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生子】上邪番外之成双-15 by:firefish

十五满堂

 

云上果然不负展昭所望,加上展昭轻功卓越,一出一刻,就追上了自己的哥哥。

龙云凤感到身后展昭追到,知道再走无益,便停下了身。看到两个小孩一边一个,又哭又笑,立即猜到了其中的缘由。

“呵呵,想不到,这一对,竟然还有此灵犀。”

展昭欠了欠身:“龙前辈,还请将犬子奉还。展某代内子应了你同她之战便是。届时展昭也必不出手干预,前辈看这样可好。”

龙云凤被展昭一句话说中心思,倒是一愣。“哼,算你识趣。不过,我听说御猫狡猾得紧,你得同我立个字据。应我同令阃于庆历三年二月初一之战。由你担保,旁人包括你南侠在内,绝不干预。我同丁月华一战,一战定胜负,刀剑无眼,生死各安天命。”

 

展昭一一应下。这时候白云生等已经追到,看展昭应下,不由担心。“展叔,这个,婶婶的身子还没大好呢。”

展昭无奈的摇头:“前辈手上攥着云骥。就算我不应,想必前辈也不能答应。”

龙云凤冷笑一声。“你倒是明白人。”

展昭颔首:“那龙前辈,晚辈随身未带笔墨。不如这样,云上离不了云骥。云生,你回去拿了笔墨来,我在此写了,以字据换云骥,可好?”

 

龙云凤听展昭说的有理,考虑得也周全。并未要她跟回开封府,也就不可能在府中设下埋伏算计她,可见他的举动确实出自真诚。想来是儿子在自己手中,到底爱子心切,失了心机。“哼,看你有几分诚意。算啦,南侠展昭一诺千金,既然你说了,姑奶奶信你一次何妨。不过我可告诉你,若是你反悔,我有办法夺这小娃第一次,自然也有办法夺他第二次。下次我还会记得两个一起抱走。”

展昭再次欠身:“展昭自不会反悔的。多谢前辈信任。”

说着,将云上交给白云生。“不过展某也有个条件。”

龙云凤柳眉一挑:“哦?”

“展某希望,前辈同内子一战,不论胜败,希望都不要公诸江湖。毕竟内子也是爱面子之人。”

龙云凤同丁月华一战,本也是意气之争,对展昭的这一要求自然无有异议,便一口答应了。“这没有问题。”

“展昭谢过前辈。”

说着,他走到龙云凤身前,将云骥抱了过来。

龙云凤看着展昭将云骥抱走,竟然还有些舍不得:“展昭啊,你还真别说,你这小娃儿,还真可爱得紧。”

展昭听人称赞自己的孩儿,当然也是高兴的,由心一笑:“托前辈的福。也要多谢前辈在内子有孕期间,非但不曾为难,还曾出手相助。”

龙云凤轻轻哼了一声,终于还是将孩子送了回去。

 

哪知,她刚要离开,却看展昭将云骥交给刘士杰。邵环杰、刘士杰、白云生先行离开,展昭却没有走。

这让她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妥。“南侠还有何赐教?”

展昭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龙前辈请稍留步。晚辈也想向前辈讨教几招。”

“你?——”龙云凤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展昭的套在这里。他不在那一天干预,不可以让丁月华失约,但是他可以让她失约。这样一想,不禁怒从心起。“姓展的,你也欺人太甚!你当真以为姑奶奶怕你么?”

“晚辈不敢,晚辈只是向前辈讨教几招罢了。内子剖腹取子,两月不足养复精锐。展某身为人夫,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受于劣势。还请前辈赐教——”

展昭给出了理由,龙云凤若不想展昭出招,本可将约期延后。但这样一来,显得她飞天小魔女似是怕了他南侠展昭。

好歹她也是个前辈,怎能受如此屈辱。想着,娇叱一声:“好个展昭!吃你姑奶奶一剑!”

说着,长剑轻啸一声,直奔展昭而到。

展昭不敢怠慢,侧身让过一招,凝神同龙云凤打将起来。他这次目的其实之求多耗去龙云凤的内力,并不求重伤她或者击败她。毕竟她想同“丁月华”一战已久,若是不叫她偿愿,恐怕真的是日日不得安宁。但是白玉堂身子欠佳也是事实,又经年不曾好好调养内息。若是同现在全盛的龙云凤交战,还要掩饰身手,恐怕难免就要落败。龙云凤性子古怪,保不好就会起杀心。所以他还是要求个万全。

 

他这两年感到自己内力精进颇速,虽不甚明白原因,但想必同他与白玉堂同习的归元真经有关。因此年来,与人比武时候,也越见底气充足。但他素来慎重,且龙云凤江湖成名已久。

 

两人都知道对方不凡,因此初时攻防都甚为谨慎,一招一式。

展昭拿出一套少林穿云手,一轮一轮的和龙云凤对。他倚仗自己内力纯尽深厚,竟自不出剑,没没掌风逼到龙云凤剑上,都叫对方不得不凝内功相抗。长剑受力,作用到龙云凤身上,反而要她更多的气力控制下来。使得手持兵刃的一方,反而成了弱势。

不出五十招,龙云凤就知道不能如此下去,手上招式一变,一套凤鸣剑法展将开来。这剑法招式花哨,剑身变化极快。远观之下,剑影犹如一只冲天彩凤,剑身颤动,鸣起金锐之声,好似翠鸟鸣叫,顾称凤鸣剑法。

这套剑法由于招式变化迅捷,展昭不敢再以肉掌相敌,便将巨阙抽了出来。巨阙虽不如湛卢锋锐,却适合展昭的沉稳大气,内力随着剑身涤荡开来,竟是将龙云凤的快剑光芒生生压制下来。

但是龙玉凤江湖阅历丰富,一看便知道展昭的功夫确实是高于自己。而且展昭不胜在招式,不胜在心法,全凭一种真纯内力和兵来将挡的沉着随性。心中既惊诧,嫉妒,也十分佩服。“想不到此人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返璞归真的上乘武功。”

却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她手下已经慢了。展昭抓到这一机会,长剑一挑,“砰”一声正击在龙云凤的剑上。

龙云凤手上吃不住劲,蹬蹬倒退了三步。持剑的手虎口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竟然是展昭一力震伤了她的手上经。不过看展昭的神色,这一击已然留情。这令龙玉凤又羞又怒。

“好你个展昭!”

 

展昭一击得手,便即收手。“前辈承让。”

 

龙云凤哼了一声。心中也算彻底明白了展昭的意思。日后她同丁月华比武,便算是胜了只怕也不好真下狠手。

老天实在有点不公平,怎么好事好人都让这对夫妻占全了。

想着,龙云凤也不再多说。只留下一句:“那希望御猫大人言而有信。来年二月初一,我在白云观恭候令阃大架。”

“晚辈恭送前辈。”

 

目送着龙云凤离去,展昭深深呼出一口气。

飞天小魔女的脾气太难捉摸,他虽然看似处处先手,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抱着云上追云骥的时候,他心中有多害怕。毕竟孩子在对方手上,他就要投鼠忌器。又后来,他用剑重震对方手上经脉,龙云凤那时候若真发脾气,他和白玉堂虽然不惧对方,毕竟那两个小的不能日日都在身边,保不好就有个三长两短。

 

好在龙云凤本性不恶。

 

想着转身往开封府回去了。

 

白玉堂知道龙云凤抢了云骥,到底还是有些焦急。公孙策冲进来禁止他出去吹风,他只能在房间里蒸蚂蚁。

心中七上八下的,想着那到底是自己折腾了八个多月,辛辛苦苦生出来的。虽然“生”这个过程他其实一点贡献都没做。不过怎么说,虽然嘴上不承认,他也知道其实展昭很珍惜云骥,他也对云骥抱着很多期望。到底也是他们衣钵的传承。

也只有这时候,他才真正承认,那两个的确是从他肚子里出来的,是和他还有展昭血脉相承的存在。

 

就这么转悠了约有半个时辰,白云生和刘士杰终于抱着两个孩子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他于是也不顾形象的把云骥抱过来好好“亲昵”了一番。

顺带捏捏对方的小鼻子,亲亲对方柔嫩的小脸。——光滑粉嫩。“比你爹可爱多了。”

 

公孙策提示性的咳嗽了两声。白玉堂自知失态,这才有所收敛。可说是收敛,依旧是抱着小云骥不肯放手。

小云上大约是感到了“娘亲”的偏心,依依呀呀的在白云生怀中挣扎这也要过来。

屋子里还有一个小展翊听到这声音,也不安分的睁开眼睛挣扎着要从小床上爬过来。刘士杰怕他跌下来,于是也过去抱了过来。

“兄弟”三人很快就把白玉堂给围满了。

展昭推门进来,正看到这一幕。

白玉堂脸上难得泛起柔和祥爱的光彩,将他面部的线条都柔和起来,顺着夕阳,竟是恍若谪仙。

 

白玉堂听到开门声,不由抬头去看展昭。那人风尘仆仆,背着夕阳,脸上挂着莫名甜蜜的笑意,令他不由一怔。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看起来真的像个保姆了。不由又憋气起来。

“你儿子们闹死了,过来抱走。我要清闲一下。”

 

众人不知何时,已经自觉的退出去了。展昭笑着走过去。却也不理会白玉堂的别扭,轻轻在他颊上落了一个吻。

 

 

儿孙满堂,与子成双。

这日子,叫人羡慕嫉妒,其实一点不过分。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