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探案系列之二】宴无好宴-3 by:seventh1009

【猫鼠探案系列之二】宴无好宴-3 by:seventh1009


“你相信他的话吗?”看展昭让人暂时把陈赫先带下去,白玉堂问。展昭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咱们在他家吃饭的时候,他那种迫切想要孩子的心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因此他想除掉陆淼这块绊脚石然后娶伍颜婷的说法是很合理的。而且刚才你摘他手表的时候,他只是在发愣,似乎很莫名其妙,却丝毫没有惊慌或阻拦的意思。我认为他是不知道手表里的奥秘的。”

 

张龙说:“可能他认为表里的毒药藏得很好,咱们看不出来呢?”展昭摇头,“他表里的机关一点都不巧妙。再说了,他那么情绪化的人,在那种情况下我不信他还能保持冷静。”白玉堂看了看陆淼待的那间会客室的门,“若不是陈赫,那就只能是她了?动机也很明显,既除掉了破坏自己家庭的人,又可以栽赃负心的丈夫,还可以把所有家产据为己有,一箭三雕哇!”

 

展昭还没等说话,马汉从那间屋子出来了,一看见展昭就苦着脸说:“展队,陆淼吵着要见陈赫,问咱们把她丈夫怎么了?”展昭骂了一声,说:“告诉她,咱们要扣留他们夫妇四十八小时!马汉,张龙,分别带他们去办手续,从现在起对他们实行隔离,不允许他们碰头!”

 

两人应声去了,展昭依旧皱着眉,“你还记得陈赫说他那块手表哪来的吗?”白玉堂点点头,“说是陆淼几天前结婚纪念日送他的。”展昭说:“陈赫说的若是实话,那么在实施犯罪之前一定要先让陆淼安下心来全无防备。所以即使那块手表很廉价,他也一直带着。表里的毒应该是陆淼事先藏好的。陈赫剥鸡蛋的整个过程都在大家眼皮子底下,根本没有机会下毒。陆淼端着鸡蛋出来后也没机会再动手脚。那么毒只能是她在厨房下的。问题是,她怎么就能保证毒鸡蛋一定会被伍颜婷吃到呢?”

 

白玉堂突然一个激灵,“这女人不会是心灵扭曲想着无论谁死都成,只要有死人能嫁祸她丈夫就成吧?”展昭无奈地瞪他一眼,“那要是她自己吃了呢?”白玉堂也觉得不太可能,不好意思地东瞧西看,转头看见技术科的小王,赶紧没话找话,“哎?小王,你们能检测出那个毒是怎么下到鸡蛋里的吗?”

 

小王乐了,“我正要跟展队说呢,是用注射器注进去的。凶手好像生怕鸡蛋里面有沾不到毒物的地方,在蛋的每一面都戳了一针。死者只来得及吃了一半的蛋,剩下的那半起码还有四个针孔。虽然细微了点儿,可还是被我看出来啦!”白玉堂向小王一挑大拇指,小王高兴地摆摆手走开了。

 

展昭叹了口气,“得,这下子完全可以确定毒是陆淼下的了。注射器那么大个东西,陈赫不可能当着咱的面摆弄啊。”白玉堂着急地催促,“那就快审陆淼哇!”展昭苦笑,“怎么审啊?皮鞭沾盐水?老虎凳?灌辣椒水?咱们没证据不说,连下毒手法都没弄清楚,拿什么问她啊?”

 

“咕噜噜------”白玉堂出奇地没拿嘴反驳,可他的肚子已经在抗议了。展昭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都已经接近晚上八点了,他自己也觉出有点儿饿了。“我去叫人买点盒饭回来,大家也一定早就饿了。”白玉堂一摆手,“算了吧!叫他们去买,买回来的东西比猪食好吃不了多少。我去吧!”展昭知道白玉堂是因为大家都在忙才主动请缨,也没拦他。

 

白玉堂转出警局,过了一条横街,又拐了个弯,进了一家门面不大但很干净的小饭店,熟门熟路地点了菜式定了份数付了钱,吩咐尽快做好送过去。老板跟他已经很熟悉了,拿了单子亲自奔了厨房。白玉堂也不再等,决定先回警局。出了门,突然发现离饭店不远处有个卖茶叶蛋的小摊位。白玉堂不自觉地就走了过去。

 

“小伙子,买茶叶蛋啊?我煮的茶叶蛋可香啦,别的地方你都吃不到!”卖蛋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很殷勤地打着招呼。白玉堂心里一动,嘿嘿,让你们这帮猴子没事儿总开我玩笑,我每盒饭里配一个茶叶蛋,刚发生完茶叶蛋投毒案,看你们吃不吃得下!于是掏出钱包来,“来二十个!”

 

大妈没想到这小伙子一下子就买这么多,乐乐呵呵地一边找塑料袋一边说:“看你一下子买这么多,我教你一个选茶叶蛋的法子。你看,这个,这样的蛋是最好吃的。”说着拿夹子夹起一个蛋来给白玉堂看。白玉堂笑着说:“选这玩意还有说道?为什么这个好吃?这个蛋也不太大呀!”

 

大妈似乎难得有这么漂亮又有耐心的小伙子听她说这个,热心地给白玉堂解释,“这茶叶蛋虽是上不得大台面的东西,可说道也不少哪!这蛋呢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太大了不入味,太小了又会太咸。鸡蛋煮好的时候敲蛋壳也要有技巧。敲得片儿大了不入味,敲得太小了还是会咸。就算不大不小,也有疏密均匀,才能有好看的冰纹,看着也好看。”

 

白玉堂越听眼睛越亮,高兴地一拍巴掌,从钱包里扯出一张一百的塞到大妈手里,“谢谢您了,这蛋我不要了,钱给您,就当您这套知识的学费了!”说完转身就跑,任大妈骂怎么喊也没停步,一口气冲进了附近的超市,转了一圈儿,买了一大堆橙子,又弄了个大果盘儿,才笑嘻嘻地满载而归。

 

等大伙都吃完了饭,白玉堂把人都叫进了办公室,端着一盘橙子要大家吃。那橙子有十几二十个,白玉堂端着颇为不方便。展昭要他放下让大家自己拿,他却不干,非得端着到每个人面前要他们自己拿。四队的人都习惯了这位少爷的怪脾气了,有的吃就吃,赶紧一人拿了一个,嘴里还不忘“谢谢嫂子”“嫂子真心疼我们”的胡嘞。白玉堂也不生气,最后把果盘端到展昭面前,“来,帮我挑一个!”展昭仔细看了看,挑了一个拿在手里,刚剥开皮,却听白玉堂大叫一声,“都先别急着吃,看看你们手里的橙,和我的这个比比!”

 

众人不明所以地抬头看展昭手里的橙子,又看看自己手里的,立刻发现了不同。展昭拿的那个比较大,色泽鲜艳,剥掉的一块皮很薄,里面的果肉看上去就很多汁。而自己手里的则干干瘪瘪,皮也很厚。“展队,你这可就不对了,怎么专挑好的给嫂子,给我们的都是不好的呀!”赵虎先让让开了。展昭一瞪眼,“我拜托,你们先挑的,我是最后一个拿的好不好?”这回大家没词了,都看向白玉堂。

 

白玉堂笑着放下果盘,“这跟展昭没关系,是我搞的鬼。这些橙子里只有展昭现在拿的这个是上好的红江橙,其余的都是超市晚上别人挑剩后减价的。咱们在座的只有六个人,可我这盘子里有近二十个橙子,全都堆在一起,你们不可能一眼把所有的橙子都看到。我把那个好橙子放在果盘靠我身体这侧,用其他橙子挡着,你们坐着我站着,你们就更看不见它了。其余的都差不多,自然随手拿一个也就算了。等我走到展昭面前,已经偷偷把果盘转了个个,展昭帮我挑橙子,自然选最好的那个,于是这唯一的好橙子就成了我的!”

 

展昭拍案而起,“再审陈赫!”

 

审讯室里,陈赫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再无往日的意气风发。展昭问:“陈赫,你仔细想想当时陆淼让你帮伍颜婷剥茶叶蛋,你是随便挑了一个呢,还是特意选的呢?这个问题很重要,你一定要想清楚。”陈赫说:“不用想了。替颜婷选鸡蛋,我自然是认真挑的。”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一眼,又问:“那你是根据什么选的呢?在我看来那些蛋没什么两样啊?”陈赫苦笑,“在你们看来是没什么,可在我这卖茶叶蛋起家的人的眼里,那区别可就大了。”见展昭依旧用闻讯的眼神看着自己,陈赫打叠起精神来解释,“陆淼说她的手艺没退步,可毕竟有些年没做了,我一看他端上来的那锅蛋就知道,她煮的不怎么样。鸡蛋大的大小的小,有的还一片发白卤水根本没进去,有的煮过了劲儿都发黑了。只有那么一个,大小适中,火候刚刚好,打得也均匀,味道一定不错。所以我就把它挑了出来。”

 

带走了陈赫,换上了陆淼。展昭直盯着她开门见山:“是你把毒下在茶叶蛋里毒杀了伍颜婷,因为她肚子里怀着你丈夫的孩子,对不对?!”陆淼一惊,继而冷笑:“展队长,你说的可真好笑。我可是连碰都没碰过她吃下的那个蛋!试问我怎么下毒?”展昭衣服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表情。“你在厨房里用注射器将含有氰化钾溶液注入蛋中端了出来。”陆淼“哈”了一声,似乎觉得这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展昭不理她,继续说:“本来我们只有七个人,又已经吃了不少东西了,茶叶蛋大家也只是尝尝而已,你用得着把整个一锅蛋都端上来吗?你这样做,只是为了减轻我们几个误挑中那个毒鸡蛋的几率。你不把蛋放在桌子上,而是殷勤过度地端着绕着桌子走,同样是为了让我们不会误食毒蛋。”然后,展昭把白玉堂方才那套理论讲了一遍,只不过把橙子换成了鸡蛋。

 

白玉堂又接口说:“即使我们不小心拿到了那个蛋,你也可以说‘这个蛋不好,我在帮你选一个’啦,或者什么别的理由搪塞过去,或者干脆装作不小心把蛋碰到地上,以免误杀!对不对?”

 

陆淼一脸平静地听完,伸出手来“啪啪啪”地鼓了几下掌,一脸戏谑地说:“精彩啊,真是精彩!我听说白大作家接下来想要创作推理小说?你是不是写小说写入迷了!证据呢?说我下毒,光靠推理可不行,证据呢?”白玉堂愣了。是呀,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证据呢?

 

展昭却不急,笑嘻嘻地看着陆淼,话却是冲着一旁的张龙说的:“带几个人去她家,把洗菜盆的下水道拆了,检查有没有塑料注射器的碎片!她在厨房用注射器下毒,然后一定要立刻处理掉它。厨房里里外外都搜遍了没发现,那么剩下的唯一途径就是用刀把它切碎了冲进下水道了。匆忙之间,她不会把注射器弄得太碎。案发之后我们马上封锁了现场,厨房没人在用过,所以那玩意冲不走,上面的毒液甚至指纹也能检测的出来,不是吗?”

 

陆淼已经瘫软在椅子上,泪流满面。

 

“我们结婚二十多年了,却一直没有孩子。问题在我。我知道他非常喜欢小孩儿,曾提议收养一个。可他说那不是他自己的种,不算!我觉得愧疚,对不起他,对他百般的好,甚至连他在外面高三高四我也假装不知道。可他对我越来越冷淡,连句话都懒得跟我说。一回来就直奔自己的卧室,我跟他说什么他但凡能用点头摇头对付就绝不说一个字。在他跟我提出离婚之前,我们这样已经整整一年了。一年时间,他对我说的话总共加起来都不到十句!我忍了。谁让我不能给他生孩子呢?

 

“可就算我这么忍让,他还是向我提出离婚!他说姓伍的小狐狸精怀了他的孩子,威胁他说他要不娶她的话就把孩子打掉。我死活不肯,可谁知他居然------他居然想杀了我!”

 

“他自以为那毒药藏得很秘密,可还是被我发现了。哼哼,他不仁,我也就不义,反正我已经受够了!这份儿家业是我和他一起赚下的,绝不能落到那个狐狸精和野种的手里!干脆,杀了狐狸精,让那个负心的王八蛋背黑锅!我知道,我必须尽快下手,得赶在他杀我前面!正好白玉堂的新书出版,我知道那个狐狸精就是这本书的编辑,可以以给白玉堂庆功为借口把她也请来。其余的,你么都知道了。”说完,像浑身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又瘫在那里。

 

三天后。

 

公孙策进了四队就开始嚷嚷,“都来办公室,我还得给你们普及一下关于家庭冷暴力的问题。明天咱们和妇联的活动是最后一天,没事儿的都给我帮忙去!哎?你们队长呢?”王朝打着哈欠说:“政委,不用了,我们刚刚实地观摩了一个典型案例造成的悲剧性后果,深受教育呀!至于队长,不知道什么事又惹了夫人,估计昨晚遭受家庭暴力了,到现在还没来呢!”

 

“他妈的!你们这群猴子又说我什么坏话呢?”展昭一脸不爽地踢门进来,四队的倒霉蛋们唯恐他迁怒,赶紧闭嘴。只有公孙策不吃这一套,上下仔细打量了展昭两眼,“你昨晚似乎没睡好哇?”展昭翻了他一眼,“床太硬!”王朝悄悄凑过来,“是客厅的木质沙发太硬了吧?”展昭刚要瞪眼,赵虎不怕死地溜过来,“这也可以算家庭暴力的一种哟,要不要跟妇联投诉?我有熟人!”

 

白玉堂走进公安局大门的时候,听见四队的方向传来一阵惊天地泣鬼神地哀嚎。

 

娘的,什么世道!在公安局大楼里居然有人敢实施办公室暴力!

 

宴无好宴-全文完结

 


评论

热度(31)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