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工作室

【猫鼠猫】上邪之蒹葭-36 by:firefish

三十六秦业一

 

秦国风联系到秦业一是在两日之后。他以唐门门主的名义找人,秦业一倒也没有什么推辞。

 

秦业一是个很消瘦的中年人。四十三、四岁的样子。神情之间同秦国风有一分相似,但是少却一点他的霸气和冰冷。秦国风或许是比较像母亲,故而两人的相貌几乎完全不同。秦业一的眼睛狭长,额骨不高,颧骨有些突出,下巴尖尖的。秦国风虽然下颌也有些尖削,但额头宽阔,眼睛很深,狭长的眼线让那深邃的眼眸给人更加莫测的感觉。

 

秦业一坐下,看了一旁的秦国彦,秦国馨一眼,终于将目光落到了秦国风手上的一枚玉扳指上:“阿琴将门主之位给了你?”

秦国风点点头。“国彦和国馨跟着你一路到了京城,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仅仅是这一句话,就令秦业一大为惊骇。但他只是将那细长的眼睛微微转了转。“原来门主也知道,他们的功夫要不被我发现,哼!不自量力。”

秦国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那么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找你过来。”

秦业一微微挑眉。“为了毒害赵昕的事吧。你不是把毒解了么。”

“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

“国风。你年纪小,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唐门如今坐大如此,若是不投靠朝廷,势必会被朝廷铲除。”

秦国风冷着脸的时候,似乎没有人什么能让他动容。“三叔你,是为了帮谋个御医的职位?”

秦业一被他看得有些坐立不安。但是对方毕竟是小辈,这样一想,又安定下来。“现在不是很好的机会么。”

“三叔觉得,御医都是吃白饭的?他们被这毒弄得面子丢尽,有人解了毒,不会过问这是什么毒,我哪里来的解药?三叔你,是想毁了唐门。”

秦业一一听他这么说,忽然跳了起来:“我怎么会想害唐门!我若不是为了唐门,怎么会做这些事?!”

“什么事。”

“我不能告诉你们!”

“为什么。”

“因为知道这事的人,要么像我这样。要么就会被杀。”边说着,秦业一细狭的眼睛突然冒出一道寒光。正在这个时候,屋外突然亮起了一抹绚丽的白光。他神色一变,一道黑线倏然出手,直扑秦国风双目。

 

这样的速度,即使如秦国风那样冷静的人,也不由的变色。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一枚白光“哧”滴穿过黑链。只听“叮”地一声响,白光一闪,带着黑链直接定入了秦业一身后的墙上。

秦业一大骇,没有想到,这屋子里面,除了国字辈的三个小辈,竟还藏了一个高手。他转头,死死地盯着那枚将自己的云链打飞的白矢。为了怕秦国彦和秦国馨出手,他这一招用了十成的气力,务求一击必中。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被对方后发先至,非但将链子打开,还定到了自己身后。这样的武功,在唐门中,绝不存在!“门主!你竟然在唐门的会议上,叫了别人来?!”

这时候的秦国风已经恢复了原先的漠然。“对门主不敬,是什么罪?”

秦国彦此时已经看清了那黑链的质地,那是一条银链,只因为通体侵了剧毒,故尔呈现出漆黑的色泽。“忤逆门主,蓄谋杀害。以唐门门规,轻者废去双手,割断舌头,逐出唐门。重者,可令其服下‘刑天’,以示门戒。”

秦国风点了点头。

“三叔还有什么话想说的。不如都说了吧。到底是谁,让你作甚么。”

 

秦业一听到“刑天”的名字时,突然一颤。他知道,有那个发白箭的人在,自己想要走出这个屋子,几乎已不可能。但是想到“刑天”,这只能是比死更让人恐怖的存在。剧毒刑天早在百年前被研制出来的时候,就被列为唐门禁药,只有在惩罚大奸大恶之人时,才能经门主和长老、护院一致通过使用。除了八大长老各执部分配方,其成分甚至连门主都不得知道。刑天有解,但毒发后,寸断人经,实是痛不欲生,又不得即死。

他浅浅深深地呼吸着,脑中飞快地盘算起逃脱的方法。

 

“国风,我不是故意要这样做。只是,这个事情实在太大了。告诉你们我才是毁了唐门,你要相信,我这么做,真的是为了唐门好。”

秦国馨见秦业一动之以情。微微有些动容。但是秦国风没有说话,她在这样的场合亦不敢造次。

秦国风瞟了一眼秦国馨微微一动的身子。“国馨,你有什么要说的?”

“门主,我是想说,三叔过去也一直很关心我们。我觉得,他或许真的有难言之隐。我们就不要逼他了吧。”

“难言之隐?这么说,他刚才要杀我,是为了唐门好?还是三叔你想对我说,你死了,对方一定还会找第二个、第三个唐门的人来做同样的事情。”

秦业一闻这一问,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门主英明!”他说着,竟径直跪了下来,“求门主让我去吧。我一个人身败名裂没有关系,只要唐门还是原来那个唐门。”

面对这样的举动,秦国风稍微愣了一愣:“这么说,对方的势力,已经足以毁掉唐门了?”

秦业一没想也没想就点了头:“是的。国风,我都跟你说了吧。老门主是我杀的。当时对方找到了我们两个,但是老门主说什么都不同意,是他让我杀了他的。他说,唐门不能这么毁了,但是如果对方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凭唐门现在的能力,怕是无法自保的。所以他让我杀了他去答应对方。这样,我一方面好取信对方。另一方面我不是门主,做什么事都不代表整个唐门。再一方面,万一对方还是要对唐门不利,我也能事先有个音讯。”

“对方到底是谁?”

“我不能说!国风,真的,你要相信我,让我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秦国风这时候,眼角的余光扫到暗处的人微微一动,拇指微微翘起。那是他们约好的放人的手势。他不动声色对秦业一道:“对头那么大。三叔难道要国风不做任何准备,就放任事情这么下去?”

“国风!你难道就一定要知道真相?”

“至少三叔你要说服我。”

秦业一听秦国风明显的已经软了口气,知道应该趁热打铁,便续道:“国风,我真的不能说。国风,从你们小时候,你爹就忙,三叔照顾你们难道少了?三叔是怎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的。那时候,你为了踩药,去后山的百图洞,差一些出不来。那次难道不是三叔去救的你出来,三叔那时难道怕过死?三叔知道这么做,对你们不起,但是你要相信,三叔真的是为了唐门,真的是有苦衷的。三叔真的必须走了。”

说着,他带些祈求的看像秦国风。

秦国风轻轻皱了皱眉。沉吟片刻。秦业一生怕他不答应,再次开口道:“国风,我知道你能干。皇宫里的事情你一定能给他们解释清楚。就算你将我说出来也没什么。我真的不是怕死。但是之前的事情我都已经说了很多次了,你看,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三叔真的必须走了。”

 

终于,秦国风点了头。“我相信三叔。国彦,国馨,你们怎么看?”

秦国彦出声反对,但是无奈秦国馨站在秦国风那边。于是秦国风对秦业一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那么三叔请吧。以后若有什么事,还请联系。侄儿没有什么能力,也不会说话。三叔辛苦,今后也请保重。”

 

秦业一一喜,生怕耽搁得久了秦国风变卦,于是破窗而出,想着刚才白光闪现的地方奔去。

 

他走以后,展昭从暗处走了出来。“国风兄认为对方他说的可信么?”

秦国风微微皱起眉头。“至少他自己相信,自己说的,是真的。”这个世上有些人,心中有既成的是非,但并不是所有人,在生死的关头,都能选择明知是正确的路。只是那观念太深,即使走错路,也要给自己寻个借口。秦业一是不是真的为了唐门,他们不知道。但是秦业一自己相信自己没有说谎,他没有意识到,他所帮的人,即使得到了他的力量,也依旧不肯对唐门的余众放手。何况是他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将事情说道了这个份上。但是对方的势力应该不小,否则以秦业一的能力,要杀自己父亲,恐怕也不会那么顺利得手。那一节,他说的应该多是实情。秦国风想着,转向秦国彦和秦国馨:“国彦国馨,你们现在就回唐门,告诉母亲这件事,让她老人家拿主意。顺便,也让门人好生防范。唐门虽不以武功见长,但是想惹到本院头上,倒也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能耐。”

 

他说这话的时候,自有一派肃杀。秦国彦秦国馨答应了一声就去了。展昭看着秦国风调令有度,俨然一派门主之气,也真是年少俊才。

秦国风命令完了,回过头看展昭:“展弟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展昭微微一笑:“想必国风兄已经看见对方刚才放出的信号,不知道玉堂他们现在是不是得手了。”

“不得手对方会放出信号么。”

 

他们正说这的时候,却听见一声尖锐的销声自远处传来。

展昭一怔:“是玉堂他们的信号。”

秦国风也微微转头看展昭:“这么说,他们是遇到苦难了?”

展昭心中也是一般想,他看了一眼秦国风:“国风兄能否先会开封府同包大人他们会合?”

秦国风看出展昭眉间的担忧,也不多说,点点头:“你放心,我总还能照顾自己,还不至于弱不禁风。”

语落,展昭一拱手:“那小弟先行一步。”

他说着,从窗口一跃而出,如同一只大鹏,转瞬消失在视野尽头。比之秦业一刚才的身法,快了何止十倍?!秦国风目送展昭离开的身影,轻声一叹:“‘燕子飞’,果真名不虚传。”

 

 

却见展昭一路飞奔向销声发出的地方,那是离南门不到五里的一处树林。白玉堂正和一个蒙面人战在一处。

虽然昨日,被包拯秘密召回的卢方和徐庆已经赶回来助阵。又有他们今天借着“搜索谋害小皇子之人”之名“骗”来的一都城门禁军。但是他们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虽然军兵已经将一众人按照白玉堂的安排,分开围住,并将陈琳保护了起来。但是他们毕竟是军人,对付江湖上的高手,这区区一百人,实在不算什么大数目。勉强能和圈中十数个男女一战的,也只有王朝、张龙、卢方、徐庆。白玉堂偏偏又被那蒙面人缠住,而且看他情形,似乎右手受了伤,只是拿着左手勉强抵挡着对方的攻击。

展昭略扫了一下形势,一纵身,跳到白玉堂身边,挥剑挡开了对方的攻击。双剑一交,两人的都感到手臂一麻。那个蒙面人“咦”了一声。白玉堂脸色一变。展昭微一皱眉,问白玉堂:“伤得如何?”

白玉堂哼了一声:“有毒。你小心。”

展昭闻言心下一惊。脸色立刻变得有些凶煞起来。白玉堂从来不知道,这样一个温雅如玉的男子,竟然会有这般的表情。只看湛卢化作一道白练,朝那蒙面人劈斩而去。蒙面人刚一和展昭交手,就知道今日遇到了敌手。再看对方此时剑招,仅仅一式之间,蕴含了无尽的变化,似乎要将的所有反击笼罩其中,又似乎自己无论如何还击,都会被对方击中破绽。他只能猛地使了个“弯弓如满”,用手中钢刀的刀身硬接了那一剑。又是硬碰硬的内力相撞。可是展昭占了位置的优势,将蒙面人逼得蹬蹬倒退了两步。他自己只是一个翻身再次落回白玉堂身边。蒙面人显然是整群人中间能够做主的,而且身份也不低。他一瞬间明白了今日再打下去,很可能讨不了好过。展昭不但能力同自己在伯仲之间,剑术上的造诣更在自己之上。便乘着一退之势,单手伸向怀中一摸,然后顺手一扬。展昭本带再次追上,但见他扬手,就知道不好,步子便一搁。哪知对方这一下乃是虚招,他借此退了两尺,接着才真将手中的烟幕弹甩下,转身消失在一片粉尘之中。

 

展昭和白玉堂同时皱了皱眉头。这种无风又空旷的地方,这样的手段无疑非常有效。

展昭拔身待追,却被白玉堂拦了下来。“此人机关阵法不在我之下。你莫追了。”


评论(8)

热度(24)

  1. 大殿之上猫鼠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