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玄膑/架空玄幻】沙场征道王者歌-4-7 by:firefish

第四章-7


 

“啊!————”玄离回殿的时候,就听殿内正传来一声长啸。

玄离皱了皱眉头。饮过酒后,他比平视略微放松些。隔了两秒,才想到,是玄崉还在。

把“客人”落在家里然后自己出去吃饭,身为主人多少会有点内疚感:“十六弟你……吃过饭了吗?”

边上的侍卫赶紧过来告诉八皇子:“已经伺候十六皇子吃过了。”

玄崉不高兴地皱着眉头,斜眼看玄离:“你看起来心情不错。我担心了一晚上你知道吗,知道吗?!”

玄离很不好意思,将事情大概和玄崉讲了。

“对不住,我没想到你会留在这儿。”

“好啦。大哥没事就好!”玄崉兴奋了一下,忽然又想了想,“不过,大哥没答应……你说田螺是不是还是会有危险?干脆我和田螺最近住八哥你这儿好不好?”

“?”玄离心想,这都什么关系?他可不想招惹这位十六皇子,“天罗子有黑后保护,你何必这么担心他?”

“可是我觉得玄嚣很厉害啊。”

“大哥就能保护天罗子?”

“呃……这个啊……”玄崉支吾了一会儿。

玄离冷眼看着他。

虽然不知道阎王为何未将玄离选为太子,但玄离的气势却绝对是太子级的。他淡淡地眯起一点眼睛的时候,会显出几分和阎王相似的冷峻肃杀感来。

玄崉虽然不太愿意,但是在这眼神的胁迫下,只得坦白道:“因为我有梦到过大哥小时候的样子。大哥腿还没有坏掉的时候,虽然自己还很小,但已经会照顾三哥和四哥了。我还梦到过大哥后来看书和练武的样子么。虽然大哥脚不好了以后,人没有过去那么好相处了,但他人还是很好的么。”

“你梦到他……练武?”

“嗯,”玄崉点点头,“大哥本事不错哦。”

“哦?不错到什么程度?”说起来,当时玄膑挡下玄灭和玄嚣的两次偷袭。虽然挡下本身并未见功力不凡,但能发现并能成功挡下,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可惜玄崉对武功没兴趣,只能凭感觉判断,“我讲不好。反正可以保护田螺啦。”

“黑后呢?”

“黑后也厉害的。”

“那你为何不放心黑后保护天罗子。”

玄崉被问得眼睛眉毛都皱成了一个团子。“我不知道么。我就是这么觉得。你要相信,我的感觉很准的!”

以异能力料“敌”先机这种事情。玄离实在也无法辩驳:“好吧。”心下只想着,看来玄膑确实不会是像表面看起来这样的简单和懦弱。

 

玄离想了想。“你住我这里不合适。还是让天罗子住去黑后那处比较好。听话,不要给大哥添麻烦。”

玄离嘴上是这么说,心里考虑的却是,如今太子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这个时候不宜将重压都推到玄膑身上。

 

但是玄崉却并不买账:“我不喜欢黑后。”

“那你自己回殿呆着,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玄崉揉揉鼻子:“八哥,你嫌弃我们吗?我好伤心。”

情绪表达是杀器!

玄离虽然学过这权术,但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感到无奈和头疼。这种时候,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前两天来给大哥添麻烦的时候,还信誓旦旦可以照顾自己。怎么两天后就变味了?”

“因为八哥好亲近么。”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给大哥添了多少麻烦?你今天来,不就是过来给大哥想办法的?现在大哥好不容易暂时没事了,你怎么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呢?”

“我……所以我想留在八哥你这里啊。”玄崉大大的深灰色眼睛,闪着无辜的光,盯着玄离。

玄离转身不看玄崉:“你留在吾这里,玄嚣也会把帐算在大哥头上。听话,自己回去,让天罗子跟在黑后身边。我去请玄豹派一些坚石禁卫保护你。”

玄崉见玄离认了真,又没办法反驳。扁扁嘴,不再坚持了。

玄离心软,看他这样,不由安慰道:“不是吾不留你。是现在情况特殊,我和大哥越是帮你,十八弟就越是会记你的恨。玄嚣战功显赫,手边能人辈出,若是到了他真正与你动手,我和大哥一起,都未必保得了你。

你原本很能审时度势,怎么这次这样轻率?太子之争,就算荒唐,却也是王权之争,可能升级至生死较量,你明知道自己的能力会引起别人的忌惮,这一次找大哥前,怎不好好权衡和隐蔽?”

 

“那我确实没想到现在防兄弟都要像防坏人一样了嘛。”

 

玄离摇摇头。“你我一同去玄豹处吧。他现在的境界也非长久之计,正好我也一直想找他一谈。”

玄崉一听,赶紧点头。玄豹虽然人长得有些另类,也不怎么爱说话,但是为人忠耿正直,有情有义,玄崉乐于见他。“好啊好啊。”

 

玄离突然有种“识人不清很危险”的危机感。

原本以为玄膑懦弱,现在越看越像城府深。原本以为玄崉精明,现在越看越中二。

——兄弟们都跟他以为的不一样,但愿玄豹不要如此。

 

 

两人来到玄豹处的时候,玄豹已经睡了,迎出来的时候还穿着睡袍。

 

“八哥,十六弟,你们怎么来了?出了什么事情吗?”

玄离大概将事情说了。

“大哥和十八弟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只是吾掌管禁军,不适合参与任何一方。”

“我们不要十哥你参与。虽然收留我和田螺会给你添麻烦,但是你也不希望我们两个有事吧。”玄崉这个时候倒是不那么傻了,知道示弱。

玄离看了他一眼:说好的是天罗子找黑后,你自己回宫接受禁卫保护吧?

玄崉感受到他目光,也看了看他,玄灰色的眼睛里,一股子自得。

玄离摇摇头没有办法。

“十弟,吾有话单独同你说。”

玄豹知道玄离一般不惹事,但听说这几日和玄膑交善。

此般情况,若想置身事外,他原不该接受这提议。但玄膑、玄离和玄嚣他都不讨厌。尤其是玄离。便想听一听其实也是无妨,引玄离到宫外的花园独聊。

玄豹说了一下自己不想干涉太子之争的想法。“而且现在真正在竞争的,只有大哥和十八弟,这个时候,我们实在不该参与。十八弟功勋卓著,战绩显赫,虽然大哥为人很好,但是如果我这个时候帮大哥,未免不公平了。”

玄离则分析了一下自己所见的厉害。“大哥也并不是想要赢玄嚣。一者,父皇福寿延年,一旦定了唯一的太子,反而可能发生父子失和的局面。所以他想要的,只是一个和局。十八弟和九弟争到你死我活,还害了玄幻和玄震。我们不可对皇位争夺的和平性再抱过多天真的想法。吾认为这是现在能有的,最好的结果了。

二者,玄嚣意图伤害天罗子,失了兄友弟恭的道德,这样的情况下,他若是当上了太子,对森狱将来,也未必是个好事。

三者,其实,吾也是有些担心你。

吾明白你之立场,也很敬佩你。但现今的局面,如果让争夺继续下去,手握重兵的你势难置身事外。与其如此,保护天罗子,卖黑后一个人情,至少也少掉一层的威胁,不是吗?”

 

“嗯?”玄豹想了想,“八哥说的三个理由,我都同意。但是最后一句,卖黑后一个人情,也少掉一层威胁,是何意思?”

玄离拍了拍玄豹:“你认为,黑后把大哥在他面前懦弱胆怯的事情,说得人尽皆知,是为了什么?”

玄豹思索片刻,恍然道:“她想……”篡位二字尚未说出,就被玄离阻止。

“如果你坚持置身事外,双方分出输赢之后,你想过你自己的结果吗?

就算你可以以死尽忠,但那样能够阻止你不希望的事情的发生吗?

如果不能。一个人拼死的意义,就不过是为了感动自己。

为什么要感动自己,而不去在之前,做一些真的有可能改变结果的事情呢?”

 

玄豹犹豫了一会儿。“八哥,你容我想一想。”

“可以。我希望你三日内,能给我你考虑的结果。”

“一定。玄崉也可以留在吾处。但天罗子的事情,吾需要再考虑。”

 

玄离闻言,也欣然应允。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