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霹雳/玄膑/架空玄幻】沙场征道王者歌-1 by:firefish

【霹雳/玄膑/架空玄幻】沙场征道王者歌


前言:

想要写点什么,纪念玄膑这个角色。

算是架空吧-v-




【楔子 森狱】


【森狱】,是这片大地上,最为广阔却贫瘠的地方。

常年不见日光的地理和雨量稀少的气候,使得那里植被稀荒,生灵寂寥。

就像是地狱生长到了人间,阴霾笼罩,森冷荒芜。

人们因此称之为——森狱。


很多很多年以前,这里是其他种族流放罪犯、惩罚恶人之所。

流放到森狱,是一种比缢首、车裂和腰斩都更为残酷的刑罚。因为

没有人知道,在那里面,会有什么在等待着去到其中的人。


进入森狱的人,从没有活着走出来的先例。



于是,谁都不知道,就是在这样一片土地上,栖息着传说中的“五大精灵”————



精灵,相传是在远古开天时候,吸纳了天地裂隙中宇宙精华而成的生灵。五大精灵各自集结了天地创始的五大元素:金、木、火、水、土中的一种,彼此相生,彼此制衡。

而森狱,则是远古开天时候,天地缝合的裂隙。五大精灵聚集于此,保护世人,不会被这处可怕的缝隙吞噬。

同时,它们更以自己的力量同进入到森狱的人们做交换,以换取他们留在森狱之内,缝补裂隙。


【以神之名,化吾天地之精,赐汝永生。

以神之名,定自获得永生之力起,以修补天地之隙为使命。

不达此命,不离此境。

违者,不存天地。

五行·缔约。】


这契约在双方吟唱出口的一瞬,便会结造出亘古绵长的生命。

于是,进入到森狱的人,虽然生活环境严苛,却能够在即使不见阳光的地方,也长生而不老。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忍受不住食物匮乏、暗无天日、人迹罕至的折磨,疯了、逃了、自杀了。由于和精灵之间的约定,逃离森狱的人,化成了灰烟。而疯了的人也多数因为无人看管,最终走入了一些不该去到的地方,再也没有回来。

存活下来的人,依旧寥寥无几。


修补工序进行得十分缓慢。


但不管经历了多么漫长的岁月,天地被补全的这一天,终究是到来了。


约定的束缚解除、阳光也向这片土地洒落。


虽然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这片土地,仍是世上最贫瘠、阴暗的角落,但世代留存下来的不死的人们,终于得见天日。

他们选择在这片土地上继续居住下去。

并开始繁衍生息。


他们的孩子中,虽然大部分都只是遵循自然生老病死规律的普通人,但也会有这么一小部分,从父亲或者母亲身上继承到不老的精灵力量。而那些被子嗣继承了力量的父母,会很快的老去、死亡。

人们慢慢的发现,那些孩子之所以能够在出生时就继承父母一方的力量,是因为他们对那力量,有着比自己的父亲或母亲更好的控制力。


人们希望精灵能够再次赐予那些被夺去力量的父母精灵之力,来保住性命。但曾经帮助过这些人们的精灵,却残酷地拒绝了。这种力量,本只是当初约定的一个部分。精灵既然不再对人类有所求,自然也就没有再赐予人类力量的理由。而且,只有万物遵循生与死的循环,天地才可供给万物生存的资源。


可是贪婪的人们,不会去想要懂得这样的问题。他们开始建立自己队伍,捕捉和猎杀精灵,企图交换更多的力量。

逐渐的,他们有了自己的制度和国家,给自己王权的归属者起了一个称谓——阎王。




【第一章 王嗣之长】


在同捕杀精灵,建立王朝的进程中,森狱之人,和精灵终于也慢慢形成了一种互不往来也互不侵犯的平衡。人们,开始回到正常的生息。

总有一部分人,获得精灵的力量,能够利用自然的力量,做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另一部分人,则像在外界的普通人那样,正常的生活。


那些获得精灵力量的,有些会因此而不敢成家生子。

反是那些普通人,过得更加平坦安逸。

他们虽然在森狱是平凡人,但相比外界的人,却已是身强体壮,寿命绵长。由于接近精灵,对自然也多少有些感应,若是去到外界,已是十分优秀的人群。


阎王登基后,制定了一系列的法规和条例,让各人的长处得以发挥,并时而隐藏身份,出去同外界人通商,来补充土地贫瘠带来的物资匮乏。

不到十年,森狱便呈现出了欣欣向荣之态。


阎王有十八个孩子,每一个都继承了母亲的精灵之力。所以,也就都没有母亲。

皇族有专门的女官抚养和教导这些孩子。

人们都说,阎王能力卓越,所以他的孩子,总是能比自己的母亲都更好的融合精灵的力量。


直到,阎王的第十九子降生。


阎王小儿子,天罗子的母亲并没有死,反而是阎王感到身体有些违和,但两人的力量却都没有被孩子继承。所以人们大多数认为孩子的母亲,森狱三大名医之一的逸冬青,可能拥有和阎王差不多的精灵之力。而他们的孩子,无法夺得两人中任何一人的力量,只有成为普通人的命运了。


此事已是特别,更令人感到费解的,却是阎王突来的病情。

阎王似乎也有些担心。按理,继承精灵之力的人,身体机能不会老化,又有精灵之力护体,没有特殊原因,不会生病。但谁也不知道这不老的力量究竟能够维持多久。说不定,这是他身体老化的一种表现。

为此,他从子嗣中,选出了四名“太子”,让他们公平竞逐,以选拔出最适合作为下一任王的人。

这四个人分别是:长子玄膑,四子玄同,九子玄灭和十八子玄嚣。


一时之间,森狱王室隐隐有了人心浮动之象。

毕竟,拥有精灵力量的人无缘无故生病的事情,还从未发生过。森狱之内,有比阎王更早接受精灵之力的人,都还好好的活着,没道理阎王先病了。

加上阎王的反应,就不由不让人怀疑这件事,别有阴谋了。


森狱之中,重囚犯居多,也不乏一些因为权利斗争失败而被流放来此的能人异士。

当今的阎王,就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人。允文允武,洞查先机。在外界时候,杀伐决断,所向披靡,只可惜,一身孤傲,竟栽在心爱的女人身上。

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其令人唏嘘,却也何其容易让人变得无情和残忍。

他是森狱唯一一个,主动逃入,而不是被流放入来的人。

而他称王森狱之路,也是斗争、血腥、谋断和个人魅力的最好证明。他称王的那一刻起,森狱之中,再没有怀疑他的能力,质疑他的判断。


任何一个经历过王族斗争的人都明白,权利是令人迷醉的毒。纵然没有金钱和美女,佳酿和响玩,那种号令千万人生杀予夺的快感,也会让人欲罢不能。

想要达到这种地位的人,不希望任何人在他之上,即使是自己的父亲,也不行。

不老的存在,对于阎王的子嗣来说,就好像是攀登权利巅峰中的一道永远跨不过的坎,总会有人,心存臆想。也或许,被谁煽动。


阎王的病。也许,并不是病。


那么这四个太子,究竟是阎王最信任的人,还是阎王最怀疑的人?


众人都知道,阎王很信任八皇子玄离,而八皇子却竟不在名单之中。所以,若说这四个是阎王最信任之人,似乎不像。

但若说是阎王最怀疑之人,又似乎更说不过去。

长子玄膑双膝瘫痪,长年坐在轮椅上,性子平淡得甚至有些懦弱。阎王若真有意外,他作为长子继位可说顺理成章,但行动不便也没有手腕的他,又能在这个位置上做多久呢?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拥有太好的东西却没有守住它的能力的人,就会有性命之忧。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在他的处境下,希望阎王死。

四子玄同倒是天生骨骼清奇,性格沉稳中不乏犀利,才智卓绝,品行一流,大有青出于蓝之势。但他却又是个不折不扣的剑痴,根本对王位毫无兴趣。

这两个人都不像是会被阎王首先怀疑的对象。


那么又或许,这不过是阎王的一记投石问路。不管那个害他之人是不是在四个太子之中,都势必会有所行动。

对手只要动了,就有可能会暴露自己。


帝王之家无亲情。

纵然是这个远离俗尘的森狱,也不能例外。


不论如何,阎王既然开口了,总会有人应和着,摆出竞争继承权的态度。

相比长子玄膑和四子玄同,另外两名太子门前已出现了食客络绎之象。


玄同依旧我行我素。

玄膑意外获得了阎王的特殊照顾。天罗子的母亲逸冬青,被派去为玄膑查看腿疾,并用她木精灵特有的“生”之力量,帮助修复玄膑断失的膝盖骨。



五年后,玄膑已经可以不依靠拐杖行走。虽然一足略跛,但走路的速度基本能和正常人一样。

玄灭和玄嚣各自拉拢了三个皇子,默契地定下了对外扩张森狱版图的竞争途径。

玄同离开了森狱,丝毫没考虑太子这个名号对他的意义和约束。更将原本跟随自己的人,都留在了大哥玄膑的身边。


一日,森狱御医非非想宣布,阎王需要阳光更加充沛的治疗环境,他将与阎王一起,由天路五将保护,离开森狱进行治疗。治疗时间,短则三年,长则五载。期间,森狱的管理,由唯一还活着的王妃,天罗子的母亲,逸冬青代掌。国相千玉屑辅佐。


以此为契机,玄灭、玄嚣针对外界的入侵,次第展开。

由于森狱本身地域广阔、光照和水资源稀少,空气里有着与外界截然不同的菌群,外人想要进攻森狱难如登天;森狱人更能利用森狱原本的土壤和自己精灵的力量,改变被自己占据的土地,使得当地原本的居民无法再在土地上生存,或者被迫迁离,或者患病死去。

再加上同被流放的命运,森狱对外异常团结,普通的离间和刺探之法都对森狱无效。

一时之间,森狱成了周边诸国噩梦般的存在。


玄灭玄嚣只花了两年的时间,就将国土向外扩张了整整五倍。

森狱居民纷纷得以搬迁到阳光普照的住所,对两位太子的呼声也不断高涨。

阎王传回消息,王妃代掌森狱有功,着加封为森狱皇后,号蜕变黑后。


然而,就在这道王召下达的第三天,森狱却收到了一则惊天噩耗——

支持玄嚣的皇子玄幻,战死沙场!



消息一经传出,举国震撼。

玄幻的母亲拥有金精灵的力量,乃是森狱最有名的铸剑师。自身武艺虽称不上绝顶,却也已极为厉害。玄幻能从她身上继承力量,能力之强,可想而知。

战死沙场这样的结局,是森狱人几乎想都没想到过的。


逸冬青立刻命大太子玄膑与八皇子玄离及两千森狱士兵前往前线增援,同时问清事情的缘由,以保皇脉不会再受损伤。


玄膑整兵出发,一路匆匆,行至半路,只见前方一人拦路。

此人一袭黑衣,羽扇小冠,大家都认得出,乃是玄嚣的谋士神在在。


车马停定,还未等玄膑玄离从车内出来,就听神在在道:“四位太子公平争权。大太子此行,恐怕不合适吧。”

虽然只是个谋士,身边也没看再带任何人打手,却开口就是逐客令。

马车里上的玄离就是一皱眉。


反是玄膑,看不出一点不悦的情绪。


玄膑总是如此。在玄离的记忆中,他看到过大哥从扶着墙一步一步颤抖着双足前行。也看到过他最终支持不住地摔倒。他看到过他拄着拐杖站在山巅披风眺望,也看到过他一次又一次到黑后那处请安。一直到,不知何时开始,他发现他的脚步变得沉稳,虽然步伐缓慢,但节奏中,却让他听到了自信的律。

他会本能的不希望这样的大哥被别人轻视。哪怕也会认为,他的情况并不适合继承王位。

想到此,玄离不由冷嗤:“太子竞逐,难道在分晓前,就可以乱了长幼的规矩了吗?”


神在在轻轻一挥羽扇:“非也。正是因为尚有张幼之分,所以大太子的出现,才容易乱了竞争的公平。吾主若是听从大太子之言,便无法按照自己的主张做事,若是不听,却又是乱了长幼恭友的和谐。岂不是叫人为难?”

“军师多虑了。我此去,只做三件事。一者,将玄幻的尸体带回森狱安葬。二者,问明玄幻的死因,希望能够预防森狱再遭受类似的损失。三者,若是需要,留下这些随从的人马,供九皇弟和十八弟差遣。”


“那么大太子是否想过,若是玄幻之死,是因为对手非常强大、对森狱之人有很大的伤害能力。你要怎样做,才可能预防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这……玄膑会希望两位皇弟退兵。”

神在在点头。似乎正是等着玄膑这一句答复:“所以,如果吾主的判断与大太子的不同呢?他是应该听从兄长的安排退兵,还是应该按照自己的判断继续进攻,为十二皇子报仇?支持吾主的另外两位皇子呢?他们又该如何做?大太子可知道,自己将做的事情,会令别人感到非常为难?”

句句紧逼的言语,听来谦恭,实似责难,顺着玄膑的一句回答,乘势而出。


清风吹过,拂起车辕上静立之人肩上靛色的羽饰。让一身绀紫色雍容的太子显得平和而温顺。丝毫未因对方的无理而动气:“开疆扩土,乃是两位皇弟的功勋。是战是退,亦该由两位皇弟来判断。玄膑确实不适合干预,只能提出自己的意见,给诸位前线的皇弟参考。众人若愿意听,玄膑之幸。若是不听,那是玄膑沙场经验不足,或许确实判断的不对。并没有什么兄长安排的意思。

还望军师莫要误会了。”


“哦?”神在在手中羽扇微微一顿。

传言都说,这位森狱的大皇子性格懦弱,唯黑后之命是从。但眼前短短的几句话,却竟是暗藏机锋,不可小觑。第一句看似入他之套,实则顺水推舟,说出了自己欲说之言。第二段对答看似绵软怯懦,实际又是刚柔并济,不卑不亢。

是他多虑了吗?还是黑后叫他如此对答?

“既然有大太子这句话。那吾也就放心了。不知大太子欲先往哪处军寨?吾主命令下臣,若是大太子先去他那儿,便好好接待。”

“玄幻皇弟身在十八弟营中,自然先去十八皇弟处。劳烦军师带路了。”


双方说罢拱手执礼,神在在带路,玄膑回到车内。玄离轻哼了一声,甩袍随着玄膑。

回到车内,玄膑看他:“八弟怎样了?”

玄离仍在不忿:“一个下臣,毫无规矩礼节。大哥你怎可这般不在意。”

“几句话而已,若是在意了,不才是真正高看他了吗。”

“若是不在意,何以立威?”

“威严吗?对在乎的人,彼此尊重就够了。对不在乎的人,对方看中的,无非生死权誉。对吾便不重要。”

玄离不解:“威严,是王者征服天下的权杖,怎可如此轻忽。不在乎一个人的不尊重,就会让其他人也觉得,不尊重这个人也没关系。岂不是会威严扫地?”

“咦~不是还有八弟维护我吗?”

“大哥。”

“呵呵。”

莫名的,玄离觉得玄膑的心情不错。

所以也许,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是,他其实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大哥,活得,很沉重。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