我还特意给你要了咖啡味的!哎哎哎?你要干什么去?”

 

展昭一脸兴奋,“宝贝,要不是现在人多我真想好好啃你两口!我知道李明山是用什么法子自杀的啦!走,咱们跑一趟盛元食品厂,求证一下!”王朝屁颠屁颠地凑过去,“要不我们几个先回避,您先啃够了咱们再出发?”白玉堂迅速地抓起一大把冰棒准确地每人脖子后面塞了一根儿,边塞边不忘自言自语,“盛元食品厂,不是咱们去柳大哥公司的时候路过的那家吗?对呀,李明山曾经在那里当过夜间门卫!去那里干嘛?”

 

展昭缩着脖子喊:“玉堂你塞错地方了,应该塞我嘴里。咝咝,好凉啊,谋杀亲夫哇你?别别,这一根就够了,那么一大盒你都扣我头上我可受不了!言归正传,那个食品厂有个大型冷库,除了出租存放冷冻食品之外,也储存大量的冰!”

 

盛元食品厂的夜间门卫王强被找到的时候,正躺在家里补觉。一看警察上门,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展昭安抚了他一下,告诉他只是想让他提供一些情况,他才渐渐平静下来。展昭开始询问:“你最后一次见到李明山是在什么时候?”王强一听,眼圈居然红了,“就是在前天晚上啊。”展昭盯着他,“前天晚上?”王强点点头,“是呀。就是那天晚上。唉!要是那时候我不喝多了,能看出他不对头来,兴许他就不会死啦!”

 

“那天晚上,我像平常一样,晚上九点钟接了班。约莫差一刻钟十点的时候,老李又带了些酒菜来找我,要我陪他说说话。”展昭打断王强,“怎么,你们工作时间可以喝酒的吗?”王强嘿嘿一乐,“我们这厂子,之前的东西都是锁在仓库和厂房里的,另有夜间保安。我只不过是守个大门,腰里的钥匙只有大门的,外带一个大冰窖的。那冰窖里储存的都是些不值钱的大冰块儿,谁偷它呀!所以,嘿嘿!”展昭示意他往下说,王强刚开口,却被白玉堂打断,“你说他‘又’来找你?他最近常来吗?”

 

王强点头,“是呀,最近这小半个月他隔两三天就来一趟,还带些个酒菜。不过他酒量不行,基本上都不喝,就是想跟我扯扯闲篇散散心。所以都是他说,我边听边喝。那天晚上又是这样。不过那天可能是天气太闷的缘故,我的脑子晕晕的,喝了没多少就觉着多了,老李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醒过来的时候天都亮了,幸好没误了开门!”

 

去盛元食品厂冰窖检查的结果是,那个地方由于不储存贵重物品,所以在管理上相较起冰库来实在是太松了。至于有没有丢失冰块,里面的储藏量大得很,负责的人说,搬走个十块八块的根本看不出来!展昭目测了一下冰块的大小,发现小型的冰块也就二十厘米左右,李明山搬运起来并不算困难。

 

至此,李明山的自杀方式已基本可以确定。

 

“李明山自杀骗保的想法,显然已经有了不止一两天了。看他选择的暂住地,离他要弄到自杀工具的食品厂很近。他之所以选择买康安的保险,恐怕也是因为它离那里近而已。自杀的地点选择在附近的小公园,这些都是为了行动便利。毕竟,他是个坐轮椅的残疾人。

 

“在实施计划之前,他常去找王强喝酒聊天,为自己盗窃冰块做好铺垫。前天晚上,李明山从天气预报中得知当晚会有大到暴雨,于是再次带了酒菜去找王强,不同的是,这次的酒里下了少量的安眠药。王强昏睡后,李明山盗走了冰块。不用多,小型冰块两块落起来就足够了。然后,他带着冰块赶往早就选好的自杀地点——小公园。在离那里约百米的地方,他弃置了轮椅,为的是造成他是被人从那里强行带走的假象。然后,他用绳子将两块冰块缚在背上,用胳膊的力量拖动身体爬行至自杀地,这也是造成他下臂外侧和下腹双腿有擦伤的原因。

 

“最后,李明山落好冰块,爬到上面去,绑好绳子,用残腿撞倒冰块,完成自杀。现在正是盛夏,冰块到清晨完全可以融化。再加上暴雨之夜没人会跑到这里来,雨后一切痕迹都被冲刷的干干净净,只等有人走过这里发现一具‘他杀’的尸体。等咱们的调查进入死胡同,胡淑兰就可以领取二十余万的保险金。”

 

展昭说完后,办公室里沉默了半晌。白玉堂低声问:“那胡淑兰知道这事吗?”展昭攥了攥拳头,“我宁愿相信她事前不知道。不过现在,她一定已经知道真相了。”马汉挠挠头,“可是我们只是推论,一点证据也没有哇!”展昭深吸口气,“是呀,我们一点证据都没有。其实,我还是有办法的。我相信这件事情他们夫妻一定是对女儿保密的。如果我们告诉胡淑兰已将凶手锁定为李艳艳的话,她可能会说出真相------”

 

“展昭!”白玉堂突然抬头大叫一声,可没等他再说话,展昭已经把剩下的半句说出来了,“可是我下不了手。”白玉堂一愣,目光缓和下来,低着头像在问大家,又像在喃喃自语,“为了二十万,这样做值得吗?”赵虎“哼”了一声,“少爷,二十万只相当于你一双皮鞋钱,可对于那母子来说却是活命钱!”众人一起瞪向这个愣子,赵虎也知道自己这话说的不是时候,赶紧蹦起来,“那个,大家都渴了吧?我去给你们倒点水。”说完往门口窜去。

 

一开门,赵虎就傻在那了。胡淑兰带着李艳艳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封快递信。胡淑兰抖着嘴唇说:“警察同志,你们崩费心查了,我家那位是自杀的。他想给我们娘俩留点钱,可是这钱,这钱我们怎么花的下去呀?”母女俩又抱头痛哭。

 

展昭接过那封信,展开来,念出声。

 

“淑兰:接到信这功夫我应该已经死了。我是自己吊死的,不过警察会以为是有人杀了我。我给自己买了保险,保险单跟着信一块寄给你了,你收好。等我这案子没人查了,你就去把钱要回来吧,有二十多万哪!供闺女念书,你也能过两天轻省日子。我活着时候没能耐让你享福,死了之后也只能给你留这么多了。前阵子我没少揍你,别恨我。遇上个对你和闺女好的男人,再走一步吧!”

 

胡淑兰渐渐止了哭声,哽咽着说:“他一辈子清清白白做人,临了干了这么件事。我寻思着他早晚得后悔。我不能让他死都死不安生。这钱我们不要,我能把闺女养活大!”

 

四队的男子汉们都拼命低着头,谁都不愿让人看见自己眼角的泪花。

 

一周后。

 

“由于胡淑兰事先不知情,再加上事后主动来说明真相,所以局里决定免于起诉了。我们又凑了些钱给她们娘俩,可她们说什么也不要。唉,这母女俩可真坚强啊!哎?玉堂,你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啊?”展昭发现情绪一直有些低落的白玉堂今天又欢实起来了,禁不住问。“我已经给胡淑兰找好律师了,他向我保证一定会帮她们跟建筑公司讨回个公道!我大嫂给胡淑兰安排了工作,她不用到处打零工了。还有还有,李艳艳的学校决定免除她的杂费!你说说,这不都是让人高兴的事儿吗?” 

 

展昭笑了,“还有一件高兴事儿呢。后天就是你生日了,你想要什么礼物?对了,我的真情告白还没想好呢。”白玉堂摇摇头,“我不要什么真情告白了!”我已经见过了这世间最动人的告白。有的时候,爱,根本不必说出来!

 

展昭有些心虚,“怎么?生气啦?因为我这阵子太忙了没陪你?”白玉堂恶声恶气地说:“滚!我哪有那么小气?哎对了,后天我生日,你妈说在那前一天会赶回来的,岂不就是明天回来?”展昭的注意力成功被转移,“可不是!快!咱们赶紧回我爸那救驾!我妈回我姥家这一个星期他不一定把家弄成什么样子呢!你要是不亲自出马,我妈一回来我爸非遭受家庭暴力不可!”

 

全文完结

 

后记:果然开头容易结尾难哪,我已经乖乖打草稿了,可这收尾还是费了点功夫。这种带点推理性质的小说,真应该一起写完了再贴,不然的话发现前面有bug都没法子弥补,还得在想法子自圆其说。尽管如此,我修了又修,可还是会有问题存在的,大家见谅。

谢谢上章积极回帖的诸位亲们,你们的点子我都有用上的啊!

 

马上放假了,这个系列还有一篇已经有了大纲就要动笔了的。我们可亲可爱的展老妈会出场啊!

 


评论(4)

热度(34)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