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上邪之蒹葭-37 by:firefish

三十七擒人

 

展昭拔身待追,却被白玉堂拦了下来。“此人机关阵法不在我之下。你莫追了。”

 

展昭一愣,才想起白玉堂在布置那些禁军的时候,绝不可能没有用到他拿手的奇门遁甲之术。就算他没有想到,公孙策也必然会提醒。如今既然对方能够带人冲入阵中,那么自然是对方也是个中好手了。

 

他扶了白玉堂一把:“你的伤势如何?”

“不知道是什么毒。只是右手有些麻。”白玉堂说着皱了皱眉。

这时候,阵中其他人见首领离去,立刻就没了先前的士气,纷纷也想退开。白玉堂走了几步,低头对一个领头摸样的士兵说了几句。那人一举手中的长枪,吹了声两长一短的口哨。就看两队围在陈琳身边的人散了开来。

那十几个欲待退开的人顿时被陈琳的身影吸引住了。虽然明知有诈,但依旧忍不住想要冒险一试。

有几个动作快的,立刻就扑了过去。展昭看了白玉堂一眼,看白玉堂不知声,知道他必有计较,又看张龙和王朝欲待追人,立刻飘去微微将两人双双拉住。

白玉堂见展昭明白他理解自己心思,不由微微一笑。然后喝了一声“放!”

就见不知何时已经守在周围的白森森的箭弩,铮铮离弦,如冰雹一般向几人射去。那些人多都身在半空,并是全力而发。要在这时候在半空变线,直如天方夜谭。这时机当真是掌握得间不容发,叫人避无可避。只听几声惨呼,那几个人变如筛子般的摔了下来。

 

剩下几人被这一幕吓得一时没了动静,而徐庆和卢方已经绕过弓弩手,到了陈琳身边。

 

白玉堂又喝了一声“合!”

他是声音不响,但是借了内力,周围百余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此般小型军阵,讲求的就是令行禁止。好在禁军素来训练有素,白玉堂的命令又都简单。故尔闻他之言,一众刚才围在陈琳周围的盾甲兵立刻往那群人身后奔了过去。中间几人一没有首领命令,而被白玉堂刚才那一下的威力骇到,竟一时之间不敢动弹。但是他们也非是愚人,眼见若是被围,必然再难脱身。看展昭和白玉堂的意思,必是要生擒己方。一念闪过,两人朝盾甲兵尚未合拢的空隙逃去,还有两人朝白玉堂直奔了过去。

一道笑容再次划过白玉堂嘴角。他哼了一声,冷道:“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拿白爷当软柿子不成?”

可是他还没出手,却看眼前黑影一闪,接着白虹闪过。就听“啊啊,扑扑”四声,刚才扑过来的两人已经栽倒在地,手腕和足踝处汩汩留出鲜血,两人还没来得及再做什么,就已经被那黑影一人一掌疼得昏了过去。

白玉堂看了两人一眼,竟是一惊:“少林分筋错骨掌?”

黑影飘然落到白玉堂身边,却不是展昭是谁。他幽幽落地,竟似刚才下这狠手的不是他一般。就听他淡淡道:“他们牙臼里必然藏了药囊,不下手重些,等下若是我们没注意时候他们醒过来吞了毒,一番辛苦就白费了。”

 

他在这边解释,另外两个往外逃的人已经一人一脚被守在后面的军士用绊马索套上了脚踝,倒吊了起来,嘴里被绑进了两块破布。

 

白玉堂哼了一声。心中却对展昭的功夫更起了几分佩服。面上依旧森冷:“你不出手,我就一定会让他们死了不成?”

展昭不说话,却见一双骨骼分明,修长如玉的手伸到自己眼前。那掌中放了一包白色的粉末。展昭久经江湖,知道那不过是普通的石灰粉。是汇丰不是什么毒物,但是入眼剧痛,若是不及时用膏油清洗,很可能致盲。也算是江湖上下三流的手段了。

接着,另一只手,递上两只白白的鹅蛋。

展昭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好好,算我不对。”

白玉堂冷冷瞪着他:“死猫。你笑,再笑!我塞你嘴里!”

这一说可不要紧,边上听见两人谈话的人都忍不住好笑起来。可惜面对白玉堂冷若冰霜的森冷表情,能真正笑得出来的,大约也只有展昭一人了。

 

场中此时仅剩了五个人。有两个看逃生无望,已经暗暗咬下了牙臼中的藏毒,不一刻,几道暗红的血丝从口鼻中流了出来。两人双目圆睁,手足颤抖地挣扎了片刻,倒地死去。

白玉堂和展昭斗了两句,被他们的动静吸引,一同看过去。展昭微微皱眉,白玉堂却只是厌恶的扯下了嘴角。“你们现在要找死,爷是不在乎的。你们选,是主动跟回开封府,还是让开封府的猫大人抓你们回去,或者跟地上这两个一样作死,爷都无所谓。”

展昭闻言,瞥了那一脸理所当然的白耗子一眼。凉凉的扬声道:“展某领命。”

白玉堂听出展昭话语中讽刺的味道,也微微觉得自己很有些过分,于是假装无辜的瞥开了眼。

 

展昭生怕那三人真的就此自杀。毕竟,那也是三条人命。被迫杀人那是一回事,能救下人的时候,还是要尽力留下人命的。于是,还没等三人想清楚情况,他就已飞身抢道了他们身边。双手连点封了他们周身的穴道,同时在每个人口中塞进了一只雪白雪白的鹅蛋。

原来是他离开白玉堂时,从手中拿过来的。本来他只想拿两只,谁知却在和对方错手的刹那,感到白玉堂袖中又探出一只,一并递到了手上。可怜那三个人,口中大头向里的被塞了一直大鹅蛋,这口中真是从里到外,连带舌头,每一处能动弹的。

 

一众人看事情竟然就此平息,不由都大大松了口气。一众士兵,有的佩服展昭的功夫,有的佩服白玉堂的计谋,纷纷议论了起来。

白玉堂检查了一下陈琳,在确定是本人之后,便跟展昭上了马。展昭向众人解释说刺伤白玉堂的刀伤可能有毒,他和白玉堂要先走一步。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卢方挑头将剩下的事情承担了下来。展白二人便先行离去。剩下一众人,将尸体和人犯分开,分别装上车子,这才打道回开封。

 


评论(7)

热度(22)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