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玄膑/架空玄幻】沙场征道王者歌-4-4 by:firefish

  第四章-4


  

“啊……”玄膑叹息了一声,“可悲的权利斗争。”

“大哥,我不想田螺死,你能保护他吗?”

“吾……你觉得我可以?”

“恩!”少年毫不犹豫的点头。

玄膑点点头——自己送上来的十六弟,他当然不会拒之门外。

这样一句话,也不知道是在骗别人,还是骗自己。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你以后不要这样跑出来,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的。”

“没关系。”少年的眼眉笑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告诉大哥很有安全感。”

玄膑无奈:“不是说吾。你都知道自己的能力。和天罗子玩也罢了,吾是太子,你要来吾这里,玄嚣该生气了。”

“他啊。”玄崉挠挠下巴,想了一会儿,最后一扁嘴,“不喜欢他。让他生气好了。”


玄膑一下子感觉喉咙里卡了什么似的,找不到话说。

——大概是自己的猜忌之心已经太重了吧,竟被眼前人简单的一句情绪抒发说到不知所措。


“呃……”玄膑憋了一会儿,“吾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啦。”玄崉伸手拍拍玄膑,然后一只手指,指上了玄膑的眉头,“不要老是皱着眉头,这样会老得快哦。

大哥不用担心我,都这么多年了,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再讲,谁要是对付我,万一失败了,就是自己找倒霉么。玄嚣都没有这么笨的啦。”

说着,少年想了想,忽然脸色又有些难过起来,“不过其实有时候这个能力确实也没多少用,我都梦见玄震皇兄的事情,结果还是没来得及阻止。”

玄膑伸手摸摸玄崉的头:“不怪你。”

玄崉眨了眨大大眼睛。突然伸手给了玄膑一个熊抱:“大哥最好了。”

“……”玄膑愣住。

玄离看了会儿,侧头,偷笑。


其实,这才是兄弟之间该有的样子吧。

看够了玄膑不知所措的样子,玄离才拉了拉玄崉:“大哥的病刚刚才好,让他多休息一会儿。他这两天为了玄灭玄嚣的事情够伤神的了。”

玄崉挠挠头。转过来看玄离:“那要怎么办?”想了想,再转回去看玄膑,“大哥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吗?我可以睡觉前想着它,然后就能梦到了。”

玄膑伸手为玄崉理了理刚才他因为蹭到自己身上,所以乱了的头发:“你好好的,大哥就高兴了。不用你想什么。”

“这样啊……”玄崉想了一会儿,“那我们晚饭吃什么?”

“你定就好。对了,既然来了,今晚就留下吧。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路上,明天跟吾一起回去。”

玄崉拍手。“好啊好啊。”

玄膑笑:“跟个小孩子似的。”


玄崉开开心心的跟着玄离去开房间。

房间就在玄离隔壁。玄崉没什么行李,也没带手下。玄离让自己身边的血荆月带他去逛逛,看有什么想吃的地方,再来通知他和玄膑。然后自己回去玄膑处。

他觉得玄膑的思考能力是不是被玄崉带跑偏了:“大哥,让玄崉留下不妥当吧。”

“他已经来了。你认为瞒得住吗?”

“这……”

玄膑侧头看玄离:“吾因为黑后的关系,不敢培养身边的人。这使得吾无法很快的得知外界的信息。也所以,吾必须要和黑后走得够近,让她告诉我一些事情。你呢?虽然无心权位,但是对十六弟,你难道不会特别的关注?你眼中的玄嚣呢?你觉得他是会放任吾,还是放任十六弟?”

这尔虞我诈的皇室,没有谁身边没有谁的人,问题只是,谁的人,能够得到更接近真实的讯息来立于不败。

玄离想了想,点头。“所以,如果玄嚣两边都有可能派人,至少有一边获得消息的可能性就非常大。这种时候,遮掩,反而更让人怀疑。”

玄膑站起来:“如果吾企图暗中送十六弟回去,玄嚣只会更加防范和想杀吾。吾不希望这样。”

“那大哥认为十六弟的话可信吗?”

“我们能肯定,有一部分是真的。但最厉害的谎言,总是只隐藏在这些真实当中。”玄膑走到窗边,静静看烧红的天际,“不过其他的都不要紧,玄崉的梦,我会找时间告诉母后。这件事情,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去做。”

对人的善用,是雄图霸业的启航。真正的王者,不须摆布手下,却会有人自愿跟着他的脚步,为他谋划。


然而他玄膑身边可以信任的人,还远远没有到他敢于正面同黑后或是玄嚣较量的时候。

但如果退让比直面更危险,他会选择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应对的方式。

而这之中最重要的,就是身边的人。

王图不是赌途,他没有多少人可以去输。


*  *  *


旷寂的玄嚣殿上,当玄嚣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只是轻轻的放下了手边的酒杯。

良久,玄嚣转身写了一封信,写完后将他交给身边的若叶温翘。“你明日去回去一趟,将这封信交给大哥。”

若叶温翘接过了信,疑惑地看玄嚣。

玄嚣信中的内容很简单,却也很无理。只有简单的几个字:“玄嚣今日与精灵族有晤,约定,若大哥自废木精灵之力,并且森狱对外征战不伤害无辜平民,它们就不再伤害我森狱王族众兄弟。玄嚣也将继续为森狱开疆辟土,直到父亲归来之日。”


银发的少年微微眯起那双好看的蓝眼睛,对自己的行为解释道:“你认为,这封信,十六哥会梦到吗?”

“主上的意思是,如果十六皇子梦到了这封信。那么所有的皇子都会认为,大太子应当放弃木精灵的力量?”

坐上少年轻轻一笑:“不仅如此。我的那些兄弟都不是傻子。但是人总是以自己的性命为最重要。如果他真的废去自己木精灵的力量。那吾放他一条活路,也没什么不可。

不然……呵……”俊美的脸上,突然有点一点的怅然,又有一些明媚,“大哥,我是真的不想杀你啊……”


森狱王室兄弟之间的所谓亲情,不过是装点门面的逢场作戏。

年龄长一些的兄弟,或许还有少不更事的年岁。但他玄嚣却出生在玄膑废足之后。那件事之后,森狱王族在没有什么所谓的情意,剩下的,只有虚情假意的尔虞我诈和你争我夺刀光剑影。


也许是太缺乏了。他始终忘不了那天,玄膑救他的样子。

他不明白玄膑为何要救他。但他确确实实看到对方想要救他,毫不保留。

那如同黑暗里的一点幽光,亮的令他睁不开眼。王图霸业的卧榻之旁,不容他人之位。但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让那王座,不是冰冷的只有血腥和兵戎。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