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上邪之蒹葭-39 by:firefish

三十九失荆州

 

 

一众人去往大牢的途中,展昭对一个碰到的捕快陈斌吩咐了一声,叫他派人将林枫生押入病囚房,然后看公孙先生得空的时候给他说一下,让他看看怎么处理好。秦国风简单向众人说明了“九转回笼草”的药性。

它是用九种毒虫或毒药配成的草药,中毒者没有特殊症状,只在脚心留有一条红线。红线自涌泉穴往外延伸,如果透入脚跟就会毒发。毒法前可以用内力控制,但是毒发后就只能用解药解读。若是得不到解药,两个时辰后,毒气攻心,便没的救了。但是由于药引古怪,配方源自天竺,几味草药在中原绝迹已久,所以两个时辰要配制出解药,是绝无可能的。

卢方听了秦国风这一说,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问道:“你们说,那林枫生在这一群人中,最有一技之长,他们会不会就只是对他下药,以防他万一被擒,好不泄露他的家传技艺。”

徐庆大为赞成。他一拍巴掌:“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那可是接着怎么办?”

展昭低头想了想。“那也要去牢中让秦兄看过方好。只是……被大哥这一提点,小弟倒是有些后怕。林枫生刚才所说的事情,不管是真是假,都绝非玩闹。要做这样事情的组织帮派,在京城的势力必然盘根错节。一旦对方得知这些人如今在开封府中,府里近些日子,怕就难有宁日了。”

看展昭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徐庆就觉得这人实在不爽利得很。他挥了挥手中的铜锤:“那有什么打紧,他来一个我打他一个,来两个,爷爷的锤子招呼他们一双!”

“小弟是怕,双拳难敌四手。”展昭的话,其实也只说了一半。他碍于徐庆的面子,不敢说自己更怕对方阵中不乏高手。今天走了的那个蒙面人就是一个,招式虽然稍嫌呆板,可是内力雄浑。还有白玉堂曾经提到的那个给他下蛊之人,据白玉堂所说,也是实力不俗。秦业一的武功亦不算差,更兼用毒一流。但是这几个就都非泛泛,若是对方尚留有实力,那这场阵仗,可要怎么打。

“其实我也有一点不解。”秦国风听着卢方和展昭的话,沉默了一阵,终于皱着眉开口。“‘九转回笼草’并非唐门之物,也非是效力特别。秦业一所知的毒药中,比它有效的药还有很多。他为什么要挑它?”

“或许就是为了防范唐门的人呢?”卢方提出自己的想法。

秦国风摇了摇头。看向展昭:“还记得他今天下午说的话么?我觉得他不会这样做。”

 

边说边走,不知觉间,已经到了监牢门口。展昭白玉堂等出示了腰牌,秦国风和周助有皇上御赐的禁中及开封府行走的信票,展昭又替他们说明了来由,便由狱卒长瞿金虹带着,左钻右拐,到了一片单间的小牢区。

“按照公孙先生的吩咐,都将他们分开关押了。一部分在这里,剩下的二、三号区。”

展昭点点头。“可有听到过他们呼叫什么的?”

瞿金红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没有。”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虽然一直有兄弟们巡逻,但是如果声音很轻,可能会没有听见。”

展昭闻言心中一轻,笑了笑,道:“叫声怎么会是很轻的?劳烦了。”

“诶哟,展大人您可不要这么说,折杀小的。”

 

他们进入牢中,由秦国风逐一验看。剩下的六人中,还有两人也中了‘九转回笼草’,展昭先行止住了两人的血行。才听良久未语的白玉堂缓缓对秦国风问道:“唐门有什么毒药,是发作后不会立死,也有解药,又在发作和死亡之间来不及配置解药的么?”

秦国风想也未想,就答了个有字。

白玉堂续问:“那么那些药,你是不是都有解药?”

秦国风点头。“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总觉得,他若是这样做,岂非连自欺欺人都欺不成了。”

 

白玉堂低下头,遂看了展昭一眼。展昭也思考起来,但是他还是觉得秦国风的说法不乏道理,便问道:“依秦兄之见,这药除了秦业一,还有什么样的人会使用?”

秦国风想了想:“那就要是西域的人了。这药在中原不多见,用起来很划不来。”说着,忽听卢方忽大喊一声:“不好!莫要是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公孙先生那里可没什么人手!”

这一说,直入一语点醒梦中人。怎的那么多自命才智过人的江湖侠客都被方才的胜利和突然的挫败冲昏了头脑,忘记了这一节?!只有白玉堂问出了众人心中潜藏的问题:“大哥,这个问题小弟也想过,只是对方又如何可能将时机把握得如此巧妙。如果说一直潜藏在府内,又如何可能不被发现?”

卢方听了点点头:“是啊……可是不然,怎么解释这些事情呢。”

展昭亦皱起眉头。“莫非他们意在劫走林枫生?但是这还是同五弟刚才的分析一样的道理。这时机岂非更加难以掌握?”

白玉堂立刻想到了刚才离开屋子时候的那股子感觉。他也不等人商议停当,拔腿就往外奔去。临走撂下一下一句:“不管是什么了,我先去看看林枫生的情况,你们去公孙先生那儿。”

秦国风为难地皱了皱眉:“展弟虽止了他们的血行,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不如烦大侠和三侠耗费些精神给他们稍加治疗,展弟一人去看。听你们方才所说,即使是对方高手,当也奈何不得展兄弟。想来一时三刻,他们也召集不得许多人手,否则怕早在路上动手了。”

 

展昭一听秦国风说得很是。点头答应,冲卢方和徐庆抱了抱拳,飞身也朝外冲去。哪知跑到一半,迎面撞到了赶出来的张龙。他的神色有些慌张,一遇到展昭立刻像是溺水人看见了救命稻草:“展大人,可不好了,有两个蒙面的黑衣人来劫陈公公。陈捕快和赵兄弟勉强护卫着,可是他们拿了公孙先生做人质。”

展昭闻言心中咯噔了一声。但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北厢“轰”地发出了火药爆炸之声。紧接着又听有打斗声从偏厅传来。展昭低凝神细辨之下,听出来者只有一人,正和白玉堂交手。那人无论武功内力,都只算得普通,本不是白玉堂对手,只是白玉堂近来状况不佳,又刚伤了右手。心头不知为何,竟是涌起一股冲动要立马飞身过去帮他。也恰巧是在这个时候,听得屋檐上有人娇斥一声:“莫伤我二哥!”却是白影儿的声音。

 

北厢那处双方交手的响动也大了起来。展昭顿了一顿,遂觉得白玉堂那边当是无碍的,便拉了张龙去看偏厅的情况。谁知就是他这一拉之间,便觉掌心一痛,紧接着那火燎般的疼痛迅速的朝上肢走去。他不及细想,内力自然生出,阻断了毒性上延。心思急转之下,已知道是自己大意了没曾提防对方那出神入化的易容之术。随即“啪”地一掌直取对方胸口。这一掌上,展昭使了十成的速度三成的功力,那“张龙”如何应付得了,只“哇”地喷出一口鲜血,闷哼一声,昏死在地上。

 

可也是这么一拍,毒性竟已上走到了肩膀。那毒性太烈,展昭不敢大意,想着那声雷火弹该是韩彰所发,如果是蒋平韩彰齐到,依着陈斌和赵虎能拦下的程度,那边应该不打紧。白玉堂和白影儿那边听声音也已经占了上风,便点了自己的穴道。略微行功探查那究竟是何等类型的毒。他行走江湖,虽然不精于毒药,但是身体多少有些感知。触肤而发的毒,即使药性强烈,毕竟多不如入口或是触及血液发作的来得厉害。再试试,觉得自己能控制得住,便运功将毒气往回逼了一段。

可说来这药也是奇怪,虽然被他的内力逼退,但只要内力稍一回撤,便更汹涌奔腾起来。展昭试了几次想动身,都是如此,无奈之下,只得乖乖盘膝坐下,期待着能找到什么控制毒性的法门。

 

他这边暂且不谈,却说白玉堂赶到之时,正见林枫生被两人从地上扶起。三个衙役倒在血泊之中生死未卜。他暗恨自己一众人等竟都是一刻的自以为是,大意了对方在府中抢人的可能。不过对方动手也确实迅捷非常,竟提前准备周到了,在这短短时间里把握住了时机。他二话不说,朝两人攻去。奈何近日元气大是受损,这一招远不如平日迅捷猛烈,竟被一人举剑架开。另一人带着林枫生窜上围墙。他傲气受挫,不肯出声喊人,原想掠过对方自己去追。哪里知道那挡下他之人亦非弱者,竟三五招内没能奈何得了。这一耽搁的时间,林枫生便被带离,不见了去向。

白影儿虽然适时出现,将与白玉堂交手的一人阻截了下来,让白玉堂去追逃走的两人。可毕竟白影儿经验不足,白玉堂受了憋气竟也思虑不周起来。竟忘了提醒白影儿,要小心对方咬破毒囊自尽。

 

白影儿只来得及看对方双眼一翻,口中白沫大口大口的用处,再一探脉搏,知道已经无救,不得不得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想了想,决意去北厢找蒋平和韩彰。

韩彰蒋平那边远比白玉堂这儿要顺利。假张龙所说的“公孙策被挟持”云云本就是空穴来风。真的张龙和赵虎还有陈斌本就跟那二人打了个不相上下,韩彰一来,又攻了对方个措手不及,所以没费一点多余的功夫就将公孙策和陈琳保护了周全。蒋平两抹小胡子一抖一抖的咳嗽几声,不紧不慢的在两人口里各塞了一颗鹅卵石。——自尽,那是痴心妄想。

 

府里不大不小的混乱了一阵,慢慢安静下来。这才发现不但不见了白玉堂,连展昭都没曾出现,上上下下寻了一遍,这才将还在调息的展昭找到,送了北厢公孙策治下。

公孙策见对方这般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心下暗暗有些吃惊。幸而展昭所中之毒没有什么特别,便叫人用盛了温水的盆子给展昭,令他缓缓将毒逼入水中。这才从韩彰蒋平和白影儿口中得知了他们到来的缘由。

 

原来自那日公孙策暗示包拯,事情可能涉及当年狸猫换太子一案后,韩彰和蒋平便被包拯遣了,去秘密查看了吏部对于刘贤峰当年一事的记录。可是因为不愿惊动太大,故两人并没有走官面上的檄文,而是用了些个江湖上的手段。他们一面白天假称是为了唐州官银被盗一案而来,调阅各个唐州涉案官员的记录,一面暗暗记下档案库内部的结构,以方便晚上进入。终于在八日之后,给他们找到了刘贤峰的档卷。只可惜,显然有人先了他们一步,竟将记录的最后一页给撕了去。他们原想再盘桓几日,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线索,却发现还有两人也在深夜鬼鬼祟祟的潜了进来。翻翻找找,目标最后竟和他们一样,落在刘贤峰的档卷上。他们商量一下,便决意弃了那一库子死物,追了这两个活人。谁想一路竟追回开封府,替公孙策和陈琳解了围。

白影儿则是被白玉堂支了去查那个有可能是给他下了药的师兄。但想来那人也是做贼心虚,竟然在白玉堂离开后不久,就留了封书信,说他害师弟受累,无颜再留下来,要去江湖历练,便不知所踪。她沿路查访了一段,但是线索很快就断了。毕竟是小姑娘没有太多经验,又想着这人海茫茫一时半刻也查不到了,便打算回来问问白玉堂再做打算。无巧不巧,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跟踪两个贼人的蒋平和韩彰,故而结了个伴。

 

三人坐着歇歇脚,喝了些茶水,将事情大致说完,正逢秦国风他们也办完了事情。新被擒下的两人已经交代人押了送入大牢,公孙策想想,觉得对方救此次,意在救走林枫生。竟然不惜为此,多损了三人在开封府,应该是伤了元气,近期当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了。他想着三人赶路辛苦,便着他们先去休息。展昭这时候也去毒去得差不多了,又将他中毒的先后交代了一遍。公孙策听完心中又跳漏了半拍:“想不到这易容之术,竟能如此相似,连展护卫都骗了去。只是那个假张龙,却在哪里,何以没有人看见了?”

展昭闻言低了头,显出愧色来:“是属下疏忽了。原想着这毒能稍微控制住了就叫人,所以那一掌下得不重。后来疗毒的时候,不慎被那人走脱了。”

公孙策想着事情也不能全怪展昭,自己和包拯也是有些低估了对手。便安慰了展昭几句。又问了卢方林枫生审问的情况,听后散了众人去休息,便独自找包拯去了。卢方和徐庆跟着护卫。

 

包拯三年前办理李宸妃一案的时候,事实调查得十分清楚,自然不会相信这会是什么冤假错案。只是对方这样的罪名,栽得却是不小的。要知道事情牵扯了当今天子的身世。他包拯一半也是因此荣殷,如果这推翻了这说法,于国于天纵使说不上什么动荡,但是八王爷和他多少要受牵连。

“公孙先生认为,对方扯这么个幌子,就是为了去了本府顶上这乌纱不成?未免也太大题小做。何况,事实终究是事实,怎能容得他们如此雌黄?”

公孙策点头:“不过这一说,确实能激起皇上心中揣度。这人的心思,一旦起了间隙,就未必能如当初般全然缝合了。”

包拯低头盘算半响。“不如这样,你我还是一道入宫面见圣上,好先将陈公公救获的消息禀告圣上。”

公孙策想着包拯打算得很是,无论对方找了怎样的说辞,现在最主要的都是第一时间让皇上知道这一消息。开封府在当年狸猫换太子的案子上,至少是没存过半点私心的。不能在这磊落的节面上被说坏了去。至于开封府审问出来的事情,那就算有所隐瞒也是府里诸人受伤,不愿叫皇上操心了去,才没有说报的。

 

商议停当了,公孙策便随了包拯,由展昭陪着入了宫。赵祯听了三人的说辞,微微皱起眉头,看来也是喜忧参半。

“王爱卿前些日子回家丁扰。吴太医年前就请假回家照顾老母。包爱卿,你看不如让那个秦国风给看看,具体是个什么病。”

听皇上这样发话,包拯自然遵旨。心里觉得白玉堂那小子果然算计人也是一等一的。

公孙策这时候看赵祯似乎还在等着包拯说什么。心中想着大理寺这事情一出,庞吉难保不会来个恶人先告状。不如还是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只要不将审讯结果说出来,那也是无害的。庞吉不至于傻到把审讯结果都告到皇上这里。

公孙策这一边说还一边装为难。

赵祯却是听说展白两人都受了伤,脸色竟是沉了下来。他虽知道朝堂需要制衡,庞吉近来日益做大的态势,以他现今雄心勃勃之心,总还是看不惯的。“朕知道了,你们且下去吧。看了陈公公的情况,再来同朕说。也让展、白两位爱卿好好养伤。他们护国之心,朕总是很明白的。”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