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玄膑/架空玄幻】沙场征道王者歌-5-2 by:firefish

第五章-2


世上也许仍有很多美好纯澈,是蒙尘的心已不敢去相信因此体味不到。但擦去尘土,赤诚以待换回的伤害却已经太多太多。

 

 

天上繁星密布。

一人紫衣素发,当风静立山巅。仰看着这一幕九天星河。

手中浮尘随风飘扬着。

 

中原有一种推算未来的术法,可以通过夜观天象,卜知未来吉凶。

而此时,中天九曜星玄,明晦烁变,正是大危之兆。

 

一道金色身影,缓缓走近紫衣人。

“天象,并未因为玄嚣的死而改善。是我们失败了,还是因为他,并不是关键?”

“也许都不是。”

“哦?好友有何发现?”

“虽然未解,但四帝天的星象,却仍是有所改变的。想必好友也注意到了。”

“这变化,原也是未来最可能的结果。”

“但时间,已变了。”

“哦?”金衣人沉吟了片刻,忽然一声轻笑,“看来是我心急疏忽了。”说完,不禁再次皱起了眉头。

 

虽然天象有了变化,但是很明显,苦境的灾难,并没有解除。

“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关键所在吗?”

“看来的确如此了。”紫衣人的脸色亦有些凝重。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玄同的好友清香白莲素还真,和曾被玄灭救助过的外族剑客名剑无名倦收天。

这次对战玄嚣的计划,主要是由紫衣人素还真策划发起,集结了苦境几乎所有高手的力量共同完成的。而金衣的倦收天,无疑在其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看到玄同在殊十二离开后不久,就到了葬天关。好像还有别的人和他一起。”

“我们对森狱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你想了解什么?”说话间,两人身后忽然传来又一个声音。

两人不由地双双回头。来人,居然是一身红衣的 —— 森狱玄同太子。

 

“你怎么来了?”

“很意外吗?”

“确实。”

“回答我的问题。”

“我想了解什么?”

“嗯。”

“你还能告诉我什么?”

“我去转达了你的意思。玄嚣死后,有人对我说,你故意支开我,是为了让敌对的伤害降到最低。”

“哦?你是来介绍那个人给我?”

“我想问你,还需要了解森狱什么。”

“为何这样问我?难道是你打算回去森狱了?”

“我确实有这样的打算。”

“为何?你应该并不喜欢那样的家庭。”一直听着玄同和素还真对话的倦收天,忍不住开口问道。

 

“离开,并不能改变我属于森狱的事实。留在那里,也许才更加容易阻止森狱对苦境的伤害。”

“抱歉……我……”素还真似乎想说什么,但又知道,道歉本身,并不是玄同需要的。

也正如他认为的那样,玄同摇了摇头:“我并没有责怪你。”

“是谁让你产生了要回去的想法?是那个,说劣者骗你离开,是为了降低伤害的人吗?”

“是。”

“他是谁?”

“森狱除了我之外,还剩下的一个太子——大皇子玄膑。”

“嗯?”素还真和倦收天闻言,都同时心中一动。

之前他们在和玄同交流的时候,往往会刻意避开森狱的话题,所以虽然在与玄嚣对阵的过程中,对森狱有了一定的认知,但是对其皇室的人、事、物,知道的仍然不多。

然而大皇子玄膑却还是听说过的。

据说此人懦弱无能,玄灭和玄嚣都不怎么将其看在眼里。

想不到,玄同居然最先将他了解到的情况,都告诉给了森狱的这个皇长子。

 

——也许,这个人,才是关键!

毫无理由地,素还真和倦收天同时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

能够左右和改变战局的,除了玄嚣、玄同和阎王,还至少有一个人。这个人,要同时和玄嚣、玄同还有阎王都有关系,而又算计着玄嚣的生死。

没有什么存在,比这个同样觊觎王位的森狱长皇子更加可能的了。

但是为何,天象是如此的变换莫定。

 

“你对这个人,好像并不排斥。”

怎知素还真的这一句问话,却是让玄同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排斥吗?

这好像是玄同从来不曾想过的问题。

在他的心中,玄膑是兄长、是亲人。是和其他貌合神离的兄弟全然不同的,真正的手足。是可以依托、可以责怪、可以期待、可以展现自己全部真实情绪的存在。

所以当看到对方陷入权利的欲望和勾心斗角时,才那样不快,才要离开。

而这种离开,却又和排斥毫无关系。

他仍然不断地想要给自己找到各种借口回去。去见他。

再在见到他之后,不断期待各种现象,让自己去认同他。

 

这一次,他成功了。他终于想要回去,想要回到那个人的身边,告诉他:不管森狱是什么样子,它都是我愿意留下的地方。

 

在他都没有意识得那么清楚的时候,原来,玄膑在他心中,和其他的兄弟,竟已是如此的不同。

所以,本心是什么?他真的明白自己的本心吗?

也许明明一切不过是那个人的伪装。明明他对伪装,是如此地不屑。

 

“他是吾之兄长。我们年龄相似,从小一同长大。这样的人,我当然不排斥。”

“他会与苦境继续作战吗?”

“我不能保证。原本,他是极力劝说玄嚣撤兵的。但现在,森狱内部发生了变故。蜕变黑后和阎王的儿子天罗子被玄嚣派人杀害,黑后因此非常生气,并打算继续大幅扩张对苦境的占领,以换取民心的同时,抹杀玄嚣的功绩。”

“这……”

“这事情,相信大哥和我都会设法周旋。但黑后对大哥有恩,我无法保证事情的结果。黑后的武功非常诡异,克制一切的五行功体。如果她真的出手,你们要千万小心。”

“我们明白。多谢你。”

素还真和倦收天听了玄同的话,都很是无奈。谁能想到,一境之灾,竟有可能,是为了报复而起的呢。

而且听玄同之意,森狱似乎真的还大有实力进攻苦境的样子。

 

两人又问了玄同一些问题,玄同大都答了。但因为立场上的分歧,他们本是一直回避正面向玄同打探森狱情况的,而玄同虽不赞同森狱做法,毕竟也还是森狱的一份子。故而,问答大都浅尝辄止,并不似三人谈论剑术时那样交心。

时间便流逝得慢了,没多久,山巅上便又只剩下了紫金两道身影。

 

他们目送着玄同离开,不由同时再次看向了九天星穹。

看来,下一轮的战祸,是避不开了。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