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探案系列之一】不是冤家不聚头-3 by:senventh1009

【猫鼠探案系列之一】不是冤家不聚头-3 by:senventh1009


“展队,不是我邀功,这活做得还真TM地道,不仔细检查根本就看不出来!”技术科的小王一见展昭他们回来就兴高采烈地迎上来说。王朝也不甘示弱,“展队,我们对死者的私人物品的检查也有发现!您看这是什么?”展昭接过来一瞧,是一个开电子门用的房卡。展昭一挑眉,“这有什么希奇的?”王朝要的就是这效果,他又掏出一张卡来,“希奇的是吴晓的包里有两张房卡!而他们夫妻名下只有一套房子。”白玉堂惊呼:“难道这小子金屋藏娇?难为方茹还为他的死哭成那样呢!”


展昭皱了皱眉,招呼众人, “来来来咱们开个会,说说对这起案子的意见。我先谈谈我的看法。本来我以为方茹的嫌疑暂且可以排除,因为她的悲伤不是假装的出来的,而且据邻居和朋友所说他们夫妻感情很好,不存在动机。不过现在既然发现了新的线索,就要继续查下去。张龙,你们俩明天再去调查一下死者的经济状况和人际关系,看看有没有我们漏掉的东西。赵虎,去查死者的通讯簿,看看有没有线索。还有他的手机通话记录也要查!”


“王朝马汉,”展昭继续指派任务,“你们明天去死者的公司调查一下他的人际交往,顺便检查一下他公司里的私人物品,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然后又吩咐了一些琐碎的事务,就宣布散会。白玉堂问:“别人都有事做了,咱们做什么啊?”展昭说:“咱们继续去会会那个伤心欲决的方茹。”白玉堂笑了,“你果然还怀疑她。不过也是,毕竟想要改动浴→_→


  


  室的线路外人似乎不太容易下手。不过也有可能是那个第三者干的呢?譬如她想逼吴晓和老婆离婚娶她而吴晓不答应之类的,于是动了杀机!”


展昭苦笑,“你小说写多了吧?且不说一张房卡说明不了什么。就算是有第三者,问问方茹也没坏处,毕竟做妻子的对这种事会很敏感。”


第二天大家各忙各的。展昭和白玉堂来到医院,方茹这次虽然没有再哭晕过去,可却是一脸麻木,什么也不肯说。两人无奈,只好无功而返。


下午,大家都陆续回来了。张龙先做了汇报,“展队,死者的经济状况与收入基本吻合,没什么可疑。据他的亲戚朋友说,这个人为人谦和,也没和谁结下过仇怨。至于生活作风方面,都一致说他和妻子感情稳定,没听说过他有外遇对象。”


接着是赵虎,“他的通讯录上的人都没什么可疑。少数几个女性要么是客户,要么是亲属。手机通话记录最多的是一个叫李杰的人,经查是他的私人助理,哦,男性,因此也不算奇怪。”


然后是马汗,“展队,据吴晓的同事们说,他处世很有一套,口碑很好,上司下属都对他没什么意见。而且他对女职员一向敬而远之,从没有太亲密的举动,因此就算真的有第三者存在,也不会是公司里的人。”展昭皱眉,“就是都没有收获了?”马汗挠挠头,“若说唯一一个有点可疑的就是他的私人助理了。”


展昭忙问:“怎么个可疑法?”马汗说:“此人名叫李杰,是吴晓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师弟,据说是在招聘会上认识的,被吴晓招进公司做助理,不过他们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李杰经常顶撞吴晓,可是吴很大度,从不与他计较。也有人看不过去提醒吴管教下属,可吴只是一笑置之。但最近几天,有人听见他们在吴的办公室里有过激烈的争吵。不过总不会因为跟上司吵个嘴就杀人吧?所以我觉得这条线索没什么大用。”


白玉堂在旁边冷眼旁观了半天,终于忍不住说:“王朝都在那偷笑了半天了,说吧!又卖地什么关子?”王朝一挑大拇指,“高!不愧是嫂子,果然有展队的风范!别踹别踹,我说我说!其实我在他办公桌的抽屉里发现了这个!”众人围过来一瞧,是个红色的锦盒和一张生日卡。打开锦盒,里面是枚戒指,上面的钻石足有两克拉。再看那生日卡上写着“赠与我的挚爱”,落款是“晓”。


展昭深吸了一口气,“看来第三者的存在已经可以确定了。大家再接再厉继续寻找这个人!这个人也很有可能复制吴晓的钥匙进入吴家作案!王朝,马上给宏峰集团人事部经理打电话,问问他们公司有没有女职员最近过生日的。”白玉堂那边拿着装戒指的证物袋翻过来掉过去地看,还在自己手指上比了比。展昭笑了,“怎么,喜欢?等闲下来我也去给你买一个!”白玉堂没理他,自言自语地嘟囔,“你们不觉得这枚戒指的指围太大了吗?为什么你们只调查死者的女同事呢?” 


展昭猛然醒悟,一拍巴掌,“王朝,问宏峰集团所有的职员的生日,尤其是那个李杰!”王朝不明所以,张龙拍了他一巴掌,“你傻呀!那个第三者不一定就非得是女的呀!”王朝恍然大悟,跑去打电话了。


不一会儿,这小子就一脸兴奋地说:“展队,您真是找了个贤内助哇!果然不出嫂子所料,全公司在最近一周内过生日的总共有七人,和吴晓有直接业务接触的只有两人,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欧巴桑,另一个就是这个李杰了。他的生日恰好就在今天!”展昭猛地站起来,“走,去拜访一下这个李杰!”王朝却说:“展队别忙!这个李杰据说因为生病请了三天假,没上班儿!不过你别急,我问了他家的地址了。”


展昭笑了,“你小子会办事儿!这样吧,你们都别跟着我了,玉堂,跟我跑一趟。咱们一起去,有的话也许好问点儿。”白玉堂“哼”了一声,“不急的话你先等我五分钟,我要好好蹂→_→


  


  躏一下你这个嘴上没把门儿的属下!”


“啊啊嗷!队长,管好你老婆!”


“唉!没法子,管不了哇!兄弟,你受苦啦!”

若说对于李杰和吴晓的关系本来还只是报以猜疑的态度,见到他本人之后,两人心里就基本确定他们的确是情人关系了。李杰的样子比方茹好不到哪去,甚至更遭。得知来人是负责吴晓案子的警→_→


  


  察后,他把两人让进屋里,冷冷地说:“有什么话,问吧!”


展昭略一思考,决定开门见山,“你不只是吴晓的私人助理,还是他的秘密情人吧?”李杰浑身一颤,愣愣地盯着展昭看了半晌,突然惨笑着说:“你怎么知道的?”展昭从兜里掏出那个锦盒和贺卡,“我想,这是他送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李杰看着展昭手里的东西,眼泪再也止不住,挺大个男人孩子般嚎啕大哭起来,直哭得气梗声噎。展昭也不劝他,让他尽情地哭了个够。倒是白玉堂看不过去,跑到卫生间去给他投了块湿毛巾让他擦脸。只是卫生间的灯坏了,白玉堂出来时看不清,差点被门口的拖把绊倒。




李杰的情绪渐渐缓和了,接过毛巾去说声“谢谢”,又不好意思地解释,“灯坏了有两天了,那种等我不会弄,都是他------”说到这又要忍不住,忙深吸了口气,慢慢开口,“我们在一起两年了。前两天,他突然说要和他老婆把话说清楚,离婚,跟我在一起。我不肯,我不想破坏他的家庭,更不想影响他的前途。为此我们还大吵了一架。可他说,离婚只会伤害他老婆一个人,而且是暂时的。继续这样下却去是伤害我们三个人一生。他真的再也不想继续那没有感情的婚姻了。我觉得有道理,就答应了。哪知道------”说完再也忍不住,却没有放声,只是默默流泪。


展昭和白玉堂很快就告辞了。没有直接的证据,他们还不能抓人。回到警局把情况一说,大家七嘴八舌地分析开了。有的说方茹的嫌疑大。“一听老公要跟自己离婚和小三儿双宿双→_→


  


  飞,她能不生气吗?所以就痛下杀手!”有的认为李杰更有可能。“说吴晓准备和老婆离婚只是他的一面之词,死无对证嘛!再说啦,女人杀人一般就下下毒什么的。玩儿电,还是男人在行!”有的还认为嫌疑人可能另有其人。“听你们描述,这两人的悲伤都不像是假装的,难道还有什么漏掉的地方?”


展昭最后止住了大家。“好了咱们都别在这瞎猜了,继续搜集证据,现在我开始分派任务!”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