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玄膑/架空玄幻】沙场征道王者歌-4-9 by:firefish

第四章-9


虽然影卫受过极其严格的训练,玄嚣也颇有驭下之术。奈何坚石禁卫同影卫,本就是一矛一盾,同根双生,用以王权的制衡和相互的牵制,不管是哪一方落进另一方手中,都难以善终。

何况这一次坚石禁卫还站在理上。能动用大量的资源调查眼前影卫的身份。

即使没有口供,他们还是连夜就查到了这个影卫的真实姓名和身份。

 

每个皇子未满十六岁之前,阎王都会派影卫保护他们的安全,一般是五人,有些阎王特别照顾的,会多达十人。此影卫,曾保护过十一皇子玄震,又在玄震成年后,保护过十六皇子玄崉。

玄崉为此跑过来,磕着下巴看着想了许久,最后说出四个字:“完全想不起来。”

玄离和玄阙在一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玄离摇头笑了笑。也不知道玄崉是有心还是无意,这个答案实在是两不得罪。或许此人并不是曾经保护过玄震和他的那个影卫,这样就减轻了玄嚣的嫌疑;或许真的只是他想不起来了,这样也不得罪玄膑。

 

可是皇室的勾心斗角,只需要很少一点的讯息,就能酝酿出一场灭顶的流言蜚语。

无论玄崉说了什么,这个影卫身上透露出来的各种讯息,都再再都指向了玄嚣。

 

玄嚣得到通知的时候,冰色的眼睛森森地一寒。

“宵碧居然会失手?!抓他的是谁?”

“尚无回报。”

“嗯?!”——大哥,会是你吗?哈?!

作为唯一会和他产生竞争关系的人,玄膑是玄嚣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

 

这一点,玄膑自己也并不怀疑。

但怀疑,终究只是怀疑。何况他发现影卫的理由就算不是很充分,总还是比玄嚣派人监视禁军统领要充分的多。这样的罪名,当然是不足以打垮玄嚣的。但至少,可以提醒一下他的十八弟。

若是他们能够不要兄弟相争,该有多好。

——哈,这种想法,多虚伪。

权利的巅峰,心存情意的人,注定尸骨无存。但违背了本心,纵然千秋万载,那个人又还是他吗?

 

恍然间,一道火色的身影再次出现眼前。

玄膑自嘲的笑了一声。“哈。”

 

笑声未落,远处传来了脚步声。等玄膑反应过来时,声音已经距离不远了。

“报。”

对方在十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玄膑点点头,问他何事。这才知道,是坚石禁卫来了人。玄膑让人进来。看身材是昨天和他说话的人。

昨夜更深,坚石禁卫着装统一,又都带着青石色的面具,玄膑也没有在意来的坚石禁卫都是谁,今天对方没带面具,才发现竟然是队长风廉:“风队长,昨日玄膑眼拙了。”

“风廉参见大太子。”风廉没有因为玄膑的抬举而自得,反而屈膝向玄膑行了个礼。

 

玄膑见之,赶忙上前将人扶住:“风队长请起。”

风廉这一跪,就算是没跪下去。他起身,抬眼看玄膑,然后从袖子中拿出一付卷轴:“大太子,这是对昨夜那名影卫的调查结果。统领说,请您来定夺。”

“咦。”玄膑伸出去接卷轴的手,又偏了开去,“此般处理,于理法不合。该当由玄豹皇弟处理才是。”

“统领说,一来,事情很可能牵涉太子之争。他不知如何处理妥当。大太子是众人的兄长,又是暂替阎王管理森狱的黑后的义子,一定有比他更好的处理办法。二者,此人是由大太子发现的,便由大太子定夺,森狱自来抓人者只要抓对了人,都有第一处理权,所以此事由大太子处理,也是理所当然。”

 

玄膑闻言,想了想。这才将卷轴接了过来,打开细看。

里面详细写了宵碧这个人的人生轨迹。他是森狱还在缝补天地裂隙时候,就已经存在的森狱居民,之前据说是做面人生意的。因为面人捏的好,所以无师自通了一种易容术,后来因此牵涉了一起夺嫡的争斗,发配来了森狱。和他一起发配来的,还有他的妹妹,此人嫁给了玄嚣母系的一个族人,后来死于难产。宵碧进入森狱后,就苦心修炼精灵之术,在阎王打天下时,是阎王得力的助手,曾经担任过影卫的统领。后来因为妹妹之死,伤心难抑,休整了一年,还是自觉无法再任统领一职,便自降给玄震当了影卫。

 

“此事十皇弟若是不做主,那我还要问过母后才行。”

风廉对玄膑的这个答案,略感到一些诧异。开口想说什么,但又一下子找不到说辞。

就算逸冬青现在是森狱名正言顺的管理者,在森狱这些看着阎王就是天的士兵们心中,阎王子嗣地位,也还是要远远地高于逸冬青的。更何况是能在几招之内,轻松制服曾经影卫统领的森狱大太子。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完全应该由玄膑拿主意,而不是去问什么逸冬青。

然而这只是士兵们的想法,事实是,现在森狱名义的管理者,并不是玄膑,也不是森狱的任何一名皇子或太子,而是——逸冬青。

风廉憋了一阵,又想说,此事是太子之争,太子之间的事,该由太子自己解决。但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玄膑看着他,就猜想到了对方想说什么。

坚石禁卫和影卫是森狱王室最坚韧的两道防线。阎王在选人的时候,也特别注意。坚石禁卫,选的都是一些正直、忠诚、勇武之人。而影卫,选的则是机敏,细致,能随机应变之人。这种区别,注定了坚石禁卫中人,即使是队长,也藏不住什么心思。

 

可是不论对方想说什么,玄膑的心意都已经决定了。

“多谢十皇弟和风队长的信任。玄膑一定也会将自己的意思,告诉母后的。十皇弟可有什么自己的看法吗?玄膑也可一并转达。”

“统领说,一切都由大太子决定。”

玄膑没再说什么,送走了风廉,将写着宵碧身世的卷轴打开来,又看了看。

 

随后也不着急,袖了卷轴,到屋子里练功去了。

直到傍晚给逸冬青请安的时候,才将事情报告了逸冬青。

 

逸冬青看完,将布卷往地上一甩。“简直无法无天!你不是昨天说同若叶温翘一起回去让玄嚣撤兵吗?怎的还没动身。”

“母后息怒。母后息怒。膑儿昨日回去的时候,腿伤发作,疼痛得厉害,便让若叶将军先去了。”

“哦。今日好了吗?”

“回禀母后,已经好了。”玄膑一边说着,一边将地上的卷轴捡了起来,“其实十八弟这样做,也许也只是为了自身的安全。他领兵在外,和精灵族谈的条件又没得到回复,所以想知道皇宫里的事情。”

 

“荒唐。”玄紫色后装的女子斜了面前的青年一眼,“你作为众皇子的兄长,这般天真是要到何时?玄嚣敢拿你去和精灵族谈条件,他可有想过你是他的兄长?你还为了帮他说话来顶撞我。你这样怎么可能得到众兄弟的信服?就靠你是嫡长子吗?别天真了!”

冷笑一声,逸冬青站了起来:“叫人将这个叫宵碧的拉出岐天门,斩首示众。你身体若是无恙,便明日动身去找玄嚣吧,顺便将此事告诉他。不管他承不承认。”

 

“母后息怒。母后……”

“恩?”逸冬青看着玄膑,眼神中是没有温度的慈爱,“膑儿,母后知道你心软。也知道他是你父皇曾经得力的助手。但他夜窥坚石禁卫营宫,罪不可恕。如果因为他抵死不说,就不杀他,那岂不是给日后犯错之人开了抗拒从宽之先河吗?”

“是。母后说得是。”

 

两人说话间,逸冬青身边的木之邪忽然开口。“黑后可否听属下一言。”

“讲。”

“属下虽然未曾看过坚石禁卫的调查结果上写了什么,但是外界风言风语,已有耳闻。听闻此人并未说明是受何人指使。”

“恩。”

“也就是说,只要玄嚣太子不承认,罪名,就落不到他的头上。”

“我若不想留他,哪里差这一个罪名?”

“黑后说得是。属下想的是,何不让大太子将此人送去给十八太子呢?刚才说过了,此人犯的罪行不可饶恕,所以,十八太子要么按照规矩杀了这个宵碧,要么借口是母族亲人,父亲得力膀臂而留下他。不管是哪一种,属下认为,都比我们动手要好。”

 

逸冬青闻言,觉得颇有些道理,转头看玄膑:“膑儿,你觉得呢?”

“全凭母后做主。”

逸冬青点了点头:“那就按木之邪所说的做吧。这是皇室内部之事,就不要太大张旗鼓了。你下去办吧。”

“是。膑儿告退。”

 

退出鳯泉宫,玄膑翠金色的眼神忽而变得冰一般的冷。——木之邪,这是想要他玄膑正面向玄嚣宣战吗?真是个一箭双雕的主意啊。真的当他玄膑好欺负吗?

 

忽然,前方一个声音响起。猝然打碎了一池心绪:“真是令人心寒的笑容啊。”

玄膑一怔,抬头,却见前方,是那道总也萦绕在眼前的火红色身影。

“四弟?”

 

玄同闻言,淡淡转身。漆黑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不论是亲密的,还是疏远的,却让人感到遥远得仿佛不在一个时空。

“中原人,近期就会对森狱的军队动手。”

玄膑愣了一下。他倒不是没想到此事,但玄同连一声问候都没有开口,预示着他会说完就走。这种时候,留人是留不住的,唯一的办法,是让他不能很快的把话说完。

先顺着问一句:“你希望我能说服玄嚣撤兵?”

等玄同问出那句意料之中的“你会吗?”,再将话题扯开。

“天色不早,这里是你的家。吃过晚饭再走可好?”

玄同愣了愣,似乎想要拒绝,但最终还是转过身,朝向着临鄄宫的路走了起来。

玄膑紧赶了几步。玄同听到身后人轻重不一的急促脚步身,停了下来,伸手扶了玄膑一下。“慢些走。”

玄膑侧头看他,翠金色泽的眼睛,透着玄同记忆中兄长的煦暖温度。“你又生吾气?”

“没。”

玄膑看他样子,不由笑了笑。

两人走着,玄同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分钟前还觉得自己一刻也不要在冰冷的家里多呆的自己,一分钟后竟觉得自己这么久都离家不归,其实并不是一件多么有道理的事。

玄膑才道:“刚来时候,却不是生气吗?”

玄同转开脸不说话。

玄膑这才似解释,又不似解释的道:“有些事情,你不愿看到,但总也会发生。你若是不开心,可以说出来,能有别的方法的,我会去尝试。”

“方法上次我已说过了,你做了吗?”

“方法?——”玄膑想了想,才明白,玄同说的,是同他一起离开的事情。心情不知为何,好了起来,笑着看对方,“那你这一次,又是为何回来呢?”

“吾答应了素还真,这次不会插手。”

“那不就是了。有些事情,想去做,和能去做,有的时候并不一致。”

“王位吗?”

“我们不谈这个你不开心的话题了吧。”两人说着,已经到了临鄄宫。

红蓝两道身影拾级而上。

这一幕,正好让从鳯泉宫出来的木之邪看到。

 

木之邪不由地“嗯”了一声。

大多数人不知道玄膑和玄同关系好。但黑后却是知道一些的。木之邪知道后,曾极力反对此事。但,一者,当时玄同剑术已成,要对付玄同,已经极为不易。二者,逸冬青认为玄膑对自己言听计从,他同玄同交好,就等于自己在日后能够有玄同这样一份助力,暂时没有阻止的必要。

及至后来,玄同离开,连玄膑的面子也不卖,他以为是两兄弟为了太子之事产生了芥蒂,也就没有再在意此事。此时看到两人的身影,虽然说不清为何,却是不由地感到一阵心慌。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黑后的想法。玄膑只是个幌子,而玄灭的母族则是个替罪羊,从玄膑断腿到治疗,一系列的事情,都是他和黑后的一场棋。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成全一个听命于精灵族的森狱。

 

当初之所以选定玄膑,一是他嫡长子的身份,是用来障人眼目的好对象,对于它们夺权的目的,这个身份有任何举措,都不回让人怀疑。二是他是所有皇子中,唯一继承了土精灵之力的人。土精灵为地母之气,能够继承的人寥寥无几,是它们需要的力量。三是玄膑本人性格懦弱没有主见,却又温和不急躁,也是当时几个皇子中,最适合选择的对象。

事实证明,直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依照着他们的计划在发展。

 

——除了这个玄同。

 

哪怕还说不清原因,木之邪总觉得,玄膑有玄同在身边,对他们的计划,绝对不是好事。

更何况,上一次玄离来到鳯泉宫,言语之中,也对玄膑很是偏袒。

 

森狱皇子和皇子之间,毕竟是血脉相连,比起玄膑,他和逸冬青,无论如何,也还是外人。这也是他们一定要选一个皇子来作为傀儡的原因。可如今当他们看到森狱皇子确实以长兄为尊的时候,心中,却又不由不安。

 

他回去将此事告诉了逸冬青,逸冬青也是以沉吟。

紫衣华服的女帝冷冷拂袖:“来人。起驾临鄄宫。”

 


评论(2)

热度(9)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