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玄膑/架空玄幻】沙场征道王者歌-4-5 by:firefish

第四章-5


“主人,能否容温翘说一句?”

“嗯?”

“无论大太子是怎样的人。这封信,对他来说,语气都太强硬了。”

直接或是强硬,王族的人都宁愿选择后者。“如果这样的语气,大太子都能接受,温翘认为,主人还是应该杀了他。”

玄嚣闻言,想了想:“且看他的答复吧。”

“是。”

 

若叶温翘依言找到玄膑的时候,玄膑还没有去看过黑后。

这是玄嚣和若叶之间,不必交代就能相通的心意。

但令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当温翘到的时候,玄崉居然在玄膑的殿里。

 

玄离已经回去了。但玄崉的存在,却足够令若叶吃惊。

空荡的大殿上,再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玄膑双手按着拐杖站着,玄崉靠着立柱。

 

“若叶温翘见过大太子、十六皇子。”单膝跪地的礼节,在记忆中,也许已是这殿上许久未曾发生过的动作。

但若叶温翘却做得自然。不是因为他胆怯,而是因为玄膑的姿态,表明他已知晓了一切。

战争之中,没有什么比没有秘密更为值得重视的了。

 

玄崉轻轻哼了一声。

“起来吧。”玄膑则仍然不温不火的样子,略有些不稳的脚步,慢慢走近若叶温翘。扶他起身,坐下,然后自己和玄崉也坐了下来。

“信给我吧。”

若叶温翘将信给到玄膑的手上,看着玄膑打开,看信。

玄崉也扫了一眼。

玄膑看完信,将信放下。自己也提笔写了一封信给玄嚣。

大致意思是,非常感谢玄嚣的周璇,自己真的不想要再参加任何一个兄弟的葬礼了。

诸位兄弟之中,只有他一人,有能可疗伤的木精灵之力。虽然没能帮到任何一个兄弟,但舍之终归心有余悸。众兄弟之中,武功高强的有之,武功一般的亦有之,希望玄嚣以后可能的话,能够有所照料,这样,他便也没什么可担忧的了。

他将信写完,交给若叶温翘。

“我等下给母后请过安,告知她此事,就将木精灵的力量还她。”

玄崉不开心地瞪了若叶温翘一眼:“哎,那个谁。老十八说话可要算话呐。”

“回十六皇子,十八太子治军有规定的,凡是军中百夫长以上的人说的话,一定都是要兑现的。如果不兑现,就是违反军纪,是要杀头的。他自己也不例外。”

“不例外么。让头发替自己头被砍之类的,也是不要紧啦。”

“请十六皇子莫要污蔑十八太子。”

“我……”

“十六弟。”玄膑拍了拍要跟若叶温翘吵起来的玄崉,“我相信十八弟。步华黎,送十六皇子回去。”

“干嘛赶我走?”

“你先回去。明天再来看吾,好吗?”

玄崉眨眨眼,微微扁了嘴。“你真的要放弃木精灵的力量啊?”

玄膑笑笑:“本来也不是吾的。”

“那不一样么。”玄崉想了想,“要不然让玄嚣再跟那些精灵商量商量。”玄崉刻意将“精灵”两字读得重了些,“干脆他退兵,我们和精灵族继续两不相欠,好不好?反正现在我们生活都够了。再打也没什么意思咯。”

玄膑推推他:“别再乱说了,回去吧。”玄崉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玄膑叫来的步华黎拉走了。

 

玄崉走后,玄膑便和若叶温翘一起动身黑后那处。

一路上两人各自安静着,行了大半段路,若叶温翘才道:“大太子怕吾对十六皇子不利?”

“想对他不利的人很多。但是至今都没有人成功过。”

“所以大太子是在做戏给十六皇子看。”

玄膑翠金色的眼瞳一深,微微晃动的额饰昭示着心思:“你错了。吾在阻止的人,是你。”

“哦?”

“玄幻死了,神在在死了,玄震也死了。你认为,玄嚣是真的事前完全没有想到,还是他只是放任事情的发生?”

“恩?”这是挑拨吗?若叶温翘皱了皱眉头,“我不明白大太子的意思。”

“他杀人,一定要在事先,和别的人谋划吗?如果不需要,玄崉能防范他吗?如果不能,玄崉为什么还能活着?”

“主人不是好杀之人。”

“吾信。”玄膑说完二字,不再继续说下去。

若叶温翘才将他的话串联到一起,明白对方要告诉他的是。玄嚣不是好杀之人,但也不是重情之人。他不杀玄崉,是认为没有必要杀,或是日后还有作用。不管是哪一种,他若叶温翘刚才若是动了手,都会引起玄嚣的不悦。

 

——所以。

玄膑不是不明白玄嚣的逼迫。

眼看就要接近鳯泉宫。若叶温翘拦住了玄膑。“既然知道他是为了削弱你,为什么你要答应他?”

“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

“那么我问得更加直接一些。”额前的鹰翼贴着说话人坚毅的眼神,“大太子,我该让十八太子防备你吗?一个能够将事情看的如此透彻的人,为何却要摆出姿态,示弱于人?”

玄膑闻言沉默了一会儿,苦笑:“我有不答应的立场吗?”

如果玄膑不答应,玄嚣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杀死玄崉,再杀天罗子和其他他看不顺眼的皇子,让流言都指向玄膑。到时候杀玄膑甚至不需要他玄嚣的手。

“但是吾还是想你提醒他,以后莫如此做法了。强极则辱。另外,如果他愿意,吾也希望他莫再对外征战了,现在森狱的环境,人民已经能够过得很好,我们人口不多,再多的土地,除了增加心理上的满足感,其实既用不到,也看不到。而且现在外面的反对声音这么大,素还真等人也并不易与,他不会每次都能取得胜利。”

“这些话,你该自己对他讲。”

“吾讲,他会听吗?”

“吾不是策师,同样没立场。”

“如果你能将吾的话听进去,自然能有让他接受的办法。不是吗?”

若叶温翘“嗯?”了一声。确实,玄膑说得没错。但这也许也是玄嚣认为他懦弱的原因。未谋成,先谋败。为何认为自己会失败?这根本是毫无道理的事情。他们战至现在,始终一帆风顺。若不是因为和玄灭之间的斗争,根本不会出现如今的牺牲。

但战争的危机,常常也是在一帆风顺的时候埋下的。

 

 

“好了,我们走吧。”

玄膑抬脚刚想走,却被若叶温翘拦住。“你认为玄嚣这样做,对他自己不利?”

“他这样做,只想到能够逼迫吾就范。但他有没有想过,若是吾就范之后,还是有皇子遇害,人们会怎样说他?

如果事情真的就此结束,那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吾不会怪他。但是他想让事情就此结束吗?”

如果有人利用这一些,那玄嚣是自己白白给了别人机会了。

 

若叶温翘闻言,就是轻轻一皱眉。但事已至此,这件事就算玄嚣的决定不对,也是要走下去的。

他放下拦住玄膑的手。

“走吧。”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